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 被遗忘的玛玛加
    ***************************************************************************************************

    容身处内,气氛别样压抑,小狐狸也意识到瞒不住了,神态格外的心虚沮丧,不像以往那么高傲强气。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你之前数个月到底是怎么个修炼法。”脚板儿哒哒哒的拍着地面,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就像这连绵急促的声音一样焦躁。

    “但是,我想绝对不会像你现在这样,小狐狸,你摸着自己的心自问一下,以你现在的状态,真的能够坚持一个月吗?”

    “不……不能。”小狐狸耷拉着狐耳,无精打采的应道,除了被训斥的哑口无言以外,身体的状况也是让她提不起劲的主要原因。

    “我也这么觉得,虽然容身处变得更小了,但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的身体绝对会比容身处先一步崩溃。”我看了一眼容身处,说道。

    和我刚刚来到的时候相比,容身处又小了许多,每一次考验失败变化都是明显的,如今,容身处的面积大概只有三十平左右的样子了,据小狐狸说,她一开始进入考验的时候,这里可是超过一千平,缩小了多少倍,我已经懒得计算了。

    不,是根本不需要计算。按照现在的状况,小狐狸的身体根本坚持不到容身处崩溃,她会先一步在考验里被那些凶残无比的天狐祖先给淹没。

    “小狐狸,我知道天狐考验和阿尔托莉雅的亚瑟王考验不同,或许没有我能插得上手,帮得上忙的地方,但是,至少告诉我原因好吗?”

    “这个……真的……真的没什么,大概是最近我太心急了,考验进行的太过频密了。多休息休息就好了。”毛茸茸的狐耳软趴趴贴了下来。小狐狸沮丧的摇着头,还想嘴硬。

    “根本不是太心急的原因,现在就算给你养精蓄锐,等到精神饱满后再接受考验。你回来的时候。受的伤依然一次比一次重。我害怕,害怕等到哪一次,你就回不来了。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

    “知道。”

    小狐狸从未有过的弱势,本应该是喜大普奔,热烈庆祝我难得一次在气势上完全碾压小狐狸,可是我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是因为一次次失败,导致考验变得更加困难的关系吗?也不对,按照你之前的说法,考验难度增加是因为考验之地的面积变得越来越大,出口越来越难找了,这和你现在的情况不符,你现在完全就是面对一次抢过一次的敌人,你的那些已经丧失理性的天狐祖先们。”

    “不许诋毁我的祖先,她们……她们还是保留了一点点理智的。”小狐狸发出微弱抗议,我却从中听出了一丝端倪,果然问题还是出在她的那些无量祖先上面?

    “那你到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想说,好丢脸。”小狐狸竟然难为情的捂脸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傲娇天狐吗?

    “说和打屁股,你觉得哪个丢脸一些?”无奈,我只能唱黑脸了。

    “你敢。”

    “我就敢,你还别不信了。”说着,我作势上前。

    “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见我不似作假,小狐狸终于屈服了,大喊一声,脸色通红气愤的飞快躲开了我的魔爪。

    真可惜,这只小狐狸太机智了,竟然看出来我是玩真的,我还以为得等到巴掌落到她屁股上她才会放弃抵抗。

    “哼,天狐祖先欺负我,连你这坏蛋也要欺负我。”似乎饱受了委屈的小狐狸,泪眼汪汪的发出控诉。

    “乖,等你说了实话,我就好好安慰你,帮你捶背按摩暖床,怎么都行。”我放缓调子,柔声说道。

    “我才不稀罕你的马后炮,还有谁说过想要你暖床了?”

    顿了顿,小狐狸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开始解释:“其实,确实是考验里发生了一点点的意外,才会导致现在的情况,以前不是这样的。”

    “什么意外?”见她亲口承认了,我精神一振,连忙问道。“就是……就是考验里的祖先们……变强了,准确的说……是变得更……更暴躁……出手更不留情了。”小狐狸说着说着,脸越来越滚烫泛红,又开始捂脸了。

    卧槽,状况变得那么严峻,她还脸红害羞个什么劲?

    我发现我开始无法理解小狐狸了,她的思考模式似乎有逐渐向小幽灵靠拢的趋势,变得越来越奇葩了。

    大脑一片糨糊,无奈,我只好无视小狐狸的反应,冷静思考,忽然一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等等,难道……难道是因为我的关系?”

    “咦……啊,这个……”小狐狸语塞,红晕蔓延到了脖子根上。

    看到她的支支吾吾反应,我顿时了然:“果然是因为我吗?因为我来了,天狐考验就把难度提升到双人的级别,是这样吗?”

