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饲主
    ***************************************************************************************************

    “你……你你你……你是……熊塔?”塔莫娅呆滞许久,毕竟存在着心灵感应,清醒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做出了她无法置信的判断。

    不愧是我的伙伴哟,明明惊讶成这个样子还是能立刻分辨出来。

    我一脸羞耻无奈的点点头,向塔莫娅大步走过去,下意识伸手撩了一下耳根旁的乌黑长发。

    等等,就是这个女性化的动作,剁手!!!

    脑海之中,怒将自己这只手置于断头台上面,发出一声德玛西亚的吼叫将绳索砍断,我带着更大的羞耻,将双手紧紧背在后面,以防它们做出其他奇怪的事情。

    话说,这个动作是不是……也有点女性化?

    “塔莫娅,还能认得出我,真的很高兴。”

    来到武帝大人面前,我想也不想,就将放荡不羁的手伸出,放在塔莫娅头上摸了摸,露出亲切微笑,怎么样,这个动作够纯爷们了吧,我可是酝酿了很久。

    “不……虽然是认出了……但是……还是不敢相信……等等……熊塔……先让我……劳烦先让我冷静一下……”

    塔莫娅有些心神不宁的摁着太阳穴,退后了一步。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重新睁开她那双蓝紫色的,宛如天空广阔,宛如大海深邃的眼眸,用郑重无比的语气发问。

    “你……真的是我的那个熊塔?”

    这种问法有点怪怪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下意识的点了点下巴,寻思着这句话的深意,数秒未果。只能顺势重重把头一点。

    “不……不可能……”忽然。素来自信威凛的武帝大人,竟然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双手微颤颤的支撑着身体,露出丧家之犬般的沮丧神色。

    “怎……怎么了。塔莫娅你……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我吓了一跳。连忙关切的蹲下来。凑在塔莫娅面前。

    “哪里……哪里都很不对劲好不好!”终于,那份酝酿许久的感情爆发,塔莫娅抓狂般的冲我大喊道。此时的她看起来格外楚楚柔弱。

    “我原本……原本看过熊塔的妖月狼巫姿态,其实脑海里也想过……想过类似现在这样的荒唐景象,毕竟妖月狼巫已经十分中性,甚至是偏向于女性这一边。”

    和女孩们一样,武帝大人做了一个明智的想象,只是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还是这么惊讶?

    面对我的困惑,塔莫娅深呼吸一口气,说出了关键原因。

    “最大的问题是,虽然想象过,但是完全没有想到熊塔这副模样的女人味,既然那么丰满,这不是把我一下子甩开了吗?完全无法想象……无法接受……呜呜呜~~~”

    说着,塔莫娅陷入某种消极消沉状态之中,呜呜的抱头悲鸣起来。

    这……

    原来武帝大人在意的是女人味?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还真是……该怎么说呢?崭新的视角呢,至少在其他女孩身上我是没有感受过。

    “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嗯,很重要。”塔莫娅抬起头,仿佛输掉了玩具的小孩子一般,气鼓鼓的把头用力一点。

    “我还是不大明白,老实说这样的事实更让我受打击才对,身为一个男人……身为一个男人……”说着说着,我脸色一暗,也逐渐陷入消沉之中,抱头悲鸣起来。

    “不要再说了,熊塔,拜托不要再说了……”塔莫娅也更加用力的抱头,两人就好像被一张越缩越紧的大网给笼罩起来般,陷入了无限循环的悲哀之中。

    当这份内心的悲哀到达某个临界点时,就好像两条平行线忽然有了角度,交错在一起,引发了共鸣,我和塔莫娅同时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对方,不知为何笑了起来。

    “抱歉,让熊塔担心了。”明明还otz跪倒在地的武帝大人,却向我灿烂微笑,伸出小手作势扶起,这是何等绅士……等等,角色是不是调转过来了?

    “不,我才是,应该早点告诉你才对。”我竟然也把手伸了上去,任由武帝大人轻柔握住,等等啊我,现在的情况很不妙,不能在圣月贤狼这条道路上越陷越深了魂淡。

    “熊塔大概是什么时候突破的?”

    “在陷入地狱世界的时候。”我更加愧疚,隐瞒了那么久真是抱歉了。

    但是,塔莫娅却没有怪责我,而是善解人意的点点头:“我能理解,毕竟这是一件需要鼓起勇气去做的事情,不是吗?”

