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 抱枕狐
    ***************************************************************************************************

    一整包盐,估摸着半斤左右吧,被小狐狸一口接着一口,就没停过,等我回过神来,袋子已经空了。

    “还……还要吗?”我结结巴巴的问道。

    “想要,不过还是省着点吃吧。”

    小狐狸眼巴巴的看着我,妩媚多情的眸子快要泛起泪光,仿佛是我小气不给她多吃似的,说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其实还有很多,玛玛加奶奶知道你喜欢,特地给你准备了。”

    “太好了,那再给我来一袋……不,两袋。”

    “……”对于这只咸狐狸,我已经完全无语了,彻底放弃了治疗她的想法。

    “有什么好看的,本天狐就喜欢吃这个,不行吗?”

    大概是见我老盯着她吃,小狐狸头一抬,依依不舍的将粘在唇上的盐粒舔干净,然后用手中的羹匙指着我,咧嘴露齿,傲娇十足的做敲打威胁状。

    露西亚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喜好有【那么一点点】奇怪,但是这只小天狐我行我素,平时也不会在意别人的想法,又不是什么失礼或者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吃我的。又不是吃你的,你来咬我呀?

    不过,心上人的看法她却没办法忽视,此时故作恶相,也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

    “没什么,不光你爱吃,人人都爱吃,你看,我们一天也离开不了它。”

    我笑着伸出手指,将小狐狸嘴角边上还粘着的一粒盐粒抹下来。放到嘴里。呃,还是加咸版的精盐,难怪要准备一天的时间。

    “可……可恶,不许和本天狐抢好吃的。”

    小狐狸被这个温柔的小动作弄的脸红耳赤。喜好得到别人的认可是件开心的事情。尤其对方还是她的恋人。她想要羞羞的,开心的笑上一笑,傲娇属性却偏偏发作。让笑容变成了板脸,然后咧着一对小虎牙发出娇憨可爱的威胁。

    但是,就算这样,这只傲娇的小天狐还是感觉主动权一直被对方控制着,这让她很是不爽,想了想,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真是没办法,想吃的话和本天狐说就是了,用得着那么心急吗?如果诚恳的求一求本天狐,本天狐也不是不能大发慈悲,分给你一点点。”

    说着,她将羹匙往盐袋里一插,一挖,一刮,带着像超大号版冰激凌筒上一圈又一圈高高叠起的雪糕一样的食盐,递了过来。

    “啊~~~”还这样说了。

    面对萌萌的摇着尾巴,露出故作满不在乎实则内心有点小紧张,然后还做出一副喂食状的小狐狸,我有办法拒绝吗?

    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张嘴,看着这羹匙分量十足的精盐一点一点的进入,然后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将内心的血泪化作胶水,将脸上的笑容牢牢凝固定型,只有这样,它才不至于被等会汹涌而来的冲击性味觉击溃。

    最后,才合上嘴巴,舌头一卷,将羹匙上的食盐转换到嘴里,在那波涛汹涌的味觉冲击到来之前,狼吞虎咽的一口将它硬生生咽了下去。

    饶是如此,我还是被咸的死去活来,面部表情差点崩溃。

    我说……我的天狐情殇会不会是这么个情况,不是被小狐狸压榨死的,而是被咸死的?

    或许是被我脸上承受了一千吨张力的笑容给迷惑住了,小狐狸很高兴,好东西嘛,自然要多多分享,于是她打算再赏我一羹匙,我大惊失色,腿一软就差点给跪了。

    “露……露西亚,我对这个……感觉……还行……还是别浪费了……你喜欢吃……就自己吃吧。”

    我连忙打消她谋杀亲夫的念头,感觉自己这颗小心肝都快变成腊猪肝了,嗓子冒火,说话嘶哑了几分。

    “哼,就你这坏蛋,本天狐还不想给。”

    见我拒绝,小狐狸感到很没面子,头一撇,本来想送给我的羹匙就往她自己嘴里一送,或许是因为食盐带来的幸福感太过强烈,她瞬间就忘记了小小的不快,陶醉在久违的幸福咸海之中。

    这种时候,我只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就好了,说任何话都是作死。

    等小狐狸吃下三袋盐,满足的拍拍肚子,我小心的,弱弱的问了一句:“不用吃点其他了吗?”

