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三十九章 尤丽叶的过家家
    ***************************************************************************************************

    我也被阿卡拉搞糊涂了,不明白她兜里卖的什么药,虽说她一直很卖力的在给我找各式各样的水晶宫,把我当打杂长老+百族面首来使唤,但是卖力到这种明目张胆的摇旗呐喊的程度,我还是第一次见。

    见几位长老的目光最后都落到我身上,带着探究的意思,我连忙摇手:“大家别看我,我可没有去求阿卡拉大长老。”

    “这可就怪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阿卡拉大长老也这样说了,凡长老你的意愿又如此强烈,作为冒险者联盟的亲密盟友,我们狐人族虽然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为你破一次例也没什么关系。”

    玛玛加嘴上说着,还不忘记卖我和阿卡拉一个人情,当然,这个人情我心甘情愿的认了也没关系,只要小狐狸能相安无事就好,等我把小狐狸抱回了家,欠狐人族的人情,还不等于是欠自己的人情?哼哼哼。

    “真是太感谢诸位长老了。”

    “几位,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玛玛加轻微点点头,目光落到她的几个老伙计身上。

    “一切遵从大长老的指示。”四位长老似排练过一般,整齐一致的开口。

    “那么好。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凡长老,还请你稍等,我们要先准备一番。”顿了顿,玛玛加补充说明道:“最主要是食物和水,必须准备充足,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劳烦凡长老你将物品栏清空一些,尽可能的多带一点东西?”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我身上还有不少食物和水。可以适当的减少一些。节约时间。”

    说着,我看了一眼物品栏,离开营地的那天一大早,维拉丝她们就起了床帮我准备干粮。虽然时间不多。没办法准备太精致的东西。但是出自维拉丝的手,再怎么简单的食物味道也是一流,这点毫无疑问。

    “其他到是无所谓。只是有一样东西,凡长老身上肯定不多,又是露西亚急需的,必须准备多点。”玛玛加看看外面的天色,继续说道:“这样吧,我们明天中午出发怎么样?”

    “一切听从玛玛加大长老您的吩咐。”虽然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出发,但是我知道除了食物水以外,她们肯定还有一些其他事情要准备,急不得,明天也不算太晚,可以接受。

    另外,我身上不多,露西亚又急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见玛玛加没有说明,我正想问个究竟,可是五位老人已经开始安排让我进入考验的准备工作,开始忙碌起来,让我将刚到喉咙的话给憋了回去。

    当天晚上,老马三人偷偷摸摸的找到我,得知了玛玛加大长老同意我进入天狐考验的好消息后,开心之余,也不禁大为羡慕。

    “为什么,我们可是露西亚大姐头的队友。”

    “是前队友。”我不忘提醒。

    “不管是什么队友总之就是队友,为什么我们这些和露西亚大姐头生死与共的队友连靠近考验都没办法,凡老大却三言两语就说服了玛玛加她们。”

    老马愤愤不甘的说道,感觉自己被小瞧了。

    “你也不看看你是谁,凡老大是谁,等你当上了联盟长老再说吧。”吐槽搭档库特立刻在老马头上敲了一记,示意他快点清醒过来,该吃药了。

    “绝望了,对这个同样是人却分三六九等的世界绝望了!”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啊老马,对了,库特,你觉得老马是第几等?”

    “第十二等。”库特一秒钟也没考虑。

    “混蛋,别污蔑人,我身为冒险者,好歹也应该有个三四等吧。”老马悲愤了,你们这些家伙,不但不安慰我,反而要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你们这是自寻死路呀。

    “那只是身份,我评的可是综合水准。”库特啧啧啧的摇着手指。

    “到底是什么拉低了我的综合水准?”老马表示富鱿凯。

    “智商。”

    “死!”

