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三章 到那时候,要对姐姐负起责任哦
    ***************************************************************************************************

    “哎呀哎呀,小狼真是的,这叫姐姐怎么办才好呢?”

    脑袋埋入人妻骑士的怀中刹那,分明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僵直了一下,应该也是很害羞吧,虽然圣月贤狼外表是女性,但是心里她还是把我当成男性的。

    但是,人妻骑士并没有推开我,反而伸手抱了上来,一手抱着我,一手在我埋首于她柔软胸怀之中的脑袋上轻轻抚摸,声音也变得柔和认真起来。

    这,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反应,我宁愿她推开我,继续作弄我。

    “小狼,还记得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记得,我在和一只可恶的三尾血狐战斗,被它欺负了。”

    “是呢,我看到了,小狼战斗的英勇身姿。”

    “让你见笑了。”

    “恩,刚才那句是客气话,实话实说的确是见笑了。”

    我一愣,宛如被老师批评的孩子般,心虚的抬起头看了一脸严肃的人妻骑士,又迅速重新埋入,寻找避风港。

    虽然是对我处处温柔作弄的人妻骑士,但是唯有在教导我的时候会变成魔鬼老师,丝毫不会手软留情。当初的春夏秋冬四季考验外加附加题,已经充分让我意识到这一点。

    “说实话,有一段时间,我曾经这样考虑过,将女神武装交给小狼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对……对不起,让你失望了。”面对人妻骑士柔和声音里隐藏的严格评价,我羞愧的无言反驳。

    “不,并不是小狼的错,小狼已经很努力了,应该是我太心急了才对。”摸着我的头的小手。力道又温柔了几分。人妻骑士充满自责。

    “女神武装,还有我的期待,或许给小狼你带来了太大的压力,有些拔苗助长了。”

    “不。怎么会呢?”我连连摇头。

    “小狼这些年来的努力。我多少也能看到一点。虽然没办法做到严以律己,和当年的陛下的努力无法相比,但是也绝对没有偷懒。大家给你的压力,时间给你的压力,都相当紧迫,你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

    说着说着,人妻骑士低下头,用她那精致的下巴轻轻摩挲着我的头,然后……一口咬住一只狼耳朵。

    “……”喂喂喂,明明是严肃的交流时间,拜托别搞这样的调皮小动作行么?

    “还有,我算错了一点。”用牙齿挑逗着圣月贤狼的毛绒狼耳,人妻骑士含糊的声音和从她嘴上呵出的温柔气息,一起钻入到耳朵里,痒痒的,让我不禁抖了抖耳尖子,结果引起了她更大的兴趣,含咬的更欢了。

    “当初,我让小狼自行领悟魔法脉络转换,只对你传授了万法之阵的基础,是因为看到了小狼的变身在魔法方面,有着很大的前途,我希望小狼……嗯哈,滋……啾嗯……小狼能够走上自我领悟的道路,自己领悟到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最强力量,要是将我的东西全部传授给你,就等于是打上我的烙印,说不定小狼你在魔法上的造诣,就会一辈子……哈呜……啾哈……滋嗯……一辈子停留在无法超越我的水准,我对小狼的期待可是很高的,希望你有一天能够超越我,甚至达到陛下的程度……啾滋滋~~~”

    似乎挑弄狼耳上了瘾的人妻骑士,时不时从嘴上发出艳色的吸吮吞咽声,在头上轻轻抚摸着的那只小手,也摸向另外一只狼耳,我说你真的够了,这里可是圣月贤狼的敏感地带!!!

    “小狼,能够明白我当时的苦心吗?”

    “明白,我明白。”被人妻骑士调戏着,却苦于无法拒绝反抗的我,发出无力呻吟,身心底处涌出一股陌生的燥热感,现在才后悔,扑到她怀里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

    “为了小狼好,为了小狼的将来,我并没有将我记忆中残留下来的万法之阵传授给你,只是引导了你踏入了这个门槛,希望小狼能够以此为阶梯,奋发向前。”

    “让你失望了,真的很抱歉。”人妻骑士的话,再次让我陷入低潮,连敏感耳朵上传来的奇怪感觉都淡了许多。

    “是很失望,那之后,小狼并没有在万法之阵这条路上发展,虽然知道小狼并不是偷懒,有在其他方面努力,但是这份传授给对方并寄予厚望的东西不被重视的感觉……小狼应该能够理解吧。”

