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二章 被玩坏的大师兄
    ***************************************************************************************************

    剩下里肯汉斯一干人,终于意识到了我体内深藏不漏的王霸之气,讪笑几声,若无其事的哄散而去。

    只剩下小腐女阿琉斯一个,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我,宛如小动物般,跑上来拉了拉我的袖子。

    “老师,表演,一起,表演。”

    哟呀,组队邀请?哼哼哼,终于到了我们轻音部迈出征服世界的第二步的时候了吗?

    我深沉一笑,正想答应下来,点击确认,却见刚才散去的里肯汉斯小队,嗷嗷大叫着重新扑上来,我还当他们想对我做什么,摆出防御架势,这群人却将阿琉斯一捆,抬起就走,看我的一愣一愣。

    这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要这样残忍的对待阿琉斯,汉斯你是她哥哥吧,莫非内心的妹控之魂已经燃烧殆尽了?

    也罢,看来歌神之路,注定孤独,我还是自己寻找机会,首先我的魔法扩音器去哪里了?对了,昨天让阿卡拉借了过去,她堂堂的联盟大长老,区区一个魔法扩音器还要找我借,莫非联盟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暗黑人民又开始喝西北风啃草树根吞观音土了?这到底是体制的问题,还是思想的桎梏。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话说回来,刚才忘记问老马了,拉尔他们不是说要来吗?怎么没有见着人影?哎,其实不来也好,想到当年拉尔夫妇将莎拉郑重托付给我的情景,我就羞愧难安,自己这一辈子最大的罪孽,大概是感情债了。

    不行不行,不能摆出垂头丧气的表情,让蒂亚看到可不好。我用力摇了摇头。忽然背后被轻轻拍了一下。

    是谁,是谁在暗算我?

    我心里大喊一声糟,猛然回过头,摆出警惕架势。看到罪魁祸首后却呆了。

    “卡洛斯师兄。西雅图克师兄。你们也回来了?”

    “是我们,前几天才听说了你和蒂亚的婚礼,第三世界的我们已经错过了。这里的怎么可能再错过。”

    卡洛斯温朗一笑,然后,似为了给我另外一个惊喜般,安洁丽尔从他背后走出来,目光流露出淡淡的笑意,眼神在说,想不到吧,不仅仅是卡洛斯,我和卡洁儿也来了。

    “安洁丽尔大嫂,你怎么也来了,哦,我懂了,卡洛斯师兄,回来参加我的婚礼是假,以此为借口将安洁丽尔大嫂约出来偷会才是真,对吧。”

    我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有手肘撞了撞卡洛斯,朝他挤眉弄眼道。

    被我这般打趣,沉稳的卡洛斯也忍不住老脸一红,轻咳几声:“参加吴师弟你的婚礼是真,回来见安洁丽尔一面也是真。”

    我正要继续打趣,西雅图克却不干了:“吴师弟,你该不会把我忘了吧。”

    “怎么会呢,西雅图克师兄,怎么样,在第三世界兜转了几个月,有什么收获?”我讪讪一笑,其实是因为怕这酒鬼野蛮人找我喝酒,才故意无视他,没想到这大块头不依不饶。

    “那当然是收获颇丰,也不看看我是谁。”说起收获,西雅图克这厮可是满脸得意,正中了他的痒处。

    以前也说过,这大块头的幸运值,大概是在出生的时候手一抖,甩了个豹子,很少见到有其他冒险者能像二师兄这么高的幸运值,大师兄已经是上天的宠儿了,但是两人外出历练,总是西雅图克的爆率更高,收获更丰,就连我这个有bug小护身符提升爆率的暴发户都十分羡慕。

    “吴师弟你才是,据沙希克前辈他们说,在第三世界干掉了一头起码有世界高级实力的血肉复生者,想必应该没少爆落好东西吧。”卡洛斯这时候也凑了上来说我,似乎想装最苦逼的那个。

    “收获是不错,但也就那么一次,哪比得上你们几个月的积累。”我笑了笑,心里灵机一动。

    “既然这样,等婚礼结束了后你们也别走,我们到时候看看手头上有什么用不上的东西,互相交流交流?”

