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四十章 小狐狸的往事
    ***************************************************************************************************

    “凡长老,你没事吧,昨晚的动静似乎闹的很大。”

    第二天,玛玛加一脸笑意的看着我,目光带着关切,笑容却很开怀,让我无法判定她是不是在幸灾乐祸。

    “没问题。”我大咧咧一笑,这时候就算心里流着血泪也不能表现出来:“就凭那些狐人,还抓不到我。”

    “以凡长老的实力,那是自然的事情。”话中有话的玛玛加说道:“但是,从昨晚的事件中,凡长老应该能充分感觉到我们的族人对你的怨念是多么的大,对吧。”

    “还好,比我想象中的要温柔一点,这些狐人士兵。”我讪讪笑道,强装无所谓。

    “抱歉了,这件事我也帮不上忙,而且在明面上必须和族人站在一边。”

    “玛玛加奶奶能够在暗中帮我一把,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可能要求更多了,对了,先不说这个,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另外四名长老人呢?”我四处张望,除了玛玛加以外却没有发现其他人。

    “她们已经先一步抵达考验之地了,我们也出发吧。”说着。玛玛加拿出一套宽大的连帽衣袍递给我。

    红蓝交织的衣袍,上面挂了不少银色坠饰,秀满了花纹图案,透露着几分庄严肃然的感觉,就风格特质而言,有点像妖月狼巫身上那套,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的袍子。

    “这是我们狐人族祭祀用的祭袍,穿上它,狐人就绝对不会怀疑你的身份了。”

    “谢谢玛玛加奶奶。”我顿时泪流满面,老大啊。你到是早点把它给我啊。昨晚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了,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混蛋!

    “对了,尤丽叶骑士呢?她不是一直跟在吴你的身边。寸步不离吗?怎么没见着她的人影。”玛玛加看似随口一说的问道。

    “哦。尤丽叶啊。她迷上了你们的编织手艺,在家里忙着学习,就没跟我一起来了。反正她也进不了考验之地。”

    我也露出一副随意的样子回答,第一,告诉玛玛加尤丽叶的行踪,第二是为了让她知道,我和尤丽叶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你看,区区的编织手艺就把我比下去了,她以前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只是因为亲王和骑士这层关系而已。

    其实,我现在很感兴趣,要是告诉玛玛加实话,我和尤丽叶正在玩过家家游戏,我扮演离家出走的丈夫,她扮演伤心等待我回去的妻子,因为这样她才没办法跟过来,玛玛加到底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还是算了吧,这么大人了还玩过家家,感觉好羞耻。

    “原来如此,我们的编织手艺能够得到尤丽叶骑士的喜爱,这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玛玛加露出恍然神色,点点头,没有再深究下去了。

    很快,在她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狐人部落的传送阵,有这身祭祀袍遮掩,昨晚追了我十条街的狐人士兵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对我产生疑问,恭恭敬敬的对玛玛加行了一个大礼,把我们请如了传送阵。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压低声音小声问道,到不是怕玛玛加把我卖了,只是很好奇还要坐传送阵,莫非考验之地的所在位置并非在狐人族的领地范围?

    “狐人峡谷。”玛玛加说道。

    狐人峡谷?哦,我记得起来了,就是往年狐人族秋冬之际躲避雪寒的地方,如今发展成了狐人的第二部落,也正式起了名字。

    没想到狐人族的考验之地竟然会在这里,我就说嘛,大雪山里其实不乏可以躲避风雪的佳地,以狐人族的能力,就算挖一个可以容纳十多万人的冰洞世界都没什么问题,为什么她们偏偏要选择在如此偏僻的地方避冬,原来这里隐藏着狐人一族的根基。

    “吴,到了这里就可以收起你的小心翼翼了。”来到狐人峡谷后,玛玛加笑着对我道,言下之意是让我放心的走,大胆的走,把帽子摘下来也没关系?

    “这里居住的大多是我们族里的普通女性和老人,与其说这里是我们的第二部落,倒不如说是生产地,因为这里一年四季都风平浪静,少有暴风雪能够刮进来,大家都能安心的生产,像我们最能拿得出手的编织品,大多都是在这里制作,还有皮革制品,以及种植一些耐寒的果子作物,酿制美酒等等。”一边走,玛玛加一边向我解释。

    打量周围的环境,正如玛玛加所说,我见到的狐人大多数是女性和老人,将没有战斗力的她们安置在这里进行生产工作,的确是个好主意,怪不得我在狐人部落见到的狐人女性比以前少了很多,整个部落少了好几分千娇百媚的丽色,尽是对我咬牙切齿的狐人男性。

    原来,她们都跑到这里来了,整个峡谷的狐人有八成都是女性,路边街上放眼一扫,那叫一个妖娆媚丽啊,简直像是进入了青丘国。

    也难怪玛玛加对我说在这里不用太担心了,毕竟女性狐人对我的仇恨值不是那么高,听老马说有些还是我的崇拜者,嘿嘿嘿,那边那位漂亮妩媚的狐人妹子,跟哥哥一起去酒吧喝几杯怎么样?

