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三十五章 小狐狸的现状
    ***************************************************************************************************

    “哈欠!!!”

    刚刚来到哈洛加斯不久,我就打了个喷嚏,浑身发寒,是因为从营地到雪山天气骤变的关系么?我怎么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说我什么,虽说不一定是坏话但是超介意。

    来到哈洛加斯后,我并没有急着立刻坐传送阵去狐人族,而是通过其他方式先通知了在狐人族里呆了半个多月时间的马拉格比他们。

    依托传送阵的便利,等了半个小时的功夫,三人就在传送阵的白光中出现,看到我在外面候着,惊喜的跑了过来。

    “凡老大,熊人族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哎哟,看不出来呀,老马,我还以为你第一句肯定是急吼吼的说我怎么那么晚才来呢。”我上下打量着马拉格比,有种士别三日的感觉。

    “哼哼,那可不是嘛,我老马可是个顾全大局的人。”马拉格比一被夸,立刻抹起了鼻子,做自豪状。

    “别听老马这家伙说浑话,露西亚大姐头有玛玛加大长老她们关注着,暂时没有危险,这家伙就开始得意忘形,四处溜达想勾引狐人妹子。”库特毫不留情的拆穿了老马的真面目。

    “库特,你这家伙啊。难道你就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吗?啊?你摸着自己的心回答有没有,前几天到底是谁被我说动了,一起去酒吧寻找【猎物】来着?”

    “我……我那只是被你的妖言一时蛊惑了而已。”库特憋了个大红脸。

    “什么妖言,库特啊,大家都是男人,我明白的,我们都明白的。”

    “你明白个屁,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大怒的库特,将马拉格比放在他肩膀上拍打的手一把甩开,远离三步。以示不屑同行。

    看到这两个活宝又开始打闹。我微微笑了起来,同时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两个人还能如此耍宝,说明小狐狸并没有大碍。甚至天狐考验可能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别在这里站着。冷死了。我们去找个酒吧,坐下来慢慢说。”

    一行五人离开传送阵,随心的来到了附近一家古朴的石头酒吧。刚刚进门,屋内炉火的热量就迎面扑来,让大家舒服的呼出一口白气,仿佛将身体里面的寒意吐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寒冬过去,春意袭来,雪山的天气渐渐变得不那么暴躁了,窝了一个冬天的冒险者们,大多都迫不及待的跑出去历练,酒吧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少了一分平日的喧闹沸腾,多了几分温馨宜人,坐下来,点了吃的喝的,一心挂念着小狐狸的我连忙问起来。

    “别卖关子,快点告诉我小狐狸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好消息或者坏消息?”

    “哈哈哈,我还以为凡老大不急呢。”老马大笑,大嘴巴属性的他当仁不让的抢过解释的任务。

    “我们在狐人族呆了半个多月,一直在观察露西亚大姐头的状况,虽然玛玛加大长老还是不肯让我们接近考验秘地,不过一有什么新的消息,她还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那么最新的消息嗯?看你们打打闹闹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坏消息吧。”我喝了一口侍者端上来的热奶,微微笑道。

    “有那么明显吗?”马拉格比摸了摸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其实也不算什么太好的消息,只不过能确认露西亚大姐头的安全,我们就安心了。”

    “到底是什么消息,快说。”

    “根据玛玛加大长老所说,经过她们数个月的努力,终于能够和考验秘地里的露西亚大姐头联系上了。”

    老马正欲开口,冷不防的库特在一旁忽然以飞快的语速说道,这一记偷袭让老马张大嘴巴,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愤怒的朝库特扑了过去,控诉对方偷取胜利果实的无耻行为。

    “是这样吗?白狼。”老马和库特就没个正经一点的,还是白狼比较靠谱,因此我的目光落到一直沉默淡定,酷的掉渣的白狼身上。

    “嗯,没错。”白狼喝了一口热奶,抹了抹嘴边的白渍,冷冰冰应道,反差萌有木有?

    “露西亚暂时没什么大的问题,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莱娜呢,还在精灵族吗?过的还好吗?”这三句话不离妹妹的死妹控,终于开始发威。

    “我昨天回了营地一趟,莱娜还在精灵族,没什么大碍,我和洁露卡那边时时都在通信,有什么情况她肯定会告诉我,放心吧。”

    “嗯。”得知妹妹无事,白狼抿着嘴,喝了口热奶,冷酷的点点头,又不说话了。

    “你们两个快别闹了,快点告诉我,怎么联系上了,还有和小狐狸说了些什么,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看着还在扭打的俩活宝,我无奈打断。

    “没说什么。”两人回过头,异口同声。

    “没说什么?那算哪门子的联系上了。”我恨不得一口热奶喷死这两个二货。

    “是联系上了,可惜只有短短的一两秒,只来得及提到露西亚老大的不到半句话。”

    “这样也行?”我一拍脑门,无语望天。

    不过也不能怨狐人族不给力,能沟通到天狐考验里的小狐狸,她们也算够拼了,虽说我还没亲眼见识过天狐考验,但是熊人族那边都说是兽人一族里最困难最强大的考验,那么想必要联系上里面的人。应该也比较困难吧,这就好像期末考试,本来应该闭卷,你却拿着手机问外人,有一整个种族的人帮你出谋划策,这怎么成?

