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突变、绝望与办法
    ***************************************************************************************************

    终于结束了!

    坐在地上很是娇喘了一会,圣月贤狼才恢复了点力气,站起来,看着战场,心中充满感慨,不容易呀,这应该算是圣月贤狼变身以来最艰难的一场战斗了,也是总算把圣月贤狼的潜力逼出来了几分。

    好,接下来就是去出口了,到了这个地步,我反倒是犹豫起来了。

    如果自己就这样走出出口,会变成什么样?退一万步来说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作为考验的编外人员被送出去外面,小狐狸呢?她该怎么办,她还能打开石门吗?打开石门后,她还需要接受考验吗?如果还要,那我进来这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一连数个问题,让我大脑发涨,有些愣神,忽然就迟疑起来了,现在到底是进入出口,还是继续在这里等待小狐狸把石门打开再说?

    进入吧,我刚才已经说了,有无数个问题,在这里等嘛,其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我并不确认,等上一会儿还好,如果等上几天,那些天狐幽灵会不会卷土重来,面露慈祥的这样对我说。

    少年(女?),我们看好你。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到你的手上了,为了让你成为一名合格的救世主,天狐考验破例对你开放炼狱难度,怎么样,很高兴吧,已经迫不及待了吗?很好,现在就开始吧。

    当然,也有恶人版的“小子(妞?),通过考验你不走,给面子你你不要。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姐妹们,大家一起上,火力全开!

    无论是哪种版本。毫无疑问。我都得跪。现在通关的难度已经是圣月贤狼的极限了,饭总得一口一口吃是不,总不能以为我真的能将爆种啊回忆杀啊之类的当日常吧?

    不管了。先去看一眼出口吧,好不容易通过考验,连出口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那怎么行,至于到时候怎么办,就蹲在出口处好好考虑好了,万一天狐幽灵想要变卦,再给我来个全新的酸爽难度,我立刻就一个懒驴打滚滚进出口里,甩她们一脸,这或许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

    想到这里,我暂时将心头的絮乱统统扔到后脑勺去,抬头看向那道冲天而起的柱子,这出口的标记还真是有够明显,天狐前辈们真是太体贴了,对我这样的路痴……不对,是迷宫杀手,应该说万幸她们醒目,给我标记了出口位置,否则的话,用我迷宫杀手特别的破坏手段找到出口,天狐考验场所就不知道能不能存留下来了,桀桀桀桀桀。

    望山跑死马这话一点也不假,看着光柱的位置已经挺近了,可是一旦飞过去,却足足飞了我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接近,不过我应该庆幸才对,幸亏离的那么远,否则被之前我的那记超级月光炮波及到,把出口给打没了,我找谁哭诉去?

    走进一看,这出口散发着的暗红色光团可真大呀,像一座小山似的,从光团上冲天而起的光柱更是粗大无比,仿佛是群魔堡垒脚下的那根陡峭柱型山脉。

    虽说显眼是好事,但是有必要做的那么大吗?看看这出口,别说进入一只娇小的天狐,就算十头巨龙同时飞进去都绰绰有余了,感觉有点浪费的说,一边想着有的没有的,我一边接近代表着出口的空间门,暗红色的空间门微微让人有点不舒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通往什么奇怪地方的通道呢。

    一步一步接近这座直径足有数百米的空间门,眼前距离已经不足百米,我的脚步渐渐缓慢起来,看来从这里进入空间门,应该没什么障碍的样子了,是时候坐下来好好考虑一下该怎么办了?

    沉思之中,脚步下意识的又迈出了几步,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从暗红色的空间门里忽然探出数十条手臂粗的暗红能量锁链,将毫无防备的圣月贤狼的身体,困成了一团粽子……

    ……

    容身处,露西亚的脚步不停踱来踱去,将近四天时间过去了,她几乎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吃饭吃不好,睡觉睡不下,那双乌黑漂亮妩媚的眸子,布满了焦虑血丝,显得黯淡无声。

    “露西亚,别这样,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应该冷静下来,安静下来,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领袖,就不能被自己的情绪所掌控,以前我是怎么教你来着?”

    在她身边不远处,那快类似指南针一样的魔法通讯器,伴随着魔法阵静静躺着,忽然,从里面传来玛玛加安慰和责备的声音。

    露西亚张了张嘴,这曾经将老娘挂在嘴边,无法无天的小天狐,下意识就想爆骂一句“让合格领袖的冷静见鬼去吧本天狐现在只想找回丈夫”,不过想到说话的人是养育她长大,如同亲祖母一般的存在,她还是忍了下来。

    “玛玛加奶奶,找到打开石门的办法了吗?”冲到通讯器面前,露西亚连忙焦急的问道。

    “没有,我说,你这样踱来踱去的,脚步声也会影响到我们好不好,冷静,至少坐下再说如何?”通讯器里面的玛玛加发出轻叹,颇有女大不中留的忧伤。

    “这种时候了,我怎么还能冷静的坐下来说话,四天,已经快四天了。”顾不得玛玛加能不能看到,露西亚用力比出四根手指,对着通讯器一再强调。

    “是是是,已经将近四天时间了。所以呢?”

