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四十九章 导演,这剧本不对啊!
    ***************************************************************************************************

    很快,玛玛加那边就传来消息,和我们很是沟通了一番,各种细节都叮嘱到位,务必做到一丝不漏,为了我的小命着想,为了暗黑大陆的未来着想……好吧,我姑且这么相信。

    等和玛玛加的通讯断开之后,我和小狐狸相视良久。

    “玛玛加奶奶的话,你都记住了没有?”

    “哈?别担心我,担心你自己吧,区区凡人记忆力。”

    “你在瞧不起凡人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命,可是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凡人成分,凡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体,凡人创造了这个世界,因为有了凡人,才能凸显出你们这些霸占资源的可恶天才,这样说也不为过。”

    “好像说的很有道理。”小狐狸一听,轻轻歪头,然后点了点。

    “对吧,哼哼哼。”

    “但是,我还是不明白,身为凡人有什么好得意自豪的?明明先天不足不是更应该努力上进才对吗?”

    “你这万恶的天才少女,根本就不会理解凡人的烦恼和痛苦,要是能通过努力摆脱凡人的身份,那凡人就不是凡人了。”

    我流出名为凡人的热泪,凡人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逼迫我们,我们也想上进,但是我们更想天天在家里滚着床玩游戏,我们只想做个安静的凡人而已!

    “是吗?不对吧,再怎么努力都摆脱不了凡人的身份,那种人是笨蛋吧。”

    “……”

    一箭穿心,字字诛心,友尽了,我和这只小狐狸已经没话好说了,暂时分手吧。除非你用你那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蹭我一下。我才会原谅你。

    对这个穿越以后还是无法摆脱社会的无情残酷现实碾压的世界,略表绝望一番,想起家里还有温柔可人的维拉丝和莎拉可以抚慰舔舐我受伤的心灵,我终于打起精神。振作起来。准备一鼓作气帮小狐狸解决眼前的困境。

    “放心吧。有我在,没问题。”我忽然莫名的自信起来,花伦式的将根本不存在的杀马特刘海轻轻一拨。

    “哇。凡人的逆袭?”小狐狸摇摆着尾巴,面无表情的鼓着掌。

    “哼哼,那可不是嘛,凡人修仙起来才厉害。”

    “完全不懂你这笨蛋在说些什么。”

    “我的伟大理想,又岂是你这样的小小天狐可以完全理解的?”这一刻,我气势万千,俯瞰天下,一揽山河。

    “不是过上混吃等死的舒服日子吗?”

    “……”究竟是什么时候,谁暴露的,我的终极梦想,难道已经到了路人皆知的地步了?

    “放弃吧,救世主大人,就你这命,就算将来打败了地狱一族,也安稳不下来,除非有菲妮在你身边做挡箭牌。”

    小狐狸怜悯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张大嘴,想反驳,却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难道说,认识菲妮才是我人生的最大命运转折点?

    “不对,怎么能这么悲观呢?这样对菲妮也不公平,我应该思考怎么摆脱这种命运,而不是拉谁来当自己的挡箭牌。”我瞬间化身正义先锋,道德模范。

    “那你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这种时候只要打开作弊修改器,将隐藏的幸运值调节一下就行了。”已经完全方寸大乱的某德鲁伊,两眼昏花的四处摸索,寻找着传说中的键盘。

    “唉。”小狐狸轻叹一声,二话不说抓起一把盐塞到某德鲁伊嘴里,强行灌下。

    “水……水……”我抓住喉咙,发出痛苦的呜咽。

    “怎么样,现在清醒多了吧。”

    “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喝了一大袋水缓和过来,我欲哭无泪。

    “所以说盐可是好东西,可治百病。”

    “……”

