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零三章 夫妻夜话
    ***************************************************************************************************

    没办法体会莫西德卡尔夫妇的想法,我度过了一个坐立难安的晚饭时间,而后才忽然想起,糟糕,忘记最重要的事情。

    会议的时候,因为我和塔莫娅灵魂感应的事情,莫名的引起来众长老对莫西德卡尔的怒视,之后话题就被那位熊人老妪给掐断了,我可是要去帮助武帝大人的男人啊啊啊!

    当我再次和莫西德卡尔提起这件事时,他笑了笑,说不急,这件事光他一个人也决定不了,等完成明天的欢迎仪式再说也不迟,见状,为了避免留下毛躁没有耐心的印象,我也只好暂时作罢。

    之后,就是莫西德卡尔夫妇的拷问……哦不,是慈祥的问话时间,四人围着暖洋洋的篝火坑,首先由一直盯着我瞧,坚定不移的罗洁米娅开火,时不时的莫西德卡尔也插上几个问题。

    于是,我的嘴巴就完全停不下来了,这对夫妇对我的事情好像充满了好奇心,或许是想知道一个年轻长老的心路历程吧,我也能理解,但是……

    但是为什么一旁的尤丽叶尤丽塔同志你们就不好奇啊?!虽然是个迷糊的人,但她也是很年轻就当上十二骑士传承者以及十大歌姬。虽然是个迷糊的人,说不定她一路的生活比我更加多姿多彩,虽说是个迷糊的人,因为很重要必须重复三次。

    尤丽叶明明坐在我身边,但是我感觉莫西德卡尔夫妇,只是为了不冷落这位贵宾恩人,才时不时将问题引导向她,完成任务后,立刻又重新瞄准我继续开火,从一开始就感到不对劲了。塔莫娅的父母大人。你们就直说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还有你这迷糊骑士,别也在一旁露出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柔软笑着感叹一声亲王殿下好厉害。兰斯特大人好厉害的姿态。红b厉不厉害我不知道。我的厉害之处你不懂!

    足足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外面传来夜深的风雪呼啸声,莫西德卡尔夫妇才一脸的意犹未尽。十分遗憾的暂时放过了我,很好,看来明天的迎接仪式之后,我得考虑一下住别的地方了。

    因为熊人族遗世独立,不可能有客人会来,所以武帝大人的家只有两个房间,一个属于莫西德卡尔夫妇,一个属于武帝大人,我之前说的屋子大小刚刚好,那是真的一点水分都没有。

    莫西德卡尔夫妇本来打算让我住武帝大人的房间,尤丽叶住他们的房间,他们就在大厅外面,就着不会熄灭的火坑睡一晚就好,还真是有够朴素的想法,不过我可不同意,再说了,为什么是让我睡武帝大人的房间?

    结果一番争论之下,尤丽叶睡入了武帝大人的房间,我睡在大厅,反正习惯了,实在不行召唤出毛茸茸的小雪……哦,忘了,小雪它们被我留在了罗格营地,天国的剧毒花藤啊,你肿么还不醒过来?明明上次有动静了,到底是在进化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吃坏肚子拉了六七年?

    带着遗憾,我卷起了莫西德卡尔夫妇给的厚实兽皮毛毯,望着橘黄朦胧的篝火光芒,渐渐陷入了沉睡。

    浑然不知,在莫西德卡尔夫妇房内,还有一场激烈以及持续时间不亚于刚才问话的讨论。

    “莫卡,你觉得那位联盟的长老……怎么样?”被窝下,罗洁米娅辗转难眠,开口问道。

    “暂时来看,应该是个诚实的小伙子,虽然看起来才能不显,但是进退有节,也看不出什么缺点,非要说的话,大概是模样长得太平凡了,还有,性格和身上的气势太有迷惑性了,我们家的塔莫娅,又不是那种看脸选择恋人的肤浅女孩。”

    “那到也是,只要女儿觉得好,对方又不是有什么大毛病的话,我会尊重和支持女儿的决定。”罗洁米娅轻叹了一声。

    “那不就是了吗?对方是联盟长老,又是我们一族的恩人,同时还有诸多的身份,往大一点说,为了整个熊人族,让塔莫娅和他在一起也是件好事。”

    罗洁米娅顿露警惕:“我可不会允许你为了族里牺牲女儿的幸福,塔莫娅可是我们唯一的宝贝。”

    “瞧你,我这话不是建立在塔莫娅对他有好感的基础上才说的吗?难道你认为,如果塔莫娅对他没有好感,我还能强迫她这样做不成?你又不是不了解女儿的性格。”

    “哼。”

    “你好像对那位年轻长老意见蛮大的。”

    “那是当然了。”罗洁米娅气呼呼的说道。

    “明明有那么多妻子了,还想要拐我家的塔莫娅!”

