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 炖肉汤与谎言
    ***************************************************************************************************

    “嗯,应该差不多了,小狐狸怎么还没回来。”

    搅动着锅里的炖肉汤,为了耐心等待小狐狸,我特地放小了火慢慢炖,如今已经有两个小时过去了,汤都泛起了乳白的骨胶,烂的不行了,小狐狸还是没有从考验里回来。

    难道说这小天狐打算一鼓作气,把考验给通关了?果然我的到来,给了她极大的支持和鼓励么?

    我有些飘飘然,自觉自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将心比心,如果是我在接受考验,在考验世界里寂寞了数个月,这时候,维拉丝她们忽然带着慰问品进来,对我一番安慰打气,献上香吻,我不爆种+进化都对不起她们的心意。

    嗯,算算时间,应该快回来了吧,小狐狸的体质虽然通过灵魂连接得到了一定的加成,但她毕竟是刺客,不是以耐力著称的野蛮人,再加上一个人孤军奋战,面对的又是黑化入魔的天狐祖先残魂,两个小时的高强度战斗,我想应该差不多是她的体力极限了。

    快点回来吧,快点回来吧,无论能不能通过。

    我一边继续搅拌,一边低声轻轻嘀咕。随着时间的流逝,内心的紧张和担忧也会渐渐增加。

    不用担心,小狐狸一定没事的,我用力拍拍脸颊,强行转移注意力。

    对,要转移注意力,让我尝尝看,肉汤炖的怎么样了。

    勺了一小碗,放在嘴边滋的一声吸入……

    “咳咳咳!!!”

    我剧烈的咳嗽起来,仿佛溺水的人一样手忙脚乱的比划了一阵。才猛然从物品栏里掏出水袋。狠狠灌了几口,终于缓和过来。

    自作自受啊我这是,明知道放了那么多盐,却还是不死心。希望能够出现奇迹。尝到一点咸味以外的东西。如果是维拉丝的话,一定能做到吧。

    就在这时,石门忽然轰隆一声作响。缓缓打开,我激动的连手上的勺子和碗都忘记放下,嗖一下窜出,迎了上去。

    太好了,太好了,小狐狸没事,太好了。

    一道踉跄的黑影从混沌晦明的石门里面缓缓步出,当跨过那道门槛的时候,模糊的身影忽然清晰起来,可不是小狐狸是谁?

    只是,她现在的状态却很不妙,似乎连走路也很艰难,一步一个踉跄,手中的暴风尖刺被她当成了拐杖用,皮甲和脸上布满了斑斑血迹,这些血迹和头发黏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狼狈,完全看不到她平时一分英姿飒爽,自信高傲的模样。

    “小狐狸,没事吧?”我大惊失色,连忙冲上去,一把将她搀扶住,想了想,干脆将她手上的暴风尖刺抢过来,弯下腰,一个公主抱将这只受了伤的可怜小天狐抱起来。

    “放……放手,你这坏蛋在做什么,想要乘火打劫,乘着我状态不好欺负我吗?你这个色狼,笨蛋。”

    或许是公主抱的耻度有点高,小狐狸用力的挣扎起来,嘴上还不忘记傲娇。

    呃,还能傲娇,说明并不是太严重的伤,我略松了一口气,不顾小狐狸的挣扎,用力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抱着回到篝火旁。

    “来,躺下。”在地上铺一层软垫,我才将她小心翼翼的放下来,宛如对待稀世珍宝。

    “本天狐没有那么娇贵。”见我细心温柔,体贴周到,小狐狸冲我白了一眼,态度软化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你的那些祖先们就算入魔了,也不能这么狠心吧,这还算考验吗?”

