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 一家人
    ***************************************************************************************************

    迎接回了塔莫娅,熊人族陷入沸腾欢庆之中,成千上万的熊人听闻消息,纷涌出来迎接塔莫娅的回归,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欢呼声。

    尤其是那些年轻熊人,简直就像一个声势浩大的粉丝团,塔莫娅走到哪里,他们就一路跟到哪里,高呼着“大姐头回来了”、“大姐头最强”之类的喊声,响彻雪山,将其他人的声音都给淹没下去。

    我说……虽然说,或许我还不是很了解塔莫娅,没有你们这些从小到大和她在一起的跟班那么了解,但是塔莫娅现在的心情,我到是还能看出来,生气了,发火了,快要黑化了,所以拜托你们住口吧,不要再叫大姐头了,我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还好,莫西德卡尔及时的伸手制止了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下压手势,对大家说道。

    “诸位,诸位,塔莫娅刚完成考验回来,身体一定很累了,需要休息,大家先让塔莫娅回去歇歇吧,等她醒过来之后我们再好好庆祝一场。”

    大家一听,目露关切的看向塔莫娅,塔莫娅本来是不怎么累的,但无论如何都比被大家拥护着高叫“大姐头”要好。于是低下头,让长长的刘海划落遮住双眼,根本不需要演技,这个微小的动作立刻就让大家自行脑补了她在考验之地恶战一场终于通过考验的惊心动魄经历,露出谅解心疼的目光,纷纷散去,不再打扰【疲惫】归来的塔莫娅。

    “既然塔莫娅累了,那就先带她回家好好歇息吧,有什么事,迟些再说也不迟。”塔玛西长老善解人意。慈和的看了塔莫娅一眼。带着其他长老也相续离去。

    “塔莫娅,我们回去吧,你的妈妈听到你回来的消息,立刻就下了厨房。准备做一顿最丰盛的菜肴迎接你回来。”

    “真的?太好了。妈妈做的菜无论何时都想吃。”塔莫娅眼前一亮。少有的露出吃货目光,发现我在旁笑看着她,立刻轻咳几声。粉脸一板,欲盖弥彰的解释了一句。

    “熊塔,每个人都有肚子饿的时候,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塔莫娅她啊,最喜欢吃罗洁米娅做的东西,从小吃到大都不会腻。”莫西德卡尔却很不给面子的揭穿女儿,让塔莫娅有些挂不住脸,连连轻咳,脚步加快。

    “说的好像爸爸你不喜欢吃似的,真这样我就去和妈妈说,爸爸已经吃腻了你做的东西。”

    “等等,我开玩笑的,洁米做的我当然喜欢吃,无论何时都喜欢吃,你可不能在你妈妈面前污蔑我。”

    一听女儿这样说,莫西德卡尔慌了,真让塔莫娅说了,自己起码要啃十天半月的雪饼,也就是冻成一坨冰块的面饼,或许还是半生的。

    看着这父女二人你追我赶,好像要争先回到家向罗洁米娅打小报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家人面前,无论是身为一族之长的莫西德卡尔,还是英姿威凛的武帝大人,都变得有些小孩子气,这才是一家人啊。

    所以说,听懂我话里的意思了么?我在家里所做的一切幼稚行为,都是因为在家人面前变得孩子气了,一旦离开了家,我就会变成一个沉稳成熟冷静冷酷的德鲁伊,最重要的是,智商会直线上升。

    回到塔莫娅的家,大门已经敞开,不知道这对父女谁胜谁负,迎面刮来一阵带着雪花的寒风,却依然阻挡不住屋子里传出来的香味,就算原本肚子不饿,闻了以后也会情不自禁的吞口水,感到一阵饥渴,塔莫娅的妈妈的手艺果然不是盖的。

    我带着尤丽叶,在门口等待了片刻,才轻步进门,下意识张望一眼,发现塔莫娅和罗洁米娅这对母女抱在一起,尤其是罗洁米娅,眼眶里泛着泪光,为女儿的安全回来而激动的难以自抑,莫西德卡尔则是站在旁边,满脸欣慰幸福的看着这一幕。

    好像……还是有点进早了?

