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小贤狼乖乖把门开开
    ***************************************************************************************************

    半空中,圣月贤狼的双眼睁大,倒吸了一口气,忽然间,女神之杖化为金色长枪,狠狠向后捅去。

    刚出现在圣月贤狼身后,准备攻击的三尾血狐,再次鬼魅般消失,躲过了这一枪。

    “哈呼……哈呼……哈哈哈……”落地一个踉跄,还是手中的长枪勉强支撑住身形,我苦中作乐的笑了几声。

    还不赖,至少在这绝境之中还有好消息,首先三尾血狐的攻击力并不是很高,要是它能有cosplay熊一成的攻击力,圣月贤狼在刚才的攻击力,就应该被秒杀了。

    再有,它的防御应该也不会很高,否则也没有必要躲开我刚才仓促的一记枪击。

    这样一看,三尾血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就是速度快了一点,体型大了一点而已,要是能……能变身cosplay熊的话……

    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我将盾顶在前面,手中的女神之枪藏于盾后,准备玩以前地狱格斗熊擅长的防御反击了。

    被女神之枪逼开的三尾血狐,将空气当成了阶梯,那庞大的身影不断虚空掠来掠去,时而绕圈。时而之字,化作一道让人眼花缭乱的血光,就算是圣月贤狼庞大的精神力,都来不及捕捉到它的身影。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由此可见这货还是挺牛x的。

    我一点一点的将身形缩在女神之盾后面,手中的女神之枪犹如毒蛇之牙,准备随时出击,可惜三尾血狐并不是魔法系敌人,要不然的话拿出月光大剑。多少能克制它一下。

    自己在坚持什么。这样下去,被三尾血狐玩死是迟早的事情,这种事情我也知道,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还要坚持。难道说这是深信着小狐狸会在最后的最后关键时刻。将石门打开,在千钧一发间把我救回去?

    拜托,这样的镜头只适合在好莱坞里上演好么?

    难道说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眼前的三尾血狐,并不能维持太长时间,坚持就是胜利?

    仔细看了看三尾血狐身上弥漫的更加深邃的血雾,越发疯狂凄厉的气势,我撇撇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信,不打败它,谁也别想要金坷垃。

    那么,我到底在坚持什么呢?

    那么,除了坚持以外,我还能做什么呢?

    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两个莫名念头的瞬间,忽然,背后一凉,糟糕,面对这等级别的敌人还开小差,我真是个笨蛋啊!

    来不及转身,圣月贤狼一个前翻,做懒驴打滚之态,手中的女神之盾顺势贴在背后,就听见“锵”的一声金属重击,从女神之盾上面传来巨大的力道,推动着圣月贤狼翻滚了数十米。

    好歹是防御下来了,不过,我仿佛能感觉到月亮在哭泣,曾经何时像月光女神一样高贵威仪的圣月贤狼,现在却要做出懒驴打滚加乌龟缩壳的招式了,幸好没有其他人看到,恩,幸好。

    继续摆出盾防姿态,这次我决定主动出击,藏于女神之盾下的女神之枪宛如暴雨一样刺出去,女神之杖可以极大增幅魔法和精神力,变成女神之枪后,虽然增幅的威力大减,但女神之枪也不是没有优点,那就是速度。

    出枪的速度,攻击的速度,简直就好像身边有一个善使长枪的强者,在手把手控制自己的手臂一样,明明只是轻刺一击,枪尖却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刺出,并且刺出的长枪完全无视物理的哭泣,毫无惯性,轻而易举就能收回来。

    这样使用女神之枪连续刺击,我忽然发现,不说威力如何,枪刺的攻击覆盖范围竟然不逊色于范围魔法,好东西呀,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女神之枪还有这功能,一直依赖圣月贤狼的魔法,发现女神之枪没有增幅能力后,就只有第一次女神武装启动对付黑龙艾利亚斯时使过一次。

    可惜,虽然是个突破性的大发现,但是女神之枪还是拿三尾血狐一点辙都没有,明明是如此庞大的身躯,在暴雨一样的枪刺中却还是能躲闪自如,甚至逐渐逼近,现在告诉我三尾血狐能够在倾盆暴雨下滴水不沾的行走,我也相信,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这货的身体都是幻觉,真正的攻击有效判定点只有拳头大小那么一点?

    虽然脑洞大开,想法很好,但是我立刻否认了这个可能性,圣月贤狼好歹也会点幻术,精神力又是如此强大,兼之有干扰效果,想在圣月贤狼面前使用幻术而不被识破,估计只有贝利尔或者她的徒弟(如果有的话)亲自操刀了。

    只能说,三尾血狐的速度和灵巧性,实在实在太碉堡了。

    不行啊,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命中三尾血狐,而且暴风雪地狱和雷霆电网还在一直大量的消耗自己的力量,用不了多久,不用等三尾血狐出手,自己就要累毙倒地了。

    意识到女神之枪无法对三尾血狐造成威胁,防御龟缩也只会导致身心力竭,我有些绝望,脑子不免有些胡思乱想,收起了无法命中三尾血狐的暴雨梨花枪,女神之枪重新变回女神之杖形态。

    忍住,忍住,要冷静,现在更应该冷静的思考才对。

    冷静你妹呀冷静!!!

