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 杀鸡狂魔の陨落
    ***************************************************************************************************

    才怪呢魂淡!

    冰之斩首剑瞬间握于手心,和圣剑迎面交错,砰啪一声,天狐牧师的圣剑溃散,而现做的缩水版冰之斩首剑,也应声化作无数冰棱碎片。

    圣剑裂解,化为飘散不定的圣光,忽地化作点点光束袭来,而冰之斩首剑破碎的冰片,也化作无数冰箭,和这些光束再次交错在一起,在半空中不断发生碰撞爆炸。

    二段攻击,同样打了个平手,但是我身边却不止天狐牧师一个敌人,在我被天狐牧师纠缠住的短短半秒时间,其他天狐刺客和天狐战士已经乘虚而入,意识到结界对我作用不大的天狐法师,也在逐渐减少结界的布置,而将更多活力转移到我的身上。

    一时间,身边人影重重,绚丽而可怕的魔法四处飞舞,也多亏了是速度型的圣月贤狼,才能在这几乎连苍蝇也找不到缝隙的空间里腾跃,要是换做cosplay熊的话,估计就只能扬起一身熊皮硬顶上去了。

    眨眼时间,圣月贤狼又一次突破重围,出现在战场上空。俯视着被天狐牧师增幅过后,活蹦乱跳的追上来的天狐幽灵。眉头直挑。

    天狐牧师这货会复活,我是一点都不奇怪,天狐才能千年一出,意味着,一千年才有一个天狐幽灵产生,这一百个天狐幽灵,就是十万年的份了,兽人一族的文明历史在精灵族之下,如此算一算,整个天狐考验之地也就几百个天狐幽灵。绝不会多。

    如果不能复活。那么干掉一个,就等于是扼杀了天狐考验一千年的孕育,天狐考验如此困难,如此凶险。代代进来这里接受考验的天狐。根本就没办法手下留情。再怎么小心也总会干掉几个几十个,考验根本无以为继,还玩个毛?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货复活的时间会那么短,一天时间,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活蹦乱跳的从墓碑里又跑出来,出现在我面前,我说你这家伙是小强属性么?

    抱怨已经无用,按照复活时间为一天计算,我之前杀的那二三十个,也会陆陆续续复活,到时候,我又将面对整整一个大队的天狐幽灵。

    腐郭达!!!

    果然……得加快点进度吗?但是,加快进度的话意味着就没办法最优的节约体力了。我的天狐圣女大人哟,你就算暂时没办法打开石门,至少给我一个信号如何?我才能决定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

    眼看这些天狐幽灵纠缠不休阴魂不散烦的要命,我咬咬牙,不管了,就让我闯一闯这龙潭虎穴吧!

    “暴雪!”

    面对脚下蜂拥而来的天狐幽灵,圣月贤狼口中轻吐二字,声音扩散到整个战场,忽然化作凄厉寒风,然后毫无预兆的,浓墨天空上方就降起了大雪。

    冰冷暴风,鹅毛大雪,以肉眼能够察觉得到的速度加强,风席卷雪,雪形于风,风雪交加,短短的十多秒时间,战场上的所有人,视线全被风雪所覆盖,风加剧,如同刀刃,雪加烈,化作冰雹,暴风席卷着如同冰雹一样的大雪,将每一片雪变成呼啸的冰枪,撕裂贯穿着暴风雪之中的所有生命。

    战场上的天狐幽灵,瞬间就被卷入进了这场暴风雪雪地狱之中,威力如同投枪一样的大雪,遮天蔽日,每时每刻都有数十上百片雪花击打在她们身上,伤害虽然不大,但胜在量多,继续这样下去,用不了半个小时,她们什么都不用做,就会完蛋。

    天狐幽灵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刺客洒下漫天火焰陷阱,企图将暴雪消融,法师召唤出九头蛇怪,升起火墙,一个个火球漫天飞舞,对抗着无穷无尽的冰雪,天狐战士……天狐战士比较苦逼,并没有太多的手段可以对抗这样的暴风雪地狱。

    火球将冰枪破碎,火墙将冰雪消融,九头蛇怪更是无惧暴雪落在身上,口吐火弹,气焰嚣张,但是,这样的境况只维持了不到数秒钟,再多的火球,火墙,以及九头蛇怪,也抵挡不住无穷无尽的暴风雪,就像倾盆大雨下的篝火,只能绽放霎那光华。

    然后,天空和大地再次被暴风和暴雪笼罩,白茫茫一片,飓风的呼啸如鬼泣,冰雪的咆哮似枪鸣,视觉和听觉完全被搅乱,分不清东南西北,上下左右,身体不断受到伤害,四面八方,无处可藏,名副其实的地狱。然而,在这样的地狱之中,还隐藏着一个伺机而动的魔鬼,圣月贤狼化作白衣幽灵,在漫天的暴风雪之中闲庭信步,来到一名混乱中的天狐幽灵面前,举起搞基剑凝聚而成的冰剑,唰唰几声,轻松简单的将其解决。

