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 水晶龙的性别之谜
    ***************************************************************************************************

    在我呆滞的目光注视下,从水晶龙身上喷涌而出的剧烈白光,完全将它包裹起来,变成一个大茧的形态,而后,光芒才逐渐消弱,渐渐地,渐渐地露出本体。

    刚才还是小狗模样的水晶龙,在消去光芒后,竟然变成了一个椭圆体的水晶球,远远看去,说不定还真会把它当成是一个巨大的蚕茧。

    这……这是要闹哪样?

    事情变化的太突然,我的脑子完全转不过来,搞不定水晶龙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脑海中只隐约回忆起艾芙丽娜临走之前那不怀好意的笑声。

    貌似……不,我绝对是被它阴了一记。

    “发生……什么事了?”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尤丽叶似在梦游一般的迷糊梦呓,我这时候才忽然记起自己还是圣月贤狼形态,连忙取消变身,匆忙看去,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有尤丽叶在我取消变身的下一秒才睁开眼,应该没有发现,问题还是眼前这坨椭圆水晶,到底是怎么回事?水晶龙的进化?超进化?问题是为什么看到我,准确的说是看到我的圣月贤狼之后才发生,是偶然还是必然?

    “哎呀哎呀。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披着我的斗篷走过来的尤丽叶,也发现了眼前一大坨水晶体,露出茫然之色。

    “我也不清楚,刚才水晶龙那家伙,忽然就变成了这副模样。”我摇摇头,露出茫然眼神,也没指望尤丽叶能够给我解惑,关于水晶龙的认识,她知道的早就已经告诉了我。

    但是,尤丽叶紧紧盯着水晶体数秒。却给了我意外之喜。她摁着脑袋,做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样。

    “好像……有点眼熟。”

    “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我喜出望外,连忙问道,毕竟水晶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好向巨龙一族交代。

    “嗯。让我好好想一想。有点印象,好像就在前几天……洁露卡……”尤丽叶不断点着下巴沉思,模样娇憨可爱。可惜我已经心急的无心欣赏。

    又关那黄段子侍女什么事,莫非在我身处考验之中的时候,那换段子侍女曾经偷偷来过熊人族?这不大可能吧。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就在这时,尤丽叶一拍掌心,仿佛终于克服了最大困难,完成使命般,露出欣慰之色,满满一副“我只要努力,原来也是能做到的啊”的高兴表情。

    当然,就算是心情如此激动,她脸上柔软温吞的感**彩,也依然感觉不到任何的紧张迫切,虽然散发的气质能让人放松平和下来但是太过放松也会悄然无声的脱力,或许这种独特的气质能用来对付敌人也说不定,我暗暗脑洞大开的想道。

    “上次亲王殿下不是问过我关于水晶龙的事情吗?”

    “是它刚刚出现的那时候吗?”

    “对的,就是那天。”尤丽叶轻轻点头,露出淡淡的,宛如小孩邀功一般的轻柔微笑。

    “殿下问我水晶龙的性别,我不知道,没办法告诉殿下,所以就去问了洁露卡。”

    到底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手段?我一脸惊讶,不过现在比起搞懂这些,眼前的事情更加重要。

    “那她到底知道不知道,怎么说?”

    “洁露卡当然知道了,她要是不知道的话,整个精灵族就没有多少人会知道哦。”

    “……”没想到尤丽叶给那黄段子侍女的评价竟然那么高,是她高估了那笨蛋侍女,还是我一直没有看清楚这笨蛋侍女的厉害之处?

    “结果,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水晶龙现在的状态,和它的性别有关系吗?”

    “是的。”尤丽叶又是轻柔点头,歪头思考了一会儿,似在组织言辞,然后才缓缓开口,她那单核单线程的大脑,如果只是专注考虑一件事情,速度还是很快很灵活的。

    “洁露卡她呀,在信上说了,水晶龙因为是自然之子,一出生的时候是没有性别的。”

    “嗯嗯,然后呢?”

    “然后呢,随着时间慢慢流逝,逐渐成长,还是没有性别。”

    “再然后呢?”我一脸黑线,拜托了尤丽叶大人,别再温温吞吞的吊我胃口,快点说正题吧。

    “再然后还是没有性别。”尤丽叶笑眯眯的软糯回答道。

    “……”

    “……”

    “好吧,能告诉我,它到底是怎么变性……我的意思是说,它是永远没有性别之分,还是到了某一个时刻才会发生性别变化?”