    “真……真的?塔莫娅,果然你是我最好的伙伴啊。”我感动的泪眼汪汪,不自觉的用双手握住了塔莫娅的那只小手。

    “当然了,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武帝大人抬头挺胸,自豪宣称。

    然后,她忽然再次仔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一会儿,做了一个让我,或许是她自己也觉得惊讶的动作。

    塔莫娅抱了上来,当然,因为身高的差距,最终只能抱着我的腰,扑了个满怀的样子。

    舒服的发出一声叹息后,她立刻又接了一声悲鸣。

    “果然。”从怀里缓缓抬起头,塔莫娅的眼眸里闪烁着莫名忧伤。

    “连胸部……也输了。”

    “哈哈……啊哈哈哈……”此时此刻,内心流着血泪的我除了傻笑还能再做何反应?这不对劲。在意这种事情,完全不像是武帝大人你啊。

    “这样岂不是更加困难了吗?任重而道远啊。”忽然,塔莫娅又叹息了一声。

    “哈?”我歪头看着她。

    “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安心,我已经振作起来了。”角色继续反转,塔莫娅抬高小手,摸摸我的头,笑着安慰。

    等我们双双从地上站起来后,才想起旁边还有个尤丽叶。连忙回头望去。

    只见。尤丽叶就像大脑当机一样,双眸露出明显的动摇之色,整个人不断颤抖,以至于仿佛让人能感受到她体内的零件哐当哐当的破损声。

    “尤丽叶。你没事吧?”我吓了一跳。连忙凑上去。按住尤丽叶颤抖的肩膀,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没事哦,我。没事哦。”尤丽叶用毫无感情起伏的声线回应,嘴角也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然后,她像机器人一样转过身,迈着机械的步伐走向门外,一边自言自语:“不得了了,我已经不止是迷糊了吗?大脑还产生了严重的幻觉,我已经越来越没用了吗?果然当初就不应该承担十二骑士传承者的重任,不应该勉强去当歌姬,像我这样的废人,像我这样的废人……”

    振作起来啊尤丽叶!!!

    让尤丽叶清醒过来,并接受事实,已经是两三个小时之后的事情,我和塔莫娅齐齐疲惫的呼出一口气,感觉比和敌人恶斗一场还要辛苦。

    再回过头,水晶龙这家伙,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了,或许是在我去房间里变身的时候,否则的话,我以这副姿态出现,它没理由能那么安静。

    真是不甘心啊,明明是罪魁祸首,将事情搅的一团糟,让我们三个陷入巨大的混乱,它却在这里安心的睡大觉。

    大家的目光齐齐落到水晶龙上面,看到她熟睡的在流口水,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嘴角时不时的一勾,顿时间,不光是我,连不温不火的尤丽叶,目光都变得有些险恶。

    “熊塔就是不小心被水晶龙看到这副模样,才引起蜕变,对吧。”

    “没错,说起来也是我的一时大意,唉。”苦于没办法说出是被那把欠揍的咸鱼剑阴了,我只能强行背起这个黑锅。

    “是太大意了,明明都还没有对我透露过。”塔莫娅又冒出一点小孩子气,生气的看着我,不管怎么看都很萌,女人味绝对要超过圣月贤狼,我以上帝的节操发誓。

    “没……没办法,我决定要向大家透露的时候,你已经回熊人族了嘛。”

    “在考验之地里不是有机会吗?”

    “不,再怎么说,惊扰到你们一族的祖先也不大好。”

    “那到的确是,说不定祖先看到了,会惊讶的从墓碑底下蹦出来。”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我迅速转移话题。

    “现在的问题是,这头混账水晶龙该怎么处置?”

    “熊塔不是说要把它带到联盟去吗?”

    “原本是这样想,可是你看看它现在的模样……”我头疼摁额,要是让水晶龙顶着这副模样跑到营地里去,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乱子。

    “不是更好吗?可以隐瞒巨龙的身份。”

    “不……我觉得有小狗形态就好了。”

    “那让她保持小狗形态就好了。”

    “说的有道理。”我恍然一拍掌心,反正水晶龙也不喜欢它现在的模样,干脆就让它一直保持小狗形态,或者在需要的时候变成巨龙本体,萝莉【哔】乳型圣月贤狼的形态就一直封印下去好了,我真是个天才。

    事不宜迟,现在就和水晶龙谈判吧。

    面无表情的接近水晶龙,伸出魔爪,塔莫娅和尤丽叶也没阻止,她们两个早就很不爽水晶龙这副安逸的睡容了,凭什么大家得为这种家伙操心?

    怎么叫醒她好呢?小狗形态的话毫无疑问扯尾巴就好,可是萝莉圣月贤狼形态,还真让我有点难以下手,我的圣月贤狼弱点是什么,仔细好好想一想啊吴凡!

    非要说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大概是……挠痒痒,下巴的位置。

    于是。我小心的伸出手,在幼小的圣月贤狼下巴下面轻轻挠啊挠,果然是复制过去的身体,连弱点都一样,被我这样轻轻一挠,水晶龙立刻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开始哈呼哈呼的喘气。

    喂喂喂,圣月贤狼,你可是狼,不是狗啊啊啊!!!

    我也不知道是在吐槽水晶龙。还是在吐槽自己。总之看到水晶龙的反应后,心里充满了无力感,然后忽然警惕的一回头,紧紧盯着躲开了我的目光注视的塔莫娅和尤丽叶。

    “你们两个……心里应该没有在想【原来弱点竟然是在这里啊呼呼呼被我看到了该怎么利用好呢】这样的事情。对吧。”

    “当……当然没有在想。熊塔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塔莫娅发出正义的喝斥。我说,武帝大人,你的神色很动摇哦?讨厌撒谎的人对吧。现在是否已经陷入自我的厌恶之中?