    “不……不是,绝对不是,到底脑子得怎么长,才能想到这种奇怪的地方去。”小狐狸呆了呆,才发现自己误会了,对方根本就没猜到正确答案。

    毕竟凡人智商啊。

    “不是这样吗?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小狐狸的反应不像是装出来的,又让我困惑了,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游戏玩多了,才会想到这方面去。

    “这个……那个……玛玛加奶奶应该和你说过……天狐祖先残魂们暴躁魔化的原因吧……”

    “说过,大部分天狐都因为天狐情殇郁郁而终。她们留下的灵魂也带着怨念,经过漫长岁月催化,逐渐就开始堕落魔化了。”

    “没错,正是因为如此。”

    想到祖先们的不幸,小狐狸心有戚戚然的叹了一声,幸好自己找了一个不会完全沉浸在天狐魅力里的大坏蛋,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无论如何都总比发生天狐情殇好。

    “问题是这和你现在的状况有什么关系?”

    “……”

    “什么,能大声点吗?”小狐狸说的这话呀,比蚊子叫还要小上十倍。

    “…………”

    “还是听不见。你是故意的吗?果然还是打屁股比较好。”我舒展掌心。蓄势待发。

    下一刻,小狐狸羞红冒烟的张牙舞爪扑上来,自暴自弃一般对着我的耳朵大吼一声:“本天狐都说了,是因为太!幸!福!了你这大!笨!蛋!”

    嗡嗡嗡————耳朵里面似有一千只蜜蜂在飞舞般。震的我头晕目眩。;两眼冒圈。这小狐狸,就那么喜欢折腾我吗?

    等等,她刚才说了什么?

    我忽然回过神来。细细琢磨,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正待询问确认,却发现小狐狸已经躲到帐篷里,不肯出来了。

    这个反应……也就是说我刚才并没有听错,耳朵没有出现幻觉?

    因为——太幸福了?

    摩挲下巴,我很努力的在思考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何联系,逐渐的,双眼开始发亮,时而傻笑,时而懊悔,像着了魔似的。

    是因为这样吗?错不了了,从小狐狸一开始到现在的反应来看,就是个原因没错。

    我的到来,不仅带来了小狐狸急需的食物和水,也让这只受困寂寞了数月的小天狐,感受到了爱情的滋润,虽然她一直不肯承认,老是嘴硬的说我跑进来碍手碍脚饭量还特别大。

    得到爱情滋润的小狐狸,心中自然是幸福满满,或许她的演技精湛,没有在我面前表露出丝毫端倪,但是一旦进入考验,却根本瞒不过那些天狐祖先残魂。

    这些祖先残魂一看小狐狸的幸福状态,那眼红的呀,我都已经那么惨了,你还来伤害我?看我不揍死你丫的不肖子孙。

    幸福满满的小狐狸,进入满是因为天狐情殇而充满了怨念的天狐祖先残魂的考验之中,无异于在情人节当天将一对大秀恩爱的情侣扔到fff团总部acer特种行动大队精英火系大魔导师堆里,瞬间爆炸。

    别说祖先天狐祖先残魂已经入魔,就算原本好好的,像过了世的慈祥奶奶一样对待每个进来接受考验的天狐,遇到这种事情,她们也要瞬间黑化暴走。

    这仇恨……拉的实在有点太大了呀,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好。

    小狐狸因为我的到来,内心充满幸福感,这自然是值得高兴自豪的事情,但是因为这样而在考验里遭受非人待遇,却又是不幸中的大不幸。

    冷静,现在光想这些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该如何解决眼下小狐狸幸福感爆满的问题。

    让她控制一下,不要那么幸福?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将心比心,若是现在要求我刻意的去……别说讨厌了,就是刻意的去冷淡的,毫无感情的对待小狐狸,不让自己的内心泛起一丝爱意波澜,我能做到吗?

    显然不能,我们两个果然是太恩爱了呀,真是没办法。

    不行不行,一个不小心又美滋滋的得意洋洋起来了,我拼命摇着头,强迫发热的大脑冷却下来。

    或者,我离开这里,让小狐狸一个人冷静冷静,降低一下幸福度?或许是个可行的办法,但问题是,谁能教教我,我现在该怎么离开?再说了,好不容易进来,我又怎么舍得离开,扔下小狐狸一个人在这里进行生死未卜的考验?

    算了,一个人想太艰难,还是和小狐狸合计商量一下吧。

    估摸着小狐狸应该也差不多冷静下来了,我站在帐门前,用力咳嗽一声:“小狐狸,我进来了。”

    里面没有应答,等于是默认了。

    拉开帐门进了里面。发现小狐狸正趴在床上,将脸深深的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唯独那根翘起来,在半空摇来摆去的狐狸尾巴,还在证明她是清醒着的。

    “小狐狸啊……”坐在床边,我一时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挠了挠头,许久才憋出一句:“抱歉,似乎给你添麻烦了。”

    好一会儿。才从枕头里传出细弱蚊吟的声音:“都是你这坏蛋的错。擅自闯进来,还要每天每天都细心照顾我,炖难吃的肉汤喂我,我才会……反正你要负起责任!”

