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 阿卡拉的一封信
    ***************************************************************************************************

    “什么前提?”我微微一愣,没想到竟然玛玛加先反对我。

    “首先,你和那位熊人族公主的关系我们都知道,通过灰熊召唤这个技能,你们获得了灵魂上的感应,正是通过这种感应,你才能被考验所认可,进入其中寻找塔莫娅公主,对吧。”

    “正是如此,我知道你要表达什么意思了,玛玛加长老。”我露出恍然之色,怪我疏忽了,我和塔莫娅的灵魂感应,是可以摆在明面上说出来的事情,但是和小狐狸她们的灵魂联接,却没办法解释,所以我从来没有对外人说,包括和我最熟悉的阿卡拉和凯恩,两人也只是知道我和女孩们存在灵魂上的联系,而并不知道确切的灵魂联接的存在以及能力。

    否则的话,以阿卡拉的性格,若是让她知道灵魂联接的强大功能,说不定她又要卯足了劲帮我再寻找十个八个后宫,想想就蛋疼,还真把我当创伤小旋风,一夜十次郎了,光是小狐狸,蒂亚,,莎尔娜姐姐以及补魔模式下的吾王几个,我一对一就不是对手,或者只能勉强打平,真的拜托了,会死人的。我不想成为第一个在床上挂掉的救世主。

    既然玛玛加顾虑的是这个,那就好办了,我透露一点也无妨:“玛玛加大长老,以及诸位长老大人,虽然我没办法相信解释,但是请相信我,我是有备而来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我和露西亚之间同样存在灵魂联系,并不是和塔莫娅之间的弱。”

    “你和露西亚?”五位老人面面相窥,先是一脸不明觉厉。像是没反应过来。随即大惊失色,然后呆若木鸡,脸上的表情就跟演戏一样,丰富多彩。五颜六色。

    和熊人族那些长老知道某德鲁伊和塔莫娅有灵魂感应一样。这些狐人长老也有掀桌咆哮的冲动。说你们两个互相喜欢上,也就罢了,退一步说。有了**关系,咬咬牙也可以忍了,可是现在,连灵魂感应都玩上了,还搞毛呀,你们两个快点结婚算了。

    看着一脸精彩的长老们,我有心不忍,她们年纪也大了,这样刺激她们真的好吗?

    许久,玛玛加她们才反应过来,重重咳嗽几声。

    “真是的,真是胡闹,你们两个啊……我都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怎么能……唉,不过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用了。”

    玛玛加指着我,一副想骂又要忍着的模样,有些气急败坏。

    真是这样吗?

    我小心翼翼的暗中窥视她的目光深处,企图发现点什么,她和小狐狸亲如祖孙女两,小狐狸会没有告诉她这件事?她会没有发现这件事?我有点不信。

    可惜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她们的巅峰演技,岂是我这样三流的围观观众能够识破,最后,我还是没有看出玛玛加到底是真心气急败坏,还是只是做做样子给其他几位长老看。

    至于另外四名长老,她们真心不可能知道这种事,无所谓演不演技,别难为她们了。

    “对不起,我们应该早点告诉你们才对,可是这种事情有些……有些难以启齿,对吧,诸位长老能够理解吧。”我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求原谅。

    灵魂感应这种事情,其实就是滚床关系的精神版,文艺版,加强版,的确不是可以没心没肺的四处说的事情,这样无异于见人就说“我和某某某已经啪啪啪了”。

    长老们可以理解,但好像不怎么能谅解和释怀,我们的天狐圣女呀,就被这来历不明的野小子从**到精神到灵魂都给诱拐了,天理何在!