    “所以……所以那个……那个笨蛋……现在……”想到坏处,露西亚忍不住小嘴一撇,声音哽咽起来。

    “别哭,你别哭呀,就真的那么着急吗?平时的坚强到哪里去了?细数一下,你可是有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在我面前哭过了,记得最清晰的还是在你小的时候,偷偷到储存仓里将族里准备过冬的盐吃了大半,结果被我把你的屁股都打红咯……”

    一听露西亚的哭腔,爱护孙女心切的玛玛加也不淡定了。不过毕竟是一族领袖。她很快就岔开话题,试图转移露西亚的注意力。

    “玛玛加奶奶,都这种时候了,还提这件事做什么?”

    露西亚无精打采的低下头。并没有被玛玛加得逞。挂念着心上人的少女脑海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事情。会目空一切,玛玛加或许并不懂这种感觉。

    “好,我这不是在没日没夜的给你找着资料了吗?”通讯器里。玛玛加强行掩饰疲惫的声音没好气的传过来。

    “玛玛加奶奶,对不起……”虽然对方极力掩饰,露西亚还是听出来了,也知道大家正在全力帮忙,对于这些人,她只有愧疚和亏欠,实在没办法抱怨什么。

    “没有什么值得说对不起的,我们也不只是为了你。”玛玛加的声音,混合着翻书的哗啦啦声响传来,可以轻易的在脑海里想象得到,她是一边在查找资料,一边和露西亚对话。

    “吴凡长老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宝贝,对我们,对联盟,对暗黑大陆而言,他都至关重要,他为我们做了那么多,现在可是好不容易能为他做点事了。”

    “就是就是,虽然是个笨蛋,但是他的贡献的确没有谁能够否认。”露西亚忙不迭的点头。

    “所以说安心吧,大局上来说,他的命可是比你这个小小的狐人族族长接班人重要多了,我们就算不救你,也不能,不敢不救他啊。”

    听玛玛加这样说,露西亚安心之余,也不禁冒出了“虽说这是实话但是当着我的面说出来,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孙女呀”的念头,不过仔细一想,的确不是亲孙女,嗯。

    听完玛玛加一番话以后,露西亚冷静了许多,终于是肯坐下来,抱着膝盖,时不时对着旁边的篝火叹上一口气。

    玛玛加知道,这样的冷静状态只是暂时的,要是过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进展,露西亚又该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的着急起来了,别问玛玛加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这四天时间里一直在重复循环着类似的情景。

    你看平时多聪明伶俐的一个人,都变成了这副模样,所以说呀,天狐情殇事件的出现,完全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别担心,只是四天时间,四天而已,难道你还不清楚吴凡长老的实力吗?”哗啦啦的翻着书籍的玛玛加,继续说道。

    “还真不知道。”露西亚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一个耷拉,垂头丧气。

    “怎么会呢?”

    “他的熊人变身实力怎么样我大致清楚,如果是熊人变身的话,我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狼人变身不清楚?”

    “是啊,虽然在我面前变过,不过据他自己说,因为不够时间修炼,也没怎么拿出来战斗,如果是真的,怕是连这笨蛋自己都不清楚狼人变身的实力有多强。”

    “那可有点麻烦了,不过我听说吴凡长老的狼人变身,速度是长项之一,应该没错吧。”

    “那到是没错,突破世界之力境界以后,他的速度应该比我还要快多了。”在玛玛加面前,小狐狸到是一点都不傲娇,实话实说了,这可是攸关性命的问题。

    “速度快就好,如果速度比你还快的话,坚持区区四天应该完全不成问题才对。”

    “呜!”玛玛加无意的一句话给了露西亚会心一击。

    区区四天……她却是一天都难以坚持下来,在考验中,露西亚和圣月贤狼最大的差距应该是体力和恢复能力,同样的速度,圣月贤狼风轻云淡就能施展出来,体力消耗速度还赶不上恢复速度,露西亚却施展的极为吃力。一方面是境界和体质差距,一方面也是狼人变身的恢复能力十分强大,和cosplay熊相比当然是提鞋都不配,但是和只有领域境界的露西亚相比,优势就很明显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和那坏蛋较劲的时候,她继续耷拉着脑袋:“可是,天狐考验的难度,应该也会相应提升吧?”

