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四十三章 残酷的考验
    ***************************************************************************************************

    “快点说,为什么在考验里拖了那么久,是遇到困难了,还是只是因为想在这里多修炼一会不肯离开。”

    咬着一只不断抖动的可爱狐耳,我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王霸之气【不经意间】侧漏。

    岂料小狐狸根本不吃我这一套,耳朵使劲一抖,脱开我的魔口,娇哼一声,不理不睬。

    没办法,a计划不行,只能拿出b计划了,哼哼,你这只小狐狸,还能逃得脱我的手掌心?

    用力咳嗽几声,酝酿了一下,我猛地瞪眼,不怒自威,然后瞬间变脸,讨好的笑了起来。

    “尊敬的天狐圣女露西亚殿下哟,您的仆人在此,请务必让我给您排忧解难。”

    “嗯哼,怎么个排忧解难法?”这只傲娇好胜的小狐狸满足了,媚声媚气的瞄了我一眼,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我忍!

    “是这样的,如果您是在考验里遇到了困难,小的自然是赴汤蹈火,为伟大高贵的天狐圣女殿下排除万难,如果您只是想在这里继续修炼,那也好办,小的厨艺虽浅,但是一日三餐还是不在话下,侍候您淋浴入睡。擦背暖床,更是精通。”

    我搓挪着手,说到最后,免不了露出一点点想入非非的色相。

    “你这坏蛋想的到美,还想给本天狐擦背暖床?真不知羞。”

    小狐狸大羞,在怀里一个翻滚,让我十二分感受到她那妖娆火热柔软的娇躯之余,也被张嘴一记虎牙袭击给直接命中,从此不能人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好好,我不知羞。不知羞总行了吧。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个什么劲……”我含糊嘀咕,却不料小狐狸的耳朵敏锐的很。一抖一抖的就把话听清楚了。美目一瞪。正欲发作,我连忙举手投降。

    “我错了,我错了。咱们说正事行不。”

    “哼,本天狐才没有什么正事要和你这个坏蛋说,本天狐很忙的,等会就要修炼了。”

    小狐狸憋着一股气没能发泄出来,噘起娇嫩诱人的小嘴,哼哼唧唧的模样萌爆了,哪怕是久经考验的我,都差点没能忍住低下头冲她的樱唇咬下去。

    “圣女大人,拜托了,在修炼之前,您就给我解解惑吧,就一句话,一句话行不?”我决定等套出了话,再重振夫纲,现在先让这只小狐狸得意一下。

    “你以为呢,本天狐怎么可能会被区区的考验困住,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哼。”小狐狸不满的重重哼声,尾巴大幅度的摇摆起来。

    好吧,我明白了。

    我没有听她的话,也没看她的表情,这只小天狐也算是冲击过奥斯卡奖的候补选手,演技惊人,撒谎的时候,从她的脸上根本看不到端倪。

    但是,正如阿尔托莉雅额头上面那根神奇的金色呆毛,面对至亲至熟之人,就会将主人的心情和想法暴露无疑一样,小狐狸也有在至亲至熟人面前暴露内心的特别本领,那就是她的尾巴,高兴的时候,伤心的时候,沮丧的时候,幸福的时候,愤怒的时候,傲娇的时候,撒谎的时候,笑里藏刀的时候,情动的时候……

    这些各式各样的情绪,都会忠实的反应在她那根整个狐人族最漂亮柔顺的尾巴上面,根据尾巴翘起的幅度,摆动的幅度和角度,以及上面的狐毛的状态,会显示她内心不同的情绪,相处多了,就可以将这只傲娇小天狐的心情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和阿尔托莉雅的金色呆毛一样,这得有个先提条件,那就是小狐狸完全对你敞开心房,乃至灵魂,比如说面对多年的老队友老马他们的时候,小狐狸也经常会忠实的将情绪反应在尾巴上,概率有个六七成左右,并不是所有的情绪都会有反应,大概如此吧,因为我也没怎么去仔细去观察过。

    明明是这样,有那么好的情绪方向标可以判断,老马还是经常在小狐狸面前作大死,你说他的作死能力有多高,简直难以想象。

    咳咳,话题扯远了,刚才说到,不用看小狐狸的其他,光是看她的尾巴就知道她有没有在撒谎了,这一看之下,小狐狸说这话时,噗通噗通的大幅度摇着尾巴,我顿时了然。

    撒谎了,她,果然是在天狐考验里遇到难题,被困住了才出不去。

    “可恶,你这坏蛋在看哪里,不许看,不许看!”