    看着又扭打起来的两个活宝,我无奈摇头,看向一直安安静静坐在旁边的尤丽叶。

    “尤丽叶,抱歉,这次还是没办法带上你。”

    “没关系,最近啊,我在和一个狐人老奶奶学习编织。”尤丽叶似发现了一块新大陆般,高兴的说道。

    “是……是吗?”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学编织?尤丽叶童鞋,你可没有狐狸尾巴,以后哪来的毛?

    呃,别想歪,千万别想歪,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是吗?学的怎么样了?”

    心里对尤丽叶总是充满内疚和怜惜,我便顺着她的话问道,虽然觉得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者,学习编织有些不务正业,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得等到她的好姬友咪啪骑士忙完了,尤丽叶才能解放,不然你让她一个人去第三世界历练?反正我是绝对放心不下,不会同意。

    “略有所成哦,殿下请看一看。”说着,尤丽叶柔柔一笑,献宝似得将她藏起来的毛发织线拿出来给我。

    “狐人的毛发很细很软,必须这样,好几根捻成一根才勉强可以编织,像这样,这样……”尤丽叶挑着几根细细的狐毛,十根手指灵巧的活动,变魔术似的,这些细软的毛发就逐渐被捻拉成了一根只有几根头发那么粗的细线,越捻越长。

    哦哦哦。了不起,这才学了几天呀,就能做到这种地步了。

    “这样弄成好长好长一根,就可以开始编织了,诶嘿嘿,可惜我还没有学,捻毛线也只能捻这些粗毛,细一点的毛还无法捻。”

    尤丽叶说完,就开始全神贯注的捻毛线了,我又试着和她搭话。结果完全被当成了耳边风。想到她单核单线程的属性,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欣慰作罢。

    “凡长老,让尤丽叶大人学这种东西不大好吧?”不知什么时候。老马他们停下了打闹。一起定定的看着尤丽叶捻毛线。最后残念说道。

    虽然狐人的编织品卖的贼贵,但是再贵也不值得冒险者,尤其是尤丽叶这样的尊贵无比的十二骑士传承者去做啊。

    “让她做吧。打发打发时间也好。”我对尤丽叶充满了宽容,只要她还能好好的,快乐的活着就行了,真的,我别无所求。

    “对了,我这次进入考验,可能没办法立刻回来,你们也说过,露西亚在里面呆的时间越久,收获就越大,如果真是这样,我打算陪她在里面呆一会儿,最迟可能会一直到身上的食物和水消耗干净。”

    “那可得小心了,孤男寡女的,食物和水消耗的可是会特别快。”马拉格比朝我挤眉弄眼,贼笑不断,意思不言而喻。

    “放心吧,我会把你这句好心叮嘱如实转达给小狐狸听。”我淡定喝茶,这家伙,大概是许久没有尝过小狐狸的爆菊飞刀了,格外怀念是吧,很好,我成全你。

    “不要啊凡老大,我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老马菊门一紧,抱着我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直哀嚎,演得一手逼真好戏,你要是怕作死,你就不是老马了。

    “滚,哦,对了,你们来的正好,有什么话想让我转达给小狐狸听吗?”一脚将老马踹开后,刚才的对话到是提醒了我。

    “没什么,让她照顾好自己就行了。”白狼将脸撇向窗外,淡淡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死傲娇呢。

    “我有,我有。”库特连忙举手:“告诉露西亚大姐头,老马说过露西亚大姐头既然已经走了,那露西亚小队的队长之位就非他莫属。”

    “你别诬陷人,库特,我什么时候说过了。”老马这次终于色变,腿一软,惊慌失措的大声喝道,让露西亚听到这话,下场可不止爆菊那么简单了。

    “上次你在梦里说的,还说什么我可是要成为大雪山之王的男人。”库特嘻嘻笑道。

    “那我也有话要说。”老马一脸悲愤的向我转过头。

    “凡老大,麻烦你告诉露西亚大姐头,以前库特说过露西亚大姐头的尾巴毛发好像有一点发黄的样子。”

    狐人的尾巴就相当于是人的脸,说尾巴发黄,无异于说对方就是黄脸婆,库特一听大急。

    “凡老大,别听老马说胡话,这家伙才是过分,以前为了不吃露西亚大姐头做的食物,把露西亚大姐头的珍藏的盐全部偷光了。”

    “是这样没错,但是库特,你敢说你没有份?”

