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五十一章 脐下三寸杀
    ***************************************************************************************************

    尘埃中,圣月贤狼不断咳嗽的身影缓缓出现。

    你妹的,没事弄那么大动静,扬起这么大灰尘做什么,不知道雾霭会致人肺结核吗?我要是环保局的,我分分钟请你谈心喝茶。

    天狐刺客的聚气加最后一击的确厉害,还是融入了影子的力量,即便只是一阶技能和二阶技能的组合,威力也大的惊人,把刺客这个职业的特性完全发挥出来了,堪称惊艳一击。

    但是,圣月贤狼也有自己的小手段,在梦之境界,cosplay熊修炼烦了,我偶尔也会转换成圣月贤狼,捣鼓一些简单实用的小技巧,不求能应付强敌,防防身,给敌人造成一点小麻烦,或许应该可能大概可以吧?

    比如说之前biu~~~biu~~~biu~~~的月光束,就是华而不实的制造麻烦代表,也就欺负一下这些天狐幽灵,换成超级强敌,这么几秒的施法时间,已经足够对方将我送回老家结婚三次了。

    现在也是,拍了拍腹下一块盘子大小的六边形冰晶,冰晶应声而碎。

    在敌人攻击的瞬间,若是无法回防躲避。便以接近战斗本能一样的速度预判敌人的攻击落点,然后凝聚起一块这样的冰晶挡住,虽然无法完全防御攻击伤害,但是减轻一些伤害和痛苦却没问题,等于是在关键时刻又穿了一件装备。

    带着永冻之力的冰晶,也被刚才的天狐刺客一记龙爪给踹碎了,可想而知威力有多强,要是没有这一招,我估计真要受点伤害。

    话说回来,这家伙还真是阴毒不要脸。踢的地方竟然是脐下三寸。我该说这是刺客的风格呢,还是对方经历过天狐情殇留下的怨念太深呢?

    这要是假如说我没有来得及防御,还是个男的,那岂不是……等等。这种说法不妥。应该说。这要是假如说我没有来得及防御,还是个女的……再等等,容我三思。究竟该怎么表达好呢?

    我泪流满面,发现变身圣月贤狼以后,连说话都不会了。

    总之,我算是记住那个断子绝孙腿的天狐刺客了,等会别过来,否则还你一记千年杀。

    这一次的意外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充其量是让我记住了一个天狐幽灵,以及开了一次眼界,原来刺客的技能还能这样衔接,仔细回想一下,虽然对那个天狐刺客的阴毒攻击很是不耻,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刺客造诣。

    首先,能够用影子来继承自己的三层蓄力,这份看似简单的技巧,就算是小狐狸也未必能施展,是对影子技能的造诣深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做出来,而后将影子的力量融入到影子的最后一击当中,造成类似人肉炸弹的效果,这更得是对影子技能有更深的理解和操纵才行。

    总结一句话,这家伙的影子技能玩的很溜,我得回去和小狐狸打小报告,让她也有样学样捣鼓一下,绝对是阴人的利器。

    僵持的战局继续拉开,这次我多带上了几分谨慎,将这些天狐幽灵所拥有的战斗经验技巧,提升了几个层次,再换算到她们的战斗力当中,重新评估,然后做出相应的对策。

    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应该如何破开这个烦人的包围圈,在战场边缘游荡的天狐法师,支援之余也在不断的设置魔法结界,虽然不知道她们在捣鼓些什么,但是可以想象,对自己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时间每多拖一秒,对我的威胁就大几分。

    于是,我做了一个很轻松的决定,既然你们在这里设魔法结界对吧,好,我们换个战场。

    身形一闪,在一大帮狐人战士和狐人刺客的追击围剿下,兼之如同烟花一样眼花缭乱的各系魔法加身,圣月贤狼硬是凭着绝快的速度在缝隙之中闯出一条路,眼看就要离开狐人法师所设立的包围圈,转移战场,忽然间,身边的空气一窒,压在头顶上的重力仿佛在瞬间增强了千万倍,圣月贤狼快如闪电的身影就似被一根绳子用力扯住,忽地一滞,差点喘不过气来。

    紧接着,数十天狐幽灵乘机一拥而上。

    笨蛋,就等你们抱团了!

    手中的冰剑忽然碎裂,夹杂着圣月贤狼强大的精神力和月光之力,宛如星辰爆炸……呃,好吧,至少视觉效果是宛如星辰爆炸一样,瞬间爆发,将所有近身的天狐幽灵统统轰飞,冰剑碎片宛如一颗颗附魔的狙击子弹,凡是落到这些天狐幽灵身上,都在她们身上钻开一个洞。

    但是,谁让她们是有特别防御物理攻击技巧的幽灵呢?别说身上开个洞,就算将她们撕成两半,只要生命值还在,都能安然无恙的重合起来。

    我也没指望能够一击将这些天狐幽灵全部秒杀,换成cosplay熊来还差不多,但是,干掉个把或许还是可以的,就是你了。

    我目光瞄准其中一个天狐幽灵,闪身上前,冰之圆形魔法阵,简称冰剑之阵,忽然出现在这名天狐的前方,而我,则是将冰之斩首剑瞬间凝聚出来,狠狠捅向冰剑之阵。

    从冰剑之阵另外一边穿出去的冰之斩首剑,体积和威力提升了十倍不止,就像一个巨大的冰剑型流星一样,狠狠砸在这名天狐幽灵的身上,如同一柄坚硬的铁锤敲在冰块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名天狐幽灵的身体已经完全龟裂。

    还不够。还不足以干掉她,看我的瞬发月光大炮啊啊啊!!!