    幸好,她们毕竟不是寻常人,会被感情左右,只是悲愤了一会儿,意识到这已经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也就冷静下来。

    “凡长老,您向我们透露了一件如此重要的事情,我们或许应该感谢你才对?”玛玛加继续唱黑脸,目光带着笑意,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反讽。

    “这个……对不起,真的很抱歉。”这种时候,拼命低头认错就是了。

    “看来第一个条件你的合格了,但是,我还是有些忧虑,没办法轻易答应你。”五位长老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再次开口。

    “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地方,大家尽管说。”

    “相信你应该听熊人族说过,我们狐人族的天狐考验,是兽人一族之中难度最大的考验,他们能确保你进入他们的考验之中,不受到伤害,但是,我们却没办法确保你进入其中不受到伤害,阿卡拉大长老可是把你当宝贝疙瘩,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我怎么向她交代?”

    原来是这个,话说,玛玛加横竖好像都有点怕阿卡拉的样子,这其中有什么黑历史吗?

    这个问题,我仔细考虑了一会,慎重起见,决定还是问个清楚。

    “玛玛加大长老,能告诉我,天狐考验的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吗?”

    “唉,我们兽人一族的考验之地,都是由无数的先祖之魂所建立,每个种族都不例外,而作为我们狐人族最强的,也是只有历代天狐才能接受的天狐考验,更是由每一代的天狐陨落时所留下的灵魂碎片,精神意志所构成。”

    说到这里,玛玛加微微一顿,似乎想起了不堪回事的历史,叹气连连。

    “凡长老,我刚才说过的天狐情殇。你应该没忘记吧,历代的天狐,有超过一半的几率发生天狐情殇,为什么说我们的天狐考验,是兽人一族的考验里最困难,最强大,也是最凶险的考验,原因就在这里,因为天狐情殇的关系,这些天狐前辈在死去的时候内心之中还带这郁郁之气。甚至是愤世嫉俗的感情。”

    “这份郁气感情。在华为灵魂碎片,由她们的精神意志所构成的天狐考验世界里,会被扩大十倍百倍,对于进去接受考验的天狐。这些已经几乎魔化了的天狐祖先灵魂。会性格大变。出手毫不留情,别的兽人族接受考验,就算失败。丢掉性命的可能性也不大,而我们的天狐考验,要么成功,要么死,没有第三种可能。”

    “这样危险,为什么还要留着,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种考验了吧。”得知天狐考验正面目的我,吓得不轻,对小狐狸的安全更是忧心忡忡。

    “没办法,因为收益大啊,在很久以前,兽人族里也存在竞争,排资论辈,弱肉强食,我们狐人族的平均战斗体质天赋并不强,在众多的兽人族里只能列入中下等,全靠天狐和天狐考验这两大利器一力支撑,才不至于沦为被欺负的对象,能通过全部天狐考验的天狐圣女,历代都是兽人族里的最强者之一,能入暗黑大陆顶尖强者之列,就算只通过第一次考验,也足以成为少有的强者,令他人不敢忽视。”

    原来是这样,兽人族也有过这样的黑历史呀,或许现在和和睦睦,甚至是以为共存的狐狼两族,以前也曾经对立过,这并不奇怪,所以说很多时候,事情都有好坏两面,地狱一族的入侵几乎让暗黑大陆支离破碎,但是,却也让暗黑大陆原本几乎支离破碎的种族之间的关系,重新凝聚起来,尤其是人类,借着这次机会洗的白白哒,萌萌哒。

    “露西亚这家伙,也不和我好好说清楚,否则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让她进入第二次天狐考验。”想到小狐狸和我告别时的决然表情,我心里一阵揪疼。

    “她的性格,你我都了解,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不会改变,我们何尝不心疼她?”

    “既是这样,我就更应该进去里面!”

    “凡长老,如果没法确保你的安全,我们说什么也不会让你进去,说句大家都不想听到的事实,假如说,万一,露西亚真的没法通过考验,大不了也是我们狐人族衰落千年,但如果是你在里面发生了什么意外,那整个暗黑大陆说不定都要重新一蹶不振,我们认为凡长老的身上凝聚了整个大陆的希望和祝福,说是命运之子也不为过。”

    “既然你们都说了我身上凝聚了整个大陆的祝福,那就绝对没有问题,这样的我怎么会被考验所打倒呢?”我不甘心的反驳道,却只见玛玛加她们不断摇头。

    玛玛加,你这家伙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啊!!!

