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我当时就duang的一下划了个圈圈
    ***************************************************************************************************

    意识到这是个陷阱后,天狐幽灵们当然不会再坐以待毙,全力施展速度,果然,当她们的身影化作闪光时,月光再也难以伤害到她们。

    不过,并不能因此而小看这一招的厉害,这些天狐幽灵依然能感觉到,只要自己一旦停下来,或者速度慢个几分,头顶上的强化型月光束就会再次落下,将自己笼罩。

    简单形容,月光普照的地方,就像一张蛛网,你可以在大网里飞快的掠来掠去,但是一旦速度慢下来,就会被伺机等待的蜘蛛扑上来。

    这样下去可不行,圣月贤狼在以逸待劳,坚持多久都没问题,自己这样全速腾掠,迟早会有疲惫的时候。

    察觉情况不妙的天狐幽灵们,终于开始正视这一招的威力,并不只是吓唬人那么简单,至于破解办法……她们的目光一致落到六轮明月中央的圣月贤狼身上。

    找正主吧,虽然圣月贤狼是在以逸待劳,但是为了维持这样的招数,她应该也在全神贯注,受不得打扰。

    于是,上百名天狐幽灵似冲天而起的炮弹,向头顶上空笔直飞去,就在这时。她们头顶上的月光忽然炽热起来。

    不好,快闪!

    几道隐藏在月光之中的超级月光束,无声无息的将十多名天狐幽灵轰落地面,显然,圣月贤狼并不想让敌人轻易近身。

    但是越这样,反而越鉴定天狐幽灵要干扰圣月贤狼的决心,剩余的更多天狐幽灵奋勇而上,在月光束的一次次洗礼下,能飞上高空的越来越少,但是实力和决心却越发强大。

    最终。就连那六轮明月也加入了射击。一时之间,天狐幽灵们像是进入到了弹幕游戏里面,而且这些频繁密集的弹幕还是隐身在月光之中,无法看见。这等难度。就算是宇宙第一触手加背版狂魔也只能在心里大呼一声卧槽人干事了。

    但这些天狐幽灵可不是触手死宅。而是一代强者,最后,十多名天狐幽灵硬是在月光束的弹幕绞杀当中。生生闯出了一条路,逼近到圣月贤狼身边。

    能够顺利闯入这里的天狐幽灵,都是两百多名天狐幽灵中的强者,只见天狐战士手中的刀剑,瞬间附上了雷和火二色,甚至其中一两个,武器上面出现了三种颜色。

    法师可以掌握复合魔法,这些天狐战士逊色一些,复合附魔总是不成问题,随着战况激烈,天狐幽灵也渐渐将压箱底的功夫给使出来了。

    附加了两三种魔法元素的武器,威力何止提升十倍,再加上狐人战士职业的削弱魔抗技能,这要真砍在圣月贤狼身上,那可就是大放血了。

    当然不可能那么简单,眼看已经无法再维持月光大炮的威胁了,圣月贤狼到也十分干脆,不玩就不玩呗,在这之前,让我送上最后一击礼物吧。

    只见凝聚在圣月贤狼身上的力量忽然大放光芒,然后毫无技术含量的释放出来,化作一个百米直径的月光能量球,滚滚的向地面砸落下去。

    那些好不容易突破月光束进来的天狐幽灵顿时苦逼了,位于月光球边缘位置的还好,嗖一下就放弃了攻击躲开,位于正面的可就没那么好运了,直接被月光球砸中,就像一块滚落的巨石压在小老鼠身上般,随着月光球一起落到地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将月光大炮的剩余力量一口气释放完,我用力的喘了几口气,果然,大招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放出来的,有点累呢,忘记了圣月贤狼的恢复能力也远远比不上cosplay熊了,有点太得意忘形。

    不过,这应该是最后一关了吧,所以说,只要能顺利闯过去,就算是将体力消耗完了也没什么大问题。

    想到这里,我又心安下来,恨不得再来上一击月光大炮。

    顺便扫视一下战果,嗯,虽然和期望中的有差距,但怎么说也干掉了十多个天狐幽灵,还让许多天狐幽灵受了伤,基本上合格了,圣月贤狼变身果然不愧是应付群战的绝佳利器。

    接下来还有什么手段呢?女神武装?不不不,太早了点,从天狐刺客的影子融合蓄力攻击,到刚才天狐战士的,威力不逊色于二重技巧以及三重技巧的复合附魔,这些天狐幽灵明显还没有动真格,拿出最后的底牌,我可不能先把自己的底子给透露了,就这样继续下去,我到是要看看她们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有多少数量可以给我消耗。

    战况再次激烈僵持,占大多数的天狐战士和刺客,也开始慢慢拿出她们的绝活,最让我眼熟的莫过于重击技巧,我就说嘛,连这个时代的人都还记得这种技巧,这些远古的强者又怎么可能落下。

