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 进入考验之地
    ***************************************************************************************************

    第二天一早,莫西德卡尔族长和众长老再次展开会议,议题当然是关于武帝大人的安全问题,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早就完成考验出来了。

    每个兽人族的考验之地的最强考验内容都各不相同,甚至同一个兽人种族的考验之地,也会因为人的不同而出现不同的考验,有像天狐考验那样的地狱关卡,也有可以毫不费吹灰之力,根本就不需要战斗即可完成考验,获得力量,像这样的考验。

    当然,虽然不能说简单的考验,能够获得的提升一定会很少,但是越难的考验,可以获得的提升就越大,这却是不变的事实,天狐考验也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熊人族的最强考验,也就是塔莫娅现在所经历的考验,没等我详细打听,就已经从这些熊人们的议论之中获得了不少信息。

    考验的主题为传承,不过并非像十二骑士传承那样的东西,熊人族的最强考验传承,所传承的只有装备,即是像当年人妻骑士成为我的引导者,用自身的力量给我打造出算数教室这件专属于我的神器套装,差不多就是这个原理。

    熊人族历代的强者,会将一份特殊的力量与自身装备融合。留在最强考验之地当中,这份力量扮演着类似于人妻骑士的引导者一般的身份,进入其中的熊人族后人,在通过考验以后,会获得其中某一份力量的青睐,进而引导其形成自身的专属套装。

    以前也说过,专心提升境界实力,以及打造属于自己的套装,并且通过不断的淬炼让其变得越发强大,是两种最常见的提升实力方式。前者依靠自身。后者借助外物。

    这两种办法,并没有说哪种好点,哪种不好,强如暗黑大陆第一强者亚瑟王。不是也依赖了两套神器的力量吗?而且对于后代而言。如果能有一套神器套装流传下来。那无疑对整个种族都是极好的,七英雄之所以被广为流传,除了他们的强大。他们的英勇事迹以外,他们所流传下来的最著名的七套职业套装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功劳。

    像熊人族这样的最高传承,直接就有引导者搞定全套专属套装,免去了很大一部分时间,从而可以做到两边兼顾,无疑是一种很令人羡慕的考验,即使比不上天狐考验,在兽人族的考验里面,也应该是名列前茅了。

    想要通过考验获得引导者的传承也不简单,必须得打败里面的强者之灵,获得他们的认可才行,打败只是第一步,若是它看你不顺眼,或者说相性不符,同样还是没办法获得传承,只能尝试挑战其他强者之灵,寻找茫茫众生中那杯独属于自己的优乐美。

    当然,这说的是一般情况,一般的熊人战士强者,像武帝大人这种超级天才,要是哪个强者之灵看不上眼,那只能说明它瞎了眼,这也正是为什么莫西德卡尔他们一开始很肯定武帝大人很快就会完成考验出来,遇到这样的熊人族有史以来最强天才,你就从了吧。

    结果直到现在武帝大人也没有出来,算算时间,应该有两个月左右了,莫西德卡尔他们于是又在想,是不是给武帝大人的选择太多了,祖先之灵们争先恐后的要当她的引导者,所以她现在正在犹豫不决当中呢?

    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些熊人很乐观,十分乐观,虽然我也没办法反驳就是了。

    结果商量来商量去,最后似乎都没有一个定论。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做状闭目养神的塔玛西长老,忽然慢悠悠的睁开眼皮,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最强考验,只能进去一次?”

    大家面面相窥,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问吗?在座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不过她这样问肯定有深意,于是莫西德卡尔小心翼翼的回答:“考验是可以重复进入,只是机会一次比一次小,一般来说,如果第一次进去没有获得祖先认可的话,那么就算再次进去,成功的几率也几乎为零,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破例。”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获得认可而出来,再次进去,几率也几乎为零吗?”塔玛西继续用温吞吞的苍老声音问道。

    “这个……除非是考验失败了,否则怎么可能从里面出来?”

    “这里,不就有一位吗?”这时候,这位不怎么爱说话,但每次开口都能直指靶心的老人,才将温和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你是意思是说……”族长和长老们终于明白了塔玛西的意思,是想让我用召唤灰熊的技能,将塔莫娅从里面召唤出来,完成以前熊人族从未出现过的【壮举】。

    “可是,万一塔莫娅正在接受考验,而且是在最紧要的关头,贸然打断她的话……”莫西德卡尔始终还是担心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份担心让他无法做出最冷静的判断。

    “卡尔,你不是很信任塔莫娅吗?怎么,在这种时候就泄气了?即使是打断她了要紧的考验,也要相信她再次进去后依然能够轻松通过,我们也好了解一下,她在里面到底遭遇到了什么。”

    面对塔玛西的一番话,莫西德卡尔哑口无言。

    诚然,她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却站不住脚跟,就为了确认塔莫娅在里面的遭遇,就将她的考验打断。虽然她的确能重新再进去一次,但这也未免把塔莫娅的考验看的太儿戏了一点吧。