    熊人一族并不反对一夫多妻制,相反,当年迁徙到这里的数千熊人,为了种族延续乃至繁盛,再加上男性的死亡比例远高于女性,是比任何时代的熊人族都要更加提倡一夫多妻,剩男可以有,但是剩女绝对不能有,没生上三四个熊孩子,你都不好意思出家门,正因为这样,熊人族才能在短短数千年时间由不到万人发展到现在的二三十万,莫西德卡尔只有罗洁米娅一个妻子,以及塔莫娅一个女儿,也是因为身为族长要忙的事情太多。

    在如此的大环境下,身为塔莫娅母亲的罗洁米娅,才只是气呼呼的抗议,要是放在万年以前,那就不是抗议,而是直接将这臭不要脸的跑上门来找自己女儿的后宫长老直接扫地出门了。

    “你还在为这个而生气?塔莫娅在信里不是早就提及到了吗?你应该早知道了这种事才对。”对于妻子的反应,莫西德卡尔有些无奈。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果然不错。

    “知道是一回事,生不生气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家的女儿可不是寻常的女孩,将来注定要光芒万丈,怎么能那么随便。”

    “我说……洁米,今天的你和平时可不大一样,虽说我也觉得塔莫娅那么优秀,嫁给一个平凡的男人,尤其是在对方还有其他妻子的情况下。很不甘心。心里很难受,但是你想想看,精灵族的女王陛下也是他的妻子,只要这样一想的话。心里多少都有点安慰。”

    “那是联姻。联姻!”

    “好吧。是联姻,但是联盟也不能让一个毫无能力的,只顶着一个长老头衔的人去吧。要不然,先不说所有精灵的反应,你觉得那位在塔莫娅寄回来的信里,自叹不如对方的雄才伟略的精灵女王,会高兴,会答应这场联姻吗?”

    “我总算明白了,莫西德卡尔,你身为男人,当然赞同一夫多妻对吧,就算女儿嫁给这样的男人也无所谓,对吧,说不定已经打算借着这次机会,也给我再找一名姐妹,对吧!”

    女人生起气来可是不讲道理的,莫西德卡尔深知这一点,好好的哄了妻子一阵,才算让她冷静下来。

    “洁米,总觉得你对那位长老有股莫名的敌意,是我的错觉吗?”

    “那是因为,我对所有试图从我们手上抢走宝贝女儿的男人,都有敌意,不像你这混蛋父亲,没心没肺。”

    罗洁米娅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不过也细细的深思,开始探究起自己生气的理由,而后叹口气说道。

    “我之所以那么生气,大概是因为,刚才和他聊天,谈及他的妻子们的时候,他一脸控制不住的幸福满足表情,还一脸若无其事的告诉我们,他刚刚和赫拉迪克族的公主结了婚,可恶,就不会顾及一下身为塔莫娅的父母的我们的立场吗?以后塔莫娅嫁给他,会不会被冷落?”

    “原来你生气的是这个。”莫西德卡尔忍俊不禁,紧抱了抱怀里的娇妻,但是转眼间,他也露出了忧虑之色。

    “相反,我觉得这个问题还不是最严重的,或者说,他的表现可以理解。”

    “你怎么就喜欢站在他那一边,以后塔莫娅受了委屈,你也会帮你的好女婿说话对吧?好,你到是解释给我听一听。”

    “别生气,洁米,听我分析,首先,塔莫娅已经心属对方,这一点应该不用再确认了吧?无论塔莫娅是因为灵魂感应的关系,再加上觉得对方还不坏,可以成为自己的归属,将就着决定下来,还是因为塔莫娅真的喜欢上了对方,这种事情我们就不再去瞎探讨了,就算她是我们的女儿,也总会有自己的秘密。”

    感受到怀里妻子的注视,莫西德卡尔轻咳数声,继续说道。

    “说了你可别生气,洁米,现在,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女儿已经心有所属,但是,这份感情却似乎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对方并没有对女儿产生感觉,至少不知道女儿的心意,如果真是这样,我想他现在怕也是一肚子的莫名其妙和不满,为什么我们会一个劲的盯着他看,为什么我们要像拷问一样对他足足提问两个多小时。”