    纵使其他天狐幽灵还在挣扎,天狐法师不要钱似的火焰魔法,的确将暴风雪破开了一个大洞,天狐刺客所设下的火焰陷阱喷涂烈火,围成了一个风和雪无法涉及的真空区域,但是她们一是没办法长时间维持下去,第二,也是最致命的一点,她们已经没办法抱团,将团队的优势以及战术的配合施展出来。

    落单的天狐幽灵是脆弱的,别说圣月贤狼,连小狐狸也能战胜她们,一个个自顾不暇的天狐幽灵,要么被从暴风雪白幕之中忽然探出的冰剑给解决,要么在忙于对付暴风雪的时候,被忽然闪身的圣月贤狼突袭解决,可以看到那些天狐刺客一个个黑着脸,对自己的人生价值以及战斗信念产生了动摇。

    这到底我们是刺客。还是对方是刺客?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天狐幽灵的数量就已经骤然减少了二十多,正当我准备一口气将这百名天狐幽灵全部解决的时候,忽然间,这些天狐幽灵撤退了。

    没错,一直试图阻挡我的脚步的她们,竟然撤退了,难道暴风雪地狱对她们的打击太大,已经让她们精神崩溃,打算罢工不干了?

    事情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数了一数。这些有临阵脱逃之嫌的天狐幽灵,数量恰好是五十个。

    要不要这么凑整数,明显有阴谋啊喂!

    防备之下,我也没有追击。立刻就停止了暴风雪的施展。长长呼了一口气。

    从人妻骑士那里学来的环境魔法虽然好用。几乎剥夺了这些天狐幽灵的还手之力,但是消耗也是巨大的,就算以圣月贤狼的庞大精神力也无法长时间维持。能节约还是尽量节约,接下来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样的战斗呢。

    等天狐幽灵全部撤走后,我再次环顾周围,发现以石门为中心的地带,墓碑一扫而空,就连头顶上阴沉沉的天空都变得清明了,似有破晓的光明洒落,将这荒山野岭的森悚鬼气驱逐了不少,怎么看怎么不科学,这是不是在告诉我,我已经过了一关了?

    问题是,前面还有几关,出口到底在哪里?

    没办法了,继续前进吧,我到是要看看这个天狐考验到底有多难,有没有阿尔托莉雅的亚瑟王考验那么难。

    看了一眼石门位置,反正也不知道出口具体位置,我随便选了个方向笔直飞出去,一直飞,一直飞,约莫是过了数公里左右,天空再次变得阴沉沉起来,地面上的墓碑从乱石岗和野草丛中若隐若现,一个个天狐幽灵再次从墓碑中浮现出来。

    这一次的数量有点多,而且……等等,怎么有有些家伙很眼熟?

    有着倾国倾城容貌的天狐幽灵,看过一眼,想立刻忘记都难,所以,我果断发现这批天狐幽灵之中有不少老熟人,略扫而过,大概数十个的样子,莫非,难道她们就是刚才那撤退的五十个天狐幽灵?

    对比一下数字,我心里已经有**分肯定了。

    五十名撤退的天狐幽灵,再加上新来的上百名天狐幽灵,好家伙,这一次足足有一百四五十名天狐幽灵,这是何等的盛情啊,我感动的几乎要落泪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批新加入的天狐幽灵,实力并非增强多少,总体来说,难度体现在数量增加了一半上面。

    刚交手,我就感觉到了数量增加带来的变化。

    面对一百多名天狐幽灵,我也是二话不说,又拿出了从人妻骑士那偷学来的环境魔法,暴风雪地狱再次施展开来,只是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

    不知道是那五十名老熟人回去以后,打了小报告,让其他天狐幽灵有了防范,甚至还抽空商量好了对策,还是怎么样,总之这一次,再次面对暴风雪地狱,这些天狐幽灵显得淡定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她们组织有序,数量上的增加,让她们有了施展新战术的余裕,此刻,我就看到,一百多名天狐幽灵之中的五六十个天狐法师,分成两批,其中一批十分奢侈的抽点出来,什么也不用干,专注施展火焰魔法以对抗暴风雪。

    这些天狐法师可不是什么菜鸡弱鸟,当二三十名法师一心一意的配合起来,施展火焰技能时,她们所制造出来的火焰威力,足足将半个天空烧红,甚至隐约形成了一道连接天和地的火焰龙卷,所有落到上面的暴风和大雪,统统消弭于无。

    还能这样?我呆了呆,有些奢侈了吧,你以为你们是圣月贤狼啊,这样搞能坚持多久?

    不过,看看另外一批在划水,似乎并没有全力投入到和我战斗的法师,我秒懂了。

    在这天狐考验之地,这些天狐幽灵的供给是无穷的,就连被干掉了一天后都能重新复活,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有专门不限量的供给,这些天狐只要不是使出奶劲的乱搞一气,无限度的死命消耗。就不用担心会疲惫,比如说现在,这分成两批的天狐法师,明摆了是要轮流施展火焰魔法,对抗我的暴风雪地狱,所以才有了一批咬牙切齿,憋红了脸,另外一批却在旁边划水,出工不出力。

    剩下的不足百名天狐幽灵,则是对我展开新一轮的战术配合攻击。

    原来如此。竟然在短时间内就想到了破解暴风雪地狱的办法。不愧是大陆上数一数二优秀的天狐所组成的军团。

    我摸了摸后脑勺上的狐狼面具,微微深思,假如说,我现在饶过这些天狐幽灵。去攻击那些全神贯注对抗暴风雪。和靶子无二的天狐幽灵。会怎么样呢?