    但是玛玛加她们却做到了,不得不说,狐人族在魔法方面的造诣还是要远远超过熊人族,同样是被考验困住,莫西德卡尔他们就束手无策。根本没有任何手段可以联系得上考验里的塔莫娅。

    “小狐狸那半句话说了什么?”虽说只有半句话。我还是比较好奇。

    “【我很好,大……】四个字。”

    “……”还真只有半句话,或许还不到,不过小狐狸也是太聪明机智。在这短短的一两秒时间。或许还要从忽然和外界获得联系的突发状况中回过神来。她立刻就知道应该优先说些什么,被困在考验里好几个月,大家最担心的肯定是她的安危。其他都是其次。

    “联系上了就好,看她还能动脑子,立刻反应过来该说些什么,应该不是处于太大的困境或者身心疲惫之中。”

    “嗯,我们也是这样想,不过有一个比较不妙的消息。”库特停下打闹,犹豫着说道。

    “玛玛加大长老说,露西亚大姐头带的干粮和水,应该消耗的差不多了,这还是考虑在节约吃喝的情况下,要是在考验之地里频繁战斗,消耗量会更大,露西亚大姐头那半句话里,便透露出一丁点的沙哑声,看样子已经是在省着水喝了。”

    “这样可怎么行?”我大惊失色,如果是像塔莫娅那样的考验还好,拥有选择的主动权,想休息就休息,想战斗就战斗,如果出现缺乏食物和水的情况,可以选择多休息一点,甚至最恶劣的情况下,可以进入类似冬眠的状态,尽最大可能节约消耗,起码还能再撑好几个月。

    万一天狐考验里的考验内容并非如此,而是强制战斗呢?在饿着肚子又口渴的情况下,小狐狸能坚持多久?

    想到这里,我就心疼不已,那么一只娇滴滴的小狐狸,老天怎么舍得让她没吃没喝,这还有天理王法么?

    “知道露西亚大姐头无大碍,现在,玛玛加长老她们暂时放弃了继续取得联系的研究,而是开始捉摸着该怎么将食物和水投入到天狐考验之中。”

    “她们这是还想继续让小狐狸在里面接受考验啊。”听到玛玛加她们的决定,我哭笑不得,无奈摇头。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或许是考验时间越久收获就越大,就算不是这样,在考验里面提升的速度,应该也比正常历练要快个好几倍吧,记得露西亚大姐头是说过类似的话,换成是我,我也不会放弃这样的大好机会,不就是几个月时间么,就当外出历练了一趟呗。”

    “你到是忽然看得开了。”我瞟了老马一眼,不可置否。

    “或许是因为感觉就在露西亚大姐头身边的关系,有什么情况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所以心安了不少,冷静下来之后,想的东西也就多了。”老马真不能夸,这不,摆出了思考者的姿势,又在自卖自夸了。

    “是想天狐妹子想多了吧。”库特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打击老马的机会,在旁冷言冷语说道。

    “你这分明就是嫉妒,赤果果的嫉妒,嘴巴那么臭,当然讨不了女孩的欢心,所以也见不得我风流,是不?”马拉格比不甘反击。

    “说的好像你勾搭上了谁似的。”库特一撇嘴,一记精准的心灵箭矢命中了老马的膝盖,让他无言以对,疼了许久。

    哈哈,老马这张嘴的确比较能说,而且自来熟,但是喜欢作死的属性却足以掩盖这两个优点,妹子都被吓跑了,怨得了谁?不改改这大嘴巴的性格,怎么看都是注孤生的节奏啊。

    至于库特,他是属于那种不认识的时候半个字憋不出,混熟了以后不逊色于老马的闷骚法师,这样的男人已经不吃香了,不主动点和妹子搭话,难道还等别人倒追你?而且身为法师,他心里多少也有几分矜持和骄傲,不滥情不并不乱搞,这性格要是放在原来世界,保准和我一样是资深宅。

    所以说,宅男没有女朋友。acer年年拎汽油!

    至于白狼,如果想,凭着他那张酷炸天的帅脸和性格,分分秒秒都能让天狐妹子倾心,可惜到现在为止,能在他心中扎根的女孩只有两个,一个是小狐狸,一个是莱娜,是属于主动型注孤生的男人。

    咳咳,话题好像跑远了。小狐狸的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现在对她来说最要命的应该是食物和水的问题吧,没关系,我来了,玛玛加她们不用再为如何投食的事情而操心了。就用我在熊人族那里积累的经验。华丽丽的将小狐狸救出来。在所有狐人面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看看以后谁还敢反对我和小狐狸,嗯哼。

    我觉得这是个天赐良机。心里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不求在狐人族搞个像蒂亚那样的婚礼,至少也要大家同意才成是不,小狐狸可是说过了,等她通过第二次天狐考验,就会考虑我的求婚,嘿嘿嘿。

    等等,这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flag吧?

    “顺便问一下,那些狐人现在对我的态度是怎么个样?”最后,我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可是决定了等会我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前往狐人族,不可大意。

    提起这个话题,以及见到我一副怂得不行的表情,三人都有些幸灾乐祸,尤其是老马,大咧咧的翘起了二郎腿,声音掩饰不住的解恨。

    “本来嘛,其实在狐人族里,关于凡老大的风头也差不多过去了,正所谓没有永远的仇恨,凡老大又不是强迫露西亚大姐头和你交往,对吧,这你情我愿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清楚。”

    “所以说呢?”我精神一振,莫非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狐人族了?

    “所以说了,这是本来的事情。”

    “现在呢?”我察觉到一丝不妙的气息了。

    “自凡老大和蒂亚的婚礼,可是在即将好的伤疤上撒盐,新仇旧恨呀,现在狐人男性一天不把【果然不能让这种喜新厌旧的禽兽长老抢走我们的天狐圣女】挂在口中,都跟不上时代了。”

    我:“……”

    果然还是把斗篷遮好,悄悄地进村,打枪滴不要。

    我丝毫不怀疑老马的话有夸张成分,因为他说的话让我想起了在和蒂亚在第一世界的婚礼上,那些前来【观礼】的狐人们杀气腾腾的眼神,他们能安分守己,没有在我和蒂亚的婚礼当天闹出什么事,我都觉得很惊讶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