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第一世界:我爱的深沉
    ***************************************************************************************************

    尤丽叶定神一看,果然,亲王殿下的状态有些古怪,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之中,面对比自己更强的对手,竟有些神游物外,似乎完全没把这场战斗,没把眼前的对手当回事。

    但是,这神游物外的表情里,再仔细观察的话,会看到极度的专注,似乎脑海已经陷入了某种不可自拔的思考境地。

    “兰斯特大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尤丽叶不仅喃喃问道,毕竟是单核单线程,脑子转弯的速度有点慢。

    对于尤丽叶竟然切换亲王殿下和兰斯特的称呼,莫西德卡尔他们都有些习惯了,只当兰斯特是某德鲁伊的精灵之名,毕竟在熊人族不是也有个熊塔的名字吗?这很科学。

    “吴凡阁下他……大概是想模仿水晶龙突破世界之力境界。”

    莫西德卡尔犹豫再三,虽然完全无法相信这种事情,但是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答案,没有其他东西值得那位联盟长老如此专注的去思考了。

    “这……不可能!”一向慢几拍的尤丽叶,惊人的立刻回应惊呼,大概是根本没有经过大脑,而是出自于本能的不信。

    “我也不敢相信这种事情。说这番话并非是对吴凡阁下不敬,只是觉得,就像是一头猛犸,看到天空上的巨龙在自由飞翔,便自己也想长出一对翅膀,这般的荒唐,水晶龙能做到这一点,完全是由于它的种族所属以及独一无二的能力特性,而吴凡阁下却在想着打破自然规律和物种法则。”

    “或许,殿下能另辟蹊径也说不定?”虽然很快的否决了。但是尤丽叶天生缺乏紧张感的性格。却让她找到了解释的理由。

    “也只能这样想了,只是恕我见识浅薄,完全无法想象还有什么其他路径可以做到这点。”

    莫西德卡尔说到这里,露出苦笑。莫非真的世界变化太快。隐世的数千年。外面的世界已经改变了如此之多?

    另外一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水晶龙的优乐美……优你个头,是排球。被拍来拍去,甚至连痛觉都感觉不到了,不愧是我,在原来世界的课堂上练就的一身神游物外功底,就算被老师的粉笔头砸中依然能保持傻笑继续二次元幻想的能力,丁点没落下。

    虽说好像没什么值得自豪的,而且好像不小心暴露了黑历史。

    地狱格斗熊,或者说cosplay熊,到底该怎么才能做到像水晶龙一样,通过加固世界进而施展出世界之力境界呢?

    cosplay熊的毁灭特性,显然根本不具备这一点,所以无法模仿,只能作为一个可能性的参照,另想它法,创造出属于一条自己的道路。

    其实在之前,还未开始和水晶龙战斗的时候,我就有了那么丁点想法,要不然当时也不会将大菠萝的毁灭之力的可能性列入玄乎不确定之列,而是直接否决。

    只是现在,真实感受到水晶龙的特性和做法,原本那一丁点的灵感,几乎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水晶龙能做到这一点,说白了就是种族天赋能力,就跟阿三自带的载具装载能力加倍一样,是天生就有,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能够掌握的东西。

    在很久以前,第一世界尚且十分稳定,完全能容纳世界之力甚至是吞噬世界之力强者战斗,不成问题,所以这种特性毫无用处,别说其他种族,就是巨龙一族,乃至历代的水晶龙自己,或许都没有去在意。

    也只有到了近代,尤其是自地狱入侵之后,第一世界快速衰弱,渐渐变得无法容纳强者的战斗,这时候,某头新生的水晶龙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要逆天了!

    我现在想用其他方法去模仿这种独一无二的种族天赋,难度已经非数字能够形容,做不到,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做到了,大概一辈子的运气就这么用光了,一口气超越了菲妮捧起悲剧帝王冠不成问题。

    不,等等,不是想这些杂七乱八的事情的时候,既然没有其他灵感,那么再这么不靠谱,还是将之前的灵感拿出来尝试一下吧。

    这个灵感的做法就是,阿卡拉不是说过,或许我的毁灭之力比大菠萝还要纯粹吗?那么,我能不能用自己的毁灭之力,将那些不确定性的,能够引发空间崩溃,吞噬自己的能量,给直接毁灭掉,这样一来不就安全了吗?

    同样是用回之前的比喻,水晶龙是用蔓藤加固围墙,使得自己不掉落,我则是脑洞大开,思想完全摆脱了围墙的束缚,想到我直接将导致自己掉落的重力给灭了,不就好了吗?

