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 塔莫娅的选择
    ***************************************************************************************************

    “看到熊塔来了之后,我心里似乎已经浮现出了答案,到底应该选择哪一个传承,迷茫被一点一点的拨开了。”

    看着我沾沾自喜的模样,塔莫娅柔和的笑着,目光逐渐的坚定下来。

    “但是,在此之前,在做出选择之前,先让我睡一睡吧,安心下来之后,困意不知不觉就……”话还未说完,塔莫娅就打了一个哈欠,伸着懒腰,眼睛渐渐眯起,闭合,头一歪,彻底将身体的重量依靠到我的身上,竟然就睡着了。

    小幽灵的秒睡能力,我给一百分!

    不过,保持这个姿势睡久了会不舒服吧?

    我偷偷转头,用眼角余光打量塔莫娅的睡脸,细微的,恬静的呼吸,以及安心的面容,肩膀彻底耷拉下来,身体陷入完全放松的状态,仿佛在做着什么好梦,嘴角有细微的勾起痕迹。

    相当疲惫了呀,塔莫娅,看到她这副样子,有过相似经历的我立刻就懂了,那是历经千辛万苦推掉boss后,巨大的疲惫感,成就感,喜悦感,安心感一股脑的涌上心头,而后身子一倒,眼睛一合。大字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感觉。

    顺便一说,我说的是游戏,gal游戏,呃……

    拿她没办法,睡的那么熟,把她叫醒的话也太可怜了,我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挪动身体,伸手扶住塔莫娅依靠过来的身躯,抽身脱离。然后站起来。弯下腰伸出另外一只手,从她的膝盖窝下穿过,抬腰往上一搂,嗯哼。完美的公主抱。

    这时候要是有人弄个记忆水晶什么的给我录一个就好了。威风凛凛的武帝大人被公主抱……要是让醒过来之后的她看到。到底会害羞成什么样子呢?嗤嗤嗤,真是期待。

    不过,感觉这样又会作死。还是算了吧。

    房间里恰好有张床,上面已经铺好了垫子枕头,一看就知道塔莫娅在这里住了不短的时间,将她放在床上后,取出被子帮她盖上,话说围裙还穿在身上没关系吗?要不要帮她脱下来?

    算了,会被当色狼的,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样一来就行了,嗯。

    然后,我该做什么呢?床貌似只有一张,算了,虽说现在大概才是下午时间,还是睡一觉吧,似乎烤着火睡也挺不错的。

    似乎被武帝大人的睡衣传染了,我也不自觉的打起了哈欠,靠着篝火旁,将宽大的斗篷一卷,像毛毛虫一样包裹住自己。

    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欠!!!!!!

    梦中忽然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让我跟睡在打桩机上似的,震的啥睡意都没了。

    怎……怎么回事?到底是谁,谁在偷袭我!

    揉着还在发痒的鼻子睁开眼,可恶而嚣张的犯人显然并没有畏罪潜逃的打算,毫不回避的将脸凑上来,还笑的很开心。

    只不过,在我看清楚这张脸之后,生气变成了无奈。

    “塔莫娅,你怎么也学来了这一招?”

    “怎么,很奇怪吗?”拿这作案工具,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麻线,武帝大人笑的阳光灿烂。

    “女人味,零。”我没好气的在胸前比了一个叉的手势。

    “巨大打击!”塔莫娅震惊。

    “不对啊,我看书上说,用亲昵的方式叫醒对方是可以加分的。”

    “这也叫亲切?”我无语了,那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小幽灵一个人叫醒我的方式不怎么亲切了。

    “那得怎么才叫亲切呢?”武帝大人虚心求教。

    “这个嘛……比如说先推一推我,在我的耳边轻声呼唤。”我重新躺下去,闭上眼,示意武帝大人尝试。

    “像是这样吗?”耳边传来塔莫娅的声音,然后肩膀被轻轻的推了推。

    对对对,就是这种温柔的力道。

    然而,耳边传来温声软语,柔软的呼气打过来,让我一阵阵舒服:“熊塔,起床了,熊塔,该起床了。”

    没错没错,这是青梅竹马式的**……不对,是叫人起床的第二阶段。

    我还是不醒,第三阶段是什么呢?嘿嘿嘿,有点期待。

    结果一根麻线又蠢蠢欲动的探到了我的鼻孔里面。

    我无奈的睁开眼:“你除了这一招以外就没别的了吗?”

    “但是,很有效果啊,不是吗?”塔莫娅一手捻着麻线,一手托着下巴,笑盈盈的看着我。

    “是很有效没错,但是女人味,女人味!”

    “啊,光顾着想怎么样叫熊塔起床,又忘记了。”

    “……”看来武帝大人养成计划,不会比长征两万五轻松多少。

    “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吧,我已经决定下来了,也想让熊塔亲眼见证一下。”

    “当然没问题。”我好起劲来了,熊人族的最高考验传承啊,没想到能有幸一睹真容,如果再加上接下来的天狐考验,我会不会获得打酱油的考验局外捣乱者的称号呢?

