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艾芙丽娜:吃我一记阴球啦!
    ***************************************************************************************************

    目送塔莫娅离开之后,我带着尤丽叶进了屋子,虽说很不赞同武帝大人的话,有我这个迷宫杀手在,区区暴风雪什么的,想要阻挡我的方向辨识度简直开玩笑,不过说实话熊人族也没什么好逛的,生活过的比我刚刚穿越的时候的罗格营地还要单调乏味。

    咦,说起来,是不是忘记了点啥的样子?

    门推到一半,忽然间受到强大阻力,仿佛门背后有人堵着,想要阻止我打开门一样。

    到底是哪个家伙的恶作剧?就算是塔莫娅的那些热血少年少女跟班,也不会做出这种无聊的事情吧。

    我警惕的停顿下了动作,看着打开一半的门,忽然行动,侧身穿了过去,进入屋内,然后猛地往门背后一瞧。

    什么东西都没有,奇怪了,阻力哪来的?

    下意识往地下看了一眼,我无语了。

    毫无疑问,罪魁祸首就是这小家伙,而且也是我刚刚察觉忘掉了什么东西里的那个【东西】。

    一只晶莹剔透,仿佛水晶雕刻而成的小狗,正躺在门后,睡的天昏地暗,连被推开的大门卡住了身体也恍然不觉。或许对于它的水晶身躯来说,这的确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你这家伙,别堵门。”我毫不客气的将它拎了起来,扔到一旁,再将门打开,迎接尤丽叶骑士大人的进入,卧槽,这家伙好重,下次用踹的吧。

    “是谁,是谁在偷袭伟大的巨龙水晶大人!”

    被拎起一扔。这只小狗模样的水晶龙终于醒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飞快舞动着四肢翻身站起来,化身一头【猛犬】,前肢趴伏下压做扑咬势头。显得高高拱起来的屁股上面。小尾巴笔直竖起。呲牙咧嘴的东张西望。

    见凶手是我,水晶龙一愣,很是犹豫了一番。最终决定原谅我这个衣食父母。

    “原来是你,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快点给水晶好喝的。”凶色一敛,这头厚脸皮的**水晶龙立刻就吃货相十足的向我讨要美酒了。

    “走之前我不是留了几坛给你么?”我无奈耸了耸肩,表示没了。

    “那丁点怎么够水晶大人几天喝呢,一分钟也不够。”水晶龙呼噜噜的摇着头,憨态十足。

    “自己不会省着点喝,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好酒填到你那喝不饱的肚子里。”

    “水晶不管,水晶想要好喝的,想要好喝的。”这头水晶龙,果断舍弃了巨龙的尊严,开始打滚耍赖了。

    “好吧,给你一坛清神水,自己省着喝,真的没了。”生怕这头幼稚任性的水晶龙又做出什么事情,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身上最后一坛清神水扔给了它。

    身上真没什么酒了,上次迎接我和尤丽叶的宴会里,我已经将身上大部分的美酒都拿出来给塔莫娅的跟班们享用了,这几天又得侍候这头水晶龙吃喝,现在身上只剩下几瓶应急用的碧丝给我酿的特制酒,以及萨克水晶酒等几样贵重稀有的美酒,我可不能将这样的珍藏限量版拿去喂喝不饱的水晶龙。

    似乎从我的脸色里察觉到了真实,水晶龙格外珍惜的将清神水抱在怀里,打开坛口,小心翼翼的吸了几口,然后立刻合上,一脸忍耐到极限的表情,看的我忍俊不禁。

    毕竟还是小孩子呀,如果身上能再拿出几坛,我到也不会吝啬,一头大熊猫级别稀有的水晶龙沦落到这等地步,看了未免让人有些怜悯不忍。

    “好了,我来熊人族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等过个几天就会回去,到时候你想喝多少,就得看看你自己的讨要本事了。”

