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 开启荒岛模式?
    ***************************************************************************************************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是的,很简单,小狐狸情理之中的被玛玛加大骂了一通,包括我这个原本以为对方不敢随便骂的【洋大人】,也是狠狠一通埋汰。

    我和小狐狸面面相觑,脸上只剩下一个字,惨。

    但是,虽然被骂的很惨,我们心里却是挺温馨的,玛玛加的责骂中饱含着关怀和担忧,就像自家人骂自家人一样,让人感觉她是个很有人情味,很重感情的人,这样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合适当一族领袖,不过狐人族也不是什么庞大的种族,三个世界的人口加起来大概也就三五十万数量,对于这样的种族而言,或许重感情的领袖会更受欢迎一些。

    不知为何,明明玛玛加只是通过魔法讯通责骂,我和小狐狸却正襟危坐,低头受教,如同她就在眼前敲着我的头般,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忽然,通讯器的声音被嘶嘶声所取代。

    “呼~~~~~~”我们不约而同的长长松了口气,相视而笑。

    “惨啊。”

    “是啊,好惨,看在坏蛋你也一起受苦的份上,本天狐就不额外惩罚你了。”

    “原来你真的打算把痛苦转嫁给我。”我一脸震惊。

    “嗯哼,得罪了本天狐就是这个下场。”小狐狸的神色啊。那叫一个骄傲,就差没把“天大地大,本天狐最大”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看的我顿时不能忍,扑上去,抱着啃了好几口,打闹一番后,才意识到又在秀恩爱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

    “是啊,祖先们快要被气疯了。”

    “对了,这玩意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断了?虽说断的时机挺好。”我捡起指南针模样的魔法通讯器。左看右看。

    “毕竟是第二次尝试,虽然有它的帮助,通话时间延长了许多,但还是有太多不足。”小狐狸解释道。

    “说的也是。话说回来。你的魔法造诣什么时候那么高了?”我忽然想起小狐狸刚才好一阵摆弄。还做了个魔法阵,顿时蛋疼。

    刺客……也不能说不懂魔法吧,其实暗黑大陆里有一种说法。最早的刺客是由法师这个职业脱离出来的,但那毕竟是传说,而且即便是真的,过了那么多年,这两个职业也早就泾渭分明了,就算刺客的陷阱系涉及魔法,但也比不上万金油的德鲁伊吧。

    “哼,你现在才知道吗?”噗嗦噗嗦摇着尾巴,小狐狸得意的说道。

    “也不算是,以前知道你很厉害,只是现在才知道竟然还能那么厉害。”我毫不吝啬的一记马屁,让小狐狸的下巴又仰起了几个角度。

    “本天狐可是有很努力的在学习,再加上天赋过人。”

    这话到是一点都没有自夸,我忽然想起了小狐狸家里的书架,也是小半个图书馆的级别了,里面的书出人意外,都是一些十分正经严肃的历史传记,学者剖析,除此之外就是魔法方面的书籍了,说这只小天狐博学多才,通古达今,是一点都不夸张。

    结果就是,这样看起来一个千娇百媚,眉骨天成,一记眼神,一道笑容就能将男人勾引的神魂颠倒的天狐圣女,在我刚认识她的时候竟然是个爱情小白。

    “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快说。”

    见我露出一副忆当年的表情,小狐狸的第六感似被触动了,瞪着俏目,尾巴甩起,不断在我身上拍来打去,力道不大,当做按摩正好合适。

    我露出享受表情,嘴巴却不能实话实说:“当然是在回忆当年您的英姿呀天狐圣女大人。”

    “哼,一看就知道是在撒谎。”小狐狸表示我的糖衣炮弹有毒。

    “也罢,等会再试试看联系玛玛加奶奶,都怨你这坏蛋,若是早点能和玛玛加奶奶联系上就好了,或许她可以解决我们现在的难题。”

    “幸福爆满的问题?”我偷笑问道。

    “去死。”小狐狸一个脸红,尾巴就扫了过来,这次可不温柔。

    “那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考验吗?”我看了看只有三十多平的容身处,估摸着它还能坚持多久。

    “当然要,不过节奏要放缓一些,五天一次,食物和水应该够吧。”

    身兼家庭主夫之职,我检查了一下物品栏后,点点头:“就是盐得省着点用了。”

    “这样可不行,还是加快点节奏吧。”苦着脸的小狐狸,宛如世界末日到了,就算在考验里屡屡失败,也没有见过她那么难过。

    “节奏快慢放在一边不说,面对越来越愤怒的祖先们,难道就没什么其他对策吗?”

    “到也不是没有,愤怒会让她们丧失仅存的一些理智和思考能力,虽然变得更危险了,但是破绽也多了。”

    “所以呢,你就屡屡试探,才会弄的一身是伤?”

