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 天空和大地的物语
    ***************************************************************************************************

    我也举起了杯子,里面自然是碧丝特制的酒,哼哼,这次不会再失败了。

    等全体举杯庆祝过后,重头戏才刚刚开始,一群人莫名的红着眼,对我投来**裸的恶意目光,分明在说,今晚不把你丫的人生赢家灌醉了,对得起我们广大光棍团?

    这群人气势汹汹的抱着酒瓶杀过来,其中领头的正是老马他们。

    我就知道这些人不会轻易放过我,交友不慎啊!

    正当我思考着该怎么跑路的时候,忽然间,已经来到面前的马拉格比,库特,高特,菲妮,里肯,汉斯,巴尔,基拉等等,这些人忽然转过身,将后面的人拦了下来。

    “凡老大,快跑吧,我们帮你顶住。”

    “表哥喵,有菲妮在,绝对不会让人在今晚灌醉你喵。”

    “吴老弟,今天可是你和蒂亚最重要的日子,我正义骑士高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骚扰你们。”

    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要……我抹了抹湿润感动的眼睛,在关键时刻,这些损友们还是靠得住,站在我这一边的。

    我顾不得和撒克隆以及阿卡拉她们打招呼,牵起蒂亚的小手。就开始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千里【逃】婚。

    背后,传来广大人民的一声声怒吼。

    “老马,你这叛徒,竟然敢背叛我们,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将你烧死。”

    “高特前辈,放弃吧,没有丽娜统领在,你就是战五渣一个。”

    “菲妮殿下,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

    “别忘了还有我男子汉汉斯!”

    “喵呜!!!”

    仅仅数十人组成的防线。根本抵挡不了成百上千人的冲击。没过几秒,背后就传来滚滚的尘埃,那些混蛋突破了老马他们,追了上来。

    别了。大家。我绝对不会辜负你们的一片心意。

    泪水朦胧的双目苍茫抬起。看着远方渐黑的天空,那里似乎浮现出了马拉格比他们的一张张生前笑脸,然后一颗颗流星划落。仿佛在预示着什么,让我黯然落泪。

    别了,我的战友,你们的一生,就像这些流星,虽然短暂,但是璀璨无比。

    此时,广场中央,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背上印满了大大小小的脚印的老马他们,忽然打了一个冷战。

    幸运的是,起哄的人毕竟是少数,要是数十万观众都齐齐参与,那我和蒂亚可就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带着蒂亚一头钻入人群中,不断穿梭,经过半个多小时的你追我逐,最后,我终于凭借自己毫无高手气势以及难以辨认的大众脸的属性,躲过了背后那些来者不善的fff团。

    “呼哈~~~呼哈~~~一群凡人,还妄图对付本德鲁伊,天真。”

    所谓输人不输阵,目送敌人似无头苍蝇般茫然离去的身影,我冲他们的背影很是神气的拍了拍手,面露不屑,仿佛那群人已经被我挥挥袖干掉了。

    “丧家之犬的卑微自尊,贝雅公主,你看这命名怎么样?”

    “嗯,本殿下觉得很符合笨蛋吴现在的境遇。”

    身后传来让人不爽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惊吓道:“是你们?”

    “你以为你憋足的逃跑路线,能够摆脱得了我们吗?”

    “就是就是。”

    “也就是说承认在跟踪我了?我是不是可以给你们扣一个跟踪狂的外号?”我被气乐了,没听说过尾行他人还能如此理直气壮。

    “谁说的,我们只是在担心蒂亚,猴子的死活才不管。”

    “没错,是在担心蒂亚丫头。”贝雅几乎成了附声虫,让我心生怜悯,这公主丫头的智商啊,没救了。

    “现在我和蒂亚没事了,你们可以滚了,去去去。”我挥着手赶人。

    “确认要赶我们走吗?就算行踪暴露了也没关系?”

    “你……你这是在威胁,还敢口口声声说是在担心蒂亚?”

    “当然是在担心,我们一致认为让蒂亚和发情猴子单独在一起,更加危险。”本子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也就是说,新婚夜晚你们也要跟过来了?”我快要无语了,这两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是想将我和蒂亚的婚礼骚扰到底吗?

    “这个嘛……”出乎意料,本子娜犹豫起来了。

    “蒂亚沦落到了猴子的魔爪中,无论再怎么保护,看来也是没办法幸免了,只不过在力所能及的地方,还是得严加看管,以防猴子不顾场合兽性大发。”

    “没错,要防止你们两个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不知廉耻的事情,哪怕是夫妇也不行。”贝雅跟着发出正义的怒斥。

    说的好像我们经常不顾场合亲亲热热做些不知廉耻的事情似的……好吧,次数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多,那都是情不自禁,情不自禁懂不?