    虽说这两者的难度,就像外面寒冷北风呼啸,玻璃破了一个洞,小明用胶带和纸壳将破口封上,看着风无法进入,房间暖和了,满足的笑了。

    但是我偏不,我这个人,解决问题从来都是寻根问底,探求本质,怎么会用小明那种如此肤浅无知的做法呢,玻璃到底做错了什么?它只是想张开一个口,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而已,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对它,让房间变冷的凶手不是北风才对吗?只要将北风变成南风就好了。

    卧槽,你竟然还问我怎么变?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把地球的南北极调转过来不就好了?说到底问题的本质还是因为地球躺着的姿势不对才导致吹北风啊,我真是个鬼神思维的天才。

    好吧。貌似又跑题了,我也知道,空间崩溃所引发的吞噬乱流,连四翼天使骸骨都能轻松消灭,何况我这个小小的德鲁伊,但是,细想一下,那也是因为它懵然不知,一下子爆发太强大的力量,才会忽然引来强大的空间吞噬力。

    而我。我可以尝试一下。一点一点的来,就像老鼠啃奶酪一样,先引发一点点崩溃,迅速将吞噬乱流毁灭。然后再逐步增大。起到温水煮亲王……亲王你个头。是青蛙的效果!

    只是,到底空间是青蛙,还是我是青蛙。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样,这个办法很简单易懂吧,简单的完全符合我凡人级的智商,让我不禁又想起了当年,有某个人,小学的时候数学刚刚学会了加减,自以为数学就是那么回事,结果没等到上大学,在高中的时候就被几何代数给教做人了,那妖娆的辅助线条,比中二青年的杀马特发型还要复杂多变炫酷,让人风中凌乱,当然这个人肯定不是我,我是谁?数!学!帝!

    老实说,危险性还是蛮大的,到了要尝试的时候,就算是猪突猛进的我,也不禁犹豫起来,望而生畏。

    我这是要调戏整个第一世界啊,真的合适吗?要不水晶龙大人,给我点时间,我先和第一世界哥么拜把子再说?

    很怂的迟疑了好几分钟,最后,猪突猛进的思想还是占据了上风,富贵险中求,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个好acer。

    深呼吸,世界之力启动……慢慢来,慢慢来~~~

    用哄婴儿般的小心翼翼语气,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地狱格斗熊的形态开始模糊,逐渐发生改变。

    与此同时,改变的还有周围的空间,就像是一颗石粒投入了水中,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荡起一圈圈波纹,倒影在水中的景色开始扭曲,甚至破碎。

    空间,即是这潭水,里面倒影的景色即是现实,假如石粒再大一点,溅起了大量水花,那么倒影的景色,此刻的现实,就会完全被自然的法则给支离破碎,水面还能重新恢复平静,但是倒影的景色在破碎以后,却永远消失,不复存在。

    说白点,空间就这么回事,只不过是从二维角度转换为三维角度,变得更复杂了,但原理本质还是不会变。

    现在,我就要用自己的毁灭之力,扮演消灭水花,抚平波纹的工具,这里面到底涉及多少东西,我也不懂,只是出于对自身的毁灭之力的信任,或许,还有那么一点淡淡的,第一世界是神队友的天真想法。

    当第一圈波纹不可避免的荡漾开时,正要上前攻击,愉快的玩耍新入手的排球玩具的水晶龙,忽然似触电一般,满脸见鬼的表情飞快退后,有多快跑多快。

    “人类,等等,你在做什么,快点住手。”直至到了安全距离,它才停下来,脸上的惊恐之色依旧褪之不去,连忙张嘴制止。

    “就算想不开要自杀,也别用这种尸骨无存的方法啊,水晶大人承认,水晶大人刚才是过分了一点,把你当球一样拍来拍去,大不了水晶大人保证接下来会温柔点,你千万别做傻事。”

    由此可见,本质上这条水晶龙还是一条挺善良的龙,就是顽皮了点,寂寞了点。

    这头笨龙……在说些什么啊?我现在一脸便秘……不对,是一脸努力的表情,像是在轻生吗?这货该不会是想出言打扰我,让我失败才这样说的吧?

    结果某德鲁伊对水晶龙的误会渐深,下定决心,等自己神功大成之日,就是教它做人……做龙之时。

    空间果然没那么好调戏,我才刚刚调动一丝世界之力的力量,周围的空间就开始剧烈波动起来,仿佛一壶烧开的热水,这哪里是什么温水煮亲蛙,分明就是生活青蛙涮火锅啊。

    根本没有给我任何一丝慢慢来的机会,重力仿佛瞬间以自己为中心增强了千万倍,这股压缩力是何等恐怖,让我感觉到它似乎想将体型庞大的地狱格斗熊,活生生的压成一粒米大小的肉团。

    几乎在一眨眼的时间。地狱格斗熊引以为豪的防御,那神剑宝刀也难以划破的坚韧熊皮,立刻就开始破裂,庞大的压力,将体内流动的血液几乎压成固态,当熊皮破裂的时候,这些饱受压迫的血液立刻就找到了宣泄口,如同喷泉般疯狂喷涌而出。

