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 冤枉啊!!!
    ***************************************************************************************************

    显然,事态并不会以我的意志发生转移,最后,当白光消散之时,一头活生生的布偶熊站在了我面前。

    不知为何,我忽然打了一个冷战,对这只布偶熊产生了天然的望而生畏感,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好像是山寨见到了正版。

    果然是因为自己山寨太多,连在时空管理局里扫地的上帝都看不下去了,特地弄来正版对我这个肆无忌惮的猖獗盗版者进行制裁吗?我出门没看黄历,难道今天竟然是315?

    化身布偶熊的塔莫娅,宛如一只真的布偶熊般,静静站立,难以察觉到生命气息,正当我担心会不会出问题的时候,忽然,眼前这头布偶熊微微一动,仿佛三魂七魄回来了一般,缓缓地睁开那一双黑宝石般圆溜溜的眼睛。

    与此同时,塔莫娅所继承的,残破的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碑面的祖先墓碑,砰的一声化作粉末,彻底消散。

    睁开眼的塔莫娅,只来得及看到墓碑的碎末,在空中渐渐消失,她愣了许久,而后单膝跪在已经失去墓碑的空地面前,伸手(熊爪?)在地面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塔莫娅。

    然后。武帝大人铿锵有力的说道:“将来死后,我的墓碑要立在这里。”

    说……说话了!!!

    我吓了一大跳,而后泪流满面,正版就是正版,能说话,再看看我这盗版的布偶熊,只能嘎姆嘎姆的叫,质量差距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

    站起来,塔莫娅终于将身子转向我这边,极具人性化的露出一个微笑。在表情的生动性方面。我这个山寨版有完败了,这果然是上帝安排的惩罚,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刻着“盗版必究”的鲜红大印从天而降,正正的烙印在自己背上。永远也洗不掉。

    “熊塔。你怎么了。一副很失落沮丧的样子。”我的一举一动自然被转过来的武帝大人瞧个正着,她似乎误会了什么,有些局促不安。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一些往事罢了。”摇摇头。我打起精神,现在可是塔莫娅完成考验的一刻,我可不能无精打采,让她觉得做了无用功。

    塔莫娅困惑的哦了一声,见我似乎不打算提及,十分善解人意的没有追问下去,哪有什么伤心往事,只不过是作为盗版者制造要面对的受伤。

    “怎么样,熊塔,吃了一惊没有,我的传承套装。”见我有了精神,塔莫娅……眼前的布偶熊,笑的更加灿烂,在我眼前轻轻转了一圈。

    “何止是惊讶,简直就是吓呆了。”我苦笑着道,对我这个从事了一万年山寨事业的地下工作者而言,简直就是五雷轰顶呀。

    “虽然实力还是没办法追上熊塔,但是我想,至少先在模样上和熊塔保持一致,因为我们是战友,不是吗?”

    “这就是你选择这份传承的原因?”

    “嗯,当然,也是因为喜欢这副模样,毛茸茸的,软绵绵的,不是很可爱吗?”说着,塔莫娅又在我面前转了一圈,不断展示着她新鲜出炉的传承套装。

    我却被她的话感动到了,因为我知道,塔莫娅并不是一个会被少女浪漫情怀驱使而做出冲动决定的女孩,哪怕她真的很喜欢布偶熊,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选择这样的传承,说到底还是因为第一个理由,为了成为更加合格的战友,当初只是我为了不让她将召唤宠物老挂在嘴边而想出来的身份,没想到她一直牢牢记着,并且为之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

    “说起来,还真是比我预料之中的还要好呢,这套传承套装。”在我发呆的时候,塔莫娅却已经开始尝试起来,不断挥拳踢脚,赞叹有加。

    “我以前还一直感到困惑,到底熊塔变成布偶熊的模样,到底是如此做到那么灵活的,明明体型看起来很笨拙,现在总算明白了。”

    说着,她踢出一记利落的连环腿,刮起的劲风彷如绝世宝刀一样,将空气嗖嗖割破。

    不错不错,看来布偶熊模样的塔莫娅,比我的地狱格斗熊还要灵动,这又是正版和山寨的差距吗?算了,我已经习惯了,无所谓。

    摆脱了盗版者的悲哀,我才静下心来,仔细打量塔莫娅的布偶熊套装。

    从外表上看,无疑和地狱格斗熊十分相似,至于cosplay熊,因为脑袋上明显多了刀疤和倒三角眼,以及更加锋利的爪子和结实的四肢,显得更加威猛,所以一眼就能识别出来,不做比较。

    但是仔细一看的话,其实现在的塔莫娅,还是和地狱格斗熊有些区别。

    首先,要小一圈,这是毋庸置疑,毕竟身高方面,我比塔莫娅要高一些,变身虽然能一定程度上改变体型,但同是布偶熊的模样下,也是一样会把身高差距给体现出来。

    另外还有颜色,虽然都是棕色白肚,但是塔莫娅的传承套装……好吧,以后就叫布偶熊套装好了,塔莫娅的布偶熊套装的颜色,要稍微浅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塔莫娅的形象影响,主观角度上感觉塔莫娅变成的布偶熊,各方面都要柔和一些,女性化一些。

