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章 三尾血狐
    ***************************************************************************************************

    咦?哈?!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想考虑用什么姿势进门而已,怎么忽然就被捆粽子了?

    思考之余,我用力挣扎起来,发现捆在身上的锁链纹丝不动,显然不是圣月贤狼的力量能够挣脱的,那么问题来了,这难道是想要强制把我送出去?

    如果是这样还好,免去了我做出选择的烦恼,可是有那么简单吗?以我这个准悲剧帝的眼光来看,总感觉事情有哪里不对劲。

    并不用我认真思考下去,发挥神奇的脑洞想象各种可能性,用暗红锁链将我绑住的空间门,这个数百米直径的庞然大物,忽然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在扭曲的空间里,忽然传来一股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

    “嗒”的一下,那是某种庞然大物的脚步落地声,地面微震,偏偏声音中又带着几份轻灵,仿佛是一座小山那么大的棉花坠落在地上,矛盾的感觉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声音从空间门里面,伴随着那股让人窒息的恐怖气势一起传出,越来越响,气势也越来越压抑庞大,终于。扭曲的空间门嘶啦一声,发出被撕破的刺耳声音,从撕开的空间洞口里,探出一个巨大的脑袋。

    一个巨大的,妖娆美丽的狐狸脑袋,那双眼睛美的宛如星辰,但是,此时却被暗红色的血气所笼罩,平添几分疯狂的暴戾和杀气。

    空间门继续发出刺耳悚然的撕裂响声,在这头巨大狐狸的身躯面前。脆的就好像是用一张纸做的门。被轻易的挤碎,那皮毛松软柔顺的身躯,开始一步一步的显现,就算是变大千百倍。一根根毛发依然纤细柔软。油亮顺滑。在风的吹拂下,根根飘荡起舞,宛如上帝的艺术品。让人赞叹。

    最后,在它身后,是让人毫不意外的,理所当然的三根狐狸尾巴,摇摆甩动着出现,当完全出来的瞬间,尾巴轻轻一甩,一卷,就将已经破破烂烂的暗红色空间门彻底绞成碎片消散。

    捆在身上的数十道暗红色锁链,正是连着那三条狐狸尾巴,远远看去,仿佛是由上面的狐毛编织而成。

    “哈……”呆呆的抬起头,凝视着这头有数十米高的巨大三尾狐狸,我发出苦涩笑容,事到如今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话,那也枉做准悲剧帝十多年了。

    虽然我多么希望这头巨大三尾狐狸,就是我通关过后特地现身来给我颁奖并帮我打开出口大门的好人,好狐狸,但是它那双笼罩着血雾的双眸,还有捆在身上的锁链,却清晰的打碎了我最后一丝幻想。

    可没听说过颁奖嘉宾要两眼通红并且用锁链牢牢捆着获奖选手才能上台的,这货,和之前出现的三尾狐狸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体型大了千百倍而已,不,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要更加暴戾,有一种彻彻底底黑化的感觉。

    大侠……有话好说啊……我张了张嘴,在这双双血雾之瞳面前,感觉语言十分的无力。

    “你,并非我等天狐。”

    就在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哦,或许也并不是那么神奇,这些天狐幽灵本来就能说话才对,只是这还是她们第一次和我说话,从我进入石门至今,向来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开抡,如今竟然主动开口说话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能发挥主角级别的嘴炮,有几率免战过关?

    想到侥幸之处,我不由精神一振。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不是天狐,所以才获得这等超规格的考验?”

    “不完全错,也不完全对。”巨大的三尾天狐上前一步,落地轻灵,几乎无声,但是整个大地却莫名的剧烈一震,仿佛在它的气势下瑟瑟颤抖。

    “我等,身为灵魂残片,寄身于天狐考验数千年,数万年,数十万年。”

    它那嗡嗡的声音继续响起,并不粗糙、洪亮,而是带着一股女性的娇媚柔软,百转千肠,就似……就似有数十数百个小狐狸在异口同声的开口说话,充满了天狐圣女高洁而天然的魅惑力。

    但是,这份让人酥软陶醉的美妙声线中,却带着万年寒冰的冷漠和无情。

    “我等残缺之魂,为历代天狐的考验而存在,化身暴风,显现雷雨,心执公正,给予后人严酷磨砺,强者生,弱者死,毫无幸免,亦无刁难。”

    说到这里,三尾狐狸缓缓合眼,仿佛在审视内心,而后轻轻一叹:“本该如此。”

    “本该无情,本该无欲,本该无爱,本该无恨,我身已死,我已非人,不该执念过去,不该残留悲哀,更不应嫉妒,愤怒,仇视,失去本心。”

    忽然,三尾狐狸闭合的双眼猛然一睁,里面的血雾更加浓郁,杀气更加旺盛。

    “然而,时至今日,我等才幡然醒悟,我等一直在自欺欺人,我等并非如此崇高,如此无私,即便只剩残魂之身,亦无法抛弃感情,无法忘却悲哀,无法抑制嫉恨,天狐情殇,魂虽残,然殇未残。”

    既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正走向邪道,那就好好改邪归正,回头是岸呀魂淡!现在回头还不晚,我出去以后还会写本书好好赞颂一下你们的伟大情操!

