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零二章 尤丽……塔
    ***************************************************************************************************

    “咳咳,吴凡阁下,这位是我的妻子,塔莫娅的母亲。”最后,莫西德卡尔看不下去了,轻咳两声提醒。

    “罗洁米娅,很高兴能见到您,吴凡阁下,这几年塔莫娅出门在外,第一次见识到外面的世界,多亏了吴凡阁下的帮助,我在塔莫娅那里,听说了不少吴凡阁下的事情,早就仰慕已久了。”

    塔莫娅的母亲,名为罗洁米娅的熊人少妇,轻盈带笑的向我行了一礼。

    “哪里哪里,是塔莫娅帮了我很多忙才是。”

    一听她竟然是塔莫娅的母亲,我连忙站起来,回以晚辈之礼,比对身为族长的莫西德卡尔还要紧张慎重,要说为什么,大概是认识的人当中,大部分都是妻管严,下意识觉得眼前的罗洁米娅,肯定比莫西德卡尔更可怕。

    “吴凡阁下太谦虚了。”

    见我慌慌忙忙的样子,罗洁米娅好像更加确认了什么,脸上的微笑越发温和灿烂,再次行了一礼:“那么,就不打扰诸位了,我先去准备点晚饭,吴凡阁下,不介意的话,今晚不如在我家用餐如何?”

    “对对,罗洁米娅的手艺。在整个族里可都是出了名的。”莫西德卡尔也在一个劲的点头,热情邀请。

    “好,好的,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感觉这对夫妇一下子忽然变得热情亲近起来了,我有些受宠若惊,完全没办法拒绝,怎么回事,这种坐立难安的感觉,又不是第一次上门见岳父岳母,我紧张个什么劲?

    等罗洁米娅离开之后。屋内的气氛才重新变得严肃起来。首先是我代表联盟,和莫西德卡尔和诸位长老,进行一番友情亲切的角落,述说一下双方的状况。大陆现在的近况。以及联盟未来的方针目标。问一问熊人族的梦想,看能不能初步获得彼此认同,为进一步谈判打开局面。

    虽然我完全不喜欢做这种事情。也不擅长,但是做了几年的打杂长老,多少也有些经验,不说出色,但至少能做的中规中矩,让对方挑不出毛病。

    从莫西德卡尔和各位长老的话判断,他们的意图还是相当明显的,熊人族修生养息的数千年,如今整个族的战士加起来已经有两三万之巨,这意味着十个熊人里面就有一个战斗,这种可怕的比例吓的我桌下的小腿肚子抖了一抖。

    不愧是武帝的故乡,简直武力爆表啊。

    拥有一股如此强大的力量,大雪山这一角已经越来越满足不了年轻熊人战士们的野心,他们渴望走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和其他各族的强者们交手,让自己的力量得到更好更强的磨练。

    塔莫娅带着内塔外塔的第一次外出,正是莫西德卡尔的投石探路之举,让年轻族人外出历练,当然可以,说实在话,这些毛躁热血的,真正的熊孩子窝在大雪山里,到处捣乱闯祸,莫西德卡尔和一干长老早就被烦的恨不得一脚将他们提出大门去祸害其他人。

    只是,外面的世界究竟如何?是否已经无药可救,是不是充斥死亡危险,现在由谁领导,是否能接纳熊人族的出现,会不会把一腔热血,没有见过世面的单纯熊人战士们拿来当消耗品,甚至得知熊人族的存在后,会不会有所企图,这都是莫西德卡尔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因为事关重大,莫西德卡尔才咬着牙,将族里声望最高,能力最强的年轻一辈,他的宝贝女儿塔莫娅派出去,本想循序渐进,隐藏身份,至少花个一年时间,甚至遇到最复杂的情况,花个两三年,也要将大陆的状况彻底摸清楚,才敢将这些熊人战士放出去磨练。

    没想到,才刚刚到达哈洛加斯,隐藏身份呆了没一天的塔莫娅,就被某德鲁伊给召唤到罗格营地,进而发生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连莫西德卡尔夫妇也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扯蛋。