    “嗯。”

    “后来,我渐渐察觉到一个事实,尤其是小狼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变成圣月贤狼的时候,我发现,或许我一开始就想错了,对小狼的估计错误了。”

    “呜!”我低低的轻叹悲鸣,是发现了我即使变成圣月贤狼,在魔法的理解上始终还是凡人级,甚至是笨蛋级吗?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将那么重要的女神武装误交给我这种笨蛋,所托非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干脆把女神武装转回给咪啪骑士好了,也算物归原主。

    察觉到我的悲鸣声,人妻骑士偷偷一笑,却并没有做任何解释。

    “虽然发现我错的离谱,但是,我还是决定继续观察下去,当初绝对将我这一丝意识留在女神武装,除了舍不得小狼,以及验证亚瑟王大人转生以外,也是处于类似的,留一记后手的目的。”

    “什么后手?”

    “嘿嘿,等会在说。”卖了个关子。人妻骑士将我抱的更近,半个脑袋都埋没在了她的【伟大胸】怀之间,脸颊似被两团充满弹性的棉花夹住,满口满鼻的幽香**涌入,让我差点醉死在这温柔乡之中。

    “我在想,我给小狼的时间毕竟太短了,像我们这些强者,哪个不是以数年记,甚至是数十年记来修炼的?想让小狼在短短几年时间有所突破,实在太为难小狼了。就算是陛下也未必能做到。”

    噢噢。难得呀,魔鬼教官属性的人妻骑士,竟然会说出这样宽容的话,我感动了。

    “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及认识到自己的标准过高。于是。我决定下来,等小狼什么时候开始重视圣月贤狼变身,到时候再纠正当年自己的错误估计也不迟。毕竟,如果小狼自己不重视圣月贤狼的话,我单边再怎么努力也没用。”

    “让你操心了。”听到人妻骑士为我考虑了那么多,我满脸羞愧,对不起,一直到现在还要让你操心,我没什么好报答的,耳朵你就随意玩吧,我不会再发出无声的抗议了。

    我说,你还真一点都不懂客气,换另一边的耳朵继续咬啊!!!

    “嗯滋……哈啾……啾……小狼的耳朵……真是太有趣了,软软的,绵绵的,暖暖的,还带着一点独特的圣月贤狼气息,啊啊,姐姐已经玩上瘾了,怎么办,感觉已经离不开小狼的耳朵了。”

    这种说法让我很受伤,我的耳朵,已经比我自身的存在更加重要了吗?

    “对了,忘了还有小狼的尾……”

    “啊啊啊,刚才说到哪里来着?我不重视圣月贤狼变身,对吧。”我连忙出声打断,生怕人妻骑士真的会用抱着我那只手摸下去,抚弄圣月贤狼的尾巴,那样上下两路三个敏感点就都要沦陷了!

    “是的,小狼一日不重视圣月贤狼的修炼,就算我再怎么为你加油也没有用,就是这样。”

    说到这里,人妻骑士的语气忽然一转,变得高兴起来:“但是呢,在今天,在这次的战斗里,我已经看到了小狼的坚持,这份坚持,我认为已经足够了。”

    “坚持?”我有点迷茫,事实上,自己并没有搞懂。

    “是的,坚持,明明情况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小狼还是坚持圣月贤狼变身,不愿意屈服,不愿意放弃难得的磨砺机会,这一点我十分赞赏。”

    “是这样吗?原来我一直坚持……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还是有点迷糊。

    “姐姐心里,至今还回荡着小狼来到这里之前的那三个字哦。”

    “哪三个字?”

    “对不起,这三个字。”

    “啊,说出口了吗?老实说当初意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想对谁说,心里莫名其妙的就冒出这三个字了。”

    “小狼以为是对谁说呢?”

    “应该是……对你吧,毕竟让你失望了,没有好好重视你托付给我女神武装。”

    “不对哦,小狼还是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内心。”鼻尖被轻点了一下,人妻骑士终于是放弃了挑弄我的耳朵,低下头,露出温柔姐姐看着笨蛋弟弟的包容微笑。

    “小狼那三个字,是对圣月贤狼说的。”

    是对圣月贤狼?我心里轰的闪过一道电光,经人妻骑士这样提醒,立刻就醍醐灌顶,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

    是的,没错,我是想对圣月贤狼说对不起,明明从未重视过你,没有修炼过你,却在关键时刻想要依赖你,期待你能够爆发,这种既想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恶劣行为,难道不值得这一声对不起?