    “凡凡,就让娜娜和贝雅一起跟着吧,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掩护我们哦。”这时候,蒂亚也发话了。

    “你就那么放心她们两个,忘记了这两个家伙打扰过我们多少次了?”

    “安心吧。”蒂亚自信的拍了拍胸口:“我们已经约定好了,没问题。”

    约定?约定了什么?

    我疑惑的看了她们一眼,本子娜和贝雅却齐齐撇头,看来是不打算告诉我约定的内容了。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当她们是免费肉盾得了。

    一番乔装打扮后,我们混入喧闹的晚宴之中,果然,本子娜和贝雅不知道和蒂亚私底下约定好了什么,竟然真的在那之后都没有找我的麻烦,大家混在人群之中吃吃喝喝,欢快的像小鸟一样,这份情绪把我也给感染了,跟在三个活泼女孩的屁股后头到处跑。也疯了一把。甚至时而忘记了今天是我和蒂亚两个人的婚礼,恍然回到了神诞日中一样。

    等回过神来,夜色已深,不过整个赫拉迪克城依然沉浸在喧闹的气氛之中。少有人离去。妄图将我灌醉的那群混蛋也早就散去。各自狂欢去了。

    我们回到中央广场,看到撒克隆和阿卡拉她们,正和一群老人们聚在一起。说着他们这个年纪和身份该说的话题,时不时举杯庆祝,撒克隆满脸喜气,醉态十足,时不时抹上一把眼角,给人一种在自己的孙女的婚宴上喜极而涕,无法自已的感觉,看样子没少喝酒。

    本来想和大家道个别,看到那边的情况,我们停下脚步,就此罢休,还是不要去打扰那些老人们吧。

    而后,大概是疯够了,贝雅丫头提议找个安静点的地方透透气,众人附议,一路寻找,好不容易在赫拉迪克城边缘的一座高塔塔顶上找到地方,坐在这上面,可以俯瞰包括中央广场在内的大半个赫拉迪克城,往下一看,街道广场上,凡是宽阔的地方,到处都被火光照亮,如同白昼。

    就连居住在水晶之树上,时常俯瞰精灵王城的贝雅,也被这一幕迷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精灵王城的美像是仙境,不食人间烟火,而这里的美却凡尘味十足,更加贴近心灵。

    按照撒克隆的安排,大婚庆典要持续三天,当然,明天和后天,我和蒂亚就不需要顾及仪式流程了,把自己也当做庆典中的一份子,尽情参与其中就好,已经被地狱一族破坏了根基,几度支离破碎的暗黑大陆,如今并不像万年前那样,有那么多不可逾越的风俗规矩。

    蒂亚神色迷离的瞭望着赫拉迪克城的喧闹,忽然站起来,脱下斗篷,露出身上缎带飘舞,饰品啷当的婚纱礼服,上前一步,站在边缘,拢嘴对着赫拉迪克城中心的方向高喊。

    “我和凡凡结婚啦!!!”

    声音很快被夜色以及冲天的喧闹声吞没,但是蒂亚一点都不介意,连续喊了不下十几声,才满足的停下来。

    “看看,你这小丫头,一点都不知道矜持,要是没我们看着,又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更加不知廉耻的事情了。”贝雅看到这一幕,为了证明此时自己坐在这里的重要性,立刻出言打击。

    不过,就连她自己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声音里带着酸味和羡慕,蒂亚的幸福举动和笑容,不正是每一个正常女性的毕生梦想追求吗?

    “呐呐,贝雅,娜娜,你们也来试一试吧。”喜悦满足的蒂亚,并没有介意贝雅的吐槽,反而拉着她们的手,想要分享这份幸福。

    “什……什么什么,你说什么?让我们试什么?”蒂亚天马行空的举动,不仅让贝雅,连闺蜜娜娜公主都被她惊呆了。

    “学我刚才那样啊。”蒂亚眨眨眼,一脸天真无辜。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为什么我非得那样做不可,而且还是笨蛋吴?你……所以才说你是笨蛋啊!!!”贝雅不知是气还是急,脸蛋刷一下通红起来。

    “也没说非得是凡凡不可,再说了……”可爱的歪着头,蒂亚灿烂一笑。

    “你们不觉得,今天下午,我们四个一起过的很开心吗?简直就像……就像是四个人的婚礼一样。”

    “哈?!”

    “哈?!”

    “噗!!!”

