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 可怕的战斗力等级划分
    ***************************************************************************************************

    沙漠清晨的阳光无限晴朗明媚,丝丝热量驱赶着夜晚留下的冰霜,仿佛是由冬到春的万物滋生之时,是和傍晚时分并列的沙漠两大最适宜时间。

    这份阳光,在中央法师塔的神奇功能下,竟然也能照入我和蒂亚的婚房,自然烘托出的暖意,让被窝里慵懒蜷着,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具赤果果身体,感受到了沙漠的恩赐,动弹了几下,逐渐苏醒过来。

    我先蒂亚一步睁开了双眼,五感尚未来得及从睡梦中完全恢复,就传来了蒂亚的娇躯那惊人的精致,细腻,光滑,柔软,以及无一丝赘肉的弹性感,这是上帝赐予少女对付男人的最可怕武器,温柔乡,英雄塚,就连英雄都逃不了女人的魔爪,我等升斗屁民还在乎什么?

    “呐,凡凡,醒了?”

    蒂亚也逐渐睁开了她的艳丽双眸,冰蓝似水妩媚,灼红似火热情,就跟她昨晚的表现一样,妩媚而热情,这丫头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写在了这双眼睛上面,毫无保留,毫无城府。

    “别打扰我,我正在回味昨晚的滋味呢。”我故意眯上眼,将蒂亚的娇躯紧抱了抱。

    “讨厌。不许凡凡回忆。”如我想的一样,这公主丫头一脸害羞,不断用小拳头捶打胸膛。

    “明明是你主动做的,怎么反而先害羞了?”

    这一紧抱,蒂亚胸前那两团胸器,更加汹涌的向着自己挤压过来,让我忍不住咕噜一声发出干渴吞咽,目光下意识往被窝下瞄去,在微微隆起的被窝中,隐约能看到了一抹高耸的雪白山峦的绝景。脑海中不由自主的真的回忆起了昨晚自己在这雪白山峦之中痛饮的艳色回忆。

    “那……那是因为……想让凡凡……想让凡凡开心嘛……而且喝了那样的酒……情……情不自禁……”

    蒂亚声音越来越低。脸色越来越红,估计她也在回忆昨晚的一幕幕,为自己的大胆而感到心惊害羞。

    我不禁莞尔一笑,的确。虽说赫拉迪克族的女儿红对男性更有效。但是对女性也不是毫无作用。在新婚之夜,在那样的ai昧气氛之下,本就热情主动的蒂亚。喝下女儿红之后做出那样的举动,似乎也不是太让人惊讶的事情,只是……,

    “说,到底是从那里学来的?”

    “呜呜,不想说,好丢脸……”蒂亚丫头捂脸。

    “不说就打屁股,啊,我想起来了,要把前晚的份一起算了。”我忽然想起前晚这可恶的小丫头,还用打屁股的话题引诱我,不禁咬牙。

    “说了……凡凡不许笑我了哦。”从指缝中露出一丝羞涩目光,蒂亚低喃道。

    “嗯,我保证。”

    “也不许打我的屁股了。”

    “你的要求还真多,等我听完了你的理由再说吧。”

    “哼,凡凡真狡猾,好吧,那我告诉你,那是我……我从一本书上……书上学来的……”

    “书上?”我脑子一转,能写出这种东西的书,肯定是工口书无疑,再抡暗黑大陆最出名的工口书,那肯定是禽兽公爵无疑。

    于是,顺着这个思路,我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了五六本禽兽公爵系列的书名,里面都有类似昨晚的内容,莫非说蒂亚看了这其中的一本,或者说都看来?

    我小心翼翼的,不露痕迹的,半遮半掩的,将这些书名一丁点的透露给蒂亚,却发现她在茫然摇头,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玩意?除了三无公主以外,还有谁能写出如此可怕的东西?

