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 迷糊骑士
    ***************************************************************************************************

    在她身后隔着十多米远的少女,正小步小步的跑过来,步伐摇晃的样子让人看着害怕她会随时摔倒,半路忽然撞到一个冒险小队的某个成吨重的铠甲野蛮人身上,被对方喝斥一声“喂,看着点路,很危险的,撞伤了我可不负责”而连连弯腰道歉。

    “这……你要介绍的人是她?”我扶了扶额,确认问道。

    “没错,啊哈哈~~~”咪啪骑士也是一副相当无奈的样子,朝就要跑过来的少女招了招手。

    “尤丽叶,这边,这边,慢点哦。”

    “是,是的,抱歉,蜜拉。”

    迈着让人担忧的步伐来到面前的少女,安心的拍了拍胸口,将帽子取下,露出一张柔和之极的面庞,仿佛笼罩在一层朦胧光晕中般,赋予人一种心安静宁,完全生不起气来的感觉。

    微卷的披肩长发,加上针织的披肩,以及分体式的衣裙,没有任何的蕾丝缎带花结点缀,看起来朴素简单的就好像是当你早上起床在院子里伸着懒腰的时候,从邻居家走出来的已婚妇女,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在她的额头上若隐若现的瑰丽魔法纹路。因为被刘海遮了一大半,无法看出是什么形状。

    就是这样一副普通打扮,却将她那种柔软的气质越发衬托出来,有些类似维拉丝,但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非要我形容的话,就像一个大科下的两种不同动物,比如说猫和熊猫,狗和狗熊,鸡和田鸡……话说我举的例子真的是属于一个大科类的动物么?

    总之。是个看起来人妻风情比咪啪骑士还要浓烈一些的女孩。但不同的是,咪啪骑士是那种狡黠装傻卖萌爱作弄人的类型,而眼前叫尤丽叶的少女嘛……怎么形容好呢,气质柔和。以及……迷糊人妻的类型?

    似乎不甘心于被莫名的扣上迷糊属性。新出现的少女不等咪啪骑士介绍。就擅自认人了,只见她看了一眼,忽然双手合十。轻轻一拍,露出仿佛草原秋日朝阳般和煦温暖的笑容走上来。

    “这位一定就是亲王殿下了,真是幸仰幸仰,不愧是亲王殿下,长的高大魁梧,面目……呃啊,面目……面目威武。”

    你想说面目狰狞就说呗,没有人会怪你,甚至连本人都不会,还有,那是西雅图克。

    “尤丽叶,那位不是亲王殿下。”

    “那一定是这位了,英俊非凡,气质刚毅,眉目正直,沉稳冷静……”说着,尤丽叶的目光落到站在卡洛斯身边的,面带笑容的安洁丽尔身上,又看了看被安洁丽尔抱在怀里的卡洁儿,头一歪,困惑感宛如实质一般从她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然后指了指安洁丽尔。

    “乔装打扮的……女王陛下?”

    又指了指卡洁儿:“乔装打扮的贝雅殿下?”

    “才不是!!!”两道一同发出的喝斥响起,一个是咪啪骑士,另外一个是心灵倍感受伤的贝雅,没错,自己个子是矮了一点,但是有卡洁儿那么小么?

    “尤丽叶姐姐,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从黄段子侍女的身边跳出来,贝雅拼命的彰显存在感。

    “哎呀,贝雅殿下,原来你在这里,好久不见了。”尤丽叶轻易就将尚未【找到】的亲王殿下抛之脑后,轻柔的合十一拍,走上去,摸摸贝雅的头。

    “贝雅殿下,好像又长高了。”

    本来不大高兴尤丽叶这个动作的贝雅,一下子就笑开了怀,连连点头,对吧,本殿下长高了吧。

    “和贝雅殿下已经有五六年未见了。”尤丽叶继续柔柔的笑容,柔柔的嗓音说道。

    “足足长高了四分之一厘米,真是厉害。”

