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零四章 考验之地的秘史
    ***************************************************************************************************

    在熊人族居住的大雪山陷入热烈欢庆之中时,离着这里数十里,被黑暗和风雪所笼罩的一座深山雪山之中,忽然,坚固的冰层毫无预兆的抖了抖,而后发出砰的一声碎响,被从里面钻出一个直径差不多半米的洞口。

    凛冽的寒风顿时顺着洞口灌入,并发出“呜呜”的如同鬼泣般的惊悚声音,在雪山深夜显得尤为可怕。但是,令人颤栗的气氛却被接下来的一幕打破,从黑乎乎的洞口之中,钻入一头可爱小兽,模糊的轮廓看起来像是小狗,它的出现,立刻让冰冷恐怖的气氛多了一丝生命气息。

    黑暗中,这这团模糊的小兽似伸了一个老长的懒腰,抖动着身体,那双散发淡淡荧光的眼睛尚带着些许睡意,随即瞄向远处,一眨不眨,仿佛能穿透重重的风雪,看到篝火通明的熊人族所在的雪山……

    一夜的庆祝,我认识了不少内塔外塔的朋友,能和已经获得了熊人勇士荣耀的内塔外塔在一起玩耍的,那战斗力自然不会太低,几乎都是熊人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毕竟是和武帝大人当年一起“打江山”的小伙伴。

    咳咳,不好了。生命堪忧啊,要是被武帝大人知道我知道了她的黑历史,半条命就得交代在这大雪山之中了。

    当然,认识这些熊孩子也不是没有代价,我身上储藏的美酒,除了碧丝特地给我酿制的,以及整个精灵族也存量不多的萨克水晶酒以外,几乎都被这群熊人给抢了。

    在熊人族,酒比食物还要珍贵,毕竟连温饱都经常无法满足。哪里来的粮食可以浪费去酿酒?大多数熊人只能在逢年过节这些重要的日子里喝上几杯。偏偏熊人这个种族,又是不逊色于野蛮人多少的酒鬼一族,窝在这片深山里面,肚子饿一下没关系。大概喝不上酒对他们来说才是最煎熬的事情。

    值得一说的事情是。在这两年时间里。武帝大人或是一直跟在我身边,或是去干其他事情,内塔外塔却鲜有消息。那是因为这两个家伙当起了大自然的搬运工,手上一有钱就买买买,然后将物资送回熊人族,多亏这几年联盟富足了不少,不再像我刚刚来到的时候那样,在罗格营地这种联盟的大本营里都还能冻死饿死人。

    否则的话,被内塔外塔这样一弄,物价肯定得上涨,平民肯定得叫惨,阿卡拉也是有心勾搭熊人族,暗中给予了内塔和外塔不少的方便,让他们的双十一之旅一路顺畅,可惜这对熊人兄弟憨大个,一直没有发现,不过没关系,他们脑子转不过来,莫西德卡尔他们应该也能想到,会领这份情。

    如果光是这样,这事也不值一提,不过据我所知,内塔外塔买得最多的东西,竟然是酒而不是食物,偏偏莫西德卡尔他们似乎也不阻止,让这对熊人兄弟的触手一路伸到鲁高因,库拉斯特,精灵族,矮人族,可谓足不出户就让许多熊人先尝遍了天下美酒,这才让我对熊人一族的酒鬼属性多了几分认识,心里不由瞎操心的在想,要是将这群家伙放出去,暗黑大陆的酒价到底得上涨多少?

    随即一想,反正我不喝酒,关我鸟事,于是心安理得起来。

    酒送出去了,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这群熊孩子……好吧,是年轻有为的熊人战士,都从一开始的半信半疑,变成了深信不疑,跟着内塔外塔他们一口一个大哥大叫了起来,仿佛让他们敬仰的不是我的战斗力,而是我身上比内塔外塔能买到的好一百倍的美酒,有点让人不爽的说。

    于是,内塔外塔乘热打铁,就地一坐,以武帝大人手下的哼哈二将自居,将小伙伴们全拉过来,交头接耳,似想在熊人族内部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将已经腐朽落后的制度推翻,结果我竖起耳朵一听,原来是在讨论如何控制住莫西德卡尔,救出他们的大姐头。