    说着说着,我们两个已经来到石门面前,面对那诡异的雕刻和两只目光渗人的三尾狐狸,我打了一个冷战,连忙变身圣月贤狼。

    “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开始了吗?”在我开启变身,小狐狸问道。

    “光说我,你不是也站在这里了吗?”变身后,脑子清醒了不少,智商提高了不少,感觉爽爽哒。

    “本天狐只是……哼,只是说着说着,不小心被你的步伐带了过来而已。”

    小狐狸到是很不爽的双手抱胸,大力摇着尾巴,将脸重重一撇,目光时不时斜视,在圣月贤狼的胸前飞快掠过,某些时候,这只平时傲娇嘴硬的小天狐,也是个很好懂的人。

    “好吧,就当做是不小心,那么,不如干脆将错就错如何?”我笑了笑,不打算和她纠结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哼,明明是个凡人,嚣张什么,胸大了不起啊。”小狐狸用最小的声音嘀咕着,重重一哼。

    “真拿你没办法,事先说明,到时候进了里面,发现没有准备充足,可别怪我。”

    “没什么好准备的,只要把我自己带进去就行了。”

    “信心还挺足的嘛,很好,让开点,我将门打开。”

    或许是受到了圣月贤狼脸上的自信笑容影响,小狐狸也来劲了,飞快检查一遍身上的装备,便抬头挺胸,高高翘着尾巴来到石门面前。

    很快,整个容身处发生熟悉的嗡嗡震颤声,在小狐狸的召唤下,两只三尾狐狸越发灵动。厚重无比的古老石门,也缓缓裂开了一道缝隙,从中间向两边打开。

    天狐之径,第一次对我敞开。

    石门打开,正当小狐狸想率先一步进去,似乎打算给我开路的时候,我却上前一把按住了她的香肩。

    “等等,不是说好了让我先进去吗?万一你进去以后,入口立刻封闭住了该怎么办?”

    小狐狸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但是有些不放心。

    “我和你说过的事情。都记住了吧,没有忘掉吧。”

    “当然当然,现在的形态,可是记忆力翻十倍。安心吧。”我笑着在小狐狸的鼻头上轻轻一刮。

    “可……可恶。别把我当小孩子。可恶可恶,为什么,明明只是变了个身。就嚣张起来,妄图把本天狐的气势压下去,到底谁才是女人。”

    被我亲昵的小动作气的连连跺脚,小狐狸冲我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尾巴扫过来。

    换做平时她肯定这么做了,现在却没有,果然还是被圣月贤狼满满的威仪感压制住了吗?嗯哼哼。

    看着气呼呼的小狐狸,我心里促狭一笑,真是难得占据优势呢,不如再……

    这样想着,我微微弯腰,在小狐狸粉嫩光滑的俏脸上轻轻吻了一口。

    “你你你……你在做什么?你这个变态!!!”结果小狐狸的反应之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有那么值得大惊小怪吗?你还不是经常搂着这样的我一起睡觉?”我疑惑的看着小狐狸,有点不懂。

    为了早日打败地狱一族,过上自己所希望的混吃等死生活,这几天我格外努力,无论和小狐狸滚床与否,几乎每晚都要进入梦之境界里修炼,结果就是因为睡在一起,我变身以后,依然和睡着的小狐狸亲昵搂抱着,等于是她抱着圣月贤狼睡大觉了。

    “那种事情不算数,是你这坏蛋乘着我睡着的时候擅自变身。”

    “说的好像是受害者一样,明明每次我刚刚变身,就会立刻枕在圣月贤狼的胸口上。”我转过头去,小声嘀咕。

    “你在说什么?!”小狐狸一个娇媚的拉高音调。

    “没,没什么,我们还是快点开始吧,放心,你跟我说的那些我都记住了。”

    接受了让我帮助的事实后,小狐狸也没有拖泥带水,立刻就将天狐考验里的一切告诉了我,已经在那里折戟了五六十次的她,自然是经验丰富,正因如此,我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天狐考验,对里面的东西却已经十分了解,不会被那些黑化的无良天狐祖先们轻易坑着。