    和某金色呆毛王不同,露西亚多少知道自己尾巴上的破绽,因为只有在至亲之人面前才会露出,所以她也没怎么太放在心上,现在见某德鲁伊猛地盯着她的尾巴瞧,哪还猜不出对方心里在想什么,连忙羞愤的两手并用,一手抱住自己的尾巴,一手捂住对方的眼睛。

    可惜已经太迟了。

    “遇到了麻烦对吧,快跟我说说,我保证不打你的屁股。”套出了话后,我虎躯一震,目露精光,摆明了要逆袭的模样。

    “你敢!”结果小狐狸大发雌威,近距离下那根灵活的尾巴依然威力不减,狠狠扫在我的肚子上,扫得我差点将刚才咽下去的盐给吐出来。

    哎哟卧槽,我说刚才一直忘记做些什么了。

    我大惊失色,连忙不顾一切的掏出水袋,咕噜咕噜大喝了三袋才算缓和过来。

    你看你看,为了操心这只小狐狸。我连自己快被咸死了,渴死了都忘记了,像我这样的丈夫去哪里找?

    “快点说,难道你真还以为我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给你送食物和水?哦,还有盐,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留在这里修炼还好,我会一直陪着你,如果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咱两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谁和你是夫妻同心,不知羞。”小狐狸糯糯的抗议一句,大概是面对的困难真的挺大,她的语气软了下来。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遇到困难只是因为本天狐的实力还不足。有点自信过头了。提前了一点点接受考验,所以才会这样,等本天狐继续在这里修炼。实力足了,自然就水到渠成,能够完成考验了。”

    “真是这样?”我紧紧盯着小狐狸的尾巴,这一次她很狡猾,为了不让我窥得她的想法,死死抱住了尾巴,将它缠在腰上不让动弹。

    但是,正因为她这样做了,我更加清楚,这只小狐狸心虚了,撒谎了,至少没有把实话说全。

    “要不然你还以为会怎么样?不要小看本天狐。”小狐狸冲我摇拳示威。

    “好吧,让我看看……实力的确比进来之前强大了许多,乖乖,现在都还没完成考验呢,就已经快要赶上塔莫娅了,你们一族的天狐考验真不赖。”

    我一边打量小狐狸,一边惊叹,虽然和以前相比,这只小天狐并没有发生质变的突破,但是很明显能从她身上感受到澎湃的力量,以前这只小狐狸是空有速度,但是力量和境界跟不上,导致速度也无法完全发挥,是典型的极端偏科选手。

    现在,小狐狸的境界和力量提升上去了,虽然还是远远无法和通过了第一次天狐考验后两倍增加的敏捷属性所带来的可怕速度相提并论,但至少不会扯她太多的后腿了。

    我左看右看,越看越满意,越看越替小狐狸高兴,忍不住狠狠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啊,你这坏蛋又乘机偷袭我。”

    本来被我夸的得意洋洋的小狐狸,冷不防被我占了个便宜,立刻气呼呼的张着小虎牙咬了上来,真是只斤斤计较的小天狐。

    “哼哼,本天狐现在的实力可是很强大了,等通过了考验后,就算是你这坏蛋变了身,也休想再轻易的欺负我,要得意就乘现在。”

    在我的掌背上留下两个浅浅的虎牙印后,大仇得报的小狐狸高傲说道。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真的可以这样做吗?”我摸着下巴略做思考,既然小狐狸都主动让我乘着现在欺负她了,我不照着做好像忒对不起她的一番好意。

    “啊,不许,你敢。”察觉到自己话里的破绽,小狐狸连忙从我的怀里挣脱,娇羞的抱着胸口,似乎害怕我真的会在这里将她推倒啪啪啪。

    “害羞个什么劲啊,都老夫老妻了,现在的气氛多好,你看,还有见证者。”我恬不知耻的说着,指向那扇石门两边的狐狸雕像。

    “见证者你个死人头!”小狐狸娇羞的忍无可忍,一记尾巴扫击,哈哈哈,鱼唇,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使用第二次是……

    噗喔!

