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一十五章 武帝大人的女人味
    ***************************************************************************************************

    进入深红裂缝后,彷如来到了一条时光隧道,弯弯曲曲,看不到尽头的隧道四周,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景象,见此,我不敢大意,先变个cosplay熊再说,然后才踏着令人不安的隧道前进。

    出乎意料,这条看似见不到头的空间隧道,意外的短,只是走了约莫一两分钟的时间,眼前忽然一花,似乎就穿了过去,来到了最强考验的内部。

    这是一片黑土暗红的世界,无边无际,亦没有一丝生气,目光所及,只有宛如丛林一般林立的大大小小墓碑,有歪斜有残缺,亦有笔直树立,散发逼人的气势,整个世界的气氛弥漫着悲凉和宏伟,每个墓碑,无论完整与否,仔细凝视,似乎都能从上面感受到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岁月。

    话说,想着如果这些墓碑要是变成一把把剑,会变成十分熟悉的景色的人,只有我一个吗?

    咳咳咳,现在可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这里应该就是熊人族的考验之地内部了,眼前的一座座墓碑,大概是代表着熊人族历代的强者所留下的力量吧。

    塔莫娅人呢?我四处张望,除了自己以外。并没有看到活人的身影,看来光进来还不行,还得花费不小的力气和时间兜转寻找武帝大人。

    正当我打好主意,准备开始漫长的寻人之旅时,忽然从背后传来熟悉的气息,然后,熟悉的声音跟着响起。

    “熊塔,你……怎么会在这里?”

    会这样称呼我的人,这个世间只有一个,我猛然转过头。可不是武帝大人那威风凛凛的身影。正站在身后,轻轻挑动着耳旁的一缕凌乱银灰发丝,用讶然震惊的目光看着我。

    “塔莫娅,你是塔莫娅?”

    我有些不敢肯定。这未免也来的太简单了点吧。莫非考验之地把我也当成了接受考验的熊人战士。开始了考验?对,一定是这样,眼前的塔莫娅肯定是用来考验我的幻象。

    “熊塔。你在说什么呀,当然是我,不对,你……难道是幻象?”貌似,好像,武帝大人那边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对我露出了些微的警惕之色。

    但是随即,她就摇起了头:“不对,我们熊人族的祖先里,并没有擅长这一类能力的强者,而且灵魂感应也不可能骗人,你是真的熊塔。”

    塔莫娅说起灵魂感应,我才记起还能这样辨识真伪,仔细感觉,错不了,眼前的塔莫娅是真的,如果说考验之地连每个人独有的灵魂也能模仿的话,我心服口服,被欺骗了也毫无怨言。

    “塔莫娅,真的是你,太好了。”确认武帝大人的身份后,我情不自禁的上前两步,满脸激动的上上下下打量她几眼,确认眼前的人没有缺胳膊少腿之后,舒展双臂,将她搂在了怀里。

    “熊塔,你……”忽然被搂抱住的塔莫娅,声音似乎有几分微微的慌张不解和困扰,不过心地善良温柔的她并没有挣扎,等我的激动劲过了,放开她之后,才微微抬起头,用那双深蓝带紫的优雅眼眸盯着我看。

    “抱歉抱歉,我太激动了。”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举动后,我挠着头傻笑。

    “不,应该是我让大家担心了才对。”转眼间,聪明的塔莫娅其实已经猜了个**不离十,轻摇着头,目光更加柔和。

    “父亲和长老他们,还好吗?”

    “好,他们对你可信任了,就我这急性子,才几番打扰他们,让他们不得安宁,对了,没有打扰到你的考验吧。”

    想到塔莫娅还在考验之中,我紧张兮兮的问道,生怕自己的举动坏了她的大事。

    “都是因为我的不成熟,让大家操心了,还有熊塔,万里迢迢的来到我们熊人族,辛苦了。”露出柔和的笑容,武帝大人伸出小手,在我头上温柔抚摸。

    “……”虽说很舒服,但角色是不是稍微搞错了?变得好像我是塔莫娅的召唤灰熊了?

    “咳咳,不说这些了,你没事就好。”有些难为情的轻咳几声,我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武帝大人。

    她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身上的装备以及发丝都有些凌乱,能看到许多战斗的痕迹,鼻翼颤动的频率比正常的时候要微微急促一些,似乎用了不少的体力。

    但是,总体而言,武帝大人的气势比以前更加沉稳,更加厚重了,换种简单的说法,她的实力比回到这里接受考验之前强了不少,似乎已经突破到领域高级境界了,这提升速度,比我当年也差不了多少。

    “塔莫娅,你的实力变强了。”我由衷高兴的赞叹道。

    “是吗?”武帝大人似乎有些羞涩,微微把头一低,然后露出英姿而不失少女柔美的笑容。

    “比起熊塔的提升速度,如何?”