    “真的,真的要小心,进去以后别乱来。”小狐狸还是不放心,千叮万嘱。

    “狼人变身状态下我不会乱来,只有熊人变身次才会。”

    “熊人变身也不能乱来。”小狐狸翻了个白眼,忽然想起什么,将准备好的绳子利索的绑在了我的腰上。

    “真要这样做?”我苦着脸,感觉被小看了。

    “小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小狐狸晃了晃绳子的另外一端,紧紧握住。

    虽说可行性很大,但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现意外,这根绳子,就是在万一出现意外的时候,可以让小狐狸狠狠一扯,把我拉回来。

    听起来很口胡对吧,圣月贤狼是什么反应,什么速度,还用得着这样做?就说速度吧,虽然小狐狸的敏捷是比我高没错,但是她现在的境界和力量,却没办法发挥出敏捷所带来的全部速度,就像我当初刚刚领悟月狼变身的时候一样,因为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速度,只能发挥出六七成。

    所以说,现在还没办法发挥出全速的小狐狸,她最引以为豪的速度依然不及圣月贤狼、

    不过小狐狸的意见很坚决,见她满是担忧,我最终还是拗不过答应了她,绑就绑吧,就当身后多了条尾巴……呃,已经有一条了。

    回过头,冲小狐狸比一个胜利手势,我一步一步小心的朝着石门走去,身体穿过石门,穿过那昏暗的迷雾。

    咦,真的能行?

    我惊喜的回过头,透过迷雾看向小狐狸,忽然愣了。

    见我成功进入到天狐考验中。小狐狸松了一口气,生怕出现什么意外,她立刻跟了上去。

    但是,忽然间,那两只三尾狐狸泛着光泽的眼珠子,闪过一道锐利光芒,光芒连成一片淡薄的光幕,将小狐狸阻拦了下来。

    与此同时,石门开始缓缓闭合。

    小狐狸急了,也顾不得是谁在阻拦她。面对着连天狐也要尊敬万分的考验守卫。眼前这两只在她眼里变得无比可恶的三尾狐狸,就是一拳挥出,附带着刺客强力的蓄力一击。

    但是,在已经拥有了领域境界顶端实力的小狐狸的攻击下。光幕竟然巍然不动。坚不可摧。

    小狐狸不死心。连连施展了她最拿手,攻击力最强的招式,依然没办法打破光幕。她终于绝望了,知道眼前的光幕不是她现在的实力能够打破的。

    于是乎,看着缓缓关上的石门,看着在石门里面,一脸惊愕,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的圣月贤狼,小狐狸担心之余,也不禁产生了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欲哭无泪心情。

    上帝啊,这明明是我的考验,怎么把那坏蛋放进去了,却不让我进去,这到底算什么?

    石门闭合的速度看似缓慢,实则的一眨眼间,就只剩下一条缝隙,让人再也没有退路,眼睁睁的看着小狐狸消失在门缝之中,我回过神来,反倒很淡定。

    看来,考验只允许一个人进入,我进来了之后,就连身为天狐的小狐狸,都没办法再进来了。

    没事,小狐狸没有危险就好,至于我嘛,就算一个人没办法完成考验,大不了失败回去呗,只要回到石门这里,凭着天狐之力按住石门,考验就会停止,就能安然回到容身处。

    “……”

    “…………”

    “………………!!!”

    谁能告诉我,天狐之力是啥玩意啊?!!!

    我微颤颤的伸出手,轻按在石门背后,精神力海啸般的涌出,石门毫无动静。

    喂喂喂!

