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章 武帝出关
    ***************************************************************************************************

    预料中的暴风骤雨并没有到来,甚至连面部也没有遭受不可修复的严重变形伤害,只是被拉扯的有些发痛而已。

    揉着发烫发麻的脸颊,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塔莫娅身后,透过那一头飞舞的银灰发丝窥视着她现在的表情,以确认自己是不是处于秋后问斩的状态。

    也不知道塔莫娅在想些什么,这一走就是大半个小时,她的脚步才终于停下来,转身回头,我身子一抖,想逃,知道没用,只能硬着头皮谄笑的凑了上去,点头哈腰。

    “塔莫娅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要回去了,熊塔。”此时的武帝大人,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常色,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对我说道。

    终……终于要动手了吗?【要回去】的意思,是打算送我回老家结婚吗?我吓的转身就跑,结果被塔莫娅从背后拎住衣领,让我只能在原地踏步。

    “熊塔,你怕什么,我是说回熊人族。”

    哦,熊人族,熊人族好啊,我最喜欢熊人族了。

    听到这句话,我安心的停下逃跑脚步,擦了擦冷汗。不对,等等,这或许是让我松懈下来的借口。

    见我一脸警惕,武帝大人的表情似乎颇有……呃,啼笑皆非。

    “熊塔,我没有生气了。”

    “真……真的?”妈妈从小就告诉我,女人说没有,那就是有,女人说不要,那就是要。我不能轻易相信。

    “当然是真的。也……也不是熊塔的错,对吧。”说着,塔莫娅俏脸泛红,有些难为情的抱紧身体。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而且……而且既然已经被看光了。就算生气也于事无补。再加上熊塔也是……也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是我们一族的恩人,所以说……并不是很……很介意……那个……”

    感动了。我被塔莫娅的宽广心胸感动了,这才是能够包容世界,征服宇宙的魅力无限的武帝大人啊。

    “但是!”

    就在这时,塔莫娅一个神转折,让我一个激灵,连忙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但是……虽然说被看光了……已经……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但是……但是毕竟还是女孩子……所以说……所以熊塔以后要是敢……敢在我洗澡的时候将我召唤出来……我还是会很生气的。”

    “当然不对,请绝对放心,为了我的小命照想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可怕的事情。”我连连摇头,武帝大人您多虑了,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想这种事情啊。

    “虽然感受到了熊塔的诚意,但是作为女性而言……心情还是有点微妙,我就那么可怕吗?”塔莫娅有些困扰的问道。

    “当然不是,倒不如说很可爱,很可爱。”我又是索索摇头,这次的武帝大人,各种意义,各种方面的萌爆,差点就让我回不来三次元世界了。

    “可……可爱……熊塔……果然是色狼,花言巧语什么的,信手拈来。”或许是可爱这个词语,放在自己身上太过于陌生,塔莫娅小声嘀咕着,把我的肺腑之言当成了花言巧语。

    天地良心啊,我该怎么向塔莫娅解释她才能明白,她现在的女人味已经突破天际了!

    “总而言之,熊塔不许再想这件事了,也不许在脑海里想些奇怪的东西,知道吗?”

    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虽然很想揶揄的问一句“到底什么是奇怪的东西你到是解释清楚一点啊”,但是,这样调戏武帝大人真的会死的,不信你可以去垃圾桶里找一找某位曾经作死过的金发少年。

    “出到外面,要自然一些,可不能表现出异色,让爸爸和其他长老们发现端倪,知道吗?”塔莫娅又是很不放心的叮嘱,因为知道我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

    “知道,知道,放一百个心吧。”我继续猛地点头,等等,这对话是不是有些不对劲,搞的好像我和塔莫娅在暗地里瞒着所有人偷情似的。

    “还有,最后……”似终于到了最关键的地方,塔莫娅紧盯着我,露出认真之色。

    我无辜的眨眨眼,心里有点小怕怕。那么严肃,到底想和我说些什么。

    只见塔莫娅犹豫许久,甚至内心挣扎的,连脸蛋也慢慢变红起来,最后,她泄了一口气。

    “算了,没什么。”

    “什么呀,话只开了个头,这不是折磨人吗?”瞎紧张了一通的我反倒是不乐意了。

    “因为没到时候,远远没到,嗯。”塔莫娅似乎想通了什么,露出灿烂明媚的笑容,再也看不出一丝害羞。

    “……”对于对方卑鄙的吊胃口行为,我只能露出无声的抗议。

    “走吧,熊塔,要回去了。”没等我反应过来,塔莫娅的笑脸忽然凑近,伸出手指,在我鼻子上轻弹了一下。

    哎,这个小动作,女人味我给一百分,如果不是弹我的鼻子就更好了。

    揉着有些泛红的鼻头,眼看前方打开一条空间隧道,正是我进来的时候所看到的蜿蜒扭曲,光怪陆离的考验通道,我连忙跟上塔莫娅的脚步,以免一个人被扔在这考验之地。

    一路无言,短短数分钟时间,前方忽然亮起白光,踏出下一步的时候,整个世界陡然一亮,眯着眼下意识抬头一看,入目的景色正是大雪山里难得的碧蓝天空。

    “塔莫娅。你终于出来了,还有吴凡阁下,辛苦你了。”耳边想起一阵洪亮兴奋的笑声,转头一看,是雅格塔长老,难道说我进去以后他一直守在这里?