    “反正里面的内容,是我们女孩怎么去攻略自己喜欢的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本书的攻略特别有针对性,好像具体到某一类男人,而凡凡恰好仿佛是这一类男人里面的最完美模板。”

    蒂亚羞涩的,将她最大的秘密一点一点的透露出来。

    哈?我这样的凡人,最完美的模板?到底是有谁那么闲着无聊,去琢磨着攻略我这种毫无特色,毫无性格,毫无情调,毫无气势,毫无大志,毫无……算了,别说了,再说我自己都不想活了。

    “我也不知道,作者没有留名字,昨晚那……那种做法,就是书里教的,选择它,或许是因为……”蒂亚低头思索了一下,很认真,一板一眼的说道。

    “大概是因为,我从书里的字句中感受到了作者其实也想试一试这种事情,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比如说可能是胸部不够大啊之类的问题,没办法做到,字句里充斥着不甘和渴望,这本书帮了我那么大忙,所以我想帮作者完成这个无法实现的愿望。”

    这句话刚落音,同是第一世界赫拉迪克城,就隔着中央法师塔不远的某个房间里,某刚刚起床,正晒着清晨的明媚阳光,进入喝早茶模式的面无表情的三无侍女,忽然莫名的打了一个冷战,背后飕飕发凉。

    “那本书呢?”

    “我还回书摊去了,因为已经攻略了凡凡,不需要了,所以我想,或许会有另外一名像我这样的女孩需要它。”

    蒂亚一脸的惋惜,她何尝不想将这本神一般的书留下来当纪念,可是心中的少女浪漫情怀,却让她认为或许会有另外一名女孩,在等待着这本书的呼唤,它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属于所有陷入恋爱的迷茫十字路口的女孩。

    我也觉得可惜。如果书还在蒂亚手上,我就可以从字迹或者风格之中,看出它到底是不是三无公主荼毒天下的又一力作,难道她已经不满足于自己的书面向男性,连女性方面也想伸出黑手了?

    “呐,呐,凡凡,凡凡!”回过神,蒂亚正用细玉指尖,轻轻在我的胸口上画着圈圈。满脸害羞。

    “怎么了?”

    “要……要起床了。”

    “嗯啊。对啊,时候不早了,可不能让大家笑话。”我看了看神奇的透进来的阳光,点头说道。

    “起床前。早安吻哦~~~”

    “是是。我的公主大人。”我爱意满满的在她鼻子上一刮。然后低下头,深深吻上那主动努起的樱唇。

    转眼间,蒂亚纤细灵巧的胳膊就搂了上来。以更加热情的姿态回应。

    这……这丫头,莫非是想……已经不满足于早安吻了?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仿佛在回应我的疑问般,被窝下,蒂亚挺翘诱人的香臀,开始轻微挪动,若即若离的厮磨起来,以少女最神圣之地,发出炽热诱惑。

    她的身躯就像一座熔炉般,散发出惊人热量,引诱着选定的男人一次一次融化在里面,被名为爱与欲的锁链束缚,一辈子倾倒在这座熔炉之中,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快乐,直至完全化为灰烬。

    你这丫头啊,太天真了,我可是从天狐情殇中活下来的男人啊!

    低吼一声,身子用力一翻,毫无惜香怜玉的将蒂亚再次重重的,牢牢的压在身下,再次展开了暴风雨一般激烈的天空与大地物语。

    今个儿,你就算是太上老君的八卦炼丹炉,我也要化身大圣将它捅翻捅破。

    结果,到底有没有捅翻捅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等我和蒂亚起床梳洗完毕走出房间,走出法师塔的时候,迎来众人那饱含深意的目光,以及快要爬到头顶上的太阳,让我们两个羞耻的恨不得一头挖个洞钻进去。

    怎么想都是蒂亚的错,这丫头,太能诱惑人了,而且与之相符的战斗力也是相当高,明明是第一次就已经展露出可怕的天赋。

    为了确保自己以后能死在三魔神四魔王手上而不是床上,我觉得有必要冒着被fff团烧死的危险,列一份战斗力等级表,时刻提醒自己不可情敌大意,什么时候可以团战,什么时候只能单人solo。