    我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对,貌似……真正被全世界抛弃的人,是我才对。

    不对,似乎还没有被完全抛弃的样子。

    嘴角撤起一道僵硬的笑容,我机械的回过头,看着天狐考验之地,眼前无边无际的荒山野岭,昏暗笼罩,枯树怪石,尤其是那一座座歪歪倒倒的墓碑,令人毛骨悚然。

    然而,最可怕还是不是这个,而是这些墓碑上面,缓缓出现,漂浮在半空,冲我微笑的幽灵。

    每个幽灵都长得天姿国色,就算比小幽灵差,也差不到哪去,背后三条狐狸尾巴缓缓甩动,向我无声的证明着她们的身份。

    按道理来说,成百上千个不逊色于小狐狸的天狐圣女一起出现,那应该是赏心悦目,光芒万丈,让男人处于天堂之中一样的光景,左看看喜欢,右看看满意,哎哟喂,选哪个好呢?干脆全部抱回家吧,本德鲁伊是谁?幽灵什么的,物种隔膜什么的,不是早在十多年前遇到小幽灵的时候,就已经阻止不了我了吗?

    可是现在,我却生不起丝毫的色念,这些天狐祖先幽灵美则美矣,可是那一双双眸子闪烁着同样的淡红色的凶光,却让人害怕,我说,咱们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吗?你看,我可不是天狐圣女,不是你们要考验的对象,是吧,再看清楚点,对吧,整天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想到这里,我试图用爱……不对,用圣月贤狼最最最圣洁的笑容,感化这些怨念已深的幽灵,让她们感受到月光,感受到温暖,最好是蒙主召唤,早日成佛。

    酝酿了一会,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个acg里经典的笑容,随即,一个堪称最标准的甜美灿烂笑容,出现在了圣月贤狼的脸上,配合那圣洁月光,冰冷高贵的气质,魅力值瞬间爆炸。

    “嗨~~~大家好啊。”我招手,再招手,怎么样,被我的热情感动到了吧。

    或许是魅力值太高了,这些天狐幽灵在我的招呼刚响起的时候,也瞬间爆炸了,就像水滴到沸腾的油锅般,轰然爆走,一个个眼中的红光大作,冲我飞扑过来,好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

    误会,一场误会啊!

    急速后退的同时,世界结界瞬间开启,原本因为天狐幽灵出现而变得黑沉沉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轮皎月,月光倾洒而落,照在这些幽灵身上,让她们的身形微微一顿。

    虽说圣月贤狼的冰冻之力已经沦为副属性,但是冰冻迟缓灵魂的能力却有增无减,面对这些幽灵,冰冻之力的属性恰好能克制她们。

    啧,给脸不要脸,打就打,谁怕谁?

    我原本不想开打,是因为小狐狸没能进来,我一个人在这里再怎么瞎折腾,也完成不了考验,等于是做无用功,何必呢?

    但是,既然这些天狐幽灵穷追不舍,不愿意放过我,我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来来来,战个痛快,正好好久没有练练圣月贤狼了。

    圣月贤狼的速度和世界一旦展开,这些天狐幽灵们顿时有点蒙了,好像眼前的敌人有点吊炸天啊,最重要的是,这克制自己的世界结界是啥玩意,历代天狐出过这样的属性吗?

    只不过,她们毕竟只是残魂,还能有这份思考能力已经难能可贵,自然不会深想,所以,只是在片刻的惊愣过后,就再次眼冒凶光,发出尖锐而凄厉的吼声,仿佛能看到在她们背后那一次次过程各异结果却是相同的令人悲哀的天狐情殇。

    圣月贤狼的属性虽然能够克制她们,但要说能压制就是胡扯了,这些天狐灵,在生前可都是有数的强者,玛玛加说过,通过第一次考验,就已经能列入大陆知名强者行列,要是能两次考验都通过,那就很有可能成为暗黑大陆顶尖的强者。

    这是什么概念?当年的十二骑士,像人妻骑士,艾鲁法西亚酱,蓝拉罗赫等等,她们留在亚瑟王考验里的灵魂碎片,都能完虐现在的我,虽说天狐祖先的实力不能拿来和十二骑士相比,但是至少告诉我一个事实,千万别小看这些残魂,我有克制她们的属性优势,她们也有我所不具备的优势。

    那就是……数量,这成百成百的涌上来,到底是要闹哪样,有种来单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