    我开始反省了,尤丽叶的性格难以改变,所以应该是错在我提问问题的方式和姿势有误,才会被一直吊胃口,她并非有心。

    果然,这次提问的姿势对了,尤丽叶立刻就给出了我想要的答案。

    “是的,到了某个时刻会发生性别变化,并非一直没有性别哦。”尤丽叶说着,想起什么,从怀里拿出信纸,看了起来。

    我说……你能直接把信纸给我看好么?考虑到这迷糊骑士的单核单线程,我还是无奈作罢,算了,就让她来说吧,或许会从中获得小小的成就感,弥补一下心中的无聊和空虚。

    “洁露卡她啊,是这样说的,水晶龙的变性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最常见,等水晶龙度过无性别的幼年期和成长期,到达成年期的时候。会根据自身的阅历经验和意愿,自由选择变成雌性或是雄性,当然,选择了以后可就没办法再改变了。”

    这黄段子侍女,说的不是废话么,要是选择了以后还能继续自由改变性别……光是想想就让人蛋碎了,那绝对的超越扶他的存在啊。

    “第二种,就有些特别了。”转到下一张信纸,就算看过一遍,早就知道了里面的内容的尤丽叶。也忍不住再次露出惊奇之色。当然,这份惊奇在她毫无紧张感的慢拍子的温软气质中就犹如沧海一栗,不细心看根本感觉不到。

    “在成年之前,如果水晶龙遇到了足以震撼它们的灵魂的存在。就会发自本能的渴望的想要也变成那个样子。它们的性别选择就会提前到来。甚至是立刻进行。”

    “等……等一下……”小腿肚子剧烈颤抖着,连我自己都搞不定自己到底是没听懂,还是说不愿意接受现实而故意不去理解。

    “你……你的意思……能再解释清楚一些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说还不够清楚吗?抱歉。我啊,总是笨手笨脚的。”尤丽叶将某德鲁伊的鸵鸟埋沙行为,当成了是自己迷糊性格的错,自责了一句,思考片刻,用更简单,更明白的语言再次解释一遍。

    “换句话说,成年期以前的水晶龙,要是看到了能够震撼它的心灵和灵魂的美,无论这份美到底是属于雄性,还是雌性,亦或者是人类,精灵,兽人,甚至是其他非类人物种,都会产生强烈的本能的渴望,也想要拥有这份美,变成和对方一个模样。”

    “也……也就是说……”我啪的一下,otz跪倒在地,微颤颤的指着眼前这块半人大小的椭圆水晶块,欲哭无泪。

    “也就是说,现在水晶龙正处于第二种性别选择状态?”

    “尤丽叶也不清楚,毕竟水晶龙之类稀有物种,就是巨龙也不是经常能见到这样的同类,对于我们而言就更加神秘了。”

    尤丽叶轻轻摇头,注视着脚下的水晶体,再看看莫名陷入绝望状态的亲王殿下,露出困惑目光,搞不懂他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水晶龙进行性别转换,就跟精灵的成年仪式一样,都是非常庄严隆重,值得庆祝的事情,为什么殿下反而一副世界末日到来的样子呢?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个样子,看来是错不了了,不,弄错了也没关系,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呵呵呵呵……”

    因绝望而彻底黑化的某德鲁伊,口中吐着含糊不明,仿佛诅咒般令人惊悚的话语,一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在背后一摸,一把长剑缓缓取出。

    “现在干掉它还来得及……为了节操……节操保卫战……我不得不这样……就算是将来巨龙一族……那也……绝对……对不起了……都怪你……为什么不好好选……偏偏要选了……”

    说着,长剑缓缓居高,眼看就要上演一场李靖劈肉球的戏码。

    尤丽叶虽然迷糊,但是眼看亲王殿下的动作,她再怎么迷糊也知道该阻止,少有的一个利落箭步冲上前,从背后死死抱住了某黑化的德鲁伊。

    “失礼了……但是我觉得……殿下这样做是不对的……不能这样做……”

    “你放开我,尤丽叶,我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虽然对不起水晶龙但是都是它逼我的,我也是受害者!”

    我奋力挣扎,怒发冲冠,然后悲哀的发现,尤丽叶的力气比我大了十倍不止,别说突破她的阻拦,我现在全身的骨头都快被她这一记怀中抱汉杀给箍的粉碎了,仿佛听到了二百零六块骨头的齐哀,看到了德国骨科的热情招手。

    发现情况不妙的我,再也顾不得黑化,先保住小命要紧。

    “尤丽叶,等等,你……你能不能先松开一点,我……我快被你抱的喘不过气来了。”

    “不行,兰斯特大人一定会乘着我松手的功夫伤害水晶龙。”迷糊骑士难得的【机智】了一回,变本加厉的加重一分力道。

    等……等等……真的要断了……骨头快要断了……难道真的非得变身不可?我堂堂联盟长老精灵亲王兽族勇士竟然要沦落到这种地步?要被一个纤细柔弱的治愈人妻系迷糊精灵骑士给怀中抱汉杀了?

    然后两眼一黑,嗝屁了。

    “殿下。殿下,你没事吧?”迷糊中,尤丽叶的焦急声音传来,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身上披着自己的斗篷,不过斗篷上有尤丽叶的香味,莫非是我之前给她披上那件?