    我内心大喊一句,当然不敢说出口:“既是如此,为何还要一错再错?”

    “我等,已经无法抑制。我等脆弱的自尊,渺小的崇高,已被后辈摧毁,那份洋溢的幸福,那份由衷的喜悦,那份无悔的追逐,那份纯真的爱意,太过耀眼,太过炽热,让已经渐渐被悲哀和仇恨笼罩的我等。犹如雪人。融化其中,现在,我等乃仅余最后一丝理智。”

    看得出来,那双眼里的血雾越来越浓了。

    话说。既然这样。就乘着还有最后一丝理智。把我放开,让我逃远一点再黑化啊!!!

    无言的申诉目光,传达到了三尾天狐的眼中。它轻轻摇头。

    “我等,最后一丝理智,仅能说话,抑制身体,亦是万分勉强。”

    说完,似乎为了增加说服力般,它又上前一步,巨嘴微张,露出一口雪白锋利的好牙,倍显狰狞,身后三条狐狸尾巴一抽,捆缚着身体的锁链梆梆作响,抽紧,变得更加紧实牢固了。

    我勒个去!

    被勒的差点喘不过气来,我这时候才真正的,前所未有的痛恨——为什么圣月贤狼的胸部那么大!要是贫乳那该多好,起码在这种捆缚play里能舒服一些。

    等等,我在想什么呀,这种时候了,还在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等,在丧失理智之前,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在是我等,在你临死之前,所能尽到的,最大歉意。”

    临死之前……它对自己的实力还真有自信,已经宣告我的死亡了吗?不过连区区锁链也没办法挣脱的圣月贤狼,似乎的确没有资格嘲笑对方失言。

    既然这样,那我就乘着【临死之前】了解个究竟吧,关于之前的一切困惑。

    “你刚才说,因为我并非天狐,所以获得了超规格的考验待遇,不完全对,也不完全错,是什么意思。”

    “我等已经快要丧失理智,无法控制自己,然而,我等并不想成为狐人一族的罪人,这份强烈的负罪感,一直支撑着我等,没有对后辈痛下杀手,你的出现,恰好让我等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感情原来我是躺枪,代替小狐狸背了黑锅呀,不过仔细一想也不算是背锅,因为我的出现,小狐狸才幸福爆满,因此刺激到了天狐幽灵们,这个锅背的不怎么冤。

    “那么下一个问题,我找到出口了吗?如果没有你这个意外,我算通过考验了吗?”

    “你所见之出口,乃我等设下的陷阱,通过一次一次考验引诱而来,真正的出口已被我等隐藏,并不在此,至于考验,我等的出现,乃是额外考验,并非只针对你一个。”

    “额外考验?”我没听小狐狸说过还有这种玩意,一时间忘记了处境,好奇心大涨。

    “历代天狐,想要通过第二次考验,正常情况只能依赖速度和智慧,强行突破乃寻死之道,但其中不乏极为璀璨天才,战斗力远超境界,如你便是,这等天才,以超绝的速度和智慧,加上武力,通过考验轻而易举,因此才有额外考验。”

    “这个额外考验到底怎么算,如何触发,强度怎么判定?”

    “简单,一路打败之我等数量,将于最后聚集,作为额外考验,打败数量越多,我等实力越强。”

    感情我一路杀过来,杀了个痛快,结果是作茧自缚啊。

    “我这……每次考验都干掉你们一半数量,让你们被迫撤退,算不算是触发了最高难度?”

    “……”三尾狐狸沉默,即便是越来越暴戾的眸中,此时也掠过一丝怜悯。

    好吧,我作死,我认了。

    “难怪,我就说,如果你们能一开始就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我面前,那还有什么必要去设立一个个关卡,原来是引诱我一步一步杀敌,凑够数量,达到额外考验的最大难度。”

    “正是如此。”

    “一开始你们就已经设下了陷阱,计算好了一切,对吧。”

    “正是如此。”

    “还有一个问题,难道你们所有的天狐都沦陷了,都被悲哀嫉妒和仇恨所蒙蔽了心智?我理解你们在天狐情殇里遭遇到的不幸,也能勉强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但是。应该还有没有遭遇天狐情殇的天狐吧,她们也沦陷了?”

    “历代天狐,情殇者过半。”三尾狐狸只是这样冷冰冰的说了一句,琢磨着这话,我有些懂了。

    你就直说你们这些经历过天狐情殇的,以多欺少,将那些少数可怜分子给否决了呗。

    “最后一个问题,出口在哪?”

    “打败我等,出口自会出现。”

    “最最后一个问题,真的不能乘着现在放开我?给我一点生机?”我不死心的问道。

    “我等。深感抱歉。”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别一副黑化狰狞的样子还要勉强挤出歉意,这张脸很违和好不好?