    “你以为本天狐这些日子,都是在猪突猛进,不动脑子吗?”小狐狸绕到我的身后,忽然伸手不断挤压我的太阳穴,似在说,本天狐可不像你这笨蛋,脑子那么堵。

    “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感觉希望大了。”我将小狐狸的手抓住,放在怀里,狠狠亲了一口。

    “也就是说,之前对本天狐不抱希望咯?”羞涩的小狐狸,敏锐发现了我话里的破绽。

    “是啊,没有我在你身边果然不行。你什么都办不到。”我学着小幽灵的口吻,自得不可一世。

    “让我摸摸看,你这坏蛋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好吧,礼尚往来,我也摸摸看你的脸到底有多嫩。”

    “大色狼!”

    哎呀不好,感觉说着说着,两人的幸福感不自觉又爆满了,这样下去真的行吗?考验里的天狐祖先们说不定正在泣血啊。

    玛玛加并没有让我们等太久,一天过后,她就卷土重来。很是下了一番功夫。这次我们足足联系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断开,在这期间,小狐狸又进入考验一次,依然是失败而回。

    嘴上说不紧张。有自信。没关系。其实她心里还是挺急的,为了寻找更多的破绽,她估计又冒了很大险。受的伤比之前更重,刚出来没多久就昏迷过去了。

    在小狐狸还在昏迷熟睡的时候,玛玛加又一次给力的将通讯连上了,这几天看着小狐狸捣鼓,我多少也学会了一点点,毕竟本德鲁伊在原来世界可是技术宅,魔法天赋虽然差的要命,但是在这种类似黑科技的魔道通讯器上怎么能输给本土人呢?

    “玛玛加奶奶,露西亚还在睡觉,她昨天……昨天又去接受考验了。”联接通讯后,面对玛玛加的询问,我犹豫片刻,沉声说道。

    “又失败了吗?”从我沉重的声音里听出一丝不安的玛玛加,微微叹气。

    “是的。”

    “吴,你有什么想法?”

    “我……不是不相信露西亚,只是现在的状况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而这种状况又是由我一手造成的,”

    “不,这是我的失误,我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你的存在,竟然会刺激到天狐祖先们,是我失策了。”玛玛加主动背锅道。

    “玛玛加奶奶,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我觉得现在的考验,已经完全超过了正常的可接受范畴,露西亚身上的伤一次比一次严重,虽然她说已经找到了破绽,但是……”

    沉默了一会,玛玛加猜测到我的意思:“容身处……还有剩多大?”

    “只有一个房间大小了,我估摸着最多还能坚持七八次。”

    “你也知道害怕吗?”玛玛加笑了笑,笑声很是沉重。

    “玛玛加奶奶,谁不怕死,更怕不是死在战斗里,而是死在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上。”我也跟着笑了笑,嘴角苦涩的一逼,或许对面的玛玛加,此时脸上的表情和我是一样的。

    “或许……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从考验里出来。”玛玛加犹豫片刻,这样说道。

    “露西亚呢?”

    “她身为接受考验的人,被重点照顾了,除非完成考验,否则是不可能出来的。”

    “玛玛加奶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更害怕失去露西亚。”

    “这样真的好吗?说不定你出来,露西亚的心情就能平复下来,更加专注的接受考验,天狐祖先们也会冷静下来。”

    “就算如此,我还是没办法离开,只剩下那么几次机会了,我怎么能扔下露西亚呢,而且,那些天狐祖先真的会因此而平静下来吗?”

    我不可置否,打个比方,我揍你一拳,然后从你的视线里消失,你就会立刻冷静下来,不再恼火?

    “唉,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抱歉,玛玛加奶奶,原谅我的任性。”

    “你们两个啊,真是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根本就没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

    玛玛加忍不住抱怨道,几次的通讯,她都没能从这两个人的声音里听到一丝即将面对死亡的恐惧和慌张。

    “是啊,为什么呢?”我在心里说出答案,因为有小狐狸陪在我的身边。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玛玛加终于绕回了正题。

    “我对天狐考验一无所知,就算有心帮露西亚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希望玛玛加奶奶帮我想想办法,能不能让我和露西亚一起接受考验,既然难度加大了那么多,我方再加多一人,也不算犯规对吧。”

    “这个……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

    “没有不等于不能,以前也没有过第二个人进入天狐考验里的先例。现在不是一样打破了吗?”