    直直捅在天狐幽灵胸口上的冰剑剑尖,忽然轰的一声射出一道数米粗的月光柱,完全将天狐幽灵那娇小的身躯吞没在月光之中,等月光柱消失后,这名天狐幽灵的幽灵之躯只剩下一个淡淡的轮廓,并且还在不断淡化,很快就化作无数萤火虫般的幽光,彻底消散在了考验之地里。

    呼,终于解决了这家伙。我松了一口大气。

    就在这时。背后一寒,回过头,我顿时怒火中烧,又是你这讨厌的天狐刺客用影子来骚扰我。下次。下次要干掉的人就是你了!

    或许所有人都以为。我刚才选择干掉的是之前赏了我一记断子绝孙腿的那个讨厌天狐幽灵,但是并不是,刚才被我干掉的。是另外一个,那个被我归类的奇葩当中的天狐牧师。

    奇葩是奇葩,但是不可否认,天狐牧师远比那个天狐刺客要更令人头疼和恶心,首先,她是个血牛,血魔转换这个技能我就不多解释了,其次,她的速度很快,这两样能力足以让她的保命能力超过所有职业,就算是圣月贤狼也别想轻易干掉她。

    一个没办法干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自由发挥的牧师,是极其可怕的,一个暴力路线的牧师到大后期的输出能力,可以说完全不逊色于法师,有位伟人曾经怨念的这样说过,一记圣光炮,胜过冰火雷,这个圣光炮指的就是牧师的终阶技能圣剑,虽然不知道这位伟人是谁,但是我可以肯定它是法师,而且被牧师虐过。

    这名天狐牧师显然是个极有想法和个性的人,牧师技能几乎样样精通,信手拈来,能够给身边的小伙伴们带来巨大的增幅,一记压缩圣光炮,连神圣系的圣月贤狼都防御不住,不逮住刚才难得的机会干掉她,我这十多年的冒险者那就是白当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家伙作为对手很恶心烦人,但我还是挺感激她的,因为从她身上见识到了不少牧师的失传技巧,我可以让小幽灵也尝试一下,有神器项链的缘故,等小幽灵掌握了这些技巧,就等于是我掌握了这些技巧,到时候,我就用大师级的圣光炮biubiubiu的和其他牧师玩对射,看她们傻不傻眼。

    心里幻想着美好未来,手头上我也没疏忽,之前那个天狐刺客的攻击已经提醒了我,那些被冰剑爆裂击飞的天狐幽灵们已经缓过来了。

    至于天狐法师构建的魔法结界,似乎能单独针对我,让我身上的重力十百倍的提升,这个好办,圣月贤狼是法师的克星,可不是吹出来的,冰冻之力一个爆发,就将许多的魔法结界报废,连周围的几名正在施法的天狐法师都受到了不小的反噬,变得手忙脚乱。

    乘着这个机会,我连忙从撕开的结界钻出去,到此为止,这上百名天狐对我布置了一个多小时的围剿,正式宣告破灭,还失去了她们最宝贵的天狐牧师。

    嗯哼,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嘛。

    我有些志得意满,这样看来,自己并没有给圣月贤狼丢脸。

    可是环顾一圈后,我却大受打击。

    和这上百名天狐幽灵一直纠缠不休,我之前并未留意周围的环境,现在缓过气来一看,才发现,自己还是在石门的千米范围内。

    也就是说,两个多小时的战斗,我都是做了无用功,还不如小狐狸走的远。

    这样可不行啊,我可不是来和这些天狐幽灵玩过家家的。

    眼看天狐幽灵又把我重重包围,准备故技重施,似乎根本不害怕我依样画葫芦的继续将她们的包围圈突破,我心里微微一沉,明白了她们的打算。

    圣月贤狼有着比她们还要快的速度,有月光和冰冻这两大作弊属性,还魔武双修,本来生命脆弱(相对于熊人变身而言)可以说是圣月贤狼的唯一缺点,但是现在有了神器项链,小幽灵的血魔转换作用到身上,瞬间就成半个血牛了,防御有了黑色黑帝斯,再加上特别的小技巧,也是强化了不少。

    面对这样的圣月贤狼,估计我第一百遍骂那个天狐牧师赖皮的时候。那些天狐幽灵已经第一百万零一次骂圣月贤狼是开图狗了。

    这些天狐幽灵,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将我留在这里,见圣月贤狼那么难缠,就算一分钟作一次死都难死,她们虽然魔化,但并未完全失去理智,自然懂得该怎么选择,那就是拖,慢慢拖,不仅能完成任务。还能顺带消耗圣月贤狼的体力。等圣月贤狼没了体力,还不是砧板上的鱼肉?