    “这个嘛……”我又开始挠头了,在亚瑟王的第二次考验中,从世界中级突破到世界高级,虽然只迈前了一步,但是这一步却十分巨大,让我在世界巅峰境界也难以找到对手,所以说,这提升速度……

    “差……差不了多少,都一样。”顿了顿,我含糊其辞道,应该差不了多少吧,塔莫娅提升了一个小境界,我也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大家打平了,嗯嗯,这很科学。

    “我就是喜欢熊塔这一点。”忽然,带着些许狡黠笑容的武帝大人。将她那笑颜如花的绝美俏脸凑前几分,仿佛紫宝石一样的眼眸带着笑意看我。

    “哪……哪一点?”我被她的话,以及她忽然凑上前的脸蛋吓了一跳,竟有种面对唯美景色,不忍打破,所以屏住了呼吸的感觉。

    好吧,我不文艺,说点正常人的话,眼前这张脸,加上她的那份英姿威凛而不失少女柔和的气质。美的让人无法呼吸……大概应该这样形容吧。

    “不会撒谎这一点。”顿了顿。塔莫娅脸上的笑意更盛,说出答案。

    “你这更像是在取笑我。”原来她说的是这个,我哑然失笑,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

    “我觉得这是凡的优点。我不喜欢撒谎的人。”塔莫娅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难道说。你从来没有撒过谎吗?”我好笑的看着她。忽然产生些许错觉,眼前聪慧美丽的武帝大人或许还有几分孩子气。

    “撒过。”

    “所以才说嘛。”我嗯嗯点头,有时候撒谎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

    “所以我讨厌在那时候撒了谎的自己。”

    “……”说到这种程度。我也没办法反驳了,果然不愧是机智的武帝大人。

    但是,每个人至少都会有一两次作死的经历,有些人次数尤为多,而我,大概仅排在作死帝马拉格比和高特大猩猩几人之下。

    面对正直正言的武帝大人,我偷偷一笑:“那时候?莫非指的是小时候为了从村民的屠刀下救出一头刚满月的幼猛犸而凑合一群伙伴谎称族长召见然后偷偷把猛犸藏到一个洞里怕挨骂不敢回去结果在洞里过了一个晚差点被冻成了冰棍最后被找到抬回家的事情?”

    笑着说完,我立刻发现气氛不对了。

    塔莫娅脸上染着一层红透了的霞云,好看是很好看,但是很危险。

    “熊塔,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通红着脸的她,面带笑容的看着我,但是眼神却一点都没在笑,好恐怖,我仿佛感受到了女战神的虚影正在向自己一步步逼近。

    “我……这个……对了,偶尔提起,偶尔听人提起过,哈哈……啊哈哈哈。”

    “是谁说的?”武帝大人的笑容和声音更柔和一分,但是眼神却更冰冷一分,好可怕,第一次见到怒发冲冠的塔莫娅。

    这种时候要是招供了,告诉我这件事的武帝大人的某个小伙伴,大概就要小命堪忧了,我怎么能出卖战友。

    “我……我……这个……谁来着……啊哈哈哈……记……记不起来了……你……你也知道我的记性比较差,比金鱼也好不了多少,我是说真的。”我一脸认真,就差指天发誓了。

    “熊塔,嘴还停硬的,看不出,很有骨气。”武帝大人的眼睛笑着眯了起来。

    “以前的我,在你眼中是没有骨气的家伙吗?”我一脸无奈沮丧,原来自己的形象这么不堪。

    “并非如此,只是觉得熊塔似乎很热衷于干坑害朋友这种事。”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这是大大的污蔑,我到底坑害过谁了?”听到武帝大人竟然这样中伤我,我当时就不能忍了,一拍而起,浑身正气,浩然正气的喝斥道。

    不过,不知为何有点小心虚,忍不住在心里数了一数。

    说到我坑害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吧,不多,一点也不多,最常坑的毫无疑问是老马和菲妮,然后有高特大猩猩,以及拉尔三人组,耿直的大师兄也不在少数,二师兄看起来憨厚其实很狡猾,不好坑,但貌似也被我得手过一两次,还有里肯汉斯阿琉斯他们,就算是冷酷如白狼,也照样坑给你看,经常欺负我的老酒鬼,没少遭到我的报复,吝啬鬼法拉老头更是我重点打击的目标,强如曾经的暗黑大陆第一强者小不点王,被我欺负的泪眼汪汪……

    这样一数,我忽然发现,貌似没有被我坑过的人……不多。

    难道说我真是个十恶不赦的男人?知道真相的我瞬间otz了,原来的反派角色竟然是我,吴凡大魔王!

    等等,不对。说的好像我没有被他们坑似的,这叫礼尚往来!以直报怨!