    顿时,贝雅一脸的世界末日,蹲在角落里伤心的划圈圈去了。

    “咳咳,尤丽叶,快点过来。”

    “是~~~”被咪啪骑士强行拉过来,尤丽叶也不生气,脸上的柔软笑容似乎永远不会褪色。

    “亲王殿下,尤丽叶,你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吧。”

    我点了点头。

    “她可是我们精灵族的十个歌姬之一。”

    “原来如此。”我露出恍然状,难怪和咪啪骑士熟识,难怪声音那么柔软,那么好听,那清晰而细腻的吐词,跟人一种宛如用手指戳在刚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肉包子上的感觉,软的想咬上一口。

    到这里为止,我都不奇怪,但是咪啪骑士下一句话却把我吓坏了。

    “也是十二骑士继承者之一。”

    为尤丽叶的十大歌姬身份而不断点头,表示赞同的我,惯性的又把头点了几次,然后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她?十二骑士继承者?”

    “是的,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像但是请殿下务必相信。”咪啪骑士用我见过的最郑重的表情和语气说道。

    我下意识的看了黄段子侍女一眼,咪啪骑士这个人,有过一本正经的作弄我的前科,所以就算她这样说,我也还是要确认一下,不过我却忘记了似乎黄段子侍女一本正经目无主人的作弄我的次数更多。

    这一次,洁露卡到是没有乱来,否则的话,名为尤丽叶的少女也太可怜了。

    有了两大十二骑士传承者的确认,我终于被迫接受了眼前这个怎么看怎么迷糊的少女竟是十二骑士继承者之一的事实。

    “接下来还有一个有趣的消息哦,殿下想知道吗?”

    “哦?”我装作不在意。耳朵却不受控制的竖了起来,可恶,这操纵人心的咪啪骑士。

    “殿下想知道尤丽叶是哪位十二骑士大人的继承者吗?”

    “你这样一说,我到是真的很好奇。”

    “殿下先猜一猜看?”蜜拉丝故作神秘的竖指于唇,让人的视线不可避免的落在她湿润诱人的唇口上,然后下意识的避开目光。

    好吧,这个人就是我,满意了吧。

    “十二骑士我也不是每个都认识呢,知道的只有……”想了想,我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首先是冰雾之花骑士人妻骑士。熊灵之力艾鲁法西亚酱。顺便还知道了一个圣法之贤夏洛特菲米娜,然后是高露洁姐妹所继承的朝阳之露以及夕月之湖骑士——兰丝和丽丝这对侍女双胞胎,然后是第二次亚瑟王考验里遇到的钢铁之瑰骑士蓝拉罗赫,祈命之舞骑士雪伦埃弗拉。以及絮风之语骑士伊莲娜。最后还知道一个神秘莫测的绝士之剑骑士。

    这样一算。我知道的十二骑士也不少了,足足有九名,还有另外三名虽然知道称号。但没怎么听说过她们的事迹。

    那么问题来了,眼前的尤丽叶到底继承的是哪一个呢?朝阳夕月冰雾绝士这四个显然是不可能了,以她的迷糊柔和气质看来……有点像治愈系,莫非是祈命之舞骑士的传承者?

    当我说出我的猜测时,咪啪骑士摇了摇头,面露笑容,似在说,我就知道殿下会猜这个,可惜是错误答案。

    “那我真的不知道了。”无奈,我只好举手投降,咪啪骑士既然这样考验我,那说明尤丽叶继承的骑士传承肯定反差很大,我除非将十二骑士一个个念过去,否则哪里猜得着。

    “殿下听好咯,尤丽叶继承的骑士传承可是……”吊足了胃口,这可恶的咪啪骑士才面带无辜笑容的将细葱般白嫩的手指轻轻转了一圈,往尤丽叶身上一指。

    “熊灵之力骑士艾鲁法西亚大人的传承。”

    “噗!!!”我一口老血喷出,这次是真的五体投地扑街了。

    “艾鲁法……艾鲁法西亚酱?”张大能塞入一个鸭蛋的嘴巴,我上下打量面带柔软迷糊笑容的人妻风情满满的尤丽叶,再仔细回忆暴力萝莉形态的艾鲁法西亚酱,历经洗磨的花了三十多年才凝聚而成的稳固三观,就这样被轻易打破了。

    导演,这两个人无论是在体型还是属性还是性格方面,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啊!