    说着,我想起了阿卡拉,不知道这头小小的水晶龙,到底能不能在那头老狐狸那里讨要到好处呢?我看难,最大的可能性是会被阿卡拉抓住吃货属性,管的死死,然后心甘情愿的做苦力,这样一来,我这个现任联盟第一苦力日子或许会好过许多,嗯嗯,这很好。

    不再理会把玩着坛子,一副想喝又舍不得喝,满脸愁色的水晶龙,我回过头看向尤丽叶。

    “尤丽叶,时间还早,接下来你想做些什么,在这里似乎也们什么好干的。”

    “我还没决定,亲王殿下呢?”迷糊骑士露出让人心里发酥的柔软笑容,反问道。

    “我也没,在这种地方,似乎想出去热个身战斗一场也困难。”我耸了耸肩,还是乖乖听武帝大人的话留在屋子里吧。

    “那么,不如一起看书吧。”双手合十,尤丽叶隆重推荐道。

    “我啊,平时没什么做的事情,就是在发呆和看书哦,有时候一天能打发将近二十个小时,真是太棒了。”

    别说了,别再说了,你再说我都要心疼的哭出来了。

    尤丽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外表雍容华贵,典雅绝丽,内心却单纯空虚到令人伤心落泪的公主殿下。

    “看看书也不错,我们就来看看书吧,顺便,再给你看点我绝密收藏。”

    面对这样可怜的尤丽叶,我忍不住想将自己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和她分享,这些可是除了女孩们以外,连身边最亲密的朋友也不给看的东西。

    当然,这绝对不是什么禽兽公爵系列唯一珍藏版,或是蔷薇花下悄然盛开的泪雏♂菊,我说三无公主和阿琉斯。你们真的够了,别再往我的物品栏里塞这些奇怪的东西了!!!

    更不可能是像怪大叔一样说“小朋友你过来叔叔给你好看的东西”然后张开齐膝大袍露出大【哔】狂笑,话说暗黑大陆根本没有这种等级的变态痴汉吧!

    我说的绝密收藏,是指女孩们留给我的记忆水晶,当初沦陷到地狱世界,我可就是靠这些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温柔害羞的维拉丝,亲切体贴的琳娅,纯真灿烂的莎拉,活泼可爱的蒂亚。傲娇妩媚的小狐狸。嘴硬身体却很老实的黄段子侍女,笨蛋呆萌的小师妹等等。

    说起小师妹,我又想起双尾的糗事,嗤嗤嗤。那天女散花。无论何时想起都会忍不住笑出来。虽说这样有点不厚道,人家毕竟是一边尿裤子一边赶过来救驾,和这家伙可不同。目光瞟了抱着坛子呼呼大睡的水晶龙一眼,我还是觉得双尾顺眼可爱多了。

    原本是想给寂寞的尤丽叶解解闷,结果这一看,立刻就陶醉在了女孩们的世界之中,忘乎所以了,等我回过神来,收起记忆水晶,发现尤丽叶已经躺在一边睡着了,睡脸上嘴角含着一丝轻松笑容,这样一看,我刚才做的一切应该算是给她解闷了吧?

    不大自信的想了想,因为后面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顾得上尤丽叶了,我这个人真是的,妻子控也该有个限度啊。

    “尤丽叶?”我试着喊了一句,在这里睡觉可不大好,最好能回房间去。

    “嗯~~”迷糊骑士甜美柔软的梦呓一声,转个身,继续睡。

    这睡相未免也有些太毫无防备了,我毕竟也是个正常的男性啊,她就一点都不担心?