    “事关小狐狸的安危,你们就真的打算这样了吗?”我有些气急败坏,瞪着这些长老,她们一个个都回避我的目光,看向其他地方。

    “我们由始至终都没有放弃,只是觉得把凡长老卷入进去不好。”

    “对对对,就是这样。”

    “凡长老的存在,对暗黑大陆太重要了,能不冒的险还是进来不要冒的好。”

    “好吧,我理解你们的苦衷,是我太冒失了。”

    久久盯着这些老人,确认她们不会改变心意后,我叹了一口气,耷拉肩膀,似乎打算要放弃了……

    才怪呢,既然你们不同意,就别怪我剑走偏锋了!

    面对某德鲁伊憋足的演技,狐人长老们面面相窥,明知道对方心里在打些歪主意,却不知道该怎么劝才好,正如某德鲁伊无法说服她们一样,她们也无法说服某德鲁伊。

    “凡长老,不如这样吧,这次的讨论暂时中止,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或许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也说不定,切莫心急啊。”

    “我知道了,玛玛加大长老,但是具体的时间呢?总不可能无止境的想下去吧?”

    看着这些老人心急担忧的表情,我心里很是内疚,原谅我的任性吧,我实在没办法放着那只小狐狸不管。

    “三天之后吧,你看如何?”

    “好,一言为定,我等诸位长老大人的好消息。”

    这一次会议,就这样暂时落幕,三天时间,我再等三天,如果没有其他的好办法,我就只能用自己的办法行动了。

    但是,没等过三天,就在当天晚上,玛玛加就再次把我们叫了过去。

    在我莫名其妙的目光注视下,五位长老一脸不信,似乎比我还要陷入更加巨大的迷糊之中。

    “诸位长老,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好办法到是没有,但是……”

    玛玛加一脸疑惑的拿出一封信,信纸上面的徽章让我很眼熟,卧槽了,这不是联盟大长老的专用标记吗?阿卡拉怎么参和进来了,难道她感觉情况不妙,也想阻止我?

    “凡长老,如你说见,这是阿卡拉大长老给我们狐人族的信,还是你自己亲自过目一下吧。”

    玛玛加将信纸递过来,我心里略慌的接过来一看,飞快扫过,和玛玛加她们一眼,惊讶的表情逐渐扩大,最后傻眼了。

    阿卡拉信上说的事情,竟然是恳请狐人族的诸位长老,让我进入天狐考验里面,助露西亚一臂之力。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冒充阿卡拉写的信?我翻开信封,一看再看,错不了,这是大长老徽章,除了阿卡拉以外没人会有。

    “玛玛加大长老,你们怎么看?”我抬起头,将这个问题抛给对方。

    “这是一封让我们难以置信是阿卡拉大长老写的信。”玛玛加苦笑一声,犹豫片刻,和另外几名长老进行了一番眼神交流,最终,她们点点头,似乎做了一个艰难决定。

    “阿卡拉大长老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预言师,既然她这样说了,凡长老的安全,我们应该不会有大碍,在这之前,我和诸位长老商量了一下,如果凡长老非要执意进入天狐考验的话,到不是不可以破例一次……”

    “真的可以吗?”我宛如做梦,惊喜的打断道。

    此时此刻,就算这封信是伪造的,我也要强行把它当真了。

    “嗯,可以,在我们前往营地,向阿卡拉大长老确认的士兵回来之后。”

    “……”这些老狐狸果真没那么好忽悠。

    前往营地的狐人士兵很快回来了,带回来了切确的消息,阿卡拉已经亲口承认了这封信,的确是她寄过来的,内容也没有分毫差错。

    玛玛加她们面面相窥,许久不能释怀。

    这到底是要闹哪样,整个暗黑大陆最宝贝眼前这个德鲁伊的,大概除了他的妻子和亲人以外,就属阿卡拉了,现在,那个人竟然主动让他去冒这种险,这一点都不魔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