    首先,等级最高,危险度最高的,毫无疑问是三尾天狐状态下的小狐狸露西亚,战斗力和控制力都是无穷大。

    第二危险的,是补魔模式火力全开的阿尔托莉雅,战斗力取决于她需要的能量多少。

    再往下的第三级,是喝醉模式的莎尔娜姐姐,战斗力约等于一个我外加一瓶大力丸。

    第四级,我自己,正常的女王状态下的莎尔娜姐姐,以及现在新增的蒂亚。

    第五级,小幽灵,正常状态下的阿尔托莉雅,还有高露洁姐妹,不愧是双胞胎,连战斗力都一样,因为还未尝试过,所以不知道两人加在一起的战斗力是否仅仅是相加那么简单。

    第六级,莎拉,琳娅,以及正常状态下的小狐狸,其实再详细点划分,琳娅的战斗力应该比其余二人高一些,尤其是比莎拉,因为我家的琳娅酱有着无人能及的特别技巧,咳咳咳。

    垫底的,毫无疑问又是小狗狗维拉丝,这位温柔善良驯服的草原歌姬,实在是太容易幸福满足了,话说为什么要说“又”呢,我也不懂。

    当然,如果要将莉莉斯的吸血能力也算上去的话,那她应该是介乎于第一级和第二级之间,这还只是未完全成长夜魔状态下的莉莉斯,等她进入成熟期……完全不敢想象,谁来告诉我,在这些女孩的环绕下,我真的还能再活十年吗?

    虽然我和蒂亚的大婚已经结束,但是庆典还在继续,在昨天之后离开的客人,不足十分之一,整个赫拉迪克城依然是一个巨大的,人头涌涌的欢庆之城,其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年由我和蒂亚和莱娜领衔导演的第三次神诞日。

    瞧着大家一个一个揶揄的目光,我老脸有些挂不住。决定和蒂亚分头行动,以免走在一起老是被大家浮想翩翩的打趣。

    蒂亚打算又去找她的小伙伴们玩耍,我想了想,也决定找自己的小伙伴……什么小伙伴,是大师兄和二师兄好不好。

    再说了,昨天还答应了卡洁儿陪她玩来着,我可不想做个失信于女儿的趴趴。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难找,但是安洁丽尔却好找,她虽然被五爷封印了天使之翼和力量,但还是有一股与众不同的圣洁之力。只要在赫拉迪克城找个隐蔽的位置。变身圣月贤狼仔细感应一番,轻而易举就能找到。

    卧槽,就离我身边不到十米的强大圣洁之力团是谁?!

    毫无疑问,近在眼前的跟踪狂就是变态天使爱娃儿。话说这几天光顾着和蒂亚的大婚。好像没怎么例会这变态天使了。怎么说也是天使公主,这样不大好吧,万一因爱生恨……呸呸呸。是变态的**得不到满足,而迁怒到我甚至是联盟的头上,那可就糟糕了。

    没办法,谁让我是联盟长老呢?为国为民,可是我不容推卸的责任。

    想到这里,我轻叹一声,本想取消变身的动作停下来,朝着爱娃儿隐藏的地方招了招手,这抖m天使公主立刻像受到主人召唤的小狗一样扑了上来,握着我的手,微微仰头,目光里流露出的思慕敬仰,炽热的让我仿佛被激光照射着,浑身难受。

    “贤狼大人最近都不理爱娃儿了,爱娃儿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贤狼大人生气了,真是太好了。”

    颇有种被抛弃后失而复得的喜极而涕感情,爱娃儿眼睛里冒着湿润可怜的泪光,面带陶醉,将圣月贤狼的手当成稀世珍宝的抱在怀里,然后捧起,毫不犹豫的,理所当然的,张开她那天使圣洁的樱唇,啊呜一声,将圣月贤狼的食指含入口中,里面灵活软滑的香舌不断吸吮舔舐,卖力的讨好着。