    挠了挠头,我脱下斗篷盖在尤丽叶身上,至少让她睡的暖和一声,然后站起来,伸个懒腰,开始考虑自己该做点什么,看看外面的天色,只过了一个下午,天色渐黑的模样,武帝大人回去以后还要和莫西德卡尔夫妇谈心,还要休息,今天应该是过不来了。

    看来只能随便找点做做了,对了,进入梦之境界修炼吧,又落下一段时间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来熊人族的一路上,有内塔外塔,有尤丽叶,我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变身,来到以后又是住在塔莫娅家的客厅里,更不可能变身。

    唉,要是能再给充裕一些的时间我专心修炼就好了,要是能再给充裕一些的时间我和女孩们过日子就好了,这两句话从十多年前念叨到现在,就从来都没停过,将我坎(欢)坷(乐)悲(后)惨(宫)的暗黑大陆生**型的淋漓尽致。

    呃……总觉得被什么人给吐槽了,也罢,虽说时间还早,修炼去,修炼去。

    看了熟睡的尤丽叶一眼,再看看抱着坛子睡的口水直流的水晶龙,我忍不住也被睡意感染,伸懒腰打哈欠,有气无力的走向睡房,房门关上的一刻,圣洁冰冷的气息光芒一闪,圣月贤狼以一副慵懒的表情出现,然后往床上一滚,被子一拉,秒睡。

    若是被爱娃儿看到这副模样,想必会形象大跌吧,我是不是应该故意在她面前以圣月贤狼的姿态上演一次抠脚大汉的戏码,让她彻底死心回天界去呢?

    不,等等,这样不行,不仅起不到效果反而有自投罗网的可能性,在我刚脱下鞋子的时候,这变态舔足天使十有**就可能会产生误会,以为是某种信号,就算她知道不可能大概也会强行误会,而像闻到骨头气味的小狗一样扑上舔个够了。

    想到这里,已经进入睡梦中的圣月贤狼,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仿佛做了一个恒久的噩梦般。

    梦之境界,一番久违的畅快淋漓战斗过后,我擦着熊脑袋上不存在的汗水,取消变身。

    “艾芙丽娜,你这家伙在吗?”

    “主动找朕,意欲何为?”耳边想起高高在上的庄严声音。

    “……”这货莫非是跑到哪个位面世界看了一场脑残的宫斗剧,入戏太深整个人(剑)智商都下降了?

    “我主愚蠢的咸鱼剑,卑微的聪明佣人有一事相问。”没办法,我只好勉为其难的配合一下了。

    “你这叫配合个屁!”结果天空传来一记弹指神功将我弹飞出去。

    “混蛋,给了你三分颜色。你还真不要脸的开起染坊了。”捂着挨了一下平沙落雁的屁股,我指天怒骂。

    “朕,不需要颜色,更不想开什么染坊。”艾芙丽娜又开始耍脑残了。

    “好吧,认清事实乖乖的做一条咸鱼也是挺幸福的事情,蝼蚁也有蝼蚁的乐趣,我理解我理解。”

    “你是在说你自己吧混蛋!”

    “到底谁才是咸鱼,你连咸鱼都不想当了你还能做什么你这咸鱼剑!”

    “呼哧,呼哧,很好。这梁子我结下了。哪天你的鲑鱼剑变成了咸鱼剑绝对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艾芙丽娜就像一头气疯的公牛般呼呼喘气,发出不怀好意且极具真实感的威胁。

    “等等,不要,我错了还不行。顺便。能把鲑鱼剑变成其他鱼吗?最近吃鲑鱼吃的有点口腻了。想换个口味。”我厚着脸皮拜托道。

    “门都没有,我也做不到,还真以为我是上帝啊!”

    “那你刚才威胁个屁啊!”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感情这货威胁我要将鲑鱼剑变成咸鱼剑都是吹牛。

    “嘿嘿嘿。”

    “嘿你妹!”

    “嗤嗤嗤。”

    “我说你今天脑子被剑鞘给夹了对吧,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才没有魂淡,我的剑鞘可是能创造世界的剑鞘!”

    “不,是沾满了毒液的剑鞘才对吧。”

    “沾满毒液是什么鬼?!”

    “不,没什么,等等,你这货竟然有剑鞘,我上次送给你的银剑鱼剑鞘呢?欺骗我的爱心真的好吗?”