    “没问题,我可是对那头血肉复生者身上爆落的物品,早就心痒难耐了,世界之力高级境界的怪物啊,啧啧啧。”好战狂兼装备狂西雅图克一拍大腿,直接就帮卡洛斯决定下来了。

    卡洛斯会拒绝吗?当然不会,他还指望在这里和安洁丽尔多恩爱几天呢。

    “好,就这么说定了。”

    我笑的略有些阴险,因为想到了那见万事俱备,东风也不欠的迪勒瑞姆,我这人品,是不敢用这种奇奇怪怪的装备,就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感不感兴趣,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换点用得上的东西,宝石也好。

    “你们师兄弟啊,一见面就讨论这个,今天可是吴师弟的大婚之日,就不能说点其他事情吗?”

    见我们开起了销赃大会,安洁丽尔没好气道,自被五爷封印了翅膀和实力以后,她的心境越发平和,与世无争,现在的愿望只有两个,一是丈夫能够历练平安,二是和卡洁儿身上的畸形之病能够治好,一家人过上安稳平淡的日子。

    似乎我们的声音,吵醒了被安洁丽尔抱在怀中的卡洁儿,小天使揉着双眼,迷迷糊糊的睁开,心中似有一道搜索电波般,人还未完全清醒,就已经立刻发现我,目光锁定过来。

    “叽~~~~~~”小天使兴奋的娇喊一声,从安洁丽尔怀里飞出。不顾一切的扑到我的怀里面。

    “哎哟,我的小天使,想我了吗?”我将香扑扑的小天使抱在怀里,使劲的蹭着她稚嫩柔软的脸蛋,爱意满溢。

    “叽~~~叽叽叽~~~”小天使一边叫着,一边拼命点头,半搂着我的脖子,小小嘴唇努上来,吧嗒吧嗒的糊了我一脸口水。

    一个多月没见,卡洁儿心里似乎也思念的很。抱着我就不愿意放手了。

    “卡洁儿乖。可以抱抱,但是要答应我,不许变身哦。”想起卡洁儿经常性的在我怀里变身,我一惊。连忙说道。

    要是卡洁儿在这种地方变成少女形态。先不说衣服的问题。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和赫拉迪克公主的大婚当天,搂抱着其他的绝色少女。怎么看我这个禽兽亲王的外号都跑不掉了。

    “叽?”小天使似乎不大理解为什么我不许她变身,困惑的把头一歪,最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安抚好了卡洁儿后,我才抬起头,下意识看了卡洛斯一眼,这女儿控骑士该不会是已经熊熊燃烧了吧。

    岂料卡洛斯一脸的平淡。

    “这不像你啊卡洛斯。”我大惊失色,眼前这家伙该不会是冒牌货吧,披着卡洛斯的外皮,说不定里面的真身是四魔王之一,不好,大家快卧倒!

    “我已经看开了。”卡洛斯淡淡一笑,背有佛光,仿佛是大彻大悟的僧人。

    “反正无论怎么样,卡洁儿都是我的女儿,我们拥有不可改变的血缘关系。”

    “那到也是。”

    “等卡洁儿长大懂事以后,迟早会认我这个爸爸,我需要的只是时间。”

    “的确如此。”

    “再加上,我还有玫瑰糖果这个大杀器。”

    “哦,这个的话,安洁丽尔已经教会我了。”

    “什么?!!!”刚才还是一脸淡定的卡洛斯,变脸似的,立刻就迎来了世界末日,震惊的一张帅脸都扭曲了。

    “安洁丽尔,你怎么能这样,这可是我唯一能战胜吴师弟的杀手锏啊啊啊。”