    噗噗噗的持续激射声,地狱格斗熊全身喷出大量血雾,瞬间就被染成了一头血熊。

    这就是将四翼天使骸骨吞噬的空间乱流吗?好可怕。我只不过是露出了一点世界之力境界的端倪。就已经如此恐怖了,难以想象那一刻的四翼天使骸骨,到底遭受到了多么可怕的力量撕碎。

    或许,只有到了艾芙丽娜所说的。超越四翼的空间之境。才有可能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吧。现在的我,面对第一世界的空间崩裂乱流吞噬,就像是一只蚂蚁挥舞着触手向巨龙发出挑衅。根本就是不自量力,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乘着玩脱之前,快点停止送死的行为吧,现在还来得及,尚未完全踏入到世界之力境界,第一世界哥么暂时还能饶过我一条小命。

    正当我想向现实征服,高唱一首被征服的时候,忽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股恐怖的崩溃压缩撕裂绞碎吞噬等等无法形容的力量,忽然如潮水一般退去,并非完全消失,而是一直减弱到保持着无法让我致死的力度。

    这简直就是戏剧性的变化,就好像一大群手持沙鹰ak和rpg的黑社会朝我冲过来,等就要扣扳机将我射成肉酱的一瞬间,接到神秘电话,一听才发现原来是场误会,都是自己人,于是纷纷收好武器,布满刀疤的脸上露出温笑,瞬间成了兄弟哥们,带着我勾肩搭背的一起去做大保健。

    好吧,这样形容或许还有些不恰当,再打个比方,就像是收钱前后的贪吏,原本一张公事公办的嘴脸,在我来了记一肚子的理说不出后,立刻就大开方便之门,喷着酒气对我说“你尽管放手去做,我这边意思意思,做个样子给外人看,绝对不会刁难你”。

    现在,第一世界哥么就扮演着这样一个无论怎么形容都不怎么光彩的角色,虽说我应该感激它,但是这货变脸太快了,完全感激不起来,生怕这又是一个误会,等它回过神来,二话不说翻脸一口把我嚼碎了。

    这……到底该怎么办?

    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其他人,包括水晶龙在内,却已经下巴都快吓的掉在地上了。

    虽说是第一世界空间故意放水才让某德鲁伊用小学算数完成了大学微积分的课题,过程这种细节不必在意,结果对了就行。

    但是在外人可看不出来,正如刚才形容的,第一世界放水之余还做了做样子,演技逼真,没有将自己贪吏的嘴脸暴露出来,于是在外人眼中,某德鲁伊就等于是神奇的用自己的毁灭之力,征服了第一世界,它的吞噬崩坏在毁灭之力面前,都束手无策。

    这简直就是大神带着一小朋友在新手房里调戏幼稚园五人组,各种花式让人头让小朋友瞬间化身大神的节奏啊。

    “真……真做到了?”莫西德卡尔揉了揉眼,紧接着扳住一旁雅格塔长老的肩膀用力摇晃。

    “雅格塔,你试着揍一拳试试看,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一定是水晶龙还藏着幻术这一手,让我们深陷其中。”

    雅格塔自己的下巴都吓掉了,哪还顾得上理会神经错乱的莫西德卡尔。

    “我就知道亲王殿下能做到。”

    尤丽叶安心的笑了个明媚灿烂治愈,她的单核单线程思考回路暂时还没有去处理能做到这一点是如何惊世骇俗。

    至于水晶龙,它惊的那双琥珀龙瞳都快瞪出来掉地上了,这份震惊不信,哪怕是看到黄金龙王忽然出现在眼前也比不上。

    这……开什么玩笑,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哪怕是翻遍自己所传承的那头远古巨龙的灵魂知识,也不存在这种情况,连白银时期的强者们都做不到的事情,这意味着什么?谁能给我解释解释?

    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水晶龙觉得大脑完全不够用了。

    怎么办?面对第一世界的充满善意的花式让人头举动,我反倒更加犹豫起来了,从一开始感受到的恐怖压力里,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在第一世界面前是多么的渺小不堪,现在这位大神却对我伸出友谊之手,你说这没有任何深意,骗小孩呢?

    等等,或许还存在一种可能性,难道说……是那个一直装神秘的家伙干的好事?

    我忽然想起了艾芙丽娜的存在,或许只有这个神秘兮兮的家伙才有可能做到这种事情,不过老实说,以我所知的艾芙丽娜的性格,就算我真的面临死亡,它大概也不会出手帮我,更何况是这种事情,完全想不到它出手的理由。

    搞毛啊,关我屁事,明明是你自己的原因好不好,某个不知名世界,艾弗利亚小声嘀咕了一句,转个身(?)继续睡大觉。

    思考良久,我才发现想这些没有答案的事情根本毫无意义,现在的问题是,上,还是不上?

    ***************************************************************************************************

    下班帮朋友搬家,看到一张大床一个衣柜一台冰箱,感觉瞬间友尽累爱了,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