    “是是是。保证负责。”见小狐狸似乎没打算借此发难。我忙不迭的点头。

    好一会儿。小狐狸终于冷静下来,拍了拍红晕快要消退的脸颊,露出认真之色。

    “现在可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不光我完成不了考验,要丢掉小命,就连你这个伟大的联盟救世主都要交代在这里,我可负不起这份责任。”

    “有多少分信心?”我注视着小狐狸的脸色,问道。

    “老实说,不到一成。”小狐狸低着头,小声的冲我比出了一根手指,这根手指还曲了起来,仿佛霜打了的茄子。

    “那么低?”

    我无语了,虽说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比阿尔托莉雅的考验还要好那么一点点,但也就那么一点点了,而且摆在眼前的最大问题是,即便是小狐狸要求我帮忙,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帮助小狐狸,那扇石门和守门的两只三尾狐狸太过邪乎,我可不认为门打开后我猪突猛进的冲进去会什么事都没有。“不……不要小看本天狐,就算几率小,我也绝对不会放弃,至于你……”摇了摇嘴唇,小狐狸似乎有了决定:“哼,本天狐到时候自然有办法。”

    “什么办法?”

    “秘密。”

    “事关我的生死存亡还要保密?”我快给她跪了。

    “啰嗦啰嗦啰嗦,笨蛋只要乖乖的按照本天狐说的话去做就好了。”

    “好吧,那我要做些什么?”

    “做饭,等我回来。”

    “这不是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吗?”

    “那还能怎么办?你到是自己想想办法呀。”小狐狸也恼了,干脆打滚耍赖。

    “啊,对了。”我忽然一拍手心,这几天一直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小狐狸这样冲我一说,我灵光一闪,忽然就记了起来,然后讪笑着,将玛玛加在我临行前才塞给我的一个指南针样的魔法道具拿出来。

    “小狐狸,我跟你说个事,你听了可千万别生气,不许打我。”

    “说吧,本天狐保证不打死你。”

    “……”我该谢主隆恩吗?

    “这个……玛玛加让我交给你的东西,据说可以更方便的取得联系。”小狐狸木然的接过魔法道具,两人相视无语。

    正当我以为要遭受虎牙和狐尾的双重攻击时,小狐狸却忽然轻叹一声,羞耻而无奈。

    “不能怪你,你这坏蛋的智商也就这样,我早就认命了,错的应该是我才对,竟然把和玛玛加联系的事情忘到后脑勺去了。”

    为什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小狐狸没有说清楚,但是光看她现在羞耻的表情就知道了,还不是这几天忙着秀恩爱和接受考验,处于这样一松一弛的状态,忘乎所以了。

    对视良久,我和小狐狸忽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现在联系也不晚吧。”

    “嗯,不晚,我可以肯定玛玛加奶奶不会骂死我。”

    “嘿嘿,她可不敢骂我。”我得意的笑。

    “她骂了我,我回头就骂你这坏蛋。”

    “为何要如此残忍?”

    “曾经有位伟人说过,当你感到痛苦的时候,就将这份痛苦转移给别人。”

    “不不不,根本没有这样的伟人好不好,连这种话都能说出口的算是哪门子伟人?”

    “本天狐就不能是伟人吗?”

    “你赢了。”

    一边斗嘴,小狐狸一边快速捣鼓手中的魔法道具,我看都看不懂的玩意,她摸索了一下,却立刻上手了,时不时旋转上面遍布的按钮,就像是在调节收音机的频道,寻找信号,当然过程要复杂百倍不止。

    足足捣鼓了三个多小时,貌似还是不行,小狐狸没有放弃,又在地上捣鼓了一个小型魔法阵,不知为何让我想起了电视锅,有种碉堡的感觉。

    终于,半天过后,魔法道具忽然哔哩哔哩作响,穿出尖锐的噪音,噪音中隐约有人声,我和小狐狸均是精神一振,继续卖力捣(围)鼓(观),又过了十几分钟,噪音变小,人声变得清晰起来。

    然后,玛玛加的声音就从魔法道具里传了出来:“露西亚,露西亚,能听到我的话吗?露西亚,露西亚,听到回个话。”

    相视一眼,小狐狸忽然畏缩了,将我推到前面,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玛玛加奶奶不敢骂你,你去和她说。”

    “为什么啊,她叫的可是你。”我也不乐意,就算玛玛加能忍住这口气不骂我,但是那股怨气也足以让我心惊胆战。

    “你还是不是男人!”小狐狸嘴一咧,露出虎牙威胁。

    圣月贤狼变身!

    我用行动证明,女人,并不是女人的特权。

    “呜呜呜,可恶,你这坏蛋给我记着,要是我被玛玛加奶奶骂惨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通讯道具里的玛玛加的声音还在不停呼喊,担忧之情越发浓烈,仿佛是空巢老人在呼唤等待儿女回家,听着怪可怜的,已经到了没办法无视的地步。

    小狐狸可怜兮兮的悲鸣一声,俏目圆瞪,仿佛恨不得在我身上咬几口,露出这副凶巴巴表情的她,声音却在拿起通讯道具的一瞬间,变得像小猫般乖巧温顺。

    “玛玛加奶奶吗?是我,我是露西亚,我很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