    “那玩意被我扔到十亿倍重力的即将爆炸的中子星和异次元风暴黑洞白洞的碰撞点去了,你想要回来我到是可以送你去。”

    “……”对那把剑鞘的怨念真深啊,这小心眼的家伙。

    “好吧,我们来谈点正事。”

    “抱歉,朕和你没有共同的语言。”

    “明明都已经说了那么多话了,这样自己打自己的脸真的好吗?”

    “我没有脸!”

    “……”

    “……”

    “不对,说错了,我有脸,不过不是那种脸,你这家伙啊,为什么老是逼我说错话。”

    “自乱阵脚的人不应该是你才对吗?”

    “还不是你的错!要是换成别人,我早就将他扔到上帝的便池里去享受天屎的滋味了!”

    “你这家伙,粗俗起来也真不是一般的重口味呢。”

    “啊啊,高贵的我堕落了,都是你的错。”

    “所以,从上面那句话判断,你应该就是上帝的刮屎棍了对吧。”

    “我真的阉了你哦混蛋!”

    “我要你和谈正经话,你自己不乐意,怪谁?”

    “长话短说。”艾芙丽娜没好气的应道,姑且算是屈服在了本德鲁伊的淫威之下,哼哼哼,就这战斗力还敢自称朕,那我就是时空管理局的王牌了。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和一头水晶龙干了一架,你应该知道吧。”

    “我不知道!”

    无视艾芙丽娜的傲娇嘴硬,我继续说道:“那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第一世界竟然好像变成了我的铁哥们,给我偷偷放水了,演技还不是一般的逼真,我就想问一问是不是你的杰作?”

    “不是,我恨不得你能反过来被那头水晶龙揍的尿裤子!”艾芙丽娜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看,这家伙刚才还说不知道,却连水晶龙吓尿了的细节都一清二楚。

    “真的不是你?”

    “要我弄出一条水晶龙把你打尿了你才愿意信?”

    “别,有话好说。”想起当初艾芙丽娜制造出来的十二翼天使,我就隐隐蛋疼,虽然战斗力远没有十二翼那么夸张但是把一百个我轻松打尿绝对不成问题,我还是不要轻易去摸虎须自寻死路的好。

    “好吧,既然不是你,那我就姑且再问一个问题,虽然知道你十有**是要故作神秘,不肯回答,到底是为什么,第一世界会对我如此友好?”

    “你既然知道我不会回答,还废话干嘛?”

    “尝试问一问呗,反正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又没什么损失,就当了买了张彩票吧。”

    “你的彩票连五块钱都没中过还想中头等奖?”艾芙丽娜嗤之以鼻。

    “魂淡,你这跟踪偷窥狂,适可而止吧!”

    “我才是对你做的那些傻事没有丝毫兴趣,拜托快点认清楚自己别再做无用功了吧!你这家伙别说是彩票,就算是超市节日弄的必中抽奖活动都能抽出唯一的一张废票,上面还沾着不明粘稠液体!”

    “泥垢了混蛋,我才没有那么悲剧,只不过是有一次这样罢了!”

    不知不觉又吵了起来,吵了个天昏地暗,不相上下,两败俱伤。

    “不和你这种笨蛋说话了。”忽然,艾芙丽娜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果断挂免战牌。

    “快点出去吧,外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你别骗我,圣月贤狼的感知可是很敏锐的,外面发了什么我会察觉不到?”

    “你爱信不信,再不醒过来就太晚了。”艾芙丽娜哼哼唧唧一声,果断闪人,任由我怎么呼叫都不吭声了。

    这家伙……总感觉语气带着一种……一种阴谋气息。

    不过,我还是没办法忽略它的话,立刻从梦之境界中清醒过来,坐起一看,没有发生什么啊。

    莫非说的是外面?尤丽叶?

    我心里一惊,从床上一蹦而起冲了出去,刚刚开门,就和一只不明水晶物体不期而遇。

    我低头,水晶龙抬头,一人一龙同时呆了。

    水晶龙呆呆的看着我,那沉醉认同的眼神,仿佛看了一万年,然后,它全身果断爆发出了剧烈白光。

    什么情况?我惊了个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