    除了他以外,还有尤丽叶竟然也在,不是让她回去熊人村落等候吗?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雅格塔长老。”我连忙道谢。至于塔莫娅。已经飞奔到雅格塔面前,叫着雅格塔老师,看来和这位长老的关系匪浅。

    “雅格塔老师是教会了我武艺,引导我踏出第一步的老师。”察觉到我的好奇之色。塔莫娅回过身来。郑重的想我解释道。

    “原来如此。真是失敬了。”我恍然大悟,连忙对雅格塔长老行了一记大礼,颇有种我家的武帝大人多得你的照顾感激不尽的意思。

    “哪里。哪里,能够成为塔莫娅的老师,最高兴和荣幸的人应该是我才对。”雅格塔摸着下巴的棕胡子,眼睛不断在我和塔莫娅之间来回张望,不断嗯嗯点头。

    哦哦,莫非他看出来了?我和塔莫娅的相性很合,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对最优秀的拍档。

    可不是吗?连布偶熊外表都同步了,谁还敢说我们的相性不符?

    乘着塔莫娅和雅格塔这对师生聊着的时候,我将目光落到尤丽叶身上。

    “尤丽叶,不是跟你说了,我进去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让你会村落等我吗?”

    “可是……”迷糊骑士轻轻歪头。

    “可是蜜拉跟我说要时时刻刻跟在亲王殿下的身边,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这样干等也太……万一我在里面花了十天半个月的功夫呢?”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有些脱力。

    “那我就等十天半个月啊,放心吧,我虽然很迷糊,但是体质十分好,就算刮起了暴风雪也没关系。”尤丽叶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不是说你的体质能不能等得起……算了。”我彻底脱力,拿这迷糊骑士没辙了。

    “给兰斯特大人造成困扰了吗?”尤丽叶小心翼翼的凑上来,看着我的脸色。

    “不,是我怕给你造成困扰了,在这种地方干等不会觉得无聊吗?”

    “完全不会哦,我已经习惯一个人呆着了。”尤丽叶柔柔的双手合十,用十分有说服力的笑容对我道。

    正因为太有说服力了,让我完全无法怀疑,所以才会觉得悲哀,就好像听到了她说“我已经习惯孤独了”、“我已经习惯痛苦了”、“我已经习惯绝望了”一样。

    偏偏还要露出这份温柔的笑容,仿佛反过来,本该最需要安慰的人,却在安慰着我不要介意一样。

    还有,雅格塔长老,貌似尤丽叶把同样在这里等待的你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请允悲。

    “再说了,要是不紧跟在亲王殿下身边的话,立刻就会迷路了,我很清楚这一点。”笑着说完,尤丽叶自然而然的伸出小手牵住我的斗篷一角,誓要将小尾巴做到底。

    这份自知之明也是令人悲哀至深啊,我伤心的抹了一把眼角,忽然很想摸一摸尤丽叶的头,对她说,好孩子,好孩子,真乖。

    “熊塔,这位是……”目光瞟过来,见某德鲁伊正和一个不认识的漂亮精灵少女说话,而且关系很熟识的样子,塔莫娅忍不住好奇心,走上来问道。

    “塔莫娅,这位是艾鲁法西亚大人的继承者,尤丽叶大人,当然,叫尤丽塔大人也没问题。”没等我说话,雅格塔就颤抖胡子激动的介绍道。

    “艾鲁法西亚大人的继承者……”塔莫娅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

    “我以前不是和你解释过吗?艾鲁法西亚酱……咳咳,大人,只给了我那块熊掌印,也就是你们熊人一族当年赠予她的信物,而她的真正继承人,是眼前这位,现任十二骑士传承者的尤丽叶。”

    “原来如此,真是失敬了,尤丽叶大人,请原谅我刚才的无礼,并允许我致以最高的问候。”说着,塔莫娅庄严行了一礼。

    “哎呀哎呀,这位就是塔莫娅大人吗?叫我尤丽叶就行了。大人不敢当。”尤丽叶一如既往的露出让人毫无脾气的温软软笑容,上下打量几眼塔莫娅。

    “那么作为交换,请也叫我塔莫娅就行了。”

    武帝大人也不是拘泥于小节的人,闻言后,伸出手,和尤丽叶的手握在了一起,两个当世的熊灵融合最适合者,就这样走到了一起,从此卷起了一股席卷暗黑大陆的熊灵风暴,欲知后事。请关注番外篇【熊人创世纪之我的无悔百合熊岚日常】。

    哎哟卧槽。是谁打我,我只想当个安静的吐槽旁白也不行?

