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 单回路思考模式
    ***************************************************************************************************

    “嗯啊,什么建议,你就直说吧,忽然间搞的那么正经严肃,我有点害怕。”

    见咪啪骑士忽然一本正经,不像要作弄我的样子,我反倒有点忐忑,不像平时的她呀,到底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和我说。

    “殿下多虑了,我只是想说,如果可以的话,不如把尤丽叶带上如何?”咪啪骑士笑了笑,脸上的严肃气息软化了不少。

    “带上迷……咳咳,尤丽叶?”重重咳嗽几声,不好,差点就将刚给尤丽叶取的外号叫出来了。

    “是的,带上尤丽叶。”

    “为什么?”

    “莫非殿下觉得尤丽叶一个还不够,要加上我才行?那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得和女王陛下打个招呼,本来我是答应了她一起帮忙处理事务。”

    咪啪骑士旧态复发,眨着水汪汪的羞涩美目,用“阿拉拉,亲王殿下果然是龙精虎猛,精力过人”这样的古怪目光看着我,就差没赤果果的说出【夜御十女】这种话了。

    “不,你还是算了,我只是想问一问为什么要尤丽叶跟着。”长期被咪啪骑士调侃,我已经养成了非一般的镇定。就算她说这样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吐槽,无论是嘴巴还是心里,绝对!

    魂淡啊啊啊我夜御你妹!!!

    见我不上当(表面上),咪啪骑士明显露出失望之色,但还是立刻解释道:“因为尤丽叶是艾鲁法西亚大人的继承者啊,爱鲁法西亚大人和熊人一族的关系匪浅,而且熊人一族对熊灵融合也会有特别的亲近感,带上她,效果拔群哦。”

    “我想听一听真话。”我深沉的推一推鼻梁。就差摆出碇司令状了。

    “实话是最近要帮陛下的忙。没空照顾尤丽叶,想将她扔给你。”咪啪骑士果然很老实的说了实话,只是这样的话当着本人面说真的没问题吗?不会伤了尤丽叶的心吗?

    转头一看,迷糊骑士正点着下唇。看看我。又看看咪啪骑士。似乎我们的对话隐藏着什么有趣的玄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好吧。我还是低估了咪啪骑士对她的了解度。

    但是,对于咪啪骑士甩包袱的行为,我还是很不了解,为什么偏偏是我?

    “她的家呢?让她呆在家里不就好了?”

    “这样可不行,让尤丽叶呆在家里的话,她要么一整天呆坐不懂,要么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说,你这是完全将尤丽叶当成小孩子了么?她人虽然迷糊一点,但是内心其实还是很成熟的,对吧,要不然,也没办法展露出这种人妻风情满点的柔软笑容。

    “是的,我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哦。”尤丽叶双手合十,啪一声软软的笑道,仿佛背后在散发出天使的光辉,真是被她的笑容给治愈了。

    但是为什么要自己承认这种事啊啊啊!你到底对自己有多失望?!

    “对了,另外还有,请殿下千万要记得,尤丽叶是个大路痴,比殿下还严重一点。”

    噢噢噢,竟然有比我还要路痴……不对,什么叫比我还严重一点点,而且还是用一副末日世界的严峻语气,莫非我的路痴程度已经接近末日世界了?!

    “这个请放心交给我吧,我这个迷宫杀手,绝对不会把她弄丢。”内心非常的不爽,我决定用刀锋一般锐利的保证,来简洁反驳咪啪骑士的伪论。”那样我就放心了,不过也请殿下放心,尤丽叶虽然经常迷路,但是运气很好,每次都能在最后误打误撞,找到正确的方向。”

    你这混蛋是想说我的运气不好吗?啊?!!!

    深呼吸,再深呼吸,我总算冷静下来,仔细一想,不对啊,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不就在刚才吗?已经说了绝对不会把尤丽叶弄丢,殿下一转眼就忘记了吗?”咪啪骑士困扰的看着我。

    系……系马达,我中招了,这个咪啪孔明,不知不觉就将我绕了进去,好可怕,为什么我这个吴舟瑜要和她生在同一时代?

    “哎呀,可不能让女王陛下久等,那么就这样了,殿下,尤丽叶就交给你了哦。”

    说着,这咪啪骑士在我目瞪口呆中,咻一下闪人,根本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愣了几秒,我回过头,困惑的看着尤丽叶。

    “我说,蜜拉和你真的是好朋友吗?这样说你,你不会觉得生气吗?”

    “不会哦。”尤丽叶合十的双手,交错握住,神色更加温柔。

    “因为我明白,蜜拉是为了让我多出去走一走,不让我一个人寂寞,才会这样做。”

    原来如此,不过尤丽叶能看清这一点,说明她也并不是完全迷糊,至少在看人处事方面不会。

    “但是,为什么你呆在家里,会要么呆坐一天,要么做些奇怪的事情呢?”