    幸好,我用圣月贤狼坚持下去了,直到没办法作战的生死一刻,才做其他打算,没有早早的就放弃它,这份下意识的逞强,总算保住了圣月贤狼变身的一丝尊严,没有让她沦落成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工具。

    “现在,小狼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圣月贤狼使用者了,所以说,我也该纠正我之前犯的错误了。”

    忽然,人妻骑士将我从怀抱里轻轻推力开,那份迷糊温柔的笑容中,包含着一分坚决。

    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不断摇头。

    “不行,我还不够,远远不够合格,所以说别做傻事,等我有一天自认为能够对得起圣月贤狼的天赋能力时,我们再来讨论这个话题好吗?”

    用几近哀求的语气,我紧紧握住人妻骑士的温软小手,生怕她会从眼前消失。

    柔柔一笑,人妻骑士并没有正面回应我,而是抬起了头。瞭望头顶上空。

    “真是美丽的景色呀。不是吗?小狼,这就是圣月贤狼的魔法脉络世界,太美了,虽然姐姐从来没有去过其他人的魔法脉络世界。但是可以肯定的说。小狼的魔法脉络世界。一定比所有人的都要美。”

    顺着她的目光抬头,我看到了一片璀璨月光世界,如同缎带一般飘荡的魔法脉络。分冰月二色,冰色脉络透露着清冷高洁,月色脉络透露着恬静柔和,两种颜色互相辉映,互相融合,弥补着彼此的短处,让整个魔法脉络世界闪烁着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丽光辉。

    就算把不能自卖自夸念上一百遍,我也得承认圣月贤狼的魔法脉络世界,的确很美,如同那份独一无二的气质,但是,现在我哪有空欣赏,满脑子都是人妻骑士的事情。

    “第一次来的时候,小狼的魔法脉络只有一种冰色,还很小很小,如同细线一般,像连毛都还没有生长出来的雏鸟,让人不禁其他它的未来,到底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是林中的精灵,还是天空的雄鹰。”

    说着,人妻骑士伸手轻轻碰触这些魔法脉络,犹如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温柔。

    “现在,在不知不觉的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成长成这般强壮了,这也是我估算错误的原因,小狼的未来,并非林间嬉戏的精灵,也不是天空翱翔的雄鹰,而是……哪怕用巨龙来形容,或许都无法般配。”

    顿了顿,人妻骑士轻抚脸颊,露出不甘赌气之色,咬着一抹樱唇说道:“真是不甘心,这一定是上帝的恶作剧,我教导过的人里面,雪伦和小狼是我最看重,最看好的,可是呢。”

    表情楚楚可怜,她一副委屈的几乎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但是呢,雪伦小的时候明明那么娇小,那么可爱,到了成长期,身高却嗖嗖的上涨,一下子就超过了我,连胸部也是。”

    那到是没错,有着三无属性的祈命之舞骑士雪伦埃弗拉,身高和蒂亚相近,乳量和黄段子侍女相似。

    “这样也就罢了,毕竟身为女孩,雪伦有这样的血统,长成这样高大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小狼,明明是男孩,胸部竟然也比我大,这一定是上帝给我下的最可怕诅咒,呜呜呜~~~”

    “……”这个槽点到底要吐槽几遍才能消停,我不会上当的,不会被你轻易转移话题的。

    无视这个吐槽,我紧紧注视着人妻骑士,不给她蒙混过关的机会。

    “哎呀哎呀,竟然没有上当,小狼果然又变聪明了。”

    轻笑一声,人妻骑士的身形缓缓飘起,坐在缎带似的魔法脉络上,宛如身披霓裳彩带的九天仙女,圣月贤狼的魔法脉络虽美,但是在人妻骑士的绝美面前,只能做为点缀。

    “好吧,小狼既然那么想要解释,姐姐就不吊胃口,告诉你吧。”坐在魔法脉络上的人妻骑士,笑意盈盈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让我一下子无法适从。

    “姐姐所犯的最大错误,就算自以为是,自以为给小狼选择了一条虽然艰难,但是最合适小狼的天赋,能让小狼走的最远的路。”

    “难道不是这样吗?只有自己领悟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我也赞同这句话。”