    想到就做,将身边天狐战士和刺客的攻击架开躲闪后,我嗖的一声。向那些施展火焰魔法的天狐幽灵冲了过去,在我眼里,这些天狐仿佛就是一泉水的小鸡,宰割起来不要太容易。

    真有那么简单吗?当然不是,另外一批划水的天狐法师,除了保持体力轮班以外,也肩负着守卫的责任,见我来了,立刻将身上的力量展开,各种稀奇古怪,威力不可小视的闪电和火焰魔法聚集起来,凝而不发,形成一堵令人头疼的魔法围墙——她们的任务并不是攻击我,而是守护其余法师。

    这些魔法要是攻击我还好,我可以利用圣月贤狼的速度,可以利用防御魔法的三角之阵,还有避雷的四方之阵,一一破解,但是这样龟缩起来却是有点麻烦,不好对付。

    眼看后头的天狐战士和刺客已经赶了上来,我要是再不做决定,又要陷入一轮新的包围圈之中,难以脱身,咬咬牙,我在心里飞快的计算了一下。

    冒着受一些伤害,突破眼前的魔法围墙,将里面专注于对付暴风雪的天狐法师干掉一些,让她们阵脚大乱,再也无暇去应付暴风雪,我又可以乘机化身风雪中的刺客,干掉一批,等她们重新组织起来,数量起码要少掉二三十个,说不定再也凑不齐轮流对付暴风雪的法师数量了。

    这样一算,超值啊喂,简直就是超市里的买一送三满百五折再加凭购物卷抽奖百分之百中奖的三重大优惠!

    于是乎,我头也不回的一头栽入到魔法围墙之中,冰冻之力开启,三角之阵和四方之阵包裹全身,不断干扰抵抗着阻挡自己前进的魔法,但无奈天狐法师的数量太多,虽然作为灵魂碎片的她们已经丧失了大多数的高深技巧经验,但是偶尔拿出剩下的一两手,依然能让我吃不小苦头。

    在一片滋滋滋的电击声和一声声“boom~~~boom~~~”的爆炸声中,我终于艰难的穿过了魔法堆,身上雪白庄严的袍子到处都是焦黑痕迹,背后及臀的乌黑长发,还在和电蛇纠缠不清,根根笔直,犹如刺猬,估计随便捻起一根头发,戳起个章鱼丸,并不是什么难事。

    呸呸呸,口中哈出一口焦烟,我毫不做停留,这可是用圣月贤狼的形象大毁换来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前方不足百米就是专心致志抵抗着暴风雪的天狐法师,我和她们之间再无阻碍,手中的冰之斩首剑狠狠一挥,圆形冰剑之阵开启,我举起屠刀,露出杀鸡狂魔般的……哦不对,是露出冰冷而优雅的笑容,朝那些天狐法师冲了上去。

    受死吧,你们这些一百五十元!

    异变突生,就在我冲到她们面前,冰之斩首剑即将落下的时候,忽然,这些天狐法师一个齐齐转身,唰唰的将施展火焰魔法的双手瞄准了我。

    我顿时傻了眼,剧本上不是说好了你们正在全神贯注抵抗暴风雪,只能任由我宰割吗?演员的自我修养读过了吗?还想不想在饭盒上加鸡腿?导演,快来啊导演,你他喵的花十万节操请来的群众演员罢工闹事了!

    不止如此,另外一批天狐法师,此时也转过了身,将闪烁着魔法光芒的一双白玉无暇小手,正正对着我,来了个前后夹击,我这时候才明白,自己虽然成功的闯入了泉水,但是,这是敌方的泉水,身后还忽然同时复活了五个彪形大汉啊啊啊!!!

    一前一后,两批天狐法师手中所凝聚起来的火焰力量,结合在一起,宛如太阳一般散发炙热耀眼的光辉,当这两团太阳被投射出去,在圣月贤狼的身上碰撞到一起时……

    无声无息的烈焰风暴,席卷整个战场,连爆炸的声音都被吞噬在火焰之中,只能看到一个火焰光团迅速扩大,冲天而起,宛如恒星爆炸,暴风雪地狱就像一张纸般被这股力量轻易的撕破,天空卷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焰漩涡,火焰漩涡落下的龙卷风肆虐大地,将地面烧成一片炙红的熔浆湖。

    足足过了数分钟,这样的火焰地狱光景才逐渐消停,百多名天狐幽灵翘首远望,齐齐注视着地面上逐渐凝固的熔浆底下……

    ***************************************************************************************************

    作息还是没调整过来,呜呜呜~~~

    ps:感谢nomoneyread酱、zerothhand酱和吃苦瓜的甜酱等读者的打赏,最近也有好多读者晋升掌萌,小七都数不过来了,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