    一边说着,我迈出了脚步,事已至此,我也不能让尤丽叶扔在这里不管对吧,虽说这里是水晶之树,貌似将她扔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妥。

    “因为啊,我是个超级迷糊的人。”

    尤丽叶轻轻一笑,似乎已经认命了,笑容中透露出一份理性和顺应的美,从这个角度看她,真的看不出她是个如此迷糊的人。

    “在家里,我想帮一帮大家的忙,但是又害怕帮倒忙。所以只能一个人呆着,大概是这样的自己看起来太可怜了,总会有人好心的让我帮一点小忙,但是每次每次都搞砸。”

    “那的确是太可怜了,为什么会那么迷糊呢?”

    “我也不大清楚,大概是……缺乏紧张感和危机感?”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尤丽叶的声音好像越来越远了,回过头一看,我当时就怒掀心灵茶几,明明就跟在我身后。她竟然在刚刚路过的岔路口上。硬是走了另外一条路,转眼间身影就快要消失了。

    喂喂喂,这何止是缺乏紧张危机感,根本就是五感都缺乏好不好!

    看来咪啪骑士说的话一点都没有夸张。这人完全路痴到不行了。

    失策了。要是有爱娃儿跟来就好了。至少可以照顾照顾她。

    回想起之前回家的一幕,因为女儿们要历练,历练需要人保护。克劳迪娅在精灵族这边保护莱娜,家里只有希尔曼雅一个护卫,也不能拜托越来越忙的卡丽娜,其他人我不怎么信得过,所以很有必要让爱娃儿这个强力帮手留下。

    在我帮阿尔托莉雅完成第二次亚瑟王考验的期间,她就曾经带着双子公主外出历练过,身为天使的她,和身为牧师的双子公主可谓是最佳组合。

    至于我是用什么手段让爱娃儿答应留在家里,咳咳咳,总之是许诺了一些条件,牺牲一点圣月贤狼的色相什么的……具体细节我才不会说出来。

    将尤丽叶找回来后,我无奈的看着她“真难以想象,平时蜜拉是怎么让你跟着不走丢的?”

    “蜜拉她呀,会时时刻刻分出一股精神力,就像一根无形的绳索,将我牢牢的牵住哦。”尤丽叶温暖的笑道,对于任劳任怨,不辞辛苦的照顾她的挚友,献以最感激的笑容。

    咪啪骑士还真是辛苦了。

    “对了,尤丽叶,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

    “在历练哦。”

    “没问题吗?这样的状态。”

    “啊啦,兰特斯大人在担心我吗?放心吧,没问题,唯独在战斗和舞台上,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自信。”尤丽叶用力握了握秀气的小拳头,表示大丈夫,萌大奶。

    所以说我不是红a,是亲王殿下啊……叹了一口气,我懒得去纠正了,反正她一转眼又会忘记。

    “抱歉,我可没办法像蜜拉一样,分出一股精神力牵引你。”

    虽说变身妖月狼巫即刻,但是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持变身状态吧,还是得尤丽叶自己适应。

    “没关系,蜜拉也不是一直都能在身边照顾我,所以我已经学会了照顾自己,就算迷路了也没关系,只要是我想去的地方,最后总是能找到,或许就像蜜拉说的那样,我的运气比较好。”

    “我觉得不能凡事都寄托在运气上面,还有,你迷路我会很困扰的。”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该怎么办好呢?

    “那么……这样如何?”尤丽叶一想,伸手拉住了我的斗篷一角。

    这个小动作,不禁让我想起了刚刚和黄段子侍女认识,一起执行水晶碎片的任务时,这个患有男性恐惧症以及怕生的要死的笨蛋侍女,在和我一起走在人群之中时,也是像尤丽叶现在这样,跟在身后,紧紧拉住我的斗篷一角。

    只是,我现在的节操可没以前那么多,被尤丽叶这样牵着,估计不用等走下水晶之树,就会有奇怪的传闻传出。

    没办法,我只好变身妖月狼巫,学咪啪骑士一样,用精神力将她牵引住。

    “亲王殿下的精神力,和蜜拉有些相似呢。”

    被我的精神力牵引着,尤丽叶伸出她那歌姬乐者的纤细修长,如同艺术品一般的手指,轻轻抚摸在我的精神力上面,露出陶醉微笑。

    “是吗?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属性相近吧。”我歪了歪头,也不奇怪,圣月贤狼擅长幻术,属性以冰系为主,而冰雾之花骑士,也就是人妻骑士,正好也擅长这两方面,咪啪骑士想来能力应该跟人妻骑士差不对,毕竟是完全传承嘛。

    “不,我的意思是说,殿下的精神力和蜜拉相似。都有一种……一种温柔的感觉。”

    “……”老实说,我并不想被这样说,感觉就好像成了gal里的男主角,最大的优点就是温柔,其余能力为零。

    “接回刚才的话题,我觉得你迷糊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缺乏紧张感和危机感,不如试着想一想在舞台和战斗中的感觉,将它用到日常上面如何?”