    莫西德卡尔一番解释如此合情合理,让罗洁米娅无法反驳,正因为无法反驳,她更加的生气和不甘心,咬着嘴唇,咯吱咯吱的磨着一口好牙。

    “真……真是岂有此理,我家的塔莫娅那么优秀,那家伙竟然……竟然还……”

    看到妻子咬牙切齿的模样,莫西德卡尔暗地里摇头,洁米是个聪明的女人,只不过是事关自己的女儿,关心则乱,才完全失去了方寸,等她理清楚整件事情,想必会有新的想法。

    果然,一会儿后,罗洁米娅的神色暗了暗:“也罢,就交给塔莫娅自己判断吧,如果她觉得这是她的幸福,我不该阻止。”

    “我们不是一直都这样信任着女儿的吗?她也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莫西德卡尔一脸欣慰的安慰道。

    “再说了,以我看。女儿和他的关系未必有多大的进展,以两人的性格态度看来,这必定是一场长期的感情慢跑,或许女儿将来能找到更优秀的男人呢?”

    “都已经灵魂感应了,还能找谁?你试着能不能切断感应?你能想象一个男人会接受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灵魂亲近?”对于丈夫充满忽悠的安慰,罗洁米娅表示了不满。

    对此,莫西德卡尔只能以傻笑蒙混过去,果然妻子还是聪明人。

    “算了,既然对方不知道塔莫娅的想法,那我们的还是收敛一点吧。女儿自有女儿的福运。让她和这位长老阁下慢慢磨合去,我们只要把握好大方面,不让事情变坏就好了。”

    “只能这样做了,哎。女儿长大了……”罗洁米娅深深埋入丈夫的怀抱。发出一声世间绝大部分父母都会发出的感叹。

    “睡吧。明天还有仪式要准备。”

    “嗯……”

    ……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忽然发现。莫西德卡尔夫妇虽然热情已久,但是已久没有了昨天那种……呃,该怎么形容好呢?没有了昨天那种过度的,甚至是莫名其妙的热情,这让我很是舒爽,感觉一下子就从莫名的压力中解放出来了,甚至怀疑昨天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吃过早饭之后,由熊人族举办的熊人勇士授勋仪式正式开始,当我和尤丽叶出现的时候,早已经站在下面观望的熊人们发出巨大骚动。

    “怎么会有两个。”

    “那个人类不是来打杂的吗?怎么也一起上去了,人类果然不知礼数。”

    “闭嘴,你们这群白痴,笨熊,都搞错了,那个人类才是。”

    “什么?你才是一头笨熊,怎么可能是人类,艾鲁法西亚大人可是精灵啊,她的继承人当然也只能是精灵。”

    一眨眼间,底下就沸腾起来了,甚至有不少熊人争的面红耳赤,就地扭打起来,充分展现了熊人一族这个战斗种族的彪悍性格。

    “抱歉,吴凡阁下,虽然我昨天已经让人将消息传出去了,但是毕竟有二十多万族人,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能得到消息。”

    听到下面的吵杂声,莫西德卡尔一脸的惭愧不安,这的确是他的疏忽,早知道就延迟一会举行仪式,等消息传遍了整个熊人族再说。

    “无妨,请族长大人千万不要介意。”面对质疑,我一脸的风轻云淡。

    “我这就去和大家解释清楚。”莫西德卡尔暗中点了点头,荣辱不惊,是个大人物,果然不能被他的脸和气势所迷惑。

    其实是他想太多了,某德鲁伊只是过惯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生活,脸皮已经厚到对现在的场面产生了at立场完全防御的程度,在罗格营地,一旦出门,那可是每时每刻都要享受无数悲愤光棍们的目光制裁,娶了女神,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经过一个上午的授勋仪式过后,熊人勇士这个头衔,总算是落到了我和尤丽……塔身上,很朴素,很简单的仪式,只是为了让所有熊人知道这层身份罢了,顺便,口袋里又多了一枚熊人勇士的徽章。

    这样一来,我就凑齐了狐人勇士,狼人勇士以及熊人勇士的三枚徽章,总感觉好像是不得了的成就,凑齐能召唤神龙吗?还是说就快要捧白金了?

    下午,是盛大的宴会,有熊人族的特色表演,然后,被我“不小心”暴露出十大歌姬身份的尤丽叶,也带着让人治愈的笑容,上台用她的竖琴表演了一曲,在赫拉迪克族的时候,有咪啪骑士在,她是演奏者,如今只有她一个,这个唱者的角色也要扮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