    汗一个,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所图的确不小,只不过武帝大人的父亲真的有那么好制服吗?虽然看起来一副文士的样子,但我可不觉得他的战斗力会低到哪去。

    所以说,请允许我为这群熊孩子默哀一秒。

    一夜的欢庆过后,第二天,熊人族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和联盟的结盟商谈再次拉开,本来熊人族还想拉上精灵族,来个三方会谈,毕竟比起人类,他们更信任精灵,可惜迷糊骑士完全不是这块料,经常说着说就忘题跑题,在尝试数次未果后,长老们给尤丽叶下了一个定义。

    这位艾鲁法西亚大人的继承者,熊人族的勇士恩人,要么就是大智若愚,要么就是个迷糊的人,好吧,他们总算开始接近事实的真相了。

    和联盟的商谈继续,本来我也不是这块料,应该是阿卡拉亲自过来,或者让专业人士过来,但是显然武帝大人的父亲和长老们更信任我这个恩人,更愿意和我交谈,相信我的承诺,大概也是迫不得已的矮个子里拔将军了。

    无奈,我只好一边扯淡,一边让外塔帮我送信给阿卡拉,紧急求助,时间还来得及,因为在确定各种结盟事项之前,我还要强行处理关于武帝大人的事情。

    莫西德卡尔那边似乎也不急,于是一番闲扯下来,结盟进度没怎么推进,到是大家熟识了不少。通过我这个打杂长老的眼界角度,了解了一个更加新鲜的外界。

    看看时间,我终于忍不住,将憋着已久的话题说出口。

    “莫西德卡尔族长,诸位长老,关于我昨天提到的事情,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想法,我知道塔莫娅现在的确不在危险之中,但是,她是我的伙伴。是我的战友。我担心她的状况,大家应该能够理解,所以说,帮不帮忙这种事。尚且言之过早。但是。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请至少允许我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众位长老面面相视,犹豫起来。本来,在知道某德鲁伊和塔莫娅拥有灵魂感应之前,他们并不打算答应这件事,能推脱则推脱,因为塔莫娅所在的考验之地,是熊人一族的圣地,历代以来,都只族长以及获得允许的熊人勇士才能进去,从无破例。

    但是,知道这件事以后,这群长老的心境发生了微妙变化,在他们眼中,眼前这位联盟长老关心的已经不仅仅是朋友,伙伴,还是准未婚妻,假如说两个人真的能走在一起,那么,眼前的人也算是半个熊人族的人了吧?若是不断推脱,不仅可能会把和联盟的关系闹僵,说不定连莫西德卡尔和塔莫娅这对父女也会埋怨自己“棒打鸳鸯”,两头不讨好,何必呢?

    想了又想,其中一位长老还是持保守态度的解释道:“吴凡阁下,并非我们不愿意,只是塔莫娅现在身处我们熊人族最重要的考验之地,那里历来一次只允许一个人进入,他人无法进去查探,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塔莫娅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

    “这个嘛……”我眼珠子转了转,立刻想到了办法。

    “不如这样,可否劳烦族长和诸位长老,让我尽量靠近塔莫娅所在的考验之地,距离近了,我和塔莫娅可以通过灵魂交流,说不定到时候能和她沟通,得知她现在的近况。”

    灵魂交流?

    所有长老,甚至包括莫西德卡尔自己,都一脸呆滞,小腿有些打抖。

    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是初浅的灵魂感应,而是到达了一个几乎命理相连的地步,变成这样的关系,塔莫娅以后是绝对再无任何一丝希望找其他男人了,这婚事,已经是钉板板儿的事情了,还是快点做准备吧。

    长老们再次用谴责的目光瞪了莫西德卡尔许久,可怜这位族长,这次是真的很无辜,他的女儿在信里可根本没有提到两人的灵魂感应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现在掀桌的心都有了。

    “既然这样,大家不如就让吴凡阁下去看一看,他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就是想见塔莫娅一面,确认她的安全,难道我们作为塔莫娅的长辈,对塔莫娅的关心反倒不如吴凡阁下?”