    我再次抱着肚子倒下,为什么,难道我不是圣斗士?

    “不许对天狐祖先不敬。”

    “它们?天狐祖先?”我看了看那两座狐狸雕像,却不敢盯太久。

    “准确的说,是天狐守护者,那扇石门背后,就是我们世世代代天狐的考验场所。”

    果然和我料的一样,我点点头:“那么,第二次天狐考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嘛……”小狐狸犹豫着,似乎觉得很丢脸,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其实就是……就是在一个地方里找到出口就好了。”

    “哈?”本以为是千难万难的复杂考验,没想到,竟然是类似迷宫一样……不对,或许还不是迷宫,只是在一个地方里找出口,难道说那个地方很大,堪比暗黑大陆?就算是这样,这种小蝌蚪找妈妈式的考验,修炼意义何在?是要锻炼被考验者的方向感吗?

    “哼,别以为很简单。”见我一副傻傻的样子,感觉被小瞧了的小狐狸气呼呼瞪着眼。

    “我也没说很简单啊,你被困在这里,是因为那个地方很大很大,找不到出口吗?”我试着问道。

    “也不是很大,就跟一个大点的历练区域差不多吧。”

    “你是指像冰冷之原,黑暗森林那样的一个历练小区域?”

    “嗯。”

    “……”

    “难的不是找出口。”见我一再误会,小狐狸扑上来,忿忿的扯着我的嘴角。

    “在找出口的过程中,历代的天狐祖先残魂,都会化为对手出来阻挠甚至攻击,光是应付她们我就已经办不到了,更别说找什么出口,连……连离开入口一千米范围现在都做不到……”越说,小狐狸的声音越小,仿佛犯了错的小孩子。

    “而且,每次进入,考验失败,那处地方的面积都会增大一分,等于难度加大了,而这里的休息所会缩小一分,直至为零,到时候我就再也没办法回来,只能累死在那些天狐祖先残魂的手上了。”

    “天狐考验竟然如此残酷。”

    听完小狐狸的叙述后,我暗自心惊,这不仅是实力的考验,也是心境和勇气的考验,每失败一次,难度会加大一分,容身之所会缩小一分,直至为零。

    这样一来,除非是在前面几次,难度最低的时候一鼓作气通过,否则的话,经历过不断的考验失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面对越来越困难的考验,以及越来越小的容身处,就算是心智坚强之辈也会产生绝望,丧失信心,要么死在玛玛加所说的着了魔的天狐祖先残魂手上,要么选择畏缩,饿死渴死在这容身之所里。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紧紧的抱着小狐狸,使劲的蹭着她的脸蛋,感受着她的体温,心里后怕的出了一身冷汗,失去小狐狸的结局,我无法想象,更无法承担。

    “坏蛋,我没事的,虽然考验是越来越难了,但是我的实力也越来越强了不是吗?等我彻底摸清楚了狐人祖先残魂们的套路能力,以及那片世界的布局,一定能通过考验,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出口就在附近。”

    感受到我的关心和害怕,小狐狸的声音也放软下来,充满温柔母性的将我反搂在她的怀中,柔声安慰。

    “可不能将希望赌在运气上。”听见小狐狸充满乐观的安慰,纵使知道她是为了安慰我才这样说,我还是忍不住摆出丈夫的架势,对她说教道。

    “对于坏蛋你来说,的确不能赌任何运气。”小狐狸眨了眨眼,万般柔情妩媚的美目中泛着笑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偶尔也会有运气爆棚的时候。”我老脸挂不住了,狠狠将这只可恶的小狐狸一抱,和她打闹起来。

    真是的,明明我是在担心她,爱护她,她还要调侃我的准悲剧帝属性,累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