    当然,这些都是站在我这个资深山寨版布偶熊的专业角度眼光,所得出来的结论,在一般人眼中,如果不是我变身地狱格斗熊和塔莫娅站在一起,他们很难区分出这些差别。判断眼前这头布偶熊到底是我还是塔莫娅。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有种族隔离识别障碍症,打个比方,就算同是人类,白种人有时也难以区别黄种人的样貌,反过来亦是一样,更何况是布偶熊这种神奇物种。

    经过一番练习尝试后,塔莫娅似乎对布偶熊套装越来越满意,原本还担心这样臃肿的造型会不会影响她的发挥,现在看来是完全不会。

    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终于停下动作。然后。做了一个让我菊花一紧……不对,是脖子一紧的动作。

    塔莫娅将手(熊掌)举起,夹着布偶熊脑袋两边,然后往上一提。

    啵的一声。布偶熊的脑袋就和身体分离开来了。单独被塔莫娅放在一边。从布偶熊脑袋里露出的,当然就是塔莫娅的本尊。

    头……头取下来了!!!

    原本已经淡定下来的我,又是一阵惊恐。吓的张大嘴,灵魂都快要从里面冒出来了。

    “怎么了?熊塔,有什么奇怪吗?”被我目瞪口呆的眼神盯的有些难受,塔莫娅摸了摸脸,扬了扬长发,最后低头打量身体一眼,并没有发现不妥之处。

    “不……没什么,只是忽然把脑袋取下来……”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脖子,上面还残留着凉意。

    “原来如此。”塔莫娅似乎明白了,露出一记无意识的恶作剧成功的明媚微笑:“是因为熊塔的布偶熊衣服没办法脱下来,所以看到我这样做,感同身受了,对吧。”

    “要我提醒几次,不是布偶熊衣服,就是布偶熊,绝对不可能脱下来,那等于是剥了我的皮。”我无奈的发出抗议,这塔莫娅,偶尔也会作弄一下别人。

    “背后没有奇怪的拉链吗?”塔莫娅继续嗤嗤的娇笑。

    “绝对没有!”

    “熊头套也不能像我这样取下来?”

    “像你这样一拔的话,我的脑袋就没了,和脖子分家了,咻咻的喷血了!”怒掀一记心灵茶几,再调戏我,我可就要发火了。

    “抱歉,因为那实在太有趣了,所以忍不住作弄了一下熊塔。”

    “你这样一本正经的道歉,让我的火不知道该往哪里发比较好。”看到塔莫娅一脸认真的模样,我不禁泄气。

    塔莫娅看着耷拉肩膀的我,不知为何,脸上的笑容就是停不下来:“现在我更是觉得,能选择这份传承实在太好了。”

    “因为可以随时调戏我,对吧。”说完在心里补充一句,以正版的名义调戏盗版,似乎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这是一方面。”

    “竟然承认了!!!”我一脸震惊,武帝大人,现在的你该不会是小幽灵或者其他人冒充的吧?

    “另外一方面,或许是心理作用,感觉和熊塔更加亲近了,可以更加敞开心怀的说话了。”

    “不至于吧,模样变了而已。”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或许是吧,无论是因为模样也好,还是因为这次的事件也好,总之和熊塔更加亲近了,是不需要怀疑的事实,我很开心。”

    哎呀哎呀,这么难为情的话,会让我误会的,所以拜托请别再一脸认真的说了,我快要脸红了。

    轻咳几声,我拿出了最擅长的转移话题:“说起来,传承套装的属性怎么样,应该能提升不少实力吧。”

    “属性并不怎么样。”塔莫娅摇了摇头:“引导传承套装,是要和主人一起成长的,现在的它就像处于婴儿时期一般,没办法发挥太多的能力,以后会越来越强大。”

    是这样啊,看来熊人族的传承套装终究和我的不同,我的算数教室和父爱之光刚刚成型就已经拥有神器一样的效果能力了,不过在成长速度方面,肯定比不上塔莫娅的传承套装,到最后谁优谁劣还说不定。

    “没关系,反正这一趟已经有不少的收获了,就算没有获得引导传承,实力也提升了不少,当然,还是比不上熊塔。”

    武帝大人比了一个有力的姿势,但是说到最后一句时又有些沮丧,看来。对于没办法追赶上我,和我并肩作战,她还是耿耿于怀。

    对此,我无能为力,只能安慰一番:“现在你不是有传承套装了吗?和你一起成长,相当于是实力提升速度加倍了,至于我,想要再提升可就困难了。”

    “熊塔在世界中级境界的时候,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结果还是咻一下升到了高级。”不说还好。一说塔莫娅的俏脸就板了起来。满满一副上当受骗的伤心模样。