    “我等,已经无法坚持了。愿雪山之神保佑你。”

    忽然。三尾狐狸紧紧闭着眼。身体十分痛苦的在剧烈颤抖,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做着挣扎抵抗。

    数秒之后,它忽然将眼睛一瞪。此时那双灯笼一般的瞳孔已经完全被血雾笼罩,彻底变红,从眼中散发出的血气,渐渐笼罩全身,将原本棕白色的毛发,彻底染成血红,变成了一头仿佛全身是血的三尾血狐。

    从它身上散发出的疯狂暴戾气势,连我这个以前经历过血熊时代,没少狂暴过的爆种狂人,都感到暗暗心惊,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席卷而来,完全丧失了理智的三尾血狐张大嘴巴,从里面发出一声完全失去了狐狸本色,变得像是地狱兽吼一样的吼声。

    被锁链捆缚的圣月贤狼,恰好就在三尾血狐的正前方,被这一口狐狸吼喷了个正着,身体就像被陨石砸中了般,笔直飞了出去。

    坏消息是,光这一声吼,就让我受伤不浅,让我感受到了和三尾血狐的实力差距之余,也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无所不在的深深恶意。

    好消息是,被这么一吼震飞出去的圣月贤狼,终于摆脱了捆缚play的羞耻状态,知道**属性被捆缚有多难受吗你这魂淡。

    刚落地,我来不及调整身形,平衡身体,一个猛力后蹬,借助震飞的势头,转身就跑,开什么玩笑,别说圣月贤狼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半的状态,女神武装的力量也被消耗的七七八八,就算两者都是全盛,也不可能是这头三尾血狐的对手呀。

    圣月贤狼的全速施展起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形容,感觉周围的空间都被拉成了一条条光线,仿佛进入了时空隧道一般,心中莫名的涌出自信,花了四天时间离开的起点石门,现在只要一晃眼的功夫就能回去。

    在那里,说不定小狐狸已经打开了石门,我一个哧溜冲进去,把石门一关,让三尾血狐吃个闭门羹,从此和小狐狸在容身处里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偶尔还能玩一玩百合游戏,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最先迎来的并不是石门,而是头顶上的光线一暗。

    下意识的抬起头,我呆滞了。

    三尾血狐正以不逊色于圣月贤狼的速度……不,应该是更快于圣月贤狼的速度,追了上来,那庞大的身躯拖着三条十多米长的尾巴,出现在圣月贤狼的头顶正上空,血红的瞳孔一拉,用居高临下的俯视目光,充满暴戾之气的注视着圣月贤狼,似一头饿狼在打量落单的羊羔。

    “碰”的一声,身后扫来一道尾巴黑影,圣月贤狼全速前进的身形,被横着狠狠击打出去,砸落在地,飞起来,砸落在地,又飞起来,打水漂的在地面留下一个个深坑,扬起一条长达数公里的尘泥带。

    “咳……咳咳咳!!!该死的,这哪是额外考验,这是死亡考验好不好?”从沟壑里爬起来,碎石黑泥“沙沙”从身上掉落的圣月贤狼,重重咳嗽着,擦干嘴角的一抹血丝。

    女神武装,变身!

    强行撑起能量所剩不多的女神武装,在一身金光闪闪的铠甲保护下,我顿时找回了几分安全感,面对着不紧不慢的从远处走过来,根本不担心我能逃掉的三尾血狐,咬牙切齿的将女神之杖狠狠往它身上一点。

    一道毫无预兆的月光炮从天而降,贯穿了三尾血狐的身体。

    很好……等等。

    我来不及庆祝,就看到被贯穿的三尾血狐缓缓消失,真正的三尾血狐出现在另外一头。

    该死,速度太快了,实在太快了,如此庞大的身躯,速度却丝毫不逊色之前我对付的那些三尾狐狸,普通的魔法对它根本没有效果,除非是超级月光大炮那种超大范围魔法。

    但是,就算我还能勉强来来一炮,能干掉三尾血狐吗?这货的生命力明显不是那些小小三尾狐狸能够比拟的,用苍蝇拍打蚊子没问题,但是用来打大雕就显得可笑了。

    不管了,什么都好,总比坐以待毙强。

    女神之盾高举,先给自己上一层防护罩,再将女神之杖举起,暴风雪地狱呼啸而至,将战场变成一片白茫茫之色,而后,天空电闪雷鸣,一道道深红闪电撕破云层,炸响一声,如同巨龙咆哮而落,一条条雷龙,一头头冰龙,在这充斥风暴的空间里尽情扭动,绞杀一切。

    然而,三尾血狐那庞大的身躯,忽然就出现在眼前,近的不足一米,近的我抬起脚能够踢到它的鼻子,那双血雾之瞳,在眼中无限放大,仿佛化作了两片血海。

    血海之中,一次次悲哀的天狐情殇正在上演,让人痛彻心扉,无法呼吸。

    回归现实,三尾血狐高高举起前爪,用力拍下,伴随着清脆碎响,圣月贤狼连人带罩一起被拍落地面,又高高弹起了数百米,曾经抵挡了三尾狐狸一次又一次进攻,立下汗马功劳的晶体能量罩,应声破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