    “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吧。”想起塔莫娅睡着的时候那份疲惫,我有些担心。

    “已经没问题了,熊灵融合的恢复能力,熊塔又不是不知道。”

    我上上下下打量她好一会儿,确认这不是逞强后,才满意的笑着点头:“那我就拭目以待吧,让我看看你下定的决定到底是什么。”

    “熊塔一定会吓一大跳。”

    武帝大人有些神秘兮兮。冲我微笑的表情,就像即将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一样,让我忍俊不禁,光是看到她如此丰富多彩的感情表现,这一趟就不虚此行了。

    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休息片刻,让状态保持在最佳水准,终于,塔莫娅再次打开了通往考验墓地的通道,来到那片暗红色的。让人不禁想要发出“此身为剑之骨……”这样的咏唱的无生世界。

    打住。诚如塔莫娅所说,这样太对不起熊人族的祖先强者了,人家可是特地打开方便之门让我这个外人进来,还要对主人说三道四就说不过去了。

    塔莫娅的脚步不快不慢。透露着庄严。跟在身后。让我感觉到她每踏出一步,似乎都在向身边的墓碑致以无限敬意。

    穿过一排排的墓碑,我们的脚步一直想着深红世界的不知名尽头走去。

    “终有一天。我也要在这里留下一块属于自己的墓碑。”塔莫娅忽然开口说道。

    我能怎么回答?人固有一死,世间不存在永生的人,永生对人而言也未必是好事,所以即便是武帝大人,也终有逝去的一天,她的灵魂会回归故土,会在这里留下一块耀眼的,让后人敬仰的墓碑,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想了想,我只能歪头说道:“我会让你这个愿望迟点实现的。”

    塔莫娅噗嗤一声轻笑,让庄严凝重的气氛轻松了几分。

    “我还以为熊塔会说到时候我也会来陪你的。”

    “我可不是熊人一族的成员,大概就算愿意来,这里也不会接纳我吧。”

    “嗯,到时候我会给熊塔开路,没关系的。”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都要强行和我一起死了?”

    我有些乐了,现在的塔莫娅,完全不同于以前我所认识的那个沉稳聪慧温柔体贴的武帝大人,思想特别活跃,仿佛回到了孩童时期,让我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她真正的一面。

    “是呢,如果能一起合上眼的话,我觉得是最好的。”

    “哦?”

    “因为不想看到熊塔为我的死去而伤心的表情,更不想看到熊塔在我面前死去,所以一起死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好像有点道理。”我做状沉思,明明塔莫娅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为什么我就是感觉有那里不对劲呢?

    “所以说,为了好好活下去,我会努力保护熊塔不死。”

    “拐了一个大圈子,直接说我们两个都要好好活下去不就成了?”

    “是吗?刚才那种说话,不会更有女人味一些吗?”

    “好好接受传承别想杂七杂八的东西啊!”

    “熊塔也是个爱唠叨的人,和爸爸很像。”塔莫娅不满的嘀咕道。

    “我说你啊……”面对变得孩子气的武帝大人,我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好了,不和熊塔开玩笑了,目的地就快要到了。”

    转眼间,塔莫娅的表情又变得十分庄严,步伐更加缓慢,一股沉稳的锐气,正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她的脚步,忽然停留在一座墓碑面前,转过身面对着墓碑,凝视良久。

    就是这份传承了吗?窥视着塔莫娅的动作,我也在偷偷打量她眼前的墓碑,这块墓碑很明显有些年代了,残缺了一角,但是依然比周围其他的,甚至是我刚才一路见到的墓碑要大许多。

    并且,从墓碑上面散发出的气息,也要更加强烈,那碑石上铭刻的文字,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久久凝视,竟让我产生窒息的感觉。

    好强大的气势,我暗暗心惊,只不过是死后灵魂留下的一丝力量,就已经如此强大,墓碑主人的生前一定是位超级强者,至少比我要强那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塔莫娅想要选择的,就是它吗?不错,的确是一份极好的传承。

    虽然完全不明白这里面的传承细节,但是身为半个毫无气势的高手,我好歹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眼光,眼前这座墓碑散发出的魄力不仅强大,而且和塔莫娅的气场比较相似。似乎能感受得到,它生前也是像塔莫娅一样威风凛凛,充满自信,有着独特风格以及人格魅力的人物。

    就是它没错了,塔莫娅,上吧!

    我在心里大声呐喊,鼓舞着塔莫娅向前冲,一口气拿下传承。

    但是,塔莫娅却没有回应我的心灵声音,在墓碑前伫立良久。终于。身体微微一动。

    要开始了!