    仔细看着小狐狸一身的伤痕,发现比我刚才乍看的时候还要凄惨一些,我顿时心如刀割,恨不得冲入考验,对着那些天狐祖先来个割草无双。

    小狐狸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很快,她把话咽下了去了,顿了顿,满不在乎的说道:“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每次考验都是这副模样,只是看起来有些狼狈罢了,休息一天就好了。”

    “每次考验都是这个样?”我大惊失色,心疼的眼睛都模糊了,这几个月小狐狸受了多少苦啊。

    “嗯,每次都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了,本天狐让你做的饭做好了吗?肚子快饿扁了。”小狐狸拿出一瓶强力生命恢复药剂喝下,转移话题意图明显的大声嚷嚷起来。

    我和她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好一阵才屈服下来,自己再怎么心疼又有什么用,又不能像阿尔托莉雅的考验那样帮她一把,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做好贤夫良父,让这只拼命努力的小天狐吃饱喝足睡暖。

    轻叹一声,我迅速勺起一碗肉汤,端到她面前。

    “吃吧,吃了这碗垫垫肚子,快点去洗干净,吃饱了,睡个好觉。”

    “哼,不用你这坏蛋说本天狐也知道该怎么做。”见我唠唠叨叨,如同保护儿女过度的父母,小狐狸不屑的冲我努了努嘴。

    就想要接过肉汤,她的乌黑眼眸子忽然轻转,动作迟疑了一下,似在犹豫,接着手缩了回去,张张嘴,神态有些……有些扭捏?

    “好像,我的手臂好像受了点伤,疼。”

    “哪里疼?我给你揉一揉。”我一时没听懂小狐狸话里的暗示,听了后大急,连忙凑上去。

    “笨蛋,你这大笨蛋,少凑上来,笨手笨脚的,只会把本天狐弄疼。”小狐狸气的呀。好不容易放下傲娇,放下羞耻心,这笨蛋德鲁伊却那么不识风情,真是无可救药的爱情白痴。

    见小狐狸使劲的瞪着我,如果不是受了伤,保准就是狠狠一尾巴扫过来了,我有些迷糊,到底哪里得罪了这只小天狐了?说疼帮她揉一揉还不要,到底想闹哪样?

    忽然,我注意到手上的碗。又看了看小狐狸怒我不争的气呼呼表情。终于恍然了。

    “这个……这个,刚才不算,不算,重来。”

    “哪有这种好事。我的手没事了。快点把肉汤给我。”小狐狸没好气的说道。

    “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天狐圣女大人,您是个心胸开阔。大人不记小人过的人,是这样吧,没错吧,绝对不会和我这种笨蛋计较那么多对吧。”

    “那可说不定了,可没人规定天狐圣女不能小心眼。”小狐狸俏脸一撇,语气明显松动下来。

    “但是我知道,露西亚殿下肯定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一定会原谅我这样的笨蛋仆人。”我心里一喜,马屁连连,让故作不屑的小狐狸,尾巴开始不自觉的愉悦的摇摆起来。

    “来,啊~~~请务必让您的卑微仆人伺候您进食。”

    见我没羞没躁,死皮赖脸的,小狐狸瞪了我一眼,做出一副被我厚如城墙般的脸皮打败的无奈表情,俏脸泛红的迟疑了一下,终于合上眼,张开小嘴,“啊~~~”的做出雏鸟进食的可爱姿态。

    喂食play达成,我在心里狠狠打了个响指,小心的将羹匙送入小狐狸诱人的嘴唇里面,生怕搞砸了,让踏在傲娇羞耻临界线上的她退后一步。

    一口又一口,现在的小狐狸,温顺乖巧的不得了,只要我啊的一声,就必定会张开嘴,合上眼等待进食,那湿润娇嫩的樱唇,每每都让我恨不得用自己的嘴巴代替羹匙探上去,轻轻吻住。

    很快,一碗肉汤空了,小狐狸似乎也忍耐到极限,红着脸,咻啦一声就站了起来,冲向用帐篷搭起的简单浴室。

    以领域强者的实力,利用自身的力量将身上的污垢血迹清理甚至粉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再怎么便利,心理上也会觉得这种办法比不上从出生开始就习以为常的水洗那么好用,对于更爱干净的女性而言,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要条件许可,至少用水擦一擦身子也好。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小狐狸从帐篷里走出来,换上一身便服的她显得干净而清爽,似乎已经回到了以往的状态,但是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很轻易的发现她的苍白脸色以及虚浮步伐,状态依然不佳。

    可惜,为什么小说里那么多关于妖狐吸阳补阴的能力,偏偏眼前这只代表了狐狸的最高境界的天狐圣女,却不具备呢?要是能像阿尔托莉雅那样补魔该有多好啊。

    似察觉到了我的不良意图,小狐狸停住脚步,警惕看着我。

    “你该不会是想乘本天狐身体虚弱,做些奇怪的事情吧。”