    又是那位熊人老妪,我现在已经知道她的名字了,叫塔玛西,又是一个带塔的熊人勇士,这样看起来熊人勇士好像很容易入手,其实不然,你看身为族长的莫西德卡尔名字里都没带个塔字,而在这里坐着的一众长老,一半以上也没有这份荣耀。

    至于内塔外塔年纪轻轻就被赐予熊人勇士之名,那是因为他们是年轻一代熊人战士里面的佼佼者,且在武帝大人的口传心授下,对雪山环境熟悉无比,用这份熟悉在狩猎和救人的事件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塔玛西身为熊人一族难得出现的预言师,平时不怎么参与族务,更不轻易开口,但是一旦说了话,分量就要比身为族长的莫西德卡尔还重,因此,在她开了口之后,所有的长老再无反对之色,眼神交流之余,微微点头。

    “卡尔族长,你认为如何?”见大家的态度,塔玛西苍老随和的目光落到族长身上。

    “咳咳,大家以为你们对塔莫娅的关心,还能比得上我这个父亲吗?”莫西德卡尔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反问了一句。

    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而且是立刻行动,无愧于做事风风火火,毫不拖泥带水的熊人一族。

    在莫西德卡尔和长老们的带领下,我们离开了中央村落,沿着山下走去,这条路和我来时走的路正好位于雪山的正反两面,由迎面刮过来的刀片般的凛冽雪花可以很容易看出。这里是迎风坡面,所以一路上基本看不到熊人和村落,都在背风的那一面。

    我们的脚步一直来到半山腰,而后顺着一条冰桥,直接穿到和熊人雪山邻近的另外一座雪山,这座雪山孤寂荒芜,透露出一股灰色的气息,让人莫名压抑。

    “前面就是我们熊人一族的考验之地。”前面带路的莫西德卡尔,用略带沙哑沉重的声音给我解释道。

    “我们熊人一族在这种苦寒之地,并没有像联盟那样的完善历练系统。若不是有这考验之地。许多熊人战士连等级都提升不了,只能一辈子碌碌无为。”

    原来如此,这里就是熊人一族的历练之地,虽说大雪山之中也存在怪物投影。以及各种野兽魔兽可以猎杀。但是又怎么能满足得了拥有二三十万人口的熊人一族呢?拥有一个稳定的历练之地。才是整个种族强大的源泉。

    “我们熊人战士以及勇士,在安息的时候也会被埋葬在这考验之地,世世代代以他们的灵魂守护这里……”

    莫西德卡尔和我说了很多关于考验之地的事情。让我不禁好奇,终于忍不住插嘴问道。

    “族长大人,我想问一下,是不是每个兽人一族都拥有类似这样的考验之地?”

    “差不多是这样吧,这是我们兽人一族的特色,是上帝给予传授给我们的礼物。”莫西德卡尔点了点头。

    “狐人族也是吗?”

    “狐人族?当然也有,不过我们已经隐世数千年,对这些事情不甚清楚,只是隐约记得狐人族的考验之地,应该是兽人一族里最困难,同时也是收获最大的考验之一。”

    “为什么?”

    “因为狐人族不仅有数量不菲的狐人勇士,还有天狐这种千年一出的天纵奇才,狐人族最强大的天狐考验,就是由历代的天狐之魂所建立,你说能不强大吗?”

    “也就是说,每个兽人一族的考验之地,都有最困难的考验?塔莫娅现在所接受的,是熊人族最强大的考验吗?”

    “你猜的一点都没错,吴凡阁下。”

    “考验的内容都一样吗?当然,如果涉及你们兽人一族的秘密,就当我没问吧。”我想为接下来的拯救小狐狸做准备,所以也只能厚着脸皮继续讨教了。

    “不一样,对吴凡阁下来说,也不是什么必须保守的秘密,其他兽人族的内容是什么我不清楚,我们熊人族的考验,是传承。”说到这里,莫西德卡尔露出黯色。

    “一般来说,祖先之灵越强,考验就越强,这也是为什么说天狐考验是我们兽人一族最强大的考验,可惜啊,我们熊人族经历万年前的灾难性迁徙,祖先之灵已经残破不堪,否则的话,塔莫娅何至于……”

    眼看莫西德卡尔和长老们都是一片愁云惨淡,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反正想知道的情报也打听的差不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