    虽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我最擅长,最依赖的重击技巧,现在却给自己带来的巨大的麻烦,刺客的影子聚气最后一击加上重击,不需要太多,二重击就够了,就已经足以对毫无防备的圣月贤狼造成巨大伤害,要是像之前那样掌握终阶蓄力技巧凤凰攻击的三重影子蓄力再加重击技巧,我怀疑甚至可能对圣月贤狼造成无法战斗的重伤,甚至死亡。

    所以说,我不得不将谨慎态度一提再提,甚至可以说,这次的战斗要比当初和石人王的那一战,容错率更低。以cosplay熊的皮粗肉糙,被石人王狠狠一击,尚且不会丧失战斗力。

    在我前所未有的小心谨慎下,天狐幽灵虽然陆续拿出让人惊奇的,已经失传的技巧,表现出了足智多谋的战术诡计,但是一时之间还是拿我没什么办法,反倒被我乘机反杀几个,当然,这种程度对她们来说也是不痛不痒。

    总体来说。这样的战况还是对圣月贤狼很不利。主要体现在体力精力方面,天狐幽灵保持现在这样的战斗消耗,不说能够成为永动机,一直下去。但是不需要吃喝的她们。坚持十天半月是绝对没问题。

    反观圣月贤狼。已经动用了六七成实力,再加上前面几次战斗的消耗,想要和这些天狐幽灵打消耗战。和找死无疑。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或许,是时候拿出最后的底牌女神武装了。

    我心里在犹豫着,因为知道天狐幽灵这边肯定还有压箱底的绝活没拿出来,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怀疑,任何一个强者,包括智商不高的地狱怪物,都会有自己最后的绝活,都知道要保留起来做最后的搏命使用,我就不信眼前这些远古强者(虽然只是残魂)会不清楚。

    在这样的近乎势均力敌的胶着战斗里,一般定论是谁先亮出底牌,不仅在气势上会弱一分,而且也会陷于被动,当然,也不乏先拿出底牌的瞬杀对方,让对方根本亮不出自己的底牌的情况,只是很少,就我现在的战局而言,我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我拿出女神武装,就能pia一声将眼前足足两百多的天狐幽灵全灭,让她们来不及发出抵抗,换成cosplay熊都难以做到。

    在这份犹豫和僵持下,率先打破战局的,却是另外一边的战场。

    多头冰蛇和九头海龙这两座庞然大物之间的灿烈战斗,终于落下帷幕,本来冰蛇占据了一点上风,却因为之前我抽调了冰冻之力自保,后来一直处于弱势,不过它还是很争气,在最后的最后,依然顽强的和九头海蛇拼了个同归于尽。

    冰蛇覆灭,我最擅长的冰冻之力可以拿出来和敌人战斗了,这是好事,但是这也意味着,那七八十名火力最强的天狐法师,也要把注意力集中到这里,对我展开无情的魔法轰炸了。

    这种变化,会对现在的僵持战局产生什么影响,我不得而知,不过之前也说过,冰蛇的手段,算是我用一分力量牵制了对方十分的战斗力,现在敌我双方都获得了解放,战况理论上应该会对我更加不利,就看我如何用好这一分冰冻之力了。

    当然,也不是不能再创造一条冰蛇,牵制住那些天狐法师,只是这样一来,对我的消耗就更加大了,而且这些天狐幽灵身上,似乎很适用“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适用第二遍是没有用的”这句话,你看环境魔法和暴风冰龙,就是这样被她们破解的。

    还是算了吧,轻轻叹息过后,我绷紧了神经,身上的冰冻之力运转开来,准备应付缓过气来的天狐法师们的狂涛怒浪般的轰炸攻击。

    事实上,她们也并没有让我失望,我身上的冰冻之力才刚刚提起,四面八方就升起了魔法的礼花。

    这些魔法礼花,威力不算很大,但是每一枚都带着绝快的速度,显然是特别针对圣月贤狼而来,而且让我感到不妙的是,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正在聚集,这些天狐法师,似乎终于打算对我施展不要脸的超范围魔法了。

    各式各样的魔法,虽然也对不断近身的天狐战士和刺客造成了一定困扰,但是没过多久,这些狼狈为奸的组合,竟然配合的越来越默契起来,天狐战士和刺客渐渐不受同伴的魔法所干扰,变得和之前一样滑溜。

    肩上的压力一下子重了许多,让我沉起了脸,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渐渐的开始吃力,手忙脚乱起来,那一刻也不能停下来的不断闪掠的身影,如同风中摇摆的蒲公英,随时都要飘散。

    是时候拿出女神武装了吗?不,这点压力,这点压力我应该还能……还能承受才对,想想熊人变身吧,在变强的道路上承受过多少压力,反观圣月贤狼呢?人妻骑士的考验算?冰之守护者的战斗算?