    “是吗?说过吗?我能提升那么快是意外,绝对是意外,没办法复制的意外。”挠了挠头,这种时候。我除了装傻傻笑以外。也想不到用其他表情面对满脸受伤的武帝大人了。

    “哼。就当是意外好了,总之从现在开始,我要加倍努力。尽全力追上熊塔的脚步。”将熊爪一握,人头布偶熊身的萌萌武帝大人,发出有力宣言。

    “就是这份干劲。”我鼓着掌,无比希望塔莫娅的话能够快点实现,现在的她怨念有点大,让我小心肝承受不了。

    “嗯。”重重把头一点,塔莫娅想起什么,将布偶熊脑袋抱了起来。

    “熊塔,我们差不多是时候出去了,不能再让大家着急担心了。”

    “好的,我也总算是幸不辱命了,把你安全的带回去了。”

    我安心的笑了笑,虽然过程有些曲折,却没想到在最重要的将塔莫娅从考验之地带出去这个目的点上,竟然如此顺利,顺利的让我这个准悲剧帝有些恍惚,如同做梦一样。

    然而,显然,就跟许多游戏电影在打出end的结束画面并开始播放字幕,这一切结束以后,最后还会有一小段剧情一样,虽然塔莫娅的考验之旅已经划上圆满句号,但是属于我的最后那一分钟小剧情,却才刚刚开始。

    塔莫娅并不知道,在她接受传承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了个精光,她那圣洁的处子娇躯,已经被某德鲁伊看了个光。

    因为不知道,所以,在打算要出去的时候,她自然而然就脱下了布偶熊套装。

    于是,一键换装的姐妹工口版——一键脱装,就这样华丽的上演了。

    光着身子的塔莫娅呆了,某德鲁伊也【再次】看呆了,时间就这么滴答滴答的流逝,足足过了七八秒,一声尖叫,匆忙给光溜溜的**娇躯裹上一层斗篷的塔莫娅,整张脸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一样,快要冒烟。

    她完全失去了平时冷静沉稳的判断力,宛如任何一个正常的害羞少女般,裹着斗篷,动作飞快的缩到一角,背对着我,紧抱身体,羞耻的不断打抖。

    好一会儿,她才稍微冷静下来,转过头,对我投来娇羞锐利的目光。

    “熊塔,说,这是怎么回事?”

    “你……你听我说,塔莫娅,不是的,你的衣服不是我脱的。”我也完全慌张了,语无伦次,比手画脚的解释起来。

    “我……我可以相信你吗?”

    显然,经过刚才的事件后,我在塔莫娅心目中的信用值又直线下降了,连这样的话都不愿意相信,你看看我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庞,再感受一下我这怂得不行的死宅气息,像是有胆乘着你接受传承的时候脱光你的衣服的人吗?

    呃……好像莫名的中伤了一记自己,心口有点发痛,死宅怎么了?死宅就没人权了吗?

    “好吧,我相信熊塔。”没等我说话,塔莫娅就做出了选择,脸蛋依然红的不行,虽然很可爱但是也很危险,一个没应付好,就绝对不是面部变形那么简单了。

    “是这样的,塔莫娅,你在接受传承的时候,传承套装覆盖到你身上的时候,你身上的衣服就都……都自动破碎了。”冷静下来后,我终于也能组织言辞,将事情解释清楚。

    “是因为接受传承套装吗?”塔莫娅若有所思,仿佛有那么一点点的印象,然后要紧一口整齐贝齿。

    “可恶,他们怎么不和我说,接受传承的时候衣服会……会这样……”

    他们,指的自然就是塔莫娅的爸爸和众长老们了,见塔莫娅将气发到那些人头上,我松了一口大气。

    “或许是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考验之地原本只允许一个人进入,所以这种事不提醒也没什么问题。”

    “现在不是出了问题了吗?”无奈叹息一声,塔莫娅继续羞瞪着我,说了一句。

    “你还打算看到什么时候,我这副羞耻的样子很有趣吗?”

    “抱歉。”我连忙转过身。

    “不许回头,否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熊塔。”

    “当然,我知道。”我用力保证,这可不是什么禽兽还是禽兽不如,而是攸关小命的问题,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把脖子转过去一度。

    一阵令人遐想的悉索声,很快,背后传来塔莫娅的声音:“好了,可以了。”

    回过头,出现在眼前的塔莫娅已经穿好衣服,只是脸上的红晕依旧熟透,并未消退多少。

    等等,这也太靠前了吧?

    我忽然发现,塔莫娅不仅是出现在眼前,而是无声无息的逼近到和我近在咫尺的距离。

    意识到不妙,我撒腿就跑,但是哪里快得过武帝大人,身子还未来得及动弹,就被她伸手扯脸,扯啊扯,揉啊揉。

    “虽然我知道,这并不是熊塔的错。”

    一边折磨我的脸,塔莫娅还一边发出伪善之词,就好像正在杀人放火的强盗头子,对即将被杀死的村民说“父老乡亲们大家都是好兄弟好伙伴我不忍心杀你们啊”。

    “但是,看到了吧。”陡然之间,满脸羞红的武帝大人,目光再次变得锐利无比,似要剖开我的心脏和脑瓜子看个究竟。

    我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这一个微小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让塔莫娅的脸蛋再次恢复到之前那般深红熟透,手上的力道和速度也骤然加倍,那似乎也染上了一层娇羞的樱红香唇,轻启颤动,女人味爆表的气鼓鼓说了一句。

    “熊塔,你是个大色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