    “亲爱的吴,这可比让你进天狐考验难多了。”

    “我知道,所以只能拜托你们尽力而为。”

    又是片刻的无声,一会儿后,才传来玛玛加的声音:“我们尽量吧,需要一点时间,你们两个也是,要尽量控制一下露西亚的考验频率,食物和水的问题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在想办法。看能不能送入考验里面。”

    “劳烦你们了。”我脸上一阵燥热。当时进来的时候,曾经自信十足的宣称这样做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可以解决小狐狸的食物和水的危机,免去玛玛加她们的后顾之忧。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得继续操这份心。有种牛皮吹破的感觉。

    “一点也不劳烦,只要你和露西亚没事,就算拼上我们这几把老骨头。也要让你们安全。”

    “实在没辙的话,说不定我和露西亚将来就要在这个小小的容身处里度过半辈子了。”感觉气氛有些凝重,我便开了个小玩笑,活跃一下。

    “听你的语气,到是乐得这样。”玛玛加呵呵的一笑,似对待调皮的晚辈般,声音满是纵容和无奈。

    “不是很不错吗?狐人们都反对我和露西亚在一起,要是被迫关在这里,说不定等哪天我们脱困的时候,儿女都会走路了,这样一来他们就再也没有借口阻挠我和露西亚了吧。”

    “想法到是不错,可行性也值得评估,只不过我们几个老太婆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如愿。”

    “但愿如此。”

    “放心吧,我们会尽力想办法,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还没死,怎么可能让你们先死,让露西亚也别着急。”

    听玛玛加说出这番话,我的眼睛有些酸楚,感动而自责,给这些老人添了很大麻烦。

    “我会好好照顾露西亚的,玛玛加奶奶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我到不担心这个,就怕你照顾过了头,把露西亚给养胖了。”

    闲聊几句,彻底打破了刚才的沉重气氛后,魔法通讯器里又开始出现滋滋滋的异响,不一会儿就被迫中断了。

    真可惜,还想等小狐狸醒过来,让她和玛玛加说一说呢,这小天狐对我太傲娇了,我说的话没玛玛加那么管用。

    结果头一抬,就看到了小狐狸亮晶晶的眸子,近在眼前,一眨不眨的瞪着我。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了?”

    “你猜。”小狐狸俏皮的眨了眨眼,笑的阳光灿烂,但我分明感受到一股寒意。

    “猜中了可以饶过我?”我抱着一丝侥幸。

    “想的到美,坏蛋受死!”小狐狸娇喝一声,把我扑倒在地,张嘴就咬。

    “乘着我睡着,都和玛玛加奶奶说了些什么,你这坏蛋,色狼,不可饶恕!”

    “我没说什么,真的没说什么!”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这句话,我可是牢牢记住,打死我也不会招。

    “还说没说什么?在这里生儿育女,等出去以后儿女都会走路了,瞧你都对玛玛加奶奶说了什么蠢话,谁要和你这笨蛋生儿育女了。”小狐狸说着说着,到了脸先红了起来。

    “说真的。”我一个翻身将她抱住,轻轻含住那柔软的狐耳,闻着那诱人的媚香。

    “如果我们真的被关在这里出不去,你是想先要儿子,还是想先要个女儿?”

    “儿子……女儿……”小狐狸一时蒙了,下意识的考虑起来,过了好几秒才猛然觉悟,在怀里张牙舞爪。

    “不干,本天狐才不给你生!”

    “这可由不得你了,只有有选择生男孩和女儿的权利……呃,或许也没有。”

    “呸,想的到美,你就一个人使劲想去吧。”

    羞的不行的小狐狸,挣脱我的怀抱,冲我做了一个鬼脸,麻利的点起篝火,准备烹饪,睡了一整天,她已经饿了,虚弱的身体也急需得到补充。

    “你也就乘现在嘴硬吧。”我嘿嘿一笑,这几天一直没有和小狐狸发生太过亲密的事件,是因为怕影响她的考验,如果确认暂时没办法离开,而必须考虑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的话,到时候自然而然,也就只剩下啪啪啪可以做了。

    你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早就有奸情了,法律能阻止我们么?到时候还不是没日没夜,没羞没躁,要么我把小狐狸欺负的含羞带泪,要么她开启三尾模式把我榨成渣渣……

    咦,等等,不会啊,这样一来,原本为零的天狐情殇概率直线上升有木有!

    我痛并快乐的想着,冷不防一根骨头飞过来,砸在我那放荡不羁的脑袋上,抬起头,只见小狐狸冲我瞪眼。

    “还在那瞎想什么呢,快点过来,盐在你身上。”

    “……”好吧,这只咸狐狸又缺氯化钠了。

    “刚才玛玛加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最近……最好还是暂时终止一下考验,让她们想想办法。”

    “我没听到,没听到。”小狐狸捂住耳朵,强行掩耳盗铃。

    好一会儿,她才轻轻叹息,狐耳软趴趴的耷拉下来。

    “我知道了,只是……只是很不甘心。”

    见小狐狸紧咬嘴唇,我默然无语,这小天狐的好胜心极强,傲娇妩媚的属性掩饰下,内心也有着不逊色于阿尔托莉雅的高傲,要让她做出这种形式的,等于是认输一样的退让忍耐,她内心的难受可远远不止不甘心那么简单……

    ***************************************************************************************************

    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太给力了,小七爱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