    女神之杖重重插落在地,光芒暴涨。

    只见充斥着战场的雷龙和冰龙,忽然气势大作。携带着恐怖威力的冰和雷疯狂乱舞,在一刹那间爆发,引发前所未有的巨大爆炸。

    “哈……呼哈哈……一口气将……将暴风雪地狱和雷霆电网的威力……全部……全部引爆了……这次……总该不会一点事都没……没有吧……”

    剧烈喘息着,疲惫的只能依赖牢牢插在地上的女神之杖才能勉强站立,经历刚才的大爆炸后,巨大的战场上,只有自己站着的一小块地才算完整,其余已然变成一个巨大深坑,深坑里面,地面上四处可见结冰的冰之地以及闪烁雷光的雷之地。宛如世界末日发生过后的光景。

    强烈的冰雷气息依然在地面和空气中残存。实力弱一点的冒险者出现在战场里面,随时都会立刻被冻结或者电毙。

    漫天的尘埃飞舞,遮挡视线,让我看不清楚三尾血狐的状况。只是。就在这时。一声“嗒”的庞然巨大而轻灵无息的矛盾脚步声,伴随地面剧烈震动,似魔爪般将我的心紧紧箍住。那股若隐若现的压力让自己再次喘不过气来。

    可恶,一点用处都没有吗?至少受点伤也好啊魂淡!

    我不死心的抬起头,目光落到尘埃弥漫的前方,一道庞大的身影朦胧出现,一步一步靠近。

    但是,就在这时,忽然在侧边,另外一声“嗒”的震颤落地响起,我惊愣的转过头,发现在那边也有一道庞大身影缓缓出现。

    完全不给我思考的机会,四周又出现“嗒嗒嗒”几声,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每个方向都出现了一道庞大身影。

    一阵不轻不重的冷风卷过,将漫天的尘雾吹开,出现在我四周的,是足足五头小上几号的三尾血狐,每一头都散发着不弱的气势。

    “哈……哈呀?”我惊呆了,幻术?在圣月贤狼面前玩幻术真的好吗?

    但是,为什么我会感觉不出来这五头三尾血狐里有哪些是假的,哪个是冒牌货,精神力一扫,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真品。

    也就是说,并不是幻术,而是类似于分身一样的技巧?也不奇怪,毕竟三尾血狐是由数百米天狐幽灵凝聚而成,现在分一分,就好像将一碟炒饭分成五小碟,也不是太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是,你这样分确认没问题吗?将一份力量分成五份,无论速度,攻击,还是防御都会下降不少吧,这样不是等于给圣月贤狼逆袭的机会?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目光中,其中一头三尾血狐动了,少了暴风雪地狱和雷霆电网的干扰,它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冲上来都不带拐弯,直接就从身边一掠而过。

    仿佛格斗游戏里的场景一般,三尾血狐从圣月贤狼身边擦肩而过,时间定格了足足半秒,然后,心里刚冒出一丝侥幸的圣月贤狼嘴溢鲜血倒飞出去。

    怎么可能,速度……这货的速度一点也没变弱!

    攻击力到是变弱了几分,但也没有降到五分之一的程度,大概还有完全体的一半左右,这正是分身能力的恐怖之处。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重点是速度,最让圣月贤狼忌惮的速度,没有变弱分毫,还要同时面对五只这样的三尾血狐,这游戏能玩?

    心中充满怨恨的三尾血狐,心中并不存在猫戏老鼠的意思,圣月贤狼倒飞出去的身体还未落地,第二头三尾血狐动了,再次从圣月贤狼身边一掠而过,圣月贤狼的身体再次高飞,然后是第三头,第四头,第五头,接着第一头三尾血狐回过头,继续连招。

    根本不给圣月贤狼反抗的机会,似乎就这么打算一直墙角杀到死了。

    月光大炮啊啊啊!!!

    在凌乱的攻击中,拼尽最后一丝力量,高举已经摇摇欲坠的女神之杖,心中大喊了一声。

    顿时间,乌云被一双大手拨开般,露出一轮皎洁明月,无尽的月光洒下,笼罩大地,一切沐浴在月光之下,得到安宁,得到恬静,在唯美的月色之中消融毁灭。

    倾尽全力的圣月贤狼,连落地的力量都没有了,被三尾血狐的频繁连招拍上百米高空的身体直直砸落在地,打了几个滚。发出虚弱的咳嗽,女神之杖从手中脱出,滚到一边,女神武装也在滋滋的不稳定状态中,坚持数秒后,啪的一声消解破碎。

    失去了女神武装的圣月贤狼,犹如裸奔,在这样的战斗中,绝对是被摸几下就死翘翘的节奏。

    但是,真的已经尽力了。我。

    咬着牙将趴在地上的身体翻过来。面朝天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皮子不断的打架,想要合上。景色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模糊的视线中。五头血红色的庞然大物。一步一步出现在头顶上空,那五个巨大的头颅凑上来,几乎将天空完全挡住。五张巨嘴缓缓张大,露出尖锐牙齿。

    要完蛋了吗?不会吧,自己是不是还忘记了什么?