    “当然没有,我那天恰好躺在树下打盹,怎么可能有我的份。”

    “胡说八道,当时你明明是对我说你来放风,让我动作快点别被露西亚大姐头发现了。”

    看着又开启撕逼模式的二人,我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你们没话要对露西亚说是吧。”

    “等等,别啊,我们有一肚子的话想说。”这次,扭打中的老马和库特一个心急,朝我扑了过来,结果被我唰唰两脚又是踹飞。

    咦,等等,盐?

    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回忆起之前玛玛加和我说过的话,小狐狸急需的,我身上欠缺的,莫非说的是……盐?

    “喂,你们知道为什么小狐狸那么爱吃盐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许久,想直接问小狐狸,又怕有什么黑历史,一直没敢问,或许老马他们知道。

    “喜欢?”三人面面相窥,一会儿后摇起了头。

    “凡老大,你说错了,露西亚大姐头并不喜欢吃盐,她只是习惯吃咸的。就像我们平时吃的米饭和面一样,对露西亚大姐头而言,咸味大概是她的主粮之一吧。”

    他们说的有理,小狐狸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饭菜到底有多咸,所以比起喜欢,用习惯来形容更加恰当,但是,这样奇怪的习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怎么学来的呢?

    问了老马他们,他们也不知道。因为这三个家伙也是笨蛋。宁愿一直忍受小狐狸的咸味地狱,也不会告诉对方,你做的菜太咸了,根本没法吃。

    “好了。你们几个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快走快走。我明天就要出发了。”三人在狐人族也没什么好朋友,就赖在我这不走,吵吵闹闹的。眼看天色晚了,我才强行送客。

    离开的时候,老马和库特不放心,一步三回头的拼命朝我招手:“凡老大,千万别忘记啊,一定要把我们的话带给露西亚大姐头。”

    “知道了,你们安心的去吧。”我一脸笑容,似在对他们说,我们是多少年的朋友关系了,还会忘记这点小事?

    转过身,回到房间,我立刻脸一黑,阴沉沉的笑了起来。

    嘿嘿嘿,该说点什么好呢?老马和库特在刚才的撕逼大战中爆了那么多的料,我该挑选哪一个最有代表性的告诉小狐狸,等小狐狸出关以后,让他们品尝到菊花爆炸之苦。

    如果不是白狼那酷掉渣的性格,小狐狸不可能相信白狼会背着她说坏话或者做坏事,我甚至考虑连白狼也阴上一把,这才叫兄弟呀。

    “尤丽叶,那么晚了还不打算睡觉吗?”回过神,发现一直全神关注,已经被我们遗忘在角落里头的尤丽叶,依然在做着一开始的事情,捻毛线。

    原本只有手指那么长的冒险者,经过一个晚上的努力,已经有将近一米长,这还是尤丽叶的手指灵活,速度快,换成普通狐人,一整天能捻一米毛线就已经不错了。

    当然,捻太快也没什么用,总得让尾巴上的毛自己掉,不可能去拔下来吧,刚才也说过,狐人的尾巴也就相当于人的脸一样,你若是忍不住好奇心伸手去摸一摸,包管会发生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亲身经历,绝对童叟无欺。

    结果尤丽叶依然无视我。

    没办法,将她扔在这里回房睡觉也不大好,我只能坐在她旁边,看着她捻,慢慢捻,这个真得是耐心活,细心活,稍微出错一点点就得重来。

    看着看着,眼睛就朦胧了,目光下意识抬起,落到尤丽叶的面庞上,这张聚精会神的脸蛋,看起来比平日还要美上几分,显得更为柔和,就像是灯下给自己缝衣的美丽贤妻。

    虽然只是离开了几天,但是,真的好想念为什么她们啊,不知道现在她们到底在做些什么呢?我看着尤丽叶,脑海却飘向了万里之外。

    “殿下?殿下?”回过神来,发现尤丽叶修长漂亮的手指,正眼前不断摇晃,我连忙揉了揉眼,伸了一个懒腰。

    “怎么,毛线捻完了?”