    小狐狸一愣,摸了摸平坦的小腹,随即一声不吭的捡起刚才被她放到一边的饼干和水袋,大口大口的吃喝起来。

    我就说嘛,盐又不能当饭吃。

    等小狐狸填饱肚子,丝毫没有天狐圣女形象的往地上一躺,这事情多多,没事找事的小天狐又开始抱怨起来。

    “都怪你这坏蛋,带来那么多吃的喝的干嘛,你看我吃的太饱了,现在都没心思进行考验了。”

    “太饱了?已经饱的没办法动弹了?”我试探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说都是你这坏蛋的错。”

    “哦,没办法动弹是吧,这样就好。”我高兴的点点头,然后一把将躺在地上的小狐狸抱起,将她往怀里一塞,一搂,嗯,一本满足。

    天狐圣女的魅力可不是吹出来的,和小狐狸单独相处的时候,就算内心没有那份原始**,也总是想将她搂在怀里才满足,然后搂着搂着就情不自禁的……呃,你懂的。

    当然,现在在考验里头。我还是懂得分寸的,点到为止就好,等出去考验以后,请战力天榜第一的天狐大人务必把我榨得死去活来。

    “你这坏蛋啊,就不能正经一点点吗?一秒不做坏事都不行?”

    小狐狸果然贯彻了她吃饱无法动弹的理念,面对我的搂搂抱抱,仅是嘴里抱怨一番,还微不可察的把身子往怀里一拱,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尾巴噗嗦噗嗦的舒服摇摆。我说。你真的无法动弹对吧,不是在骗我吧。

    “没有这回事,我这不是在很正经的抱着你吗?”我下巴一低,轻轻抵在小狐狸的额头上厮磨着。亲昵说道。

    “那本天狐以后也能很正经的咬你咯?”小狐狸一听。气的直咬牙。没见过耍流氓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于是立刻反驳道。

    “露西亚大人饶命。”我思考片刻,决定还是求饶。实话说小狐狸咬我并不疼,一是她不舍得用力,二是因为她虽然长了一对看似凶残的小虎牙,但是在这方面的能力值还在正常人的范畴,和死狗以及小幽灵这两个超科学超魔法的变异品种根本没法比。

    我怕的是这番话传到小幽灵耳里,激起她不服输的本性——凭什么骚狐狸能够一本正经的咬,本圣女就不行?本圣女也要。

    于是,我就悲剧了,为了避免这种悲剧发生,道个歉又不会死。

    “嗯哼,算你这坏蛋识相,来,给本天狐笑一个。”小狐狸打了胜仗,得意了,不安分的伸出小手,又开始摆弄我的脸颊,左揉揉右捏捏,然后勾着嘴角给我摆了个古怪笑容,逗的她直乐。

    真不知道我的脸有什么好玩的,一张臭男人的硬邦邦的脸,又不是小幽灵那种软软的,滑滑的,香香的,弹性超强的,可塑性超高的,使用时还附带萌萌的含糊话语的脸蛋,那样的脸蛋才是玩一辈子都不会腻。

    这大概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审美观差异吧,我悲叹一声,认命想到。

    “对了,刚才没把你撞坏吧。”我忽然想起在坠落的后头,好像撞到了小狐狸身上,来了个软狐狸式着陆,让她发出哀鸣,不禁很是心疼愧疚,你说我这块头,这大小,就似一根人形千年老槐木似的,砸在小狐狸玲珑娇贵的身上,怎么能不疼。