    看着满城的漂亮狐人mm,哪怕是久经莎拉她们的绝色容姿熏陶,并且饱受开水晶宫之苦的我。那颗沉寂的心都忍不住有点春心萌动,没有亲身到这里体验过的男人,是绝对想象不到一整城的至少在玉女明星级别以上的漂亮妹子到底有多瑰丽壮观,这些妹子还一个个妖娆热情,妩媚多情,明明是冰天雪地的峡谷,却偏偏像是春天一样,人比花娇,花开满城。

    定住,定住。我可是已经有小狐狸了。怎么能再被这些兽耳娘兽尾娘迷惑住呢?深呼吸几大口,我目不斜视,跟随着玛玛加的脚步一路向部落的尽头走去。

    数分钟过后,我们似乎离开了部落。来到了峡谷的边缘。前面是一面和垂直站立。光滑如镜般的百丈冰壁,看似已经到了死路。

    但是,我分明能感受到附近有不少狐人守卫的气息。显然这里并不简单,果然,玛玛加来到冰壁面前,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忽然间,在她前面的冰壁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光滑无缝的壁面竟然出现了裂缝,然后缓缓分开,露出一个正方形的入口。

    “考验之地就在里面,我们进去吧。”回头招呼一声,玛玛加率先进入洞内,我连忙跟上,身后又传来轰隆隆的关门声,光线一暗,我们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绕着宽阔蜿蜒的冰洞通道,不断深入地下。

    “吴,跟紧了,小心别触发机关。”走在前面的玛玛加,似背后长了一双眼睛,忽然开口。

    还有机关?我吓了一跳,连忙收回好奇的想要四处摸一摸的手。

    “玛玛加奶奶,考验之地到了吗?怎么一个狐人战士也没见着?”

    规规矩矩的跟在玛玛加后面,一路上只剩下两人寂静的脚步声在冰洞中不断回荡,心里渗的慌,我忍不住问道。

    熊人的考验之地,一路上可是有不少洞穴,各种难度可以提供熊人战士进入考验,熊人族正是凭着这样一块考验之地,在与世隔绝的大雪山世界里,还能保持战士的数量以及强大的战斗力,怎么狐人的考验之地里一个狐人战士都没见着?

    “你看我,忘记跟你说了,这里是专门通向天狐考验的通道,普通的考验之地在另外一个入口。”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

    心中的疑惑解决了,冰洞又陷入长久的寂静之中,明明才进入里面没走多久,我却像在这昏暗蜿蜒的地下世界通道行走数年。

    “啊,对了,玛玛加奶奶,我心里一直有个关于露西亚的疑问,不知道能不能请教一下。”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正好可以乘着现在问个究竟。

    “露西亚的事情?以你和露西亚的关系,还有对她不了解的地方吗?好吧,尽管问,只要我知道一定会说。”

    “露西亚她……你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呃,应该说是习惯吃很咸的东西,有什么原因在里面吗?还是说天生的?”

    “呵呵呵,原来是这个问题,吃了露西亚的不少苦头吧,你和白狼他们三个也是,觉得太咸了就直接对露西亚说,她肯定不会介意的。”玛玛加恍然的微笑几声。

    “玛玛加奶奶你也不是没有对她这样说过吗?我就不信你没吃过露西亚做的菜。”

    “老了,老了,前些年还能勉强的吃一吃,现在已经不行了,只要露西亚有做菜的打算,我必定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玛玛加打了一个哈哈,蒙混过去,紧接着说道。

    “不过,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人了,就算是问露西亚,她肯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是后天形成的味觉咯?”我一听,顿觉有戏。

    “没错,露西亚应该和你说过吧,在懂事以前她就已经失去了亲生父母,正因如此才被我抚养长大。”

    “说过,难道和她的父母有关?”我吓了一跳,露西亚的父母啊,你们到底是怎么教养女儿的,该不会是在她年幼的时候,把盐水当成奶水给她喝吧。

    “有一些关系,但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一见我的表情丰富多彩,玛玛加就猜到了我又在胡思乱想,连忙解释道。

    “原因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露西亚的父母是对普普通通的狐人夫妻,在一次外出的时候被地狱怪物袭击。最终身亡,当时他们身边带着才两岁多的露西亚,在遭遇危险的时候,露西亚的父母果断将她藏了起来,才免于怪物的发现,最终活了下来。”

    “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这样的剧情在暗黑大陆再常见不过,说是天天都有发生也不奇怪。

    “但是,这和露西亚喜欢吃咸的有什么关系?”