    “抱歉,你似乎没有和我提到不许教吴师弟,再说亲爱的,别担心,吴师弟虽然知道了做法,但是做出来的糖果,味道上还是和你的有较大差别。”

    “这样吗?我就知道。”

    卡洛斯松了一口气,再次上演变脸绝活,忽然又风轻云淡,仿佛一切都在计算之中,总感觉大师兄已经被玩坏了。

    “其实相当动摇呢,这家伙。”

    “真可怜,他唯一的心灵支柱竟然是玫瑰糖果。”

    我和西雅图克目露怜悯,窃窃私语,说话声十米之外清晰可闻。

    “你们这两个家伙,少作弄一会人心里就不舒服吗?”对于我和西雅图克的腹黑,老实人卡洛斯那是相当无奈。

    逗了一会儿卡洁儿,我将她送回安洁丽尔的怀抱,小天使舍不得我,直到我许诺了明天再陪她玩以后才依依不舍的松手。

    在这个过程中,卡洛斯一直很淡定,淡定的小腿肚子都在打抖,真是个可怜的女儿控骑士。

    “暂时告别了卡洛斯他们后,我很快就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蒂亚的身影,她也在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愉快的聊天。

    “凡凡,凡凡,快点过来。”见到我,小丫头高兴的连连招手,让我嘴角一僵。

    比起老马他们,贝雅丫头和本子娜才是真正难缠的boss啊,我还想着等她们聊完了再上去,没想到蒂亚一句话就暴露了我方行踪,该打屁股。不得已,我只好迎着头皮走上去,皮笑肉不笑的朝两人打了招呼。

    “哟,贝雅丫头,还有本……咳咳,娜娜公主,好啊。”

    “哼。”两位公主殿下同时将头一撇,对我的招呼视而不见,这是要闹哪样,一上来就给我上眼药水吗?

    “凡凡,贝雅年纪不小了,老是叫她丫头丫头丫头的,她当然会生气。”对贝雅这位宿命中的对手也是朋友了解甚深的蒂亚,帮着解释道。

    “不光是年纪不小了,还有别乘机连续叫我三声丫头,你才是丫头,蒂亚丫头。是故意的吧,你绝对是故意的吧!”贝雅个子小,直觉到是十分敏锐。

    “才没有呢,哎嘿嘿。”蒂亚装傻的把额头一敲,更让精灵族的小公主气急败坏,转头向我告状。

    “看到了没有,笨蛋吴,你的新婚妻子的本性,才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单纯,这公主丫头可是相当腹黑!”

    “我也觉得蒂亚说的有些不对。”我点了点头。做认同状。在贝雅高兴的时候补刀一记。

    “贝雅丫头嘛,我觉得不光年纪不小,脾气也不小,怎么能忽略这一点呢?”

    “天诛!”话刚落音。这暴力精灵公主就低下头。对我来了一记蛮牛冲撞。然后是铁指虎九连击,那叫一个虎虎生威,简直就像头小老虎。

    要是加上虎纹小内裤。那就更完美了,我一边躲闪,一边恶趣味的想道,不行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忽然变成了在原来世界的变态宅,对小女生的内裤感兴趣起来了。

    “至于娜娜为什么会生气,凡凡忘记了当初答应过娜娜怎么称呼她了吗?”

    “没什么,我才不会生气,人不会因为一只蚂蚁的叫嚣而动怒,同理,猴子怎么称呼我,对我来说也是不痛不痒。”本子娜很是傲娇的把脸撇的更斜。

    “真是这样?”我凑上去,好奇问道。

    “嗯,当然。”

    “好吧。”我想了想,忽然将嘴巴凑到她的耳边,以差点咬上小巧耳垂的距离,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发声。

    “本!子!娜!”

    结果碰一声就被揍飞出去了,背后迎来贝雅的铁指虎又是砰砰砰三连击,打的我老血连吐,没想到老夫英明一世,到头来竟然被二人段连击了。

    “不是说好了不生气吗?”好不容易摆脱贝雅的纠缠,我怒瞪本子娜。

    “大惊小怪,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蚂蚁这种事不是经常发生吗?”