    “对一般人而言是这样没错,但是小狼是不同的,虽然姐姐很惋惜的没有看到你一步一步的成长脚印,但是,光是从你的月朗变身,一直到圣月贤狼变身的足迹,就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说明什么?”人妻骑士的话让我越来越迷糊,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想要做什么?真是急死人了。

    “说明小狼的天赋,远超乎我的想象,当初我以为将万法之阵直接传授给你,是害了你。是限制了你的成长,现在开来,这份想法是多么自大,别说那时候只剩下一缕残魂了,就算是在生的时候,我的全部能力,大概也无法阻拦小狼前进的脚步吧。”

    “不……就算你这样夸我,我也……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越发不安。

    “还不懂姐姐的意思吗?姐姐啊,现在想要纠正那时候的错误,想要为自己的自以为是买单。幸好留了作为最后一丝意识的。现在的我,作为后手,否则可就把小狼给耽误了。”

    “不,你的意思难道是……想要……不对。那样做的话。你会怎么样?”我终于有些明白人妻骑士的想法了。

    她是想在现在。将她这一丝意识里所残留下来的万法之阵的知识,全部传授给我。

    如果只是单纯的传授,我并不介意。反而十分高兴,谁不想快点掌握开挂一样的万法之阵,但问题是,传授了万法之阵的人妻骑士,她作为一丝意识,会怎么样?

    想到她一开始说的消逝二字,我惊恐之极,下意识的一步一步退后。

    “不要,我不要你这样做,我要自己领悟万法之阵,我要走最艰难的,前途最光明的道路,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向你保证,从现在开始绝对会苦练圣月贤狼,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万法之阵,好不好?”

    露出万分祈求的目光,注视着面带微笑,温柔似水的人妻骑士,我的眼眶迅速湿润。

    “小狼,不许哭哦,你这可是犯规行为,打算动摇我下定的决心。”见我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人妻骑士显得有些困扰,慢拍子的迷糊笑容,带着一丝丝眷恋,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她忽然一个闪身,出现在我面前,樱唇贴上来,对着耳朵轻轻呵气。

    “抱歉了,小狼,就连姐姐我这样的曾经杀戮了十万敌人的侩子手,似乎也没办法抵挡得了你的泪水呢,所以,在姐姐的决心动摇之前,必须这样做……”

    泪水崩涌,想要挣扎,想要抵抗,想要将人妻骑士推开,但是可恨的是,此刻身体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妻骑士行动。

    嘴唇离开耳朵,拉开距离,深深的注视着我的脸,她嫣然一笑。

    “虽然小狼现在的样子很漂亮,都要比姐姐更漂亮了,但是果然……其实还是想再看一看小狼原来的样子呢。”

    一边说着,那张毫无瑕疵,倾城绝色的俏脸,泛着渐深的羞涩红晕,一边渐渐靠近,在视线里放大,最后啾的一声,嘴唇相叠,紧紧吻到了一块,仿佛连心也融合到了一起般,在里面响起了人妻骑士的含羞声音。

    “小狼,这又是我的第一次哦,女孩的宝贵第一次。”

    渐渐地,人妻骑士的身体开始化作一粒粒光点,融入到圣月贤狼的身体,融入到冰清月柔的魔法脉络之中。

    “小狼已经夺走了姐姐的多少第一次呢?哎呀哎呀,好像有点数不清了,如果,我是说假如,有一天,姐姐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出现在小狼身边……”

    光点越来越多,人妻骑士的身体也越来越透明,就连嘴唇上的触觉都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现在的我只是一缕意识,到那时候,我可能已经什么也记不得了,但是,小狼千万不能忘记哦,忘记和姐姐数不清的第一次,到时候,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对姐姐负起责任才行。”

    一串串泪水滑落,迅速将面庞打湿,我一眨不眨的凝视着眼前的人妻骑士,心里拼命点头。

    会的,一定会有那天的,一定会对你负起责任的。

    “有小狼这份承诺,姐姐就没有任何遗……”

    最后一个憾字没来得及说完,带着无比的温暖,人妻骑士的身体彻底化作无数光点,涌入到魔法脉络和圣月贤狼的身体之中,如同海一般巨量的陌生知识,仿佛崩了堤似的涌向大脑。

    寂静冷清的冰色月光下,只剩下圣月贤狼孤身一人跪倒在地,紧紧拥抱着怀里的空气,抬头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