    呜哇,担心这变态抖m天使会因受到冷落而生气,我还真是个傻瓜,倒不如说可能越冷落她,她的抖m属性就越发激动喜悦也说不定。

    回过神来,见爱娃儿竟得寸进尺,试图将圣月贤狼的第二根手指也含住,我连忙抽出手,在她的额头上轻弹了一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跟着吧。”

    “是,是的,贤狼大人。”

    爱娃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目光依然恋恋不舍的追寻着刚脱离她的柔软口腔,上面尚带着一丝晶莹香津的圣月贤狼的玉指。

    见状,我连忙将手藏到身后,让你看,让你看!

    于是爱娃儿的灼灼目光,又盯向地面,毫不掩饰她对藏在白袍里面的圣月贤狼的脚足的窥视。

    救……救命啊!!!

    谁都好,快点帮我把这变态抖m天使领走,免费……不,我倒贴钱都可以!

    心里百般无奈,我披上一袭宽大的斗篷,帽子一戴,拉了拉下沿,将圣月贤狼的外形完全遮掩住,飞快一转身,仰起的斗篷尾巴用力拍打在爱娃儿身上。

    天使公主毫不犹豫的伸手,抓住斗篷一角,恭顺的走在后面,一眼掠过去,就好像是被圣月贤狼牵着散步的小狗。

    除了安抚一下久被无视的爱娃儿以外,我也是自虐的不行,竟然想以圣月贤狼的姿态逛一逛这类似神诞日般热闹的大街小巷,这份异样的羞耻感,就好像在隐身的情况下脱光衣服走在大街上,话说我该不会是被高特大猩猩传染了什么奇怪的暴露癖吧?

    爱娃儿也是身披宽大斗篷,不想暴露自己天使的身份,于是我们就变成了一对奇特的组合,在外人看来,一大一小两名斗篷少女在街道上行走,小的牵着大的斗篷一角,跟在后面,看起来就像高挑成熟的姐姐,带着天真好奇的妹妹,可是五感敏锐的人,细心察觉之下,又觉得不是这种气氛关系,更像是主人牵着小狗在逛街的样子。

    总之,接受了不少注目礼的我们,在逛了一圈,满足了内心奇怪的癖好后,终于来到安洁丽尔四人落脚的旅馆。

    因为爱娃儿和安洁丽尔以及卡洛斯西雅图克他们都熟识,见过面,所以我也就没让她回避,选择一个偏僻角落取消圣月贤狼变身后,便堂而皇之的走进旅馆,敲起了门。

    “叽~~~~~”

    最先开门扑过来的,依旧是欢快的小天使卡洁儿,她身后跟来笑意盈盈的安洁丽尔。

    “卡洁儿刚才忽然就醒过来,变得躁动,我一看就知道是吴师弟你来了。”

    “真的吗?我的卡洁儿那么想趴趴呀。”我高兴的将扑到怀里的小天使举起,啵的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是我的!”大师兄没好气的走过来,跟着西雅图克,笑嘻嘻的打趣我。

    “怎么了,吴师弟,不和你的新婚妻子多恩爱恩爱?”

    “我们可不像卡洛斯师兄和安洁丽尔大嫂,分分秒秒都要腻在一起。”

    “为什么你们两个互相打趣,最后都要将火烧到我身上。”卡洛斯无奈了。

    “因为老实人好欺负啊。”西雅图克说出了残忍的事实真相,让大师兄苦笑连连的摇起了头。

    “爱娃儿,不用我多介绍了吧,你和安洁丽尔大嫂先聊一聊吧,还有卡洁儿,趴趴等会再陪你玩,乖啊~~~”

    将卡洁儿交还给安洁丽尔,目送她和爱娃儿的身影离去,我回过头,三个男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一股基情气氛……混蛋,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