    “是……是有那么一点点……亲王殿下的弱点……很可爱之类的……”尤丽叶有些紧张兮兮,单核单线程的思考模式让她没办法做出太快的反应,在我的威严目光下透露出了心声。

    “尤丽叶,说好的一起同进退呢?”塔莫娅露出被背叛的沮丧之色,耷拉肩膀,累感不爱了。

    什么时候约定好的,什么时候你们两个的默契那么好了?!

    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对水晶龙的下巴攻击却没有停止过,终于,这货忍不住舒服感的入侵,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

    “这里是……水晶……是谁在……打扰水晶的……睡觉……”或许是因为睡的太舒服了,水晶龙竟然没有如同平常一样蹦起来大吼大叫,而是缓缓坐直身体,揉着双眼,迷迷糊糊的说道。

    这样一看也是蛮可爱的……等等,我不能被自己的模样萌到啊混蛋!

    然后,终于睁开了朦胧双眼的水晶龙,第一眼自然是看到近在眼前的圣月贤狼,她顿时张大小嘴,愣了起来。

    很生气吧,很生气对吧,毕竟是害你变成这副你不喜欢的模样的人,尽管冲我来气吧,正好让我有个理由可以教训教训你。

    我暗中摩拳擦掌,心里哼哼冷笑。

    这样足足愣了十多秒之后,水晶龙忽然一个毫无预兆的飞扑,扑到我的怀里,惊天动地的叫了一声。

    “妈妈!”

    我当时就瘫倒在床边上,哭晕在厕所里,这什么和什么呀,和剧本说的完全不一样,导演快点卡掉啊!!!

    “不过这样一看,到的确是母女俩,根本不需要怀疑。”

    “是的,简直就像画卷一样美丽,看的我都感动了。”

    此时,旁边的二人却在发表无责任意见,看着小小的圣月贤狼,扑在完整版的圣月贤狼怀里撒娇,这景色,这气氛,是如此的温馨,如此的美丽,向不明真相的人说水晶龙其实不是圣月贤狼的女儿,保证没人信。

    喂喂,你们两个也要背叛我吗?

    对于水晶龙不按剧本行事的行为,我忍无可忍,一把将她拎起放下,用命令式的口吻喝斥。

    “端坐!”

    “哦。”水晶龙乖乖的双腿盘坐在我面前,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我。

    “看好了,我可不是你的妈妈。”我指着自己,虽说外表方面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但这是事实。

    “是的,水晶知道哦。”水晶龙却意外的冷静点头,搞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瞎慌张,真让人火大。

    “知道就别这样叫,免得引起误会。”深呼吸,再深呼吸,我冷静下来纠正道。

    “好的。”

    卧槽,这货竟然意外的好说话!

    “那你打算叫我什么?”见水晶龙一脸乖巧,我高举事出反常必有妖的旗帜,小心翼翼的警惕问了一句。

    “饲主。”水晶龙毫不犹豫的吐露出二字。

    “为什么是饲主?”我大惊,这是要赖上我,在我身边混吃混喝一辈子的节奏?

    “因为让水晶提前蜕变的人是你啊。”

    “感情是我的错?还有,就算是我,为什么就必须是饲主。”

    “让水晶蜕变的人,负起喂养水晶的责任,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

    因为这句话说的太理直气壮了,我一时之间反倒无法反驳,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完全就像一对母女。”

    这时候,尤丽叶柔柔的声音传来,本来想生气但是声音里附带的让人宁静乃至脱力的软绵绵感觉却让我无从生起。

    不对,剧本不对啊,虽然我也不知道剧本该怎么写但是这样发展下去就是感觉不对,为什么我非得要负起饲养巨龙的责任?

    “听好了,水晶。”我深呼吸一口气,决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你是水晶龙,是自然之子,所以准确的说,大自然以及传承给你知识的巨龙,才是你的父母。”

    “嗯,水晶知道。”

    “知道就好办了,找你的父母饲养你去。”我一拍手心,露出大功告成的笑容。

    “但是,饲主也可以呀。”

    “为什么你能将如此不合理的事情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再次怒掀一记心灵茶几,我无语望天。

    “因为,水晶想变成像饲主一样的人。”拉了拉我的袖口,水晶龙仰起头,露出闪闪发亮的仰慕目光。

    现在,我终于察觉到了,她并没有死心,没有放弃【圣月贤狼的自我养成计划】。

    “为什么?”我快给她跪了。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能够震撼水晶的灵魂的人,简单点说,就是让水晶最仰慕崇拜,想要追逐的人。”水晶龙歪歪头,似乎我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好吧,我承认你这份心意,但是,就不能好好一个人独立吗?干嘛非得让我来饲养?”苍天啊,大地啊,谁都好,来救救我吧。

    “跟在饲主身边,不是可以更好的学习吗?”水晶龙理所当然的把头一点。

    “还不用考虑食物的问题,水晶的胃口很大。”

    最后一句话才是让你死皮赖脸的理由对吧混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