    察觉到我们的进入,罗洁米娅抹了抹眼角,松开塔莫娅,冲我们露了一个难为情的笑容,然后上上下下打量着女儿,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吴凡阁下,尤丽叶大人,让你们看到了家里难为情的一幕,真是不好意思。”

    莫西德卡尔连忙招呼,因为塔莫娅的回来,他心情好了许多,即使面对我们这些外人也能开开玩笑了。

    “怎么样,吴凡阁下,我的女儿,和你以前认识的不大一样吧,在家里才会露出真实孩子气的一面。”

    “爸爸,你这种说法很过分,我可是从来没有在熊塔面前假装成熟冷静,一向都是坦诚相待,对吧,熊塔。”武帝大人一听,不高兴了,转头用炯炯的目光盯着我。

    我这是躺着也中枪啊,面对塔莫娅的锐利目光,我哈哈笑了几声,竖起大拇指,国字脸的正经严肃向莫西德卡尔夫妇报告:“这是当然了,塔莫娅在其他人眼中也是很可爱的女孩,经常会在末尾加一个【喵】字。”

    “真……真的?”莫西德卡尔夫妇被这个【事实】惊到了,想象着女儿喵喵喵的可爱说话,震惊的连思考能力都已经丧失,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听不出如此破绽百出的谎言。

    “熊塔,我记得我说过吧,我讨厌撒谎的人,撒谎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武帝大人脑门仿佛冒出了无数个十字青筋,闪一下出现在我面前。伸手不断拉扯着我的脸,面带微笑,一字一句说道。

    “落多了,李丹来多倍杀猫里嫩日摸再地。”(我错了,喜欢在末尾加喵的人是我才对)

    见我诚心诚意认错,武帝大人才犹未解气的放开我的脸,轻哼一声,似乎不打算理我了。

    莫西德卡尔夫妇看到这一幕,面面相窥,神色有些微妙。

    “咳咳。塔莫娅。怎么能对恩人不敬呢,来,快点道歉。”最后,还是莫西德卡尔反应过来。没有丁点力度的喝斥一句。

    “熊塔。需要我的道歉吗?”塔莫娅回过头看着我。笑容逐渐灿烂。

    我连忙摇头,生怕慢了一秒又被扯脸。

    “爸爸,你看。熊塔说了不需要。”

    “你这个女儿啊……我当初就不应该放任你。”

    “虽然这样说有些自夸,但是我可不记得我从小到大哪里让人失望过了。”

    塔莫娅抬头挺胸做自豪状,让莫西德卡尔吹胡子瞪眼,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这个几乎完美的女儿,到底有什么让人失望的地方,难道说在家里表现的有些孩子气也算?

    “族长大人,无需责备塔莫娅,说起来我反而是挺开心的,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塔莫娅的另一面。”见状,我知道是自己出来打圆场的时候了,没想到这话一说塔莫娅又不乐意了。

    “熊塔,你这句话的意思莫非是在说我一直在大家面前伪装自己,没有坦诚相见?”

    坦诚相见什么的……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脑海中不自觉的又想起考验之地里塔莫娅那具完美无瑕的赤果玉体,那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坦诚相见了。

    用力摇摇头,将脑海里的东西清理干净后,眼看塔莫娅的蓝紫色眼眸越瞪越大,我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只不过每个人对待不同的事情,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态度,这是人之常情,怎么能说是伪装呢?”