    非要说这样做有什么理由的话……

    莫西德卡尔的眼角余光下意识的撇了一眼正打着哈欠,毫无紧张感的某长老,隐约明白了塔玛西的意思。

    塔玛西这番话,在之前的会议讨论中就可以说出来,为什么那时候她不说呢?唯一改变她的原因,也只有昨天发生的水晶龙事件了。

    在水晶龙事件中,这位联盟长老展现出了无以伦比的,远远超越了大家猜想的战斗力,这才让所有人明白。为什么塔莫娅总是发愁。说自己跟不上熊塔的步伐,拖累了他。

    对比一下,离开熊人族的时候,塔莫娅才刚刚突破到领域境界。现在最多也不过是领域中级。和这位长老展现出来的。达到世界巅峰级别的战斗力比起来,那距离似乎的确可能大概——即便是想偏袒女儿的莫西德卡尔,也不得不承认。不是有点,而是很大很大。

    最重要的是,这位长老不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年龄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几岁,这到底是什么妖孽?

    明白这一点后,因为两人的灵魂感应关系,而隐约将这位长老看成是莫西德卡尔的准候补女婿的众位长老,本来是打算坐着看戏,让莫西德卡尔夫妇自个烦恼去,成与不成都无所谓。

    现在却不同了,在明白这位长老的潜力后,塔玛西说出刚才那番话,其实等于是在间接的促成这对人,不再把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角色。

    虽然说莫西德卡尔很不爽,有一种自己的女儿要被这些长老联手卖掉的愤慨感觉,但是站在族长的立场上,他却不得不承认,塔玛西这样做是为了熊人一族好。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份促成里并没有勉强的意思,自己的宝贝女儿塔莫娅,似乎也已经有这份心思打算,反而是当事人,眼前的联盟长老还懵然不知,对塔莫娅没什么多余的想法。

    此时莫西德卡尔的内心,可谓五味陈杂,充斥着每个有女儿的父亲都要经历的,宝物被他人夺取的苦闷,而且这份苦闷还无法向其他人倾诉发泄,因为大家都摆出了一副乐见其成的支持态度。

    大家的目光齐齐落到莫西德卡尔身上,等待他的决定,毕竟他是族长,也是塔莫娅的父亲,有着这两重身份,如果他不答应,大家就算有心促成也没有办法。

    “我……好吧,就按照塔玛西长老的意思去做。”莫西德卡尔“我”字拖了老久,理智才终于战胜感情,无奈点头。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莫西德卡尔族长。”

    虽然不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样的复杂心态变化,但是我知道,莫西德卡尔心里其实并不想打断塔莫娅的考验,让我将她召唤出来,这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塔莫娅,乃至对整个熊人族,都是害大于利,只因为我想知道塔莫娅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任性理由,大家却允许我这么做了。

    虽然对莫西德卡尔充满歉意,但我还是厚着脸皮,没把“既然大家那么为难就算了,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吧”这样的话说出口,在沉默之中,这件事便决定了下来。

    一行人再次踏上了昨天走过的路,来到熊人考验之地的山顶,在这里,八根巨大的墓碑石柱,以及中央位置的祭坛依旧宏伟,散发出神秘莫测的气息。

    我再次尝试和塔莫娅取得心灵沟通,未果,看了众人一眼,得到他们的同意目光后,大步向前几步,深呼吸了一口,用好久未曾用过的,最正确的召唤姿势,半蹲下去,将手心按在地面上,低头念念有词,仿佛在施展咒文,平添了几分庄严神秘气息。

    其实凑近仔细一听,某德鲁伊只是在不断重复“塔莫娅快出来”这句话而已,毫无技术含量。

    随着召唤灰熊的技能施展开来,一个圆形的魔法阵以掌心为中心向外扩散,散发毫光,光芒越发强烈,被魔法阵覆盖的雪地仿佛成了一个次元之门,里面酝酿着混沌,似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这一幕,莫西德卡尔甚至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

    然而。魔法阵的光芒由弱到强,过了许久,还是不见有任何东西从里面冒出头,想象中的塔莫娅的身影并未出现。

    最后,魔法阵的光芒转弱,消失。

    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我完全蒙了,这还是第一次召唤失败,让我有些心慌不安。

    “到底发生什么了,吴凡阁下?”莫西德卡尔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被召唤出来。但是眼看召唤不成。他反而更加慌张担忧。

    “召唤失败了。”我沉着脸,沮丧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塔莫娅到底怎么了?”这个答案彻底让莫西德卡尔崩溃,失态的抓住某德鲁伊的衣服将他往上一提。