    “亲王殿下可是三番几次的提起过你,说你是一名优秀的战友呢。”

    “哪里,现在我的只会给熊塔拖后腿。到是尤丽叶你。熊灵融合的修炼程度。让我望尘莫及。”

    “塔莫娅也不差哟,我只是占了传承的便宜而已。”

    两名美少女互相恭维的画面,无疑非常美丽。当然,这两个人的恭维也是一丝水分都没有,毕竟无论外表还是天赋都如此出色,你夸夸我我夸夸你,夸上一天也没问题。

    不过,塔莫娅似乎十分好奇……或者说介意尤丽叶很自然的牵着我的斗篷的举动,目光时不时落到上面。

    “哎呀,很好奇吗?”尤丽叶轻轻眯眼,露出毫无杀伤力的笑容,但正是这份笑容让塔莫娅感到了一丝紧张。

    不过,没等她来得及辩解,尤丽叶就解释起来:“抱歉,我啊,是个十分迷糊的人,不这样牵着兰斯特大人话就会迷路,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只能这样做了。”

    “……”塔莫娅张大嘴巴,震惊的难以置信,是因为尤丽叶自认迷糊属性吗?但是我看不大像啊,她的震惊似乎更多是冲着我而来。

    那副惊讶表情,就好像在说,哈,怕迷路,牵熊塔?你找错人了吧。

    但愿她不是这个意思,否则的话也太失礼了,我昔日可是号称迷宫杀手,迷宫杀手懂么?

    “咳咳,塔莫娅,就是这样,尤丽叶虽然有点迷糊,但是在战斗的时候可绝对不含糊,她的战斗力可是有目共睹,对吧,雅格塔长老。

    “是的,尤丽叶大人的实力,实在是让我们这些老头汗颜。”

    雅格塔不断点头,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如果说尤丽叶大人的实力让我们汗颜,那吴凡阁下你的实力,就让我们觉得白活了这一辈子了。

    “是的,就是这样,我对自己的战斗还有一点信心,所以请不用客气,在需要的时候,尽情的在这方面依靠我吧。”

    尤丽叶将小拳头一握,以示气势,但是她这柔软成熟的气质,却让她的气势更偏向于吉祥物卖萌。

    “还有唱歌,尤丽叶也是精灵族的十大歌姬之一。”我又想起尤丽叶的另外一个身份,连忙说道。

    “想听歌的话,也可以找我哦,虽然不知道符不符塔莫娅的胃口,但是我会尽力的。”

    尤丽叶将另外一只手也握了起来,这样一来就是双倍气势了,她心里一定是这么想,很可惜只是双倍卖萌而已尤丽叶同志你安心的退去吧。

    “但是除了战斗和歌舞的其他事情,最好不要依赖我哦,因为我是个很迷糊的人,很容易越帮越忙。”紧接着,尤丽叶的拳头松开,沮丧的轻叹一声,表示自己的程咬金【三】板斧用完了。

    “尤丽叶,没有必要那么沮丧,你一定还有其他优秀的才能没有挖掘出来。”见尤丽叶失落,我安慰道。

    “比如说呢?”抬起头,她目露期盼的看着我。

    “这个……这个……比如说……很温柔。”我憋了许久,憋红了老脸,终于灵光一闪。

    “谢谢,殿下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哦。”

    尤丽叶开心的轻轻一笑,那看似迷糊柔软的笑容,却不知为何让我感到汗颜,自己的安慰好像起了反作用,但是尤丽叶却用她的温柔和包容一并接受了,反过来安慰我,人妻治愈系,这莫非才是尤丽叶最大的优点属性?

    “总感觉……熊塔和尤丽叶的关系真好呢。”塔莫娅在一旁看着,小声嘀咕道。

    “或许是因为熊灵融合的关系吧,总是能从尤丽叶身上感受到很亲切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像老朋友一般了。”

    我略有些怀念的感叹,尤丽叶的气质虽然和艾鲁法西亚酱完全不同,却不知为何总是能从她身上看到那熊灵萝莉的身影。

    “是的,我也对兰斯特大人一见如故哦,包括塔莫娅也是,这一定是艾鲁法西亚大人带给我们的指引,让我们好好相处,成为亲密的战友。”

    尤丽叶一脸憧憬的抬头对天说道,仿佛艾鲁法西亚之灵就在上空回荡。

    于是,雅格塔长老等人果断又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明明熊人族里修炼熊灵融合的不止塔莫娅一个,为什么就把这些人无视了呢?果然路人角色没有人权吗?

    “大家不要站在这里聊,回去再说吧,卡尔族长他们一定等急了。”就我们三人越聊越开,雅格塔不得不提醒一句。

    “老师说的对,我们立刻回去吧。”这才想起正事的塔莫娅,惊觉点头。

    等我们一行人下山,并来到连接两座雪山的吊桥位置时,对面,莫西德卡尔带着一帮长老,得知塔莫娅出关的消息,也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一来一回,正好站在吊桥两端,迎面对视。

    这正是,武帝出关惊世人,神功圆满威震天,三人成雄(熊)议天下,雪山迷踪强敌显,狭路相逢勇者胜,刀光剑影寒如霜。

    结尾标注——缘来虚惊是爸比。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与真实人物场景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好吧,我不调戏旁白君了,真的,下次绝对不调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