    “露西亚的父母死后,只有一岁多。连走路都难的露西亚。一个人在荒山野岭,什么也不懂,甚至连什么是可以吃的东西都不知道,肚子饿了。本能的就吃起了身边能找到的东西。恰恰好。在她的附近有一处裸露盐矿,她就舔一口,吃一口雪。靠这个顽强的坚持了三天,最后才被族人找到,带了回来。”

    没想到小狐狸还有这样的过往,那可是只有一岁多的小孩呀,我心里百般滋味,对那只傲娇的小狐狸又是佩服,又是心疼。”因为当时只有一岁多,露西亚并没有记住这件事,只从我们的口中知道她的父母是被地狱一族袭击身亡,但是吃得咸的习惯却从那时候成为一种本能,保留了下来。”

    说着说着,玛玛加的脚步忽然一顿:”到了,就在前面,其他四位长老已经等候多时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好嘞。”我应了一声,暗暗下定决心,陪小狐狸一起咸到天荒地老。

    没走一会,前面的光亮忽然一明,却不是自然的阳光火光,而是近似一种魔法的柔和幽光,我和玛玛加进入到一个巨大的,几乎有足球场那么大的洞窟。

    扫了一眼整个洞窟,里面的布局和熊人族的最强考验大致相同,十二座墓碑形成一个圆圈,将整个洞窟包裹起来,圆圈的中心,是一个高高耸立的祭坛,祭坛上面有一座雕像,雕刻的是一只三条尾巴的狐狸。

    三条尾巴,这应该就是天狐考验无误了。

    此时,另外四名长老已经站在祭坛的旁边,他们周围堆满了物品,其中最多的是食物和水,其中有一堆东西尤为引人注目,那就是一袋袋的盐,堆的足足有半人那么高,估摸着起码有半吨。

    从玛玛加那里听说了小狐狸的感人过往后,我不再对这堆食盐摆出大惊小怪的表情,冲四名长老点头致意后,来到她们身边。

    “很抱歉,给诸位长老添麻烦了。”

    “不麻烦,凡长老这样做,也等于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是啊,只是这样真的靠谱么?不会出现危险吗?”其中一名长老还是不大放心,脸上的忧色洋溢于外。

    “请务必放心,就算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阿卡拉大长老吧,她可是亲口同意了我这样做,一定没有问题。”我连忙搬出阿卡拉,打消她的顾虑,以免她们在最后一步退缩。

    “凡长老,我们准备的这些东西,能全部带上吗?”玛玛加指着一旁的物资问道。

    “我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

    因为无法在狐人族里抛头露面,我只好把老马三人当成是垃圾堆,杂物间,将物品栏能空出来的东西全都一股脑的塞给了他们,正好留了许多空余的地方,装下这些东西没什么大问题。

    眼看着我将准备的物资一件件塞入物品栏中,直至最后一件,我拍了拍肚子,以示饱了,再多物品栏真的装不下了。

    “还好都能装下,这已经是最精简的方案了,要是放不下可就麻烦了,哪一件都没办法舍弃。”几位长老舒展着脸上的皱纹,露出安心笑容。

    最精简的方案……能告诉我最详细的方案是什么吗?能将这一个洞窟塞满的物资?我可不是多啦【哔】梦啊亲。

    “凡长老,虽然我们知道你历经的危险无数,面对危机,肯定比我们这些足不出户的老太婆更冷静,更有把握,但是,还是烦请你听我们一番唠叨,进去以后万事小心,若是在进入考验的过程中遭遇考验的排斥,请不要犹豫,立刻回头,天狐考验的威力远比熊人族的最强考验要强大,千万不要逞强。”

    在进入之前,玛玛加不厌其烦的唠叨一遍又一遍。

    “哦,对了,这个魔法道具请带上,如果能将它带到考验里面,我们在外面设立联系会方便和简单许多,到时候说不定真的能够随时取得联系。”

    玛玛加又将一个指南针形状的魔法金属刻盘递到我的手上,叮嘱道:“将它交给露西亚就行了,露西亚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了,玛玛加大长老,还有诸位长老,请放心吧,我一定会把露西亚安全带回来。”

    看到她们依然皱着的眉头,我无奈补充一句:“当然,在露西亚安全的前提下,我会尽量在里面陪她,让她多多的在考验里磨练,直至食物和水消耗完为止。”

    五位长老这才露出笑容,不断点头,看看,她们果然还是在露西亚的身上寄托了太多的期待,或许那只小狐狸决定提前接受第二次天狐考验,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暗地里叹了一口气,却也没办法说她们什么。

    很快,五位狐人长老准备就绪,以祭坛为中心,五人站在五芒星的位置,口中念着繁奥咒文,祭坛上面那只石雕的三尾狐狸,其黯淡的眼珠逐渐开始泛起光芒,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