    “冷静点。族长!”所有长老纷纷出言阻止。这又不是这位联盟长老的错。你再怎么担心女儿,也不能将火气发在他身上啊。

    “抱歉,我失态了。”莫西德卡尔冷静下来。缓缓松手,神色依然充满了不安。

    “放心吧,莫西德卡尔族长,我能感应到塔莫娅的安危,她没事,或许是考验之地的某种力量阻止了我的召唤。”

    我并没有怪罪莫西德卡尔的无礼举动,非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已经见惯了,无论是在我自己,或者是在女儿控卡洛斯和拉尔身上,感觉他不做点这样的反应,反而显得不够关心女儿。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莫西德卡尔连连点头,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的忧色并未完全消退。

    “该怎么办好呢?”我转眼看向其他长老,问道,现在的情况是我不怎么慌,因为能亲身感受到塔莫娅的存在,反倒是这些族长长老,见召唤失败,又没有我这份灵魂感应,开始慌了。

    “为今之计,如果吴凡阁下还是决意要确认塔莫娅的状况,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塔玛西缓缓站出,面露凝色。

    “什么办法?”

    “亲自进入考验之地。”她一字一句说道。

    “啊,这样怎么行?”

    “对,这里不是只能进入一个吗?”

    “从来没有过先例,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未知,怎么能冒这样的险?”

    大家一听,顿时慌了,怎么一向沉稳睿智的塔玛西,竟会给出这样荒唐的答案。

    “听我说。”冷静而富有贯穿力度的声音,从塔玛西口中发出。

    “如果是一般人,的确做不到,但是我认为吴凡阁下是个例外,首先,以他的实力,就算出现问题也足以全身而退,这是确保安全的大前提。”

    看了众人一眼,塔玛西继续缓慢发言:“然后,他之所以和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也修习了熊灵融合,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是我们熊人族的一份子,足以得到考验之地的认可。”

    “最后是吴凡阁下和塔莫娅的灵魂感应,大家莫要忘了,能够心灵沟通,说明吴凡阁下和塔莫娅的灵魂已经相当贴近,在这样的条件下,说不定可以破例成为进入的第二人,当然,我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失败的可能性会有,只不过以吴凡阁下的实力,失败了也不至于死亡。”

    说完,塔玛西的目光看过来,露出郑重之色:“吴凡阁下,如何,你可愿一试?”

    “当然愿意,塔玛西长老,十分感谢您的信任。”

    老实说,塔玛西能做到这个份上,让我受宠若惊不小,回忆昨天,他们还千叮万嘱,让我千万别碰祭坛,今天却直接允许我进入考验之地了,这等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终于走上了龙傲天之路,虎躯一震,王霸之气散发,让所有人纷纷臣服了。

    “抱歉,族长,我擅做主张了。”塔玛西满意的点点头,看向莫西德卡尔,露出歉意之色。

    毕竟他才是族长,毕竟他才是塔莫娅的父亲。

    “塔玛西长老……我知道你是为了熊人族好……”莫西德卡尔张了张嘴,最后只能苦涩的这样说道,等于是默许了塔玛西的决定。

    “那么,就让我来打开入口吧,吴凡阁下,请务必万事小心,有什么不妥立刻回来,别逞强。”

    再三叮嘱告诫我之后,莫西德卡尔踏着有些沉重的脚步,来到祭坛面前,高举双手,口中念念有词,下一刻,雪山上空毫无预兆的风起云涌,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忽地雷霆落下,击打在祭坛上面,一道深红色的空间裂口,似被这道雷霆劈开般显露出来。

    “请吧,吴凡阁下。”回过头,莫西德卡尔有些吃力的催促道。

    见状,我也没空再问点什么,一头钻入到裂缝之中,消失不见。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紧张的盯着空间裂缝,一秒,两秒……渐渐的,裂口终于缝合。

    “不可思议,真的进去了。”

    “被塔玛西长老猜对了。”

    “果然不愧是我们一族的先知智者。”

    长老们纷纷议论,对塔玛西投以惊奇敬佩的目光。

    莫西德卡尔有些疲惫的回来,站在塔玛西身旁,露出苦笑,压低声音说道:“塔玛西长老,你可害苦了我,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莫西德卡尔成为族里的千古罪人不要紧,最怕的是害了塔莫娅啊。”

    “卡尔,你凡事求稳,想法是没错,但是切记,精灵族就是在求稳中慢慢衰落的啊。”塔玛西包含深意的目光,让莫西德卡尔心中一凛。

    “塔玛西长老教训的是,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是不是有点……对那位长老阁下投入太多的砝码和信任了?或者说太着急了点?”

    “一点也不多,也不急。”塔玛西的双目微微合上,仿佛在聆听着什么,许久才似自言自语一般念道。

    “卡尔,我知道你关心你的女儿,但是切莫被这份关心蒙蔽了身为一族之长应有的眼光,这位年轻的长老阁下,未来不仅仅会扮演领导联盟和其他种族的角色,或许,他还将成为改变暗黑大陆命运的人,成就不下于当年的亚瑟王……”

    “卡尔受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