    “疼到是不疼,就是被你这坏蛋的出现吓了一跳,天狐考验可是从来不允许第二个人进来的。”小狐狸心情好,没有乘机发难作弄我,这样嘀咕了一句后,她忽然噗嗤笑了起来。

    “这真是报应,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对吧,只不过是角色调转过来了。”

    以前?哦!我想起来了。

    应该是和高特夫妇一起带着维拉丝她们历练那次,还是哪次?反正就是在哈洛加斯,这只小狐狸带着她的队友从天而降,正是天降软狐,被我接了个正着,当然,我指的是小狐狸,要是老马或者库特白狼,我估计会在关键时刻撤手,大男人搂搂抱抱不好。

    什么?你说菲妮?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别误会,我是在考虑,到底将她的性别定义为男性好,还是女性好?

    “啊,莫非记不起来了?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坏蛋,记不起来算了,本天狐就不稀罕你!”见我呆呆的样子,小狐狸误会了,气恼的在怀里挣扎起来,一副“放开我,我不要你这无情的男人抱,但是再仔细想一想,还是有点舍不得离开”的半推半就状态。

    这给了我充足的解释时间,一番有理有据的说明后,小狐狸脸色好了许多,原本生气的甩来甩去的狐狸尾巴,现在安心的松弛下来,虽然表面上还是要装出“你其实不用解释也没关系,我根本就不在乎你还记不记得”的傲娇态度,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是如何的生气,真是萌死我了。

    “没事就好,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万一砸坏了你怎么办,来,小狐狸乖,让蜀黍帮你检查一下身体……”

    说着,我荡漾的笑了几声,十根手指不断蠕动,向小狐狸婀娜妙曼的娇躯伸出了安禄山之爪。

    “去去去,本天狐没心情和你这坏蛋开玩笑,困累着呢。”

    小狐狸没好气的将我的狗爪拍开,多年的老夫老妻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认真,我要是认真,那就是直捣黄龙,不给这只小天狐傲娇反抗的机会了。

    “那就在我的怀里好好睡一觉,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我这怀抱啊,可是有疲惫瞬间恢复,心情瞬间美好的功能。”我轻轻含住她的狐耳,低声柔柔的说道。

    “本天狐活到现在,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坏蛋。”小狐狸风情万种的冲我白了一眼。兴许是真的疲倦了。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上下眼皮子就开始打架。

    不到一会儿,这只活泼爱闹的小狐狸。就成了安静的睡美人公……哦。睡美人圣女。

    将小狐狸的娇躯搂紧了紧。在她光洁无暇的额头和脸蛋上亲了几口,收了点【床租】费用后,我才有心思打量周围的环境。

    竟然也是和熊人考验里塔莫娅将我带到的休息所类似的环境。如同置身石窟之中,空旷而封闭,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品,这到底是兽人之神的恶意,还是出于节约经费的考虑,我姑且不去吐槽。

    唯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那扇诡异的石门了,上面雕刻着古老的图案,为什么能判断出它的古老,很简单,因为上面的图案简陋而粗犷,就像是文明初成时期留下的原始痕迹,很是有些甲骨文的高贵冷艳,歪歪扭扭,形如灵魂书法。

    这些不知是文字还是画画的雕刻图案,我越看越觉得像是一只只形态各异的狐狸,盯着盯着,竟有种灵魂要被吸进去,和这些狐狸一起愉快的玩耍的感觉,幸好久经小狐狸的诱惑考验,我对狐人的魅力有着非同寻常的抵抗力,用力把头一摇,舌尖一咬,总算清醒过来,暗自心惊。

    尼玛,感觉刚才要是被彻底迷惑住,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真是个诡异的鬼地方,到了这里竟然还有死亡陷阱。