    “真……真是这样?”自感咪啪骑士和黄段子侍女甚至贝雅都靠不住,于是我直接向本人问道。

    “是的,很抱歉,让您失望了,亲王殿下。”

    尤丽叶终于找到了正主,她要是再找不到我可就要哭了,先不说从刚才的对话里就能看出我的身份,退一百步看,队伍里就三个大男人,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已经被排除了,怎么看都只剩下我了吧。

    “不不不,没有失望,只是有些惊讶罢了。”

    我连连罢手,虽然已经看出了尤丽叶的迷糊属性,但这只是外表,说不定她是个深藏不漏,大智若愚的人,毕竟能够从几亿的精灵里脱颖而出,怎么也不能小看。

    “殿下果真是……”似乎想像刚才对待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一样,恭维我一番,尤丽叶用着她那让人担心的【凌波微步】走了上来,对着我仔细瞧,一秒钟,三秒钟,五秒钟,足足十秒钟过去,依旧沉默。

    然后,她像是忽然患了重度近视一样,不甘心的将那张辉洁柔软的俏脸凑上来,离的很近很近,继续对我进行放大镜式的细致打量,又是过了约莫五秒,她终于放弃,双手合十,露出一副“我终于懂了”的软软笑容,喃喃说道。

    “殿下果真是个特别的人啊。”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就像这些连续不断的嗖嗖声一样,被万箭穿心,鲜血淋漓,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吧。至少能看出来,尤丽叶是个诚实的女孩,嗯,很诚实,诚实到一点谎也说不出来,呜呜呜~~~可恶,这份人生败犬的感觉,我就真的一丁点优点都找不到吗?

    “咳咳,尤丽叶对吧,我能直接叫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了。殿下请随意。”

    “好吧。我想问一问,呃,你……到底是怎么获得艾鲁法西亚的认可的,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你的资格天赋不够。而是因为……想必你也听说过。我在考验里见过艾鲁法西亚,感觉你们两个好像相性完全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尤丽叶展露出来的温和个性,让我不需要担心她会生气。直言无忌的将心中最大的疑问说出口。

    “殿下不必介意,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哦,包括我自己都很好奇。”

    果然,尤丽叶丁点也没生气,反而很赞同我的疑问,性格好的不得了,基本算是像维拉丝,想蒂亚这样的不会生气的类型,但一旦生起气来应该很恐怖吧。

    眯着眼,轻点下唇,本来看起来就十分迷糊的尤丽叶,因为这个迷糊的动作,看起来更加迷糊了。

    “其实,我也不大明白为什么艾鲁法西亚大人的传承会选择我,或许是因为我自小力气就比较大的关系?虽说周围的人都夸我有天赋,但我自己却没什么自觉,当时迷迷糊糊的去了,迷迷糊糊的就被爱鲁法西亚大人的传承认可了。”

    “……”

    那可真是……有够迷糊的。

    “既然继承了艾鲁法西亚,至少力气应该很大吧。”

    “是的,自小力气就很大,这一点我到是可以自夸一下哦。”尤丽叶似乎是个不怎么自信的人,被我提及她最大的特长,立刻就灿烂如花的眯眼笑了起来。

    “那刚才怎么会被冒险者轻易撞开?”