    为什么……要坚持呢?

    真的……只能坚持到这里了吗?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吗?

    要在这里认输吗?

    没……没办法了呢……虽然说是……不是办法中的办法……但是……也不能坐以待毙……对吧?

    最后的最后……如果取消变身……切换成cosplay熊……虽说累成这样,伤成这样……似乎有点晚了……但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也说不定……

    不……或许根本不用战斗……一旦切会男性之身……立刻就会被天狐考验所排斥吧……排斥的结果……到底是怎么……没有人知道……大不了一死……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肯定会死……所以说……

    对不起……控制不住涌上胸口的这三个字……到底想对谁说呢?

    ……

    “你这傻丫头,该不会还在放血吧?”通讯器里,玛玛加掩饰不住的焦虑声音响起。

    “放心吧,玛玛加奶奶,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难道我还不知道?”

    站在石门前,露西亚的手腕贴在石门上,潺潺鲜血从手腕上流落,渗入到石门上面,她脸色苍白的几乎像纸一样,却依然强打起精神,对玛玛加说道。

    “狗屁,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身为一族之长的玛玛加,急的都爆粗口了,就算得知某德鲁伊被困天狐考验,她也没有这么失态过。

    “玛玛加奶奶,我真的没事,你瞧,刚才不是已经休息了好一会吗?”久不用的撒娇战术,也被露西亚拿了出来。

    “才休息多久?才休息多久?你自己说说看!”

    “您忘记了?我可是冒险者,有生命值的,看着生命值不让它掉零就行了。”

    “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除了生命值清零死亡以外,冒险者还有一百种以上的花式死法吗?你现在做的就是其中一样!”玛玛加一听,更加气急。

    “早知道,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跟你说这种办法了,我这个老糊涂,我这个白痴。”

    “你不说的话,我可是会怨恨你一辈子的。”露西亚轻轻一笑,风情万种的天狐气质多了几分病态的楚楚柔弱之美。

    “你不是说过吗?那笨蛋的小命可比我重要多了,怎么现在着急了?”

    “是是是,大局上是这样没错,但是你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能比吗?能比吗?!”

    “有玛玛加奶奶这句话,我感觉忽然能再多坚持几分钟了。”

    “别,我掌嘴,我掌嘴还不行,你把我刚才说的当放屁就好了,行行好,现在就停下吧。”

    玛玛加的声音真的急的快哭了,已经语无伦次了,她身边的狐人长老一定很诧异,一直沉稳的大长老,竟然会变得如此失态。

    “快了,石门就快好了,再坚持一会会就好了。”露西亚看了看眼前的石门,失血过多的冰凉感和空虚感不断冲击身体,,可是看到现在的进度,它还是咬牙这样说道。

    想要强行打开石门,就要将石门上的花纹图案用鲜血浸透,此时此刻,这项图案已经快要被她的鲜血完全覆盖了,露西亚想要一鼓作气。

    “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就算打开门,万一那臭小子有危险,你还有力气去帮他吗?”

    “是啊,老实说感觉不大妙呢。”

    “对吧,所以理智点,露西亚,休息,你现在需要休息,保持最充沛的体力打开考验之门!”

    “但是,真的一刻也等不下去了,到时候再说吧。”

    “我的天啊……”通讯器对面的玛玛加摇摇欲坠,快要晕过去了,难道恋爱中的天狐个个都是那么死心眼?这是来自天狐情殇的诅咒?

    就在这时,石门最后一个角落的图案,终于被天狐的鲜血侵染成红,咔嚓一声,沉重的石门发出轻响,没有像往常那样,需要门两边的两只三尾狐狸雕像的力量催动,就开始缓缓地裂开了缝隙。

    “终于开了,太好了。”脸色苍白如雪,浑身冰凉,已经摇摇欲坠的露西亚,忍不住喜极而涕。

    坏蛋,我来了,你可千万要坚持住,不能有事啊。

    ……

    咦?我这是在哪里?

    不是说好了要切换变身吗?不是说好了不管天狐考验有什么反应,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都要以cosplay熊形态痛揍三尾血狐一番再说吗?

    看着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我楞住了。

    难道说自己没来得及切换变身,就被三尾血狐给干掉了?有这个可能,毕竟那货的速度太快了。

    等等,也就是说,我已经死了?!!!

    我不敢置信的睁大眼,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一道陌生而熟悉,光是听到那柔软纤细的鼻音,就让我忍不住的眼睛泛酸的女性声音,忽然在白茫茫的世界里响了起来。

    “小狼小狼,快过姐姐这边来,在对自己的魔法脉络傻傻的发什么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