    前面两道惊呼,自然是贝雅和娜娜公主,后面的喷血声,则毫无疑问是某德鲁伊,谁也没想到蒂亚会说出这种不着边际,天马行空,羚羊挂角的惊人之语。

    但是紧接着,贝雅和娜娜公主两人,脸蛋却迅速羞红起来,仔细回想,可不是吗?在婚礼仪式结束以后,庆祝表演开始。一直到刚才,几乎都是四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玩耍,明明应该是蒂亚和某德鲁伊的婚礼,却弄的好像是……

    简直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不过,贝雅和娜娜公主怎么会承认这种荒唐的事情,迅速冷静下来,她们相视一眼,达成了某种默契。

    “老实说,其实早就受不了你们两个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两个经常走在后面眉来眼去,完全没把我和娜娜放在眼里。”

    “看来蒂亚已经完全被笨蛋猴子荼毒了,无药可救了,身为朋友的我。虽然不忍心看到你跳入火坑。但是。如果火坑对你而言是幸福的话,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献上祝福了。”

    两人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忽然出手,将我和蒂亚里一层外一层的绑了起来。

    “你们想做什么?”我不断挣扎,却因为有本子娜的压制,无法反抗。

    “不做什么,只是想耳根清净一下罢了。”

    说着,贝雅和娜娜公主化身成了飞天夜行侠,在这个夜黑风高,火光通明的夜晚,将被捆绑起来的新婚夫妇拎着,无声无息的掠过夜空,最后将二人扔到了位于中央法师塔的婚房里面。

    “搞定,收工。”娜娜公主拍拍小手。

    “哼,没人看到了,开心了吧,今晚就尽情的做你们那些没羞没躁,不知廉耻的事情去吧。”

    贝雅不知为何气呼呼的冲我们瞪了瞪眼,像是在脑海里想象到了什么,那张稚气可爱典雅的精灵小脸蛋迅速红到了耳根。

    这两个家伙,简直莫名其妙。

    等两人走后,我和蒂亚挣开腰带的捆缚,面面相窥,数秒后,蒂亚的脸忽然泛红,把玩着手指,低下头羞涩难耐的喃喃道。

    “不过……既然……那个……都已经……那就……这样……如何?”

    虽然一个重点都没有提,我却秒懂了蒂亚的话,心里大吃不消的高呼,要矜持,矜持啊你这可口诱人的小丫头。

    “啊,凡凡先去洗个澡吧。”忽然,蒂亚想到什么,抬头对我说道。

    “好吧。”我按捺住内心的蠢蠢欲动,闻了闻身上,似乎是有股汗味,于是点头,三两步冲入浴室里,洗刷刷洗刷刷,心思却早已经飞到不知哪儿去了。

    等满身热气的穿着睡衣从浴室里出来,房间的灯光已经换成了橘黄色,柔和光线下,我看到了蒂亚坐在床边,宛如等待被揭开头盖的新娘。

    正要上前,我却发现一个细节,蒂亚身上的婚纱礼服不见了,当然,并不是说她脱掉了衣服,迫不及待要迎来少女最神圣的那一刻,就算这丫头再怎么大胆,行动力再怎么强,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

    我的意思是说,她换了一套衣服,现在穿在她身上的,是一套怎么看怎么普通,甚至有点土的掉渣的法师袍。

    迎来我的目光,灯光下的蒂亚嫣然一笑,那份静谧柔和之美,仿佛让整个房间绽满了鲜花。

    “凡凡,已经忘记了吗?这件法师袍。”

    “有点眼熟,莫非是……当年我给你的那一件?”我惊讶的瞪大眼,终于认出来了,没想到蒂亚还一直保存着,并且在这个意义非凡的日子里穿上。

    “没错,就是当年凡凡用来骗走我的身体和心的那件法师袍。”蒂亚朝我比了一个bingo的手势。

    “说的好像我欺骗了无知少女的身心似的,明明就是你这小丫头那时候天真无邪,非要将最宝贵的东西拿来交换。”我笑着坐在床边,在蒂亚的鼻子上轻刮了一下。

    握住这只手,将手心贴在脸上,蒂亚满是回忆和柔情的呢喃:“现在,我已经兑现了当初那份交换的承诺哦,难道不是吗?”

    “是啊,兑现了,蒂亚真是个乖孩子。”我心里也是满满的缅怀和感动,当初我认为的一句童言无忌,没想到在十二年后却变成了现实。

    “原本是想在最重要的今天的婚礼上,穿这件法师袍的,可惜爷爷说什么也不同意,所以只能等到现在了。”

    放开我的手,蒂亚神色迷离的抬起头。诱人的樱唇颤了颤,发出某种无声的诱惑信号。

    “凡凡,十二年了,要将十二年的思恋,一并好好补偿给我哦。”

    “笨蛋丫头……”迷情与感动,两种感情同时在内心交织,让我对眼前的蒂亚更是无法抗拒,脑海中不断回荡着她十二年的思恋这句话,深深吻了下去。

    “嗯呜~~~”蒂亚发出一声娇媚低吟,配合的微微仰起下巴。身心完全开放。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迎接那一刻到来。

    渐渐的,不满足于亲吻,一只作怪的大手悄悄攀上了她的身体。从纤细柳腰缓缓爬上。最后落到那丰满傲人的胸部上面轻揉慢捏起来。

    “咦。这是……”我惊讶的抬起头,看着神色迷离,冰蓝灼红的眼眸布满了湿润水光的蒂亚。再低头看看她的胸前。

    指尖所触,竟是除了一层薄薄的法师袍布料阻隔外,再无其他,难道说这丫头的法师袍里是……真空状态?