    “嗯,毛发已经用完了,只能做到这里,明天再去买些吧。”说这话的尤丽叶,将脸一点一点的向我靠近,似在打量什么。

    “怎么,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我下意识摸了摸。

    “不是的,殿下刚才一直在看我,可是目光又不像是在看我,有点好奇。”

    “抱歉抱歉,看着你,就想起了维拉丝她们,尤丽叶将来也一定是位贤妻。”

    我哈哈一笑,差点就想伸手去摸尤丽叶的头了,虽然她说过不介意我这样做,但我也不能拿这当免死金牌用。

    “兰斯特大人,是第二个对我说这样的话的人。”尤丽叶一脸认真的说道。

    “哦,第一个是谁?”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但我姑且还是问一问。

    “蜜拉。”

    “果然是她,她为什么会这样说呢?什么时候说的?”

    “是呢,什么时候说的呢?为什么蜜拉要这样说呢?让我好好想一想。”点着嘴唇,尤丽叶努力的思考起来。

    抱歉了,明知道你不擅长思考,却还让你去会以这种事情。

    本来也没抱希望,但是尤丽叶竟然还真的记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应该是我和蜜拉还小的时候,我们一起玩过家家,扮演夫妇。”一拍首先,尤丽叶欣慰的露出让人心里发酥的软绵绵笑容。

    “哦哦哦?”玩过家家?扮演夫妇?尤丽叶也就罢了,那咪啪骑士……真是不敢想象。

    “原来你们从小就认识了。”

    “是的,正是这样,我和蜜拉的关系可是好的不得了。”似乎和咪啪骑士的好友关系,是尤丽叶最值得自豪的事情一般,她拼命点着头宣称道。

    “那么,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要那样说呢?”我的八卦之魂完全被点燃了。不顾尤丽叶的迷糊属性,继续追问。

    “这个……这个,让我再想一想,嗯嗯。我知道了。”仿佛打开了一个经久陈年的记忆盒般。尤丽叶脸上满是开心和缅怀。

    “当时啊。我和蜜拉在玩过家家,我们扮演夫妇,蜜拉是丈夫。我是妻子,妻子要做饭给丈夫吃,不是吗?可是后来,蜜拉有事被老师叫去了,我就一直等她回来,一直在做菜,一直做,一直等,好像过了很久很久,蜜拉哭着回来,摸着我的头,说我将来一定是个好妻子这样,嘿嘿。”说到最后,尤丽叶有些害羞难为情的轻轻一笑。

    “到底等了多久?”我好奇的睁大眼,咪啪骑士呀,平时见你一副算无遗策的样子,没想到小时候也这么不靠谱,竟然把好姬友扔下忘掉了。

    “不知道呢,只知道天黑了一次,又亮了一次,又快天黑了,地上也摆满了我做的菜哦,从这棵树一直摆到那一棵树,将两个树都包围起来了,虽然都只是一些用草叶和捡来的不知名水果等等拼凑成的。”

    已经很高档了好不好,我们小时候的过家家可是直接上泥巴呀。

    “真怀念呀,我又记起来了,那时候的蜜拉,她对我说了那些话以后,一边哭,一边将我做的那些【菜】吃下去,本来就是过家家,这些不能吃的,没办法,既然蜜拉吃了,我也得吃才行,吃啊吃,不知不觉就吃光了,然后大人们也找了上来,再然后,我和蜜拉一起生病了。”

    听尤丽叶说完,我脑海里大致上可以勾勒出一段剧情。

    咪啪骑士和迷糊骑士在小的时候,两人一起玩过家家,扮演夫妻,身为妻子的迷糊骑士做菜做饭给身为丈夫的咪啪骑士,然后咪啪骑士有事被叫走了,或许是因为一直无法脱身,或者是把这件事给忘了,或者是以为迷糊骑士等不着她回去,会自行结束过家家游戏,或者这三个原因都有。