    虽说这个办法,可能早就有人建议过。尤丽叶早就试过。但我还是不死心,想尝试一下。

    “兰斯特大人既然这样建议了,我就再试一次吧。”

    再?果然以前试过,真的可以吗?不用那么勉强也行。

    我低头想着其他办法。过了几秒。下意识回过头。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聚精会神,努力做着某种尝试的尤丽叶,不知不觉中丢失了精神力的牵引。又走想另外一条岔路。

    不行,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尤丽叶很有可能是天生的一根筋,换句话说,她的大脑就一个单核处理器,每次只能处理一件事情,但是,话说回来,总能处理好一件事吧,她平时都在想些什么呢?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尤丽叶毫不犹豫的回答:“在努力的思考如何让自己不迷糊。”

    我顿时哭笑不得,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因为思考这个问题而让自己变得更加迷糊了。

    “但是,如果不时时提醒自己的话,不是会变得更加迷糊吗?”

    “……”这……好像是有点死循环,无解了,难怪连咪啪骑士以及雅兰德兰她们都没有办法,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思考回路太少所致。

    不过还好,在战斗方面能靠得住就行,其他问题都可以想办法解决。

    等我带着尤丽叶回到王城传送站,老马三人和内塔外塔早就在那等着了,见我带来一个大美女,老马顿时目瞪口呆,然后忽然发出哀嚎。

    “怎么了你这家伙,一惊一乍的。”

    “这不公平,为什么我在精灵族呆了那么多天,一个漂亮的女精灵都没找到,凡老大你却在一转眼,身边就多了个天姿国色的精灵!”

    这话到是不假,尤丽叶的姿色和咪啪骑士是同一个等级的,而且身上那份温和柔软迷糊的气质,既能满足男人的恋母恋姐情结,又能激起男人的怜爱保护欲,可谓是一物多用……咳咳,我在形容个什么劲啊真是的。

    不过,这样看来,老马勾搭精灵妹子的计划果然失败了,他就没发现自己的逗比属性是最大的败因吗?

    我觉得不提醒他,转身和大家介绍了尤丽叶的身份。

    “十大歌姬和十二骑士继承者?”得知眼前看起来迷迷糊糊,面带着缺乏危机紧张感的软妹子笑容的尤丽叶,竟然有这两重身份,不说老马这种笨蛋,就连白狼都肃然起敬了许多,只有内塔和外塔这两个不问世事的熊人勇士,才一脸迷糊,不清楚这代表什么。

    “好,既然人齐了,就出发吧。”点了点人头,一切准备就绪,我们踏上精灵族的传送阵,几经周转后回到库拉斯特,而后来到哈洛加斯。

    此时的哈洛加斯,严冬将过,天气正悄悄的迈向初春,似乎就连头顶落下的鹅毛大雪,都带了一丝丝的暖意和生命气息,让尤丽叶忍不住伸出小手,将几片雪花轻握手心,抱在怀里,细细的感受气息。

    这个微小举动,将少女美丽纯洁的思绪完全表露出来,再加上十大歌姬的身份烘托,更是让老马他们看呆,女神啊!

    好吧,是迷糊女神就对了。

    但是接下来,我们又面对一个难题,根据内塔外塔所言,到熊人族落的路途遥远,几乎没有捷径,唯一一段可以省下的路,是从哈洛加斯传送到狐人族或者狼人族,而后就要开始长达数天的徒步。

    狐人?狼人?二选一。

    老马他们当然是想去狐人族,就连身为狼人族的白狼也有投敌的意思,但是我刚刚完成和蒂亚的婚礼,想起参加婚礼的那些狐人战士的眼神,到现在小心肝还有些噗通噗通乱跳。

    “凡老大,我理解你的苦衷,要不这样,狐人族那边就让我们去打听吧,你和尤丽叶大人干脆狼人族也别传送过去了,否则以你们的身份,不去拜访一下白狼的父亲显得失礼,去了时间又浪费了,干脆你们就直接走着赶路好了。”

    “哎呀,老马,你竟然学会思考了。”

    不仅是我,连库特和白狼都大奇,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白狼是假笑王子克里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的父亲,正是狼人一族的族长。

    至于我和尤丽叶和内塔外塔四人,用脚赶路,不是吹牛,以我们的实力,如果全力前进的话,说不定比用传送阵的老马他们还快,毕竟他们还得去玛玛加那打听小狐狸的消息。

    “哼,愚蠢,我平时只是隐藏起了自己的智慧,让你们出一出风头罢了。”

    老马忍住心中的得意,鼻子翘天的宣称道,目光时不时往尤丽叶身上撇去,错不了了,这货就是想在女神面前表现一下的**丝心理。

    可惜,尤丽叶到现在估计连他的名字模样都没记住吧,想起她到现在还是一声亲王殿下,一声兰斯特大人的交替叫我,我就心酸不已。

    抛下相貌方面不谈,我就真的那么像臭脾气嘲讽脸装冷酷死傲娇的红a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