    回过神,发现塔莫娅正伸手捏着我两边的脸颊,不断往外拉揉。

    “拉多达,抵达大等了?”(塔莫娅,你在干什么)

    “不……只是觉得,忽然想欺负一下发呆的熊塔,以及看看熊塔的嘴巴到底有多硬。”塔莫娅一边拉扯着我的脸颊,一边若无其事的乐在其中的微笑着发出犯罪宣言。

    “多爹了自量脱路倒。”(我觉得这样做不好)

    “抱歉,我也知道不好。不自觉的就……”

    “……”别一边道歉一边继续犯罪啊。还有你竟然能听懂我这堪比小幽灵的含糊语言,未免太神奇了吧?!

    总算是逃离了武帝大人的魔爪,她似乎还有些不解气,两手把腰一叉。叹了口气。

    “看来熊塔在我们这里的日子里。知道了关于我的不少往事。”

    “也没多少。真的……”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老实说能被扯扯脸就蒙混过去,对我来说是意外之喜。本来以为会丢掉半条小命的。

    “真是的,都让那群家伙别再说以前的事情了,明明羞耻的想要忘记掉,看来回去以后,有必要用更深刻的方式教导他们了。”

    “……”内塔外塔,以及诸多的熊人兄弟姐妹们,我真没出卖你们,你们自求多福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这样的童年谁都经历过,就算是长大以后,心中也还是会残留着成为正义英雄的梦想。”我试图说服武帝大人,正义并不羞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正义的梦想。

    顺便补充,贫乳即是正义,萝莉即是梦想。

    “不是这样的,你们都没有明白。”塔莫娅摇摇头,一头银灰色的秀丽长发跟随着她的动作微微荡漾,宛如她内心波动着的少女情怀。

    “我最介意的并非是小时候自命正义英雄,为了维护心目中的正义带领着大家做了不少傻事,给大人添了不少麻烦这件事,虽然回想起来是有些羞耻,但是让我如此抗拒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那到底是什么?”见她犹豫良久,我忍不住好奇追问道。

    “因为……”塔莫娅吞吞吐吐,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脸蛋又渐渐的泛红起来了,很少见到性格爽直利落的她有这样的表现,到也给我一种极大的反差萌。

    “因为什么?”

    “因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熊塔真是笨蛋,为什么就不能想明白呢?”武帝大人生气了,而且把气撒在了我头上。

    “好吧,我错了,求塔莫娅大人明示。”为了寻根探底,我果断背锅。

    “真是拿熊塔没办法,听好了,只告诉你一个,不许和其他人说哦。”武帝大人无奈叹气,双手抱胸,侧脸用眼角余光看着我,那鼓着小嘴,气哼哼的嘀咕着的淡淡傲娇模样,简直萌死我了。

    “说好了,我保证。”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因为……那个……”

    我说你既然下定了决心告诉我,就别停留在起点原地打转,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武帝大人!

    似乎聆听到了我的心声,武帝大人轻咳几声,微微抬头,强行用一副很了不起的,理所当然的样子(这是为了掩饰害羞我知道的)对我说出答案。

    “因为,我是女孩子啊。”

    “哈?”这是什么答案,我脑补过许多种可能性,唯独没想到武帝大人会给出这种解释。

    “熊塔果然一点也不明白少女心,身为一名女孩,整天像男孩那样打打杀杀,像个野孩子似的,这样真的合适吗?”

    “的确不怎么合适,我还是喜欢比较有女人味一点的女孩。”我老实点头。

    “对,没错,就是女人味。”武帝大人高兴的连连点头,仿佛我说到了点子上。

    “身为一个正常的女孩,要是一点女人味都没有,那不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吗?”

    “说的也是。”

    “所以说,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孩,追求女人味有什么不对?难道熊塔觉得我不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吗?”

    “不,绝对没有。”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愿意向大家透露童年的事情,因为这样会让别人觉得我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明智的做法。”

    “对吧,果然还是熊塔比较了解我。”见自己的想法被一个个点赞,武帝大人高兴的甚至轻声哼起了小曲,好可爱,请莅临你的萌王宝座,收下我的膝盖吧武帝大人。

    这个……虽说塔莫娅刚才那番话合情合理,完全找不到破绽,但是不知为何,用到她身上就是有些违和,为此,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继续寻找问题的本质。

    然后,终于发现了。

    塔莫娅大人,你就算不刻意去追求女人味,也很有女人味了啊,大概只有你自己身在此山不知山,难道真的要和莎拉琳娅她们争夺暗黑大陆第一完美少女才甘心吗?

    我说为什么会有股违和感,这就好像一个像莎拉那样漂亮的少女对我说,我想变得漂亮,想变得漂亮有什么错吗?正常的女孩都想让自己变得漂亮吧,这番话说的是没错,但是由你口中说出来,对其他女人而言就太不公平了,说难听点,甚至是有些欠揍……

    ***************************************************************************************************

    昨天没更很抱歉,年底了,小七真的有些忙,这几天更新时间都是在凌晨一两点,快喘不过气来了,望大家原谅t。t,待会可能还有一章,小七就算暂时没办法还债,也不会继续拖欠章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