    不过,就结果而言,这一番让人目瞪口呆的意外,却误打误撞,直接让他们的女儿进入了联盟核心的范围,以更高的高度俯瞰整个暗黑大陆的现况,进而得出结论。

    其实,在得到塔莫娅的可靠消息后,就算联盟不派人过来,莫西德卡尔他们也按捺不了多久,就会主动出击,和联盟取得联系,商量出乎结盟适宜,没办法,虽然对人类的狡猾和阴险还是耿耿于怀,但是只有联盟才有最完善的历练系统,并且现在主导着暗黑大陆的也是联盟,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熊人族在联盟面前还不是强龙,不打交道不行。

    所幸,听女儿说,联盟现在的大长老是个一心为暗黑大陆着想,没有私心的和蔼老人,她的战斗伙伴……好吧,刚一开始听到女儿被某个男人召唤过去成了对方的召唤宠物,而且女儿还想就这么将错就错,莫西德卡尔就算不是女儿控,就算对方有艾鲁法西亚大人的信物,那掐死这可恶的德鲁伊的心,也是一点不减。

    自己的宝贝女儿如此漂亮出众,才能拔萃,找遍熊人族的字典,也只有完美两个字才足以形容,成了人类男性的召唤宠物,这还能不被欺负玩弄?

    不过,莫西德卡尔最后还是选择了信任女儿,并且这份信任得到了汇报,塔莫娅不仅迅速融入了联盟高层之中,获得了大家想要的消息,并且。最重要的是,那个人类德鲁伊并没有欺负她,反倒是塔莫娅经常觉得自己帮不上对方的忙,寄回来的信中,就连他这个父亲也能看到字句里的沮丧和不甘。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听女儿说,对方的年龄也没比她大几岁,为什么能让熊人族引以为傲,武力值高到没朋友的公主殿下,自己的宝贝女儿,总是充满信心。意志坚定。沉稳冷静的塔莫娅,受到强烈的打击?难道上帝真的偏爱人类,想让人类重新崛起,掌控暗黑大陆。

    莫西德卡尔坐不住了。想快点见到这个人。如今总算如愿以偿。期盼已久的第一眼感觉是,啊,好平凡的家伙。尤其是旁边站着一个光芒万丈的尤丽叶,更显得像个路人甲。

    女儿寄来的书信里的说明,可真是一点谦虚或夸张成分都没有,这个人,就是让武力值爆表的女儿倍感挫败的,她的战斗伙伴?

    收回各种心思,莫西德卡尔感觉今天的火候已经到了,两族结盟不是小事,不可能仅仅通过一次简单的交流就定下来,莫西德卡尔虽然生在熊人族,却并没有熊人的热血鲁莽性格,豪迈爽快,不拘小节,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太奢侈了,因为这一次的决定,将关系到整个熊人族未来的命运。

    对莫西德卡尔来说,正题已经结束,但是对我而言,却是闲话刚刚结束,接下来的才是正题。

    “莫西德卡尔族长,想必我这一趟的来意,您和诸位长老多少已经通过我们联盟上一次派遣的使者口中得知。”

    众位熊人脸色一顿,通过眼角余光交流片刻,而后莫西德卡尔开了口。

    “吴凡阁下对塔莫娅的关怀,本人十分感激,只是我和我的族人们都觉得,塔莫娅现在并没有遇到危险,只是稍稍陷入困境或者迷茫之中,贸然帮助她,我们认为反而会适得其反。”

    “您说的很有道理,同时测测也是正确的。”对方的回应不出乎我的意料,我也没有期望能够虎躯一震,让他们立刻答应下来,饭得一口口吃,路得一步步走。

    “想必塔莫娅已经和您提到过,通过召唤技能,我和塔莫娅之间已经取得灵魂感应,我能感觉得到,塔莫娅现在并没有处于危机之中。”

    这话一出,正喝着水润喉的莫西德卡尔,立刻喷了出来,其他长老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然后用不满的目光等着莫西德卡尔。

    塔莫娅虽说是莫西德卡尔夫妇的女儿,但是作为大家公认的下一任族长接班人,她已经不仅仅属于莫西德卡尔夫妇,一举一动,都代表了熊人族,艾鲁法西亚的信物,以及被当做召唤宠物召唤这种事情,莫西德卡尔就是想隐瞒,也隐瞒不了。

    但是,通过召唤技能获得了灵魂感应这种事,莫西德卡尔夫妇虽然听女儿说了,却没有告诉大家,为什么?一男一女之间有了灵魂感应,塔莫娅以后还能嫁给其他男人吗?这种事莫西德卡尔怎么有脸说得出口。

    “看来,和联盟的结盟事宜,有必要再深入的长谈一下,吴凡阁下可否介意在我们熊人族多做客几天?”