    我咕噜吞咽一口,紧张的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只见塔莫娅半蹲下去,在墓碑面前放上一朵小花,露出歉意之色。

    “抱歉。前辈。辜负了您的一番心意。我已经决定下来了,选择好了自己要走的道路。”

    弥漫着强大气息的墓碑,因为塔莫娅这句话而亮起了一层光晕。从这层光晕里透露出一股连站着比较远的我也能感受得到的浓重情绪。

    那是一股强烈的失望和不舍,但是,也包含着鼓励和肯定,仿佛像是一个慈蔼孤单的老人,含泪目送即将远行的唯一亲人。

    感受到这份情绪的塔莫娅,眼眶湿润,几乎落泪,但是决心已下的她,还是坚定的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转过身继续向前,在她身后,散发着光晕的墓碑就像一盏明灯,照亮着她前面的道路。

    我匆匆跟上,路过墓碑的时候,犹豫片刻,转身微微行了一礼,才继续跟上塔莫娅的脚步。

    经过那座墓碑后,塔莫娅的步伐更加坚定有力,原本的坚定中尚带着一丝愧疚不安,现在,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延她的脚步,抬落间,仿佛和整个考验之地引起了共鸣,所有黯淡的墓碑都似在发出嗡嗡声音,亮起微光,尤其是就在塔莫娅两边的墓碑,更是宛如一盏长明灯般,光芒柔和而悠长,仿佛在指引,又仿佛在欢呼,迎接某个时刻的到来。

    跟在身后的我简直看呆了,原本就猜到了塔莫娅集熊人祖先之灵的厚爱于一身,但是没有想到,这份厚爱的分量竟还是超出我的意料,这样的强烈共鸣,给我一种感觉,它们几乎是等于将整个熊人族的未来托付到了塔莫娅身上。

    这既是爱,也是责任,沉甸甸的责任,面对这样的托付,塔莫娅会觉得有压力吗?

    跟在她身后,我没办法看清楚塔莫娅的正脸,只是从银灰色秀丽发丝英姿飞扬起来的时候,偶尔窥得的隐约侧脸轮廓之中,看到了塔莫娅那份透露出来的决心和意志。

    光是这一小半侧面轮廓所露出的决心意志,就已经如此强烈,想必已经没有任何的压力和迷茫,能够靠近她身上,尤其是接近那张自信神采的面庞。

    也对,和我这种半路出家,总是被迫背负上责任,整天唠唠叨叨的没用家伙不同,塔莫娅可是从很小的时候,就以正义英雄自居,一心想要扛起熊人族的栋梁,现在的这些祖先之灵共鸣,这些托付,对她来说,只不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若是更加自信高傲,如莎尔娜姐姐那般百无禁忌,甚至可以这样回应她的祖先们,什么呀,现在才对我说这些,不嫌太晚吗?我可是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是熊人族的领袖,发誓一定要将熊人族振兴起来。

    这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武帝大人啊。

    不知为何,眼角有些湿润,强烈的欣慰和与有荣焉感激荡在心头,为自己能够认识如此优秀的少女而感动,莎尔娜姐姐,阿尔托莉雅,以及眼前的塔莫娅,都是属于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乱世英雄,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王之道以及领袖魅力,这些人聚集在同一个时代,简直能够亮瞎整个暗黑大陆的狗眼,哪怕是当年亚瑟王和十二骑士的盛世,都没办法和这样的景象相比。

    当然,就目前而言,以阿尔托莉雅的王之道最为强盛,莎尔娜姐姐虽然风格更加强烈,但是她只想单枪匹马,直捣黄龙,那份唯我独尊的霸道更厚于王道,而塔莫娅,她刚刚从隐世数千年的部落出来,无论是眼光见识,还是心境气势,都还未成型,简单点形容就是乱世之中走出山村不久的草莽主角,如同尚未雕琢的璞玉,属于她的时代才刚刚拉开序幕。

    至于莱娜,阿卡拉,雅兰德兰这些人,为什么我没有把她们列上去,那是因为这些人其实更适合治理太平盛世,她们缺少一种像阿尔托莉雅她们那样的魅力,身为强者以及统帅的魅力,一个国家,尤其是身处乱世的国家,光有治理者不行,还需要有一个聚集信仰、自信和士气的常胜将军。

    这也是为什么阿尔托莉雅短短十多年,在精灵族的声望就能和千年预言者雅兰德兰相当的原因,因为她不仅能带给精灵族偏居一隅的安全,还能带来盛世和平的光明和希望,这是雅兰德兰、阿卡拉以及莱娜给予不了大家的东西。

    当然,莱娜再加上我就不同了,就由我来做莱娜的常胜将军吧,嗯嗯,为了最爱的妹妹,就算是死宅也要燃给你看啊混蛋四魔王和三魔神们!

    哎呀,我在想些什么,又跑题了,眼看塔莫娅的身影渐行渐远,我连忙加快脚步追上。

    又是约莫走了几分钟的样子,塔莫娅再次停下。

    ***************************************************************************************************

    年底工作多是一方面原因,作息完全被打乱了更蛋疼,再加上外地工作的朋友同学陆续归来,相约聚会,以及各种聚集在年底的结婚迁新喜事,累感不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