    仔细一看,两个调皮不安分的小点,自她高耸的双峰顶端凸起,清晰可见,这一下终于可以确定了。

    这诱人的沙漠小妖精啊!

    我再也忍不住,将柔若无骨,百依百顺的新婚妻子压倒在床,肆意的在她樱唇,脸颊,鼻子,额头,耳垂上亲吻着,仿佛意识到什么,蒂亚将身上的衣服一除,因为法师袍是装备,只需念头一动,轻松即可一键卸装,顿时,**裸雪白白的待宰羊羔就出现在了身下。

    “等……等一等……”就在**难以抑制的时候,忽然,蒂亚又想起什么,摆脱我的怀抱坐了起来。

    “虽然不需要了,但果然还是有点不甘心,几次都没有用它拿下凡凡,这次怎么说也能成功了吧。”

    蒂亚自言自语着,在我困惑的注视下,她小手一掏,立刻多了一坛酒,两个精致玉杯。

    “我们一族代代相传的女儿红哦。”

    蒂亚害羞的笑了笑,将坛子开封,往杯子里倒入诱人的嫣红美酒。

    听到蒂亚的话,我也不禁莞尔,赫拉迪克族的女儿红,我早知道是什么东西了,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神诞日的时候蒂亚就想用这酒将我逆推了,之后又尝试了几次,却始终没有得逞,这丫头啊,该让我怎么说她好呢?

    “来,凡凡,一起喝吧。”也不穿上衣服,就这么光着身子的蒂亚,将玉杯递到我的手上,那皎洁玲珑的酮体,似在散发淡淡莹光,比手中的玉杯还要精致细腻。

    相视着,我们齐齐将酒喝下。

    “还不够哦,还有足足一坛呢。”蒂亚笑嘻嘻的继续斟满,我说,这女儿红对男性可是效果拔群,你这是想让我明天起不了床,还是想让你自己明天起不了床?

    喝下一杯后,仿佛有些微醉的蒂亚,冲我嘻嘻的娇憨一笑,忽然将我手中的杯子夺下,扔到一边,然后举起她的杯子:“凡凡,我们一起喝一个杯子。”

    哦哦,是要一人一口的**吗?我自以为是的想到。

    但是,却见蒂亚又是仰头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全喝入口中,然而并没有咽下,腮帮鼓鼓,目光妩媚迷离的看着我。

    难道说……要嘴对嘴?我怦然心动。

    但是,我还是小看了这沙漠妖精的诱人手段,她并没有在我预料中的将满是酒香的樱色香唇凑上来,而是唇口忽然微张,那嫣红的美酒,顺着嘴角流落,流过她的修长颈项,落在诱人的锁骨窝上,积满了以后再次流下,最后没入她那深邃雪白的乳沟之中。

    蒂亚的乳量非同小可,早些年就已经和小幽灵旗鼓相当,经过多年的发育,更是已经超过了小幽灵,只在琳娅和莎尔娜姐姐之下,只是因为身材高挑的关系,看起来反倒不如小幽灵那么高耸丰满。

    现在,这份乳量终于发挥了巨大作用,她根本没用手聚拢,只是轻轻的将双臂一夹,那两团有着惊人分量的凝脂玉球就紧密的贴在一起,在中间形成一道深深的,仿佛能吞噬灵魂的鸿沟,顺着嘴角流落的女儿红进入里面,滴水不漏,完全被接住了。

    看到蒂亚羞涩鼓励的目光,我大脑嗡嗡震响,身体不受控制的,缓缓的将嘴凑近蒂亚胸前,凑到那一抹装满了女儿红的玉色鸿沟里面,伸出舌头,将里面的美酒舔掉。

    源源不断的女儿红,一半被蒂亚自己咽下,一半顺着她的嘴角玉颈锁骨流落,最终聚集于胸口前的玉峰湖中,被那里等待着的饥渴野兽瞬间舔舐干净。

    最后,一整瓶女儿红终于见底,饥渴的野兽并不满足,反而更加疯狂,顺着美酒流落的路径一路舔上,一滴不剩,舔的干干净净,最后将源头深深吻住,发出低沉的兽吼,用力一推,身体下压。

    此时再无阻碍,承载天空的大地被轻易推倒,而后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的辛勤耕耘、灌溉,在里面滋养了无数生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