    “或许吧,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事。谁知道呢?不过。只要吴凡长老不要太深入考验之地,试图寻找出口,那应付起来应该完全不成问题才对。”

    “是啊,如果他愿意乖乖的呆在石门附近等我就好了。”

    露西亚对此却一点都不乐观。那坏蛋。别以为是圣月贤狼变身。就不会猪突猛进了,猪突猛进的风格,是渗入到他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因为变身的不同,智商的差距,以及冷静与否而改变。

    露西亚,那是相当的了解某德鲁伊呀,要是让她知道果然如着急所料,猪突猛进的某人现在已经突破到了【出口】位置,还不知道要担心着急成什么样呢。

    “看起来,不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位年轻的长老大人会乖乖在石门附近等待上面呀。”玛玛加对某德鲁伊的作风也略有耳闻,见露西亚不以为然的口吻,不禁头疼。

    “所以我才着急嘛,对了,联盟那边有通知吗?”露西亚坐了一会儿,越想越不安,又渐渐焦躁起来。

    “发生了这种事,阿卡拉大长老和凯恩长老那边当然必须知会一声,至于其他人,你说的是吴凡长老的那些……红颜知己吗?”

    “就是维拉丝她们,有什么好避讳的,难道我还能因为听到她们的名字,就吃她们的醋不成?”露西亚翻了个白眼,却显然忘记了她吃醋的次数还真不少。

    “阿卡拉大长老返回来的消息,暂时是没有通知吴凡长老的家人,并声称她们来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吴凡长老就拜托我们了,你也知道,那位大人是大陆数一数二的预言师,既然连她也不着急,那还怕什么?”

    “不是我不相信阿卡拉奶奶,但是预言术又不是万能的,而且记得那笨蛋好像说过阿卡拉奶奶没办法预言他的未来。”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

    “所以说啊,不过,就算阿卡拉奶奶隐瞒消息也没有用,维拉丝她们和那笨蛋也心心相通,一旦他出了什么事,立刻就能感应到。”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玛玛加似乎脑子不够用了,又将话重复了一遍,顿了顿,她忽然想起什么,声音拉高。

    “难道说,和你和吴凡长老的灵魂感应,是同一回事?”

    “没错。”

    “那你焦急什么,傻丫头!”玛玛加这一确认了呀,顿时火冒三丈,你这不是折腾人吗你?

    “我怎么了?”露西亚委屈巴巴的问道。

    “既然和你是一样的,那吴凡长老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应该也能立刻感应到对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总不能等出了问题才担心吧,没出问题就不能担心吗?我……我到也不是真的有那么担心那种笨蛋,只是……只是有一大半……不,是绝大部分的心情,是为了暗黑大陆,万一失去他,暗黑大陆会立刻变成什么样子你能想象出来吗?”

    露西亚不服气的反驳道,话说一半,傲娇性格又忍不住犯了——我这不是完全在担心那坏蛋,我才不担心那坏蛋呢,我这是在为暗黑大陆着想你懂不懂,懂不懂?

    “上帝呀,就算吴凡长老不小心摔了一跤擦破膝盖,你这丫头也活该天狐情殇。”

    玛玛加一拍额头,对小狐狸的痴情又傲娇已经无言以对,老泪纵横,这丫头完全没救了,还是早点把她嫁出去,免得气坏了自己。

    “谁……谁会为那种坏蛋天狐情殇呀,哼。”露西亚小声的嘀咕一句,小的大概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到。

    “唉?等等,好像找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书箱,里面或许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也说不定,让我看看,咳咳咳,真是个……破旧的箱子,明明设了防尘防腐的魔法,里面都已经积满了灰,或许已经放了上万年也说不定。”

    玛玛加那边似乎有了新发现,让心情又变得越来越焦急的露西亚眼前一亮,现在任何一点小小的希望火苗,对她来说都至关重要,都可以继续支撑她呆在这里继续思念和操心某人。

    要是一直没有消息,心中的焦虑膨胀到极点,露西亚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一时冲动把石门边上那两只可恶的三尾狐狸雕像给拆了,就是它们阻止了自己和坏蛋在一起,说是罪魁祸首也不为过。

    狠狠回过头瞪着那两只三尾狐狸雕像,忽然间,露西亚的身体一僵,仿佛变成了石雕,紧接着,她开始不断哆嗦起来,死死捂着心脏,露出楚楚柔弱,彷徨无助的表情,极力压抑着泪水,咬牙泣声说道。

    “玛玛加奶奶……怎么办……我……我感觉到了……那坏蛋……那坏蛋有了危险……呜呜呜~~~怎么办……这可怎么办……万一……万一……我不要……不要失去他……没有了他……我也……也不想活了……呜呜呜~~~”

    眨眼间,露西亚那双清澈灵动的黑瞳,就变得灰暗下来,失去了光彩,口中喃喃诉说着一些让人能够清晰联想到天狐情殇的绝然话语。

    但是,玛玛加那边却不知是因为通讯器出了问题,还是太专注于查找资料,好似没能听到露西亚的绝望声,忽然间,沉稳如她也发出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兴奋喝声。

    “就在这里,我想我应该找到打开石门的办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