    “那是因为……”似乎提及了她的伤心事,尤丽叶神色有点黯然:“那是因为,我这个人啊,比较迷糊,经常会做出一些冒失的事情。”

    很好,看来虽然她人迷糊,但毕竟还是有自知之明,明明是迷糊却没有自我认识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小的时候,就因为这样闯了不少的祸,继承了艾鲁法西亚大人的传承后,力气更大了,所以不得不时时刻刻抑制自己,甚至封印起来才行,殿下看到我额头上的魔法纹路了吗?这就是为了封印我的力气哦。”

    说着,尤丽叶拨开额头上的刘海,让我们看到了刻印在她额上的完整魔法纹路,那是类棱形的图案,有些像凤凰展翅,将她大半个额头覆盖起来,图案时不时闪过一抹若不可察的淡光,在刘海是遮掩下基本无法发现。

    “力气很大吗?老图我到是想试一试。”身为野蛮人的西雅图克,听到尤丽叶这样说,摸着下巴,第一个表示不服。

    我则是保持了沉默,前人无数次的花样作死告诉了我,人不可貌相,尤其是我在考验里曾经亲身体验过爱鲁法西亚酱的力量,那是现在的一百个以力量见长的cosplay熊加起来,拔河也拔不过的恐怖力气。

    总感觉西雅图克要悲剧了,真是令人期待,想看到他像我当初被艾鲁法西亚酱一样单手拎着甩来甩去,在冰墙上留下一个个凹陷的人体图形的惨样呢。

    “艾鲁法西亚的熊灵融合,你学会了吗?”

    “已经学会了,不过愧对艾鲁法西亚大人的传承,肯定比不上殿下。”尤丽叶谦虚的轻掩小口,啊哈哈笑道。

    “你太谦虚了,我才是愧对她的教导,对了,能让我看看吗?在不惊扰到周围人的情况下。”

    “没问题,这种事情我已经稍微有点擅长了。”尤丽叶握着拳头,表示多年的自我抑制并没有白费。

    然后,她握着的小拳头紧了紧,高高一举,“尤丽叶,加油”这样的软绵绵喊了一句,简直就像是幼稚园老师在给抬下的小朋友表演一样,场面怎么看怎么温馨。

    我说,你这样做某种意义上也是惊扰了不少人啊,看,大家的目光都瞧过来了。

    不过,话还未出口,心灵之中,一股凛冽之风就刮了起来,猛地吹过,让我整个人不可抑制的一震,惊讶的瞪大眼看着尤丽叶。

    此时的尤丽叶,外表没有任何变化,笑容依然是那么软软的,迷糊的,温和可亲,唯一的变化,只有头顶上的魔法纹路消失了,但那,股宛如当初初见艾鲁法西亚酱时的亲切感,正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虽然没有爱鲁法西亚酱那么强烈,但也十分明显了。

    不仅是我,此时此刻,整个赫拉迪克城的所有德鲁伊,都感到了一股心灵的归宿和感动,仿佛在冥冥之中,一股若不可察的温暖召唤,在耳边,在心里轻轻回荡。

    这尼玛……别说我,比武帝大人的熊灵融合都强了不知几何,我敢肯定,现在西雅图克要去和尤丽叶比力气,绝对会死的很惨很惨。

    “啊,不好,表演要迟到了。”忽然,咪啪骑士想起什么,惊叫道。

    “那可不好,得快点才行。”这一声惊呼,立刻就让尤丽叶身上的熊灵融合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满城的德鲁伊在困惑寻找。

    “殿下如果有空的话,可以来看我和蜜拉的表演,比起力气,我对自己的乐艺可是更有自信,这份想让殿下看到自己好的一面的私心,殿下能感受到吗?”

    仿佛为了让我更能感受到她的心意般,尤丽叶毫无戒备的伸出一双小手,握住【我】的手,紧紧捧在手心。

    “尤丽叶姐姐,我是洁露卡。”不明躺枪人士无奈提醒。

    所以说,那是洁露卡的手,我人在这儿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