    某德鲁伊也不想一想,这里历代只有天狐才能进入,天狐圣女当然是女性,不可能被这些雕刻所迷惑,他只不过是恰好准悲剧帝光环发作,跑来这里做了个大死而已。

    不敢再看石门上面的雕刻,我目光一挪,落到石门两边的两座雕像上面,和打开入口的那只三尾狐狸几乎一模一样,这两座看似守护着石门的雕像,也是两只狐狸,屁股上面也长着三条尾巴,连神态和动作都差别不大。

    不同的是,这两座雕像,两只天狐,不需要玛玛加她们念咒开启,自带眼睛泛光,仿佛随时都能活过来,盯着盯着,又让我出现了幻觉,看到了两只三尾狐狸……不对,是两名三尾少女,每个都天姿国色,不比小狐狸差几分,正盈盈笑着,带着无边的魅力朝自己走过来。

    我舌头都快咬烂了,才清醒过来,大叫卧槽,这天狐考验果然不愧是兽人一族里最艰难,最可怕的考验,我现在已经充分体验到了,和它相比,熊人最强考验简直温柔的像一个整天坐在家门口晒太阳的百岁老奶奶。

    还是那句话,某德鲁伊自己做大死而已,天狐考验本来就是针对天狐开放的,就好像女澡堂,女的进去自然没事,男的进去嘛……抱歉,明天等着上电视吧。

    我不敢再肆无忌惮的乱看,胡乱打量了一把,发现除了石门和守门的两座狐狸雕像以外,似乎也没有其他特别之处了,就安心下来,守望着小狐狸的睡容,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守望一个新世界的诞生,特文艺,特有范,今个儿的饭盒里必须加多两个茶叶蛋。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也睡着了,忽地,小狐狸睫毛一抖,我立刻揉着眼清醒过来,含情脉脉的等待小狐狸睁开眼,准备献上一个早安吻。

    “呜哇,你这坏蛋,眼神怪恶心的,才刚刚睡醒不要吓我好不好?”结果,却等到了小狐狸冒鸡皮疙瘩的吐槽。

    好吧,看样子我果然不适合当温柔霸道的总裁。

    当不了总裁没关系,早安吻不能落下,于是被我惩罚式的狠狠痛吻了一番后,这小狐狸才得以逃脱魔爪,红着脸,瞪着眼,尾巴甩的像风扇一样呼哧呼哧作响,要是能再快点估计都能当竹蜻蜓使用了,插在屁股上的竹蜻蜓,呃……

    “警告你这坏蛋,不要乱来,要是敢再乱来,我就把你赶出去。”

    “哎哟,你还能这样做?”我故作惊讶。

    “当……那是当然,要不为什么叫天狐考验,这里当然是本天狐说了算。”小狐狸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很坚强的把下巴仰了起来,准备傲娇至死。

    “可是食物还在我这。”

    “啊,差点忘记了,快点都给本天狐交出来。”小狐狸一听那还得了,于是张牙舞爪的飞扑过来打算动强,岂料自投罗网,又被我抱住了。

    干脆再给她取个外号,叫抱枕狐吧,为什么能这么软,抱的这么舒服呢?真是不可思议。

    之后,我和小狐狸才算是宣泄了久别重逢的感情,呃,当然,宣泄的方式的确有些另类,都怪小狐狸的傲娇属性,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嗯嗯。

    和小狐狸亲昵的机会出去以后大把大把的,说不定就能求婚成功,抱得美狐狸归了,还是正事要紧,于是,我开始一本正经的抱着小狐狸,把玩着她的狐耳和狐狸尾巴,在这只小狐狸娇羞和生气的感情掺杂之中,提起正事……

    ***************************************************************************************************

    一大堆人来,招呼完了之后还得搞卫生,同累毙,本来觉得丢了全勤,干脆自暴自弃再停更一天,又觉得这种思维很危险,会把自己给惯懒,踏出自宫的第一步,还是强撑起眼皮码一章吧,再向大家道个歉,小七现在已经是欠债七了,上个月足足欠了七章还敢没心没肺的过大年,羞愧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