    “嗯,熊塔这句话说的很对,就跟我不会在内塔外塔面前这样做一个道理。”武帝大人嗯嗯点头,眉头总算舒展开来了。

    “既然决定坦诚相见的话,那么将你小时候做过的事情告诉吴凡阁下也没什么关系吧?”莫西德卡尔忽然想起什么,笑着问道。

    “敢说出来就让你接受正义的制裁!”塔莫娅脸一黑,拳头一握,说黑化就黑化,吓的我和莫西德卡尔瑟瑟发抖,不断摇头,一个不敢说,一个不敢听。

    “好了,你们,快坐下来吧,吃的已经做好了,边吃边说也不迟。”时不时微笑注视我们这边的罗洁米娅,这时候用勺子敲了敲锅,铛铛铛的宣布开饭。

    还是像游牧民族的吃饭方式,大家围绕着火坑坐下,火坑正上方吊着热气腾腾的大锅,我和塔莫娅、尤丽叶一人一边,莫西德卡尔夫妇则是坐在了一起,除了大锅里的炖肉汤以外,还有各种大碟盘子装着的菜肴,香味四溢,分量十足,光是看着就让人有了一股饱意。

    “来,塔莫娅,你最喜欢吃的肉卷酱饼。”

    罗洁米娅熟练的用一张面饼卷起炖肉,烤的香味和炖的鲜味融合,炖肉中渗出的汤汁融入到香脆的面饼之中,变得外酥里棉,再刷上一层不知名的黑酱,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嗯。”塔莫娅一脸开心的接过肉卷酱饼,迫不及待的正要张口开吃,动作忽然顿住,想了想,将肉卷酱饼撕成两半,一半递了过来。

    “我?”我一脸惊讶的指着自己。

    “莫非我是递给幽灵?”塔莫娅也显得困扰。

    我身边到真有一只幽灵,不开玩笑。

    暗暗吐槽一句,我心怀感激的接过肉卷酱饼,却发现莫西德卡尔夫妇在看着我们笑。

    “哎呀,我的女儿还从来没有这样分给我过呢。”莫西德卡尔笑脸一拉,故作伤心,这演技我给零分。

    “熊塔是客人。”塔莫娅俏脸微红,连忙将另外一半肉卷递给尤丽叶。

    “尤丽叶,你也尝一尝,我最喜欢吃的妈妈做的肉卷酱饼。”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尤丽叶开心的笑眯了眼。虽然身为精灵,她更喜欢吃素菜水果,但是对待肉食也不像其他精灵那么反感,所以吃的津津有味,让我忍不住想给她多加一个吃货的属性。

    “嗯,好吃。”我咬了一口,惊叹连连,这个,得让维拉丝知道,让她以后也经常做一做。

    “对吧。秘诀在于酱。”塔莫娅向我示意手中的黑酱。

    “的确是很独特的味道。是什么做的酱?”我两眼放光。

    “这可是妈妈的独门手艺,妈妈才知道,熊塔喜欢的话,要配方也可以。要酱也可以。带回去让大家也尝一尝吧。”

    “这可是我们家里最大的秘密。女儿让我教给吴凡阁下,莫卡,你说怎么办?”罗洁米娅露出一副左右为难的表情。演技我给五十分。

    “洁米,好好想一想,酱的配方重要,还是女儿重要?”莫西德卡尔一脸沉痛,咬着牙,仿佛做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才不是什么最大的秘密,爸爸妈妈,身为长辈却在联手欺负女儿,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示范。”塔莫娅放下手中新的肉卷酱饼,气鼓鼓说道。

    “比起女儿,的确不算什么秘密,好吧,吴凡阁下,我待会就去写配方,再给你捎上几罐。”罗洁米娅神秘的冲我一笑,让我莫名其妙,怎么了,我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莫非是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

    这顿饭,在有些诡异的气氛下吃完,之后,我提出告辞,塔莫娅刚刚回来,一家人肯定有很多话想说,而且塔莫娅回来后,这屋子就没有房间了,我和尤丽叶还是去熊人族腾出来的接待客人的房间住吧。

    见我去意坚决,莫西德卡尔夫妇也没有强留,只是吩咐了塔莫娅出门送我们。

    “其实,熊塔留下来也没什么关系。”对于我们不愿留宿的举动,武帝大人似乎有些失落,觉得我们见外了。

    “尤丽叶和我一起睡就好了,熊塔继续睡火坑。”

    “感情我就是睡火坑的命啊。”我夸张的叫道。

    “有什么不好吗?我小时候可是更喜欢睡火坑,在火坑旁边睡比在床上睡还要暖和。”

    “现在呢?”