    如果说熊人变身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如同穷小子创业逆袭成为富一代,那么圣月贤狼毫无疑问就是温室花朵的大小姐。

    所以说……其实我还有近战啊啊啊!

    一直执着于魔法手段,而被我拿来当激光枪使用的月光大剑,此时终于被记了起来,双手握起,冲眼前一名逼近过来的天狐刺客斩落下去。

    很奇妙的感觉,这一剑划落,就好像劈开了一轮弯月。

    圣洁柔和的月光剑,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半圆,月光经过的轨迹。瞬间扩大。以圣月贤狼为中心,如同一轮新月冉冉升起。

    要说视觉效果,那的确是赏心悦目,但是效果却马马虎虎。被升起的巨大新月穿透身体的天狐幽灵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完蛋了。可是被震飞出去后停下来,看看身体,竟然屁大的事都没有。感情这招是用来唬人的呢。

    我也傻眼了,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月光长剑,还以为会有什么了不起的能力,没想到两个天狐幽灵都伤不了,搞毛啊?

    我不死心,面对数名围过来的天狐幽灵,这次将月光剑划了整整一个圆,三百六十度朝这些天狐幽灵划过。

    月光剑划过的轨迹,月光弥漫,再次化为一轮月亮升起,这次还是整整一轮又圆又大的明月。

    纵使刚才看到了新月对同伴的伤害不大,这几名天狐幽灵还是免不得被这样华丽丽的视觉特效吓一跳,果断放弃了进攻后退。

    不过,这一次却出现了比较有意思的场景,尽管这轮圆月没有伤害到敌人,或许也伤害不了,但是,当它冉冉扩大升起时,刚好天狐法师的一波魔法礼花招呼过来。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看似华丽无害,实则威力堪比半枚核弹的魔法礼花,和这轮圆月碰撞,就像石头落水,发出无数声轻微的噗通噗通。

    然后,就又没有然后了,圆月随着不断扩散而消失,而那些魔法礼花也诡异的跟着一起消失了。

    不仅是天狐幽灵,连我也看呆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是圣月贤狼的智商,我很快随着那些天狐幽灵一起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难道说,月光之力有良好的破魔效果。

    这可真是……绝对意外的惊喜,圣月贤狼的冰冻之力本来就对魔法的施展有着干扰作用,如果月光之力能够一定程度上破魔的话,那么魔法攻击对圣月贤狼而言,就真的不是事儿了。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头顶上挂着全属性魔法攻击无效的金色属性牌子了,大喜过望,面对天狐法师的魔法洗礼,又试了几次,果真不是意外,月光之力确实是有破魔效果。

    不过破魔效果也并非绝对,一切更强力的魔法月光之力就没办法完全破解,只能一定程度上削弱,但是对于这个结果我已经很满足了。

    天狐法师们呆了,原本以为干掉冰蛇后,她们就能大施拳脚,将圣月贤狼屈死在漫天的魔法海洋之中,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一向以法师的职业为骄傲的她们,竟然还是派不上多大用场。

    不是不可以施展更加强力的魔法来应对月光之力的破魔效果,但是这意味着她们必须消耗更大的精力,很有可能先坚持不下去的是她们,而不是圣月贤狼,这是天狐幽灵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她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在持续作战能力上远胜于圣月贤狼。

    这,这完全不科学,更不魔法啊,圣月贤狼只需要把月光剑那么划一下,转个圈圈,以剑光为轮廓,在她身上就能升起一轮月亮,如果这轮月亮小一点,只有几米那么大还好,魔法还有很大的施展空间,比如说远距离爆破,比如说绕【月】而行。

    但是,偏偏这轮月亮却扩张的老大,宛如一轮真正的明月升起,几乎将半个战场覆盖,导致了各种刁钻角度的魔法攻击统统无效,这还让法师玩个毛呀?这圣月贤狼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作弊职业?都要比最古老神秘强大的骑士王职业和圣女职业更强了。

    感觉自己的职业存在感被上帝严重嘲讽了一样,天狐法师们瞬间就富鱿凯了,一大波强力魔法和范围魔法不要命的轰出去,到是让有些飘飘然的圣月贤狼,瞬间又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往名为谨慎的龟壳里怂了回去。

    但是天狐法师们很快冷静下来,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自己会先圣月贤狼一步将体力精力消耗殆尽,到时候就成为待宰羔羊了。

    没办法,虽然不想先拿出手,先亮出最后底牌的一方处于弱势,这个道理天狐幽灵岂会不懂,但是,现在也不得不这样做了,否则,自己作为法师的存在感和作用,就会变得荡然无存。

    ***************************************************************************************************

    车子的后挡风玻璃破了,竟然要一千多……今年真是破财啊,呜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