    但是,迷糊骑士并没有结束游戏回家,迷糊一根筋属性的她,还在等着咪啪骑士,一直等她回来,等了整整一天多的时间,直到大人们发现迷糊骑士一夜未归,不知所踪,去问咪啪骑士,她才恍然惊觉的跑回去,哭着摸摸迷糊骑士的头,夸她是个好妻子,然后两人把过家家的菜吃下去,最终两人都因为这样生病了。

    大致的剧情应该是这样,**不离十,不是我忽然柯南附体,看穿了真相,而是因为尤丽叶的行动模式太好猜了。

    果然是好姬友,一辈子,明明是一段让人哭笑不得的童年过往,我却意外的生出了几分感动,大脑一热,脱口而出:“如果我现在有事要离开,你会一直在这里等吗?”

    尤丽叶困惑的轻歪歪头,仿佛有一个个小问号从脑门上冒出,萌度十足,然后,她忽然双手合十,轻轻一拍,做出恍然状。

    “殿下,是要和尤丽叶玩过家家游戏吗?”

    “……”不……为什么她会联想到这种事情,也怪我一时糊涂,问了这么奇怪的问题。

    但是,尤丽叶忽然爆种,思想变得放荡不羁的大脑却还在高速运转,她指了指我:“殿下,扮演离家出走的丈夫。”

    然后指指自己:“尤丽叶,因为丈夫离开而伤心的妻子。”

    这算哪门子的三流主妇剧设定呀?我泪流满面,当初就不该展开这种奇怪的话题,让尤丽叶的大脑开启四核八线程病毒模式。

    显然,警察已经阻止不了现在的尤丽叶,她一点一点的将无暇俏脸朝我逼近过来,露着柔软笑容的面庞写满了期待:“要玩吗?要玩吗?兰斯特大人想和尤丽叶一起玩吗?”

    “这……这个……”兰斯特,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啦!!!!!!

    “要吗?要吗?”尤丽叶的脸已经逼近的离我的眼睛不到一寸距离,鼻子若即若离的碰上了。

    “玩,要,要玩!”我被逼无奈,只能举手投降。

    “太好了,那么,请殿下放心的去吧,尤丽叶一定会等着殿下……啊,不对,等着亲爱的回来。”一把握住我的手,尤丽叶迅速进入了角色。

    等等,这样真的好吗?对想离家出走的丈夫说“请放心的去吧”这样,不是应该含泪挽留我才对吗?你那么急着赶我走到底想做什么,难道隔壁搬来了姓王的家伙?

    面对尤丽叶天真烂漫的笑容,我无言以对,结结巴巴的抬起手招了招:“那……那么,我去了。”

    “是的,请放心的去吧,亲爱的,我会一直一直等你回来。”

    “我去了,我真的要去了,我要离家出走了。”我三步一回头,不甘心的重复道。

    “无论去多久也没关系,我会一直一直等你回来,孩子我也会好好抚养长大。”

    竟然还有孩子这样的设定?这个过家家略吊!

    我一脸震惊,在尤丽叶的目送下,机械的迈出脚步,一步一步走出家门,走到冰天雪地的外面,砰一声,关上门,伫立良久,仰望夜空,仿佛有翔从眼角划落。

    我……貌似……被赶出来了?

    “啊,对了,亲爱的。”就在这是,大门忽然被打开,屋里的温暖气息外泄,以及尤丽叶追上来的身影,让我一阵惊喜,这样才对嘛,这才一波三折才算是主妇剧场嘛,快点,快点求我回去,我要回屋子,我要坐在火炉旁边美美的睡觉!

    “亲爱的,你的干粮,路上可不要饿坏了。”尤丽叶将几块硬邦邦的面饼塞给我,害羞而温暖的冲我一笑,重新把门关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