    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水晶龙呢?”我连忙坐起来,问道。

    “不……不行哦。殿下。不能让你这么干。”尤丽叶虽然一脸悔意,但还是紧张兮兮的伸展开手,宛如母鸡护小鸡一样拦着我。

    “如果我以亲王殿下的名义命令你让开呢?”

    “这……这……”尤丽叶呆了,想了想。咬着牙果断让开。真是个乖孩子。乖的让我忍不住想伸手摸摸她的头了。

    “放心吧,我已经冷静下来了,不会再想伤害水晶龙了。话说它现在的状态,我就算想伤害也伤害不了吧。”

    看了一眼地上的水晶体,我敢以所剩不多的节操保证,这货现在的状态,比它平时的水晶之躯还要硬上十倍,别说我的本体,就算变身cosplay熊也未必能拿它怎么样。

    “说的也对。”尤丽叶恍然大悟,然后在我啪的一跪,吓的我,连忙搀扶住她。

    “对不起,尤丽叶误会殿下了,还害得殿下晕倒过去,尤丽叶不是一个合格的骑士,更没有资格成为十二骑士的后补,尤丽叶……尤丽叶一无是处……呜呜呜~~~”

    说着,自个迷糊温柔的精灵少女,竟然哽咽哭泣起来。

    “别,别这样,乖,是我的举动太反常了,怎么能怪你呢。”安慰哭泣的少女可不是我的长项,尤丽叶一哭我就慌张了,虚抱着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慰,感觉像哄小孩子一样。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我说你有用,你就有用。”没办法,我只好故作生气的拿出点强硬语气了。

    “是……是的。”见我生气了,尤丽叶乖乖闭嘴,不过这句话的安慰效果好像不错,她打起了几分精神。

    “嗯,这样才乖。”我呼出一口气,放开她的时候,下意识摸了摸她的头,啊,真的这样做了,对着一个外表成熟治愈的女性这样做了。

    因为我这个动作,尤丽叶也愣了一下,然后轻笑:“蜜拉,也会时不时这样摸我的头呢。”

    “咳咳,抱歉,未经允许就……”我有些尴尬,感觉这话说的也不对,就算被允许了也不能这样做啊,对方好歹是尊贵的十二骑士后补,只是性格迷糊了一点,不是黄段子侍女,也不是阿姆露迪娜。

    “没关系的,长大以后,这样摸我的头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其实我并不介意,若是对方是能够接受的人,还会觉得很安心很舒服。”尤丽叶软乎乎的,似乎有些幸福怀念的笑了起来。

    “反倒是大家觉得我这样摸别人的头比较合适,都被我的外表欺骗了,大概。”

    “哈……哈哈哈,应该是吧,因为尤丽叶你看起来像是一个成熟稳重,处事不惊的人。”

    我苦笑几声,貌似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这句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比起安慰别人,尤丽叶更喜欢被人安慰,虽然有着成熟的外表但是内心却倾向于向别人撒娇?

    “哈,就是就是,我不喜欢说,是因为怕说错话,我不喜欢动,是因为怕做错事,结果却被大家误会了,啊哈哈~~~”

    尤丽叶也掩口轻笑起来,或许她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说自己的时候一点也不显得悲哀,但是在别人看来,却是能触动心灵,心生不忍怜惜,让人忍不住想要守护在她的身边,守护她这份可爱可怜的迷糊。

    用力摇了摇头,我从床上一跃落地,来到水晶体面前,注视良久,叹了一口气,将它抱了起来,放在床上,呃……好重,比之前的小狗形态还好做,下面铺着石头的坚固木床,被这块水晶压的吱呀一声悲鸣下沉。

    要是把床压坏了,你就从身上抠下水晶买单!我没好气的想道,拍拍手,准备就这样放着。

    “这样的状态要持续多少天,它才能完成性别形态的转换?”回过头,我继续向尤丽叶虚心求问。

    “不清楚,洁露卡没有说,或许也不知道吧。”

    “我再确认一遍,等它醒过来的时候,就会变成让她感到灵魂震撼的美的那个存在的模样吗?”

    “应该是这样没错。”

    “还能再变回水晶龙的形态吗?”

    “能。”

    “还能变成小狗的模样?”

    “我想……应该也能吧,按道理来说普通巨龙应该是不具备这样的变身能力,这应该是水晶龙特有的能力。”

    “哈……”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四十五度角远视。

    这个无节操的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

    ***************************************************************************************************

    待会努力再更一章吧,是补前两天漏更的,也就是说迄今为止还是欠大家七章,呜呜呜~~~而且二月春节能保持正常的日更就不错了,更别提补更,到底要欠到什么时候,已经没脸和大家要月票了,呜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