    “你这样说到是提醒了我。”我故作恍然,一拍手心。

    “哼,你大可以试试看。”小狐狸不认怂,抬起胸膛,大步走过来。

    “我饿了,快点给我吃的。”

    “是是是。”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说声劳烦会死啊,我可是辛辛苦苦炖了两个多小时。

    不过,我就是爱死了这只小狐狸的傲娇和高傲。

    原本以为还要继续喂食play,没想到小狐狸嫌这样吃太慢了,从我的手上抢过汤碗羹匙,大概真的是饿坏了,一通毫无天狐圣女形象的豪迈吃法,吃的稀里哗啦,看着她吃我都觉得胃口大开了。

    “味道怎么样?”乘着她添汤的功夫,我满是期待问道。

    “五分。”小狐狸嘴里还嚼着炖肉,含糊评价。

    “一般水平吗?也不赖。”我不贪心,觉得五分已经不错了,毕竟和维拉丝她们的手艺比起来,我连渣渣都算不上。

    使劲一口咽下炖肉,小狐狸俏目瞪过来:“我说的是满分一百分。”

    “……”喂喂,这也太伤人了吧。

    “虽然本天狐是吃咸的没错,但是以为咸味可以代表压制一切味道,就大错特错了。”

    “难道不是这样?”

    “当然不是,鲜味,甜味,香味,这些隐藏在咸味之中的奥妙,坏蛋你根本没有理解。”小狐狸一边说,一边用羹匙做敲打状。

    不,不对,不是我没理解,是我没有你这样的敏锐舌头,能够从一万份的咸味里品尝到那零点一份的鲜香甜。

    “不过,这份心意和努力还是值得嘉奖的,本天狐就勉强给你增添个八十分的附加分吧。”小声说完,这只傲娇而害羞的小天狐,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我,继续大口大口的填饱肚子。

    我愣了愣,忍俊不禁起来,内心涌起了一股抱着小狐狸到天荒地老的冲动。

    在这份冲动下,连本来不能忍的我都吃了好几碗肉汤,拍拍肚子,表示这点咸味已经阻挡不了爱意爆满的自己了。

    或许是真的累得不行了,吃着吃着,小狐狸就开始打起了瞌睡,最后一碗还剩下大半,她忽然就低着头,不动了,我好奇的悄悄打量她一眼,顿时哭笑不得。

    这只小天狐,竟然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真的每次考验都如此疲惫吗?想到这里,我心里又火辣辣的疼,小心的帮小狐狸接下碗和羹匙,放在一边,然后将熟睡的她抱在怀里,轻轻拍背,内心柔情无限。

    足足睡了一整天,小狐狸才清醒过来,和我一起做了一顿咸味地狱大餐,吃饱后,满足的伸伸懒腰。

    “真的没问题吗?”

    虽然小狐狸一副满血复活的精神状态,但我是谁,可是兜过地狱世界一圈的男人,怎么会看不出小狐狸的精神饱满之中,还隐藏着一丝或许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疲色。

    “安心安心,本天狐几个月都这样走过来了,难道还能出什么问题?”小狐狸自信的挺着酥胸,信心简直要爆棚了。

    看她不似逞强的样子,我暗自疑惑,难道真是自己看花眼了?或许是吧,之前几个月都这样熬过来了,想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于是,我放下内心那点忧虑,再次和小狐狸约好做一锅比上次要进步的炖肉汤,然后目送着她的自信身影进入石门里面,接受那未知的天狐考验。

    但愿一切相安无事吧,我心里默默祈祷一番,回过神,专心致志的开始准备自己拿手的炖肉汤,鲜香甜是吧,不如尝试倒一点塔莫娅的妈妈送给自己的神秘酱汁下去?

    小狐狸的考验还是没能成功,一次又一次的光荣失败回归,到是我的炖肉汤,经过几次尝试,渐渐获得了小狐狸的表扬。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掩饰小狐狸一次又一次的考验过后,那越发疲惫痛苦的神色,又经历了几次考验,我就算再怎么迟钝,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小狐狸对自己撒谎了!

    ***************************************************************************************************

    明天……不,是今天开始就要上班了,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