    本子娜捂着耳朵,故作淡然,但脸上那一抹清晰的绯红却瞒不了任何人,噢噢噢,大发现,莫非这人偶公主的耳朵是敏感点?

    “呐,凡凡,本子娜是什么意思?”对于我给万年公主取的新外号,蒂亚天真好奇不解的问道。

    “这个……解释起来很麻烦,你只要知道这个外号代表着很出名的意思就可以了。”

    “那岂不是很好吗?”

    “我却从这个外号里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就算真的是出名的意思,也绝对不是正面的出名。”娜娜公主抱着身体,打了一个冷战。

    啧,第六感到是和贝雅丫头一样,挺敏锐的。

    “是吗?不管称呼代表的意义如何,凡凡不是叫的很亲切吗?这样不就好了吗?就像凡凡老是叫我小丫头,虽然我不喜欢小丫头这样的叫法,但因为是凡凡叫的,里面包含了凡凡的感情,所以接受了。”

    “才没有叫的很亲切!”某德鲁伊和娜娜公主异口同声,矢口否认。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们两个的关系好的太奇怪了,还是差的太奇怪了。”对于我和本子娜不约而同,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的反应,蒂亚表示困惑。

    “猴子模仿人,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吗?”娜娜公主强自冷静下来,轻哼一声嘲讽解释道。

    “人偶才是,一切的动作不都是由人操纵出来的吗?装的像人一点也不奇怪。”我也不甘示弱。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又要吵起来了,我看还是按照最初的约定,正正经经叫上娜娜一句,不就好了?”蒂亚快刀斩乱麻的将斗鸡似的我们两个分开。

    “我才不叫。”

    “凡凡,男子汉说话不算数可不行哦。”

    啧,真是失策,当初就不该在蒂亚面前约定这种事情,没办法,为了不给新婚妻子大人留下言而无信的印象,只好强上了。

    酝酿了好一会儿,我才轻咳出声,若无其事的将目光瞄向天空:“咳咳,娜……那啥,娜娜。”

    最后两个字,声音低的几不可闻,我可不管她们有没有听见,反正我是叫了。

    “不是说了吗?笨蛋猴子怎么样称呼我,我才无所谓。”娜娜公主指尖卷着一缕栗色柔发,满不在乎的轻声嘀咕道。

    咦咦,难道两人都害羞了?真是逊毙了,好丢脸,快点结束这种幼稚的对话吧拜托了。

    “嗯,做的很好,那么接下来,我们一起去看表演吧。”

    “我就……哎,等等……”

    我刚想拒绝,就被蒂亚拉上,陪着她们三个一起,转了一圈又一圈,这个组合引起了不小的瞩目,尤其是身为这次婚礼的主角的我和蒂亚,感觉这样转圈,看的不是表演,而是让别人围观我们,偏偏蒂亚还乐在其中,仿佛没有察觉到周围的目光,真是服了这小丫头。

    这样狂欢气氛一直到傍晚,最让我蛋疼的晚宴终于开始了,撒克隆能力虽强,但也没办法准备数十万人的晚宴,所以大多数人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今天特别允许在赫拉迪克城里点燃篝火。

    但是,酒却少不了。

    “来,让我们为赫拉迪克一族未来的亲王殿下和女族长举杯。”

    老怀欣慰的撒克隆,已经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一张老脸通红,高举着杯子,声音通过遍布赫拉迪克城的数百个魔法扩音器,传向每一个角落。

    “噢!!!”数十万人的呼声齐齐响起,数十万只或举着杯子,或握着酒瓶,甚至是干脆抱着酒坛的手,也一起举了起来,浓郁的酒香顿时将赫拉迪克城笼罩起来……

    ***************************************************************************************************

    等会还有一章,说了元旦三天会好好努力码字的,小七可是个诚实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