    “现在……当然也喜欢,只不过是有些……有些不方便罢了。”说着,塔莫娅有些难为情的低声轻笑,似乎回忆起了小时候睡在火坑旁边的童趣。

    也对,火坑虽然暖和,但毕竟是外房客厅,随时都可能有客人来访,塔莫娅作为女孩子,睡在外头肯定诸多不便,像我就不同了,睡在外头,就算有人忽然推门进入,只要把卷在身上的斗篷一展,立刻就是为师的完全体了。

    “还有,熊塔,刚才的事情……那个……”塔莫娅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刚才怎么了?”这可不像武帝大人干脆利落的作风啊,我好奇问道。

    “我是想说,刚才……刚才熊塔……对我……有没有……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塔莫娅结结巴巴的把一句话说完。

    这句话却像戳中了我的心脏般,让我噗一声喷气,浑身颤抖起来。

    莫非……莫非刚才在脑海里想象塔莫娅果体的景象,被她……被察觉到了?不可能啊,我们之间的灵魂感应还没有具体到这个地步。

    见我被吓傻了,塔莫娅困惑的歪歪头,停下脚步。

    “熊塔一定又在想些奇怪的东西了,我是说,对于我刚才在家里的表现,会不会有什么看法?觉得我和以前判若两人,对那样有些小孩子气的我失望……诸如这些。”

    原……原来说的是这个,我擦擦冷汗,庆幸的长吁一口气。

    “没有啊,怎么可能会有这些想法,倒不如说……”我想了想,认真的朝武帝大人竖起大拇指。

    “倒不如说那样的你,女人味更足了。”

    “真的吗?”塔莫娅开心的笑了笑,继续迈出脚步,一边走,一边伸着懒腰,瞭望晴天。

    “我啊,或许是自小的时候,就被身边的伙伴投入了太多的信任和尊敬,不知不觉中,就想变得成熟可靠,变成足以率领他们,让他们成为正义强大的战士……”

    说着,武帝大人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将一丝鬓上的银灰发束缠绕在指尖卷啊卷,这个细小的举动让她多了几分少女的纤柔妩媚。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有些太勉强自己了,所以在爸爸妈妈面前的时候,我会变得小孩子气一些,直到现在还没有改过来,让熊塔见笑了。”

    “没什么可笑的,我在维拉丝她们面前的时候,不是也经常会耍小孩子脾气吗?”想起家里的女孩们,我柔柔的笑了笑,思考片刻,说了一句原来世界被用烂的话。

    “只要你自己觉得开心就好。”

    “和熊塔说了这些话,心里果然畅快了许多。”眼看目的地已经接近,塔莫娅回过头,嫣然一笑。

    “但是,果然还是想在熊塔面前更成熟可靠一点,想成为熊塔可以依赖的伙伴,这样可以吗?”

    “那真是太可惜了,其实小孩子气的一面我也想多看一看。”我真心惋惜道。

    “不会给熊塔太多机会的,嘿嘿。”

    说着,塔莫娅冲我做了一个可爱鬼脸,仿佛这个小小的举动,已经将她身上残留的最后一丝孩子气消耗殆尽,转眼间,英姿飒爽的武帝大人又回来了。

    “熊塔,尤丽叶,我回头再来找你们。”

    “嗯,好好休息去吧。”我和尤丽叶齐齐招手道别。

    走了几步,塔莫娅忽然又回过头,不大放心的看着我们两个,叮嘱道:“没事的话,最好别走的太远,虽然这里比起外面的雪山,环境要优越很多,但是暴风雪还是时不时会降临,你们又不熟悉环境,一旦刮起暴风雪,迷路了可就糟糕了。”

    其实塔莫娅这句话可以简单总结为一句“没事最好别外出,你们这对组合容易迷路”,只不过顾及到两人的自尊心,而强加上了暴风雪这个设定……

    ***************************************************************************************************

    昨天同事聚会去了,喝了个半醉,现在胃还有点不舒服,呜呜呜,争取等会再更一章补昨天的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