    想通了这一点,我觉得不能再浪下去了,小狐狸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想办法打开石门。如果是三五天。我还能坚持。万一得好几个月呢?圣月贤狼的恢复能力再强十倍,再怎么节约体力,也不可能不吃不喝持续战斗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为今之计,我该怎么办呢?想来想去也只有两个办法。

    a计划,将希望寄托在小狐狸身上,相信她能很快想到办法打开石门,继续和这些天狐幽灵磨蹭。

    b计划,找到完成天狐考验的出口,溜出去,虽然不知道我这个并非天狐的家伙通过出口,完成考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总比在这里被困死强。

    我果然是个凡人,想了想,就决定将a计划和b计划糅合起来,取个中庸之道。

    我先在这里和天狐幽灵耍一耍,耍个一两天,要是小狐狸还是没有打开石门,那么,我就要乘还保持在全盛状态的时候,开始突围,实施冒险的b计划了。

    天才,我真是个天才凡人。

    不过,这一两天时间里,我也不能光陪这些天狐幽灵玩耍,还是得试一试去更远的地方,为b计划做些尝试和准备。

    首先,先从熟练应付这些天狐幽灵的攻击套路以及她们的战术开始吧。

    于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战斗拉开帷幕,天狐幽灵经过几次的围攻失败,变得更加小心翼翼,而圣月贤狼也不愿意多浪费体力,能省则省,能躲则躲,原本战斗激烈的arpg风格,忽然就变成了回合制,你来一下,我往一下,大家心里都在转着小九九,各怀鬼胎。

    战斗是颇为无聊,不过这些天狐刺客,战士以及法师,还有偶尔几个其他奇葩的职业,各自施展出来的技巧都让我大开眼界,这些天狐幽灵,一个个都是几千年前,几万年前,甚至是十多万年前的人物,个个都是天纵之才,纵使因为只剩下灵魂碎片,保留的东西已经不多,那不经意间施展出来的东西,都是我这个老是和地狱一族在泥潭里打滚的乡下冒险者所大为惊艳的技巧能力。

    实力上,我算是完爆这些天狐幽灵,但是技巧方面,她们又完爆了我,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兽人族这些考验的厉害可怕之处,在其中最大的收获,对于那些绝顶天才而言,或许并不是通过考验所获得的奖励,以及在考验中不断磨练所提升的境界实力,而是和一个个前辈过招,所见识到的失传的经验技巧,将这些东西归为己用,甚至是推陈出新。

    不经意间,我也在天狐考验里享受到了这样的待遇,虽然选择德鲁伊职业的奇葩天狐少之又少,并不能为我研究德鲁伊的技巧做出太大贡献,但老实说,我现在还真不缺技巧上的东西,腿毛仙人的狂怒技巧,圣法之贤菲米娅的万法之阵,这两样东西就够我钻研一辈子了。

    我缺的是时间,是见识,是眼界,和这些千万年前的强者前辈过招所获得的,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得到的宝贵经验。

    一整天的战斗下来,我如同沐浴在圣水下经受了心灵洗礼一般,心灵透澈,有种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呸呸呸,是有种获得新生的感觉,实力虽然没有多少提升,但是感觉就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比如不再会为对方施展出来的奇特招式而大惊小怪,就算对方拿出陌生的,从来没见过的手段,脑子一转,也能猜测到对方这手段可能是什么,接下来会怎么做,从而获得先机。

    这就是见识和眼界上涨的好处,说的玄乎点是一法通,万法通,对方任何的手段,对你而言都如同隔着一层薄纸,一看便明,一捅即破。

    当然,我离这样的境界还差的十万八千里,倒不如说,这是一种理想境界,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应该不存在吧。

    从这些天狐幽灵身上收获匪浅后,眼看一天多的时间过去了,我也没白和这些天狐幽灵磨蹭,对我而言,我的战斗容错率很高,就算故意作几次死问题也不大,这些天狐幽灵就不一样了,容错率低的可怜,一旦出现失误,就很有可能会被我抓住机会,干掉一两个。

    这样你来我往的一番回合制战斗过后,近百名天狐幽灵,已经被我干掉了二三十名,只剩下五六十数量的样子,战斗变得越来越轻松,我还抽空吃了张面饼,喝了几口水,摸摸肚子,感觉自己萌萌哒。

    但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人民的老朋友天狐牧师咻一声,毫无预兆的出现,加入了战斗,上来就是一记圣剑,显然对之前我特地针对她的行为耿耿于怀,怨念颇深。

    系统提示:你的信(小)使(鸡)被天狐牧师杀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