    这时候,莫西德卡尔旁边一名熊人老妪缓缓站起来,所有熊人长老中,就属于她最淡定,就算刚才得知塔莫娅和我有灵魂感应,也没有露出任何差异表情,那张满是皱褶沧桑的脸上,透露出深深的智慧,仿佛透彻一切,让我有种看到阿卡拉以及雅兰德兰的感觉。

    莫非她也是预言师?莫非她就是塔莫娅口中提到的那个智者婆婆?

    我心里冒出这些疑问,动作不敢怠慢,连忙应道:“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若是没有发生特殊紧急的情况,请务必允许我多叨扰诸位一些时日。”

    之所以特别说明,是因为小狐狸那边,万一感应到她有危险,我可要不顾一切赶过去,帮助武帝大人脱困诚然重要,但是哪比得上小狐狸的性命。

    这名熊人老妪微笑的轻点点头,便不再说话,莫西德卡尔这才接下话头。

    “那么,今天的商谈就到此结束吧,天色已晚,不如诸位一起到我家共进晚餐,也当做是给吴凡阁下的简陋洗尘。明天再举办盛大的欢迎仪式,让族人们见一见,认识一下我们的恩人。”

    本来这是既定事项,可是知道塔莫娅和某德鲁伊有灵魂感应后,长老们的想法就变了,通过无声的交流,大家纷纷摇头,委婉拒绝了族长的邀请,时不时投向对方的揶揄不满目光,就像在说。你们夫妇和找上门来的女婿好好交流交流吧。我们就不去打扰了。

    转眼间,所有的长老都告辞离去,只剩下莫西德卡尔一个人微微苦笑自嘲。

    “抱歉了,吴凡阁下。看来这顿洗尘家宴不仅寒酸。还会很冷清。”

    没想到武帝大人的父亲还有点小幽默。我笑了笑:“如果不介意的话,请不要客气,和塔莫娅一样直接叫我……呃。叫我吴就好了。”

    想起塔莫娅是叫我熊塔,我顿时结舌,犹豫了一会才干笑道。

    “抱歉,塔莫娅擅自给你取了名字。”知道这件事的莫西德卡尔有些想笑。

    “没事,没事,我习惯了。”

    “习惯了?”

    “不,没什么,总之请别介意这种小事。”我泪流满面道,内心的心酸泪水都快能装满双子海了。

    但是老天显然觉得这还不够,只见莫西德卡尔露出歉意目光:“虽说很抱歉,但是,可能这个名字,在明天的欢迎仪式,同时也是熊人勇士的授勋仪式当中,要正式定下来了。”

    “什……什么?”我瞪大双眼,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我是来帮武帝大人的,可不是来授勋的,熊塔这个外号,塔莫娅一个人叫就够了,为什么还要传遍整个熊人族。

    “你和尤丽叶大人都是艾鲁法西亚大人的继承人,是我们一族的恩人,将熊人勇士的荣耀授予你们,当之无愧,也是我们能给予的最大敬意。”

    “不……这……”我比手画脚,一时之间失声了,拒绝?想和熊人族闹翻吗?不拒绝?熊塔整个称呼就要跟我一辈子了?

    算了,说的好像什么后宫长老禽兽长老百族亲王之类的外号,以后还能摆脱似的,多一个熊塔,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掉根毛的程度。

    “尤丽叶,你呢?”我回过头,看向一直沉默的迷糊骑士,问道。

    “按照规定,授予熊人勇士荣耀的人,名字里面都有【塔】字,尤丽叶大人觉得如何?”

    面对尤丽叶,莫西德卡尔显得更小心,不仅是因为女人对名字外号这种东西更加敏感重视,同时也是因为尤丽叶的一直沉默,让他觉得这位艾鲁法西亚大人的正牌继承者有些高深莫测,难以捉摸。

    “加上【塔】吗?”尤丽叶虽然迷糊,但是理解能力不差,再说她身为艾鲁法西亚的继承者,对熊人族的许多事情,或许已经有所了解也说不定。

    这迷糊骑士,不仅没有丝毫困扰,反而显得有些兴致勃勃,努力的想了想,一拍手心:“那么,尤丽塔怎么样?”

    “当然可以了,尤丽叶大人喜欢就好。”

    莫西德卡尔大喜过望,本以为难以说服,没想到事情转眼就解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