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 好烦啊,一个不小心又三杀了
    ***************************************************************************************************

    等四季祝福过后,接下来的婚礼仪式流程就很明朗了,撒克隆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时间去捣鼓四季祝福,还因为时间不够出了问题,所以可以想到,他不可能还有空余时间去捣鼓其他花样。

    果然,和我们猜测的一样,接下来的仪式中规中矩,观众们也没什么不满的,毕竟已经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巨龙拉马车,见识到了赫拉迪克族无人能及的魔法技术,见识到了绚丽唯美的冰凌星辰,再来点惊喜,这小心肝可就受不了了,所谓过犹不及。

    等阿卡拉,撒克隆,凯恩,克莱西纳,各自献上祝福,在数十万人的注视下,见证我和蒂亚的正式夫妻关系后,婚礼仪式也进入了尾声,最后,由我将结婚戒指给蒂亚带上。

    这枚戒指,是当年从死狗嘴里抢到的那几枚中的一枚,可以提供两秒的绝对防护,维拉丝她们几乎人手一枚,本来我是早就已经给了蒂亚一枚,打算给她送其他的戒指,可是她说什么也要让我在婚礼的时候,将这枚意义非凡的,我送给她的第一枚戒指,作为结婚戒指再次给她带上。

    没办法,既然新婚妻子有令。那我自然就遵照呗,反正蒂亚也不缺属性好的戒指。

    “吴,蒂亚。”

    见证了我将戒指给蒂亚带上,亲手将他的孙女送给其他男人的撒克隆,内心似乎有无限的感慨,神色复杂,仿佛想到了很多很多过往的事情,最后,他语重心长的握住我和蒂亚的手,将我们的手交叠在一起。

    “吴。你身上的天蓝色衣袍。代表着天空。”

    哦?还有这层寓意吗?

    “蒂亚,你身上的浅黄色衣袍,象征着大地。”撒克隆又回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

    “我们赫拉迪克族有这样的一个传统,男人象征天。女人象征地。男人以天包容万物。守护大地,女人以地滋养生灵,承载天空。天和地结合,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你们两个要牢牢记住这句话,在未来的道路上互相扶持,彼此依赖,只要这份羁绊还在,你们就永远不会迷失方向,堕落本性。”

    “我们知道了,爷爷。”

    我和蒂亚感激的异口同声应道,蒂亚看着爷爷苍老的身影,眼眶逐渐湿润起来。

    “傻孩子,别哭,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你的父亲母亲,若是在天之灵看到这一幕,一定也会很高兴,很高兴。”

    撒克隆伸出苍老的手指,满脸慈祥的帮蒂亚抹掉泪水,他自个长满皱纹的眼角,却悄然出现泪迹。

    “可是爷爷,我舍不得你,呜呜呜~~~”蒂亚泪眼汪汪的抱着撒克隆的手臂。

    “舍不得我就常回来看看……哎,等等,你难道想去营地定居?”撒克隆忽然蒙了。

    “没想过啊,凡凡想过吗?”蒂亚也蒙了,傻乎乎的转过头看向我。

    “我没这样说啊,你可是未来的女族长,就算结了婚,不是也应该留在这里帮助撒克隆爷爷,或者外出历练提升实力吗?”

    “原来我不用离开。”蒂亚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难为情的笑了起来。

    “哎嘿嘿,也就是说还是能经常照顾爷爷了。”“我还需要你这小丫头照顾?”

    撒克隆胡子一吹,暗道失态,这对爷孙俩,因为惯性思想,刚才都出现了一刹那的意识模糊,到现在才发现,就算蒂亚嫁给了我,他和蒂亚也不用离别,就像阿尔托莉雅一样,要是按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跟我回到罗格营地,那偌大的精灵族谁来统治,雅兰德兰和千千万万的精灵不把我生吞了才怪。

    “好了,老糊涂,还嫌丢人不够吗?快点让主角们继续吧。”克莱西纳在一旁看不下去了,用力扯了扯撒克隆,没好气道。

    对于这个丝毫不把族长放在眼里的老女人,撒克隆也是干瞪眼,心里默念三遍好男不跟女斗,才哼哼唧唧的松开我和蒂亚的手,退后几步,用慈和鼓励的目光看着我们。

    “蒂亚,能够娶你为妻,是我一辈子的荣幸。”转过身,和广场中央的雕像一样,我和蒂亚手牵着手,面对着面,互相凝视。

    “我才是,等了十年,终于能够嫁给凡凡了,开心的都想绕着暗黑大陆转一圈,告诉所有遇到的人,我和凡凡结婚了。”

    小丫头毫不掩饰的热情语言和目光,让我微微有些害臊,这可是有其他人看着啊,你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下,甜言蜜语什么的,可以等到我们回到洞房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生怕蒂亚丫头再说些惊天动地的话,我连忙抬手,将她脸上的薄纱巾缓缓摘下,放到怀里,而后重新牵起她的小手,缓缓低头,四片嘴唇最终贴合在一起。

    与此同时,数十万人的欢呼声震彻云霄,所有人都牢牢记住了这历史性的一刻,将那两道和广场中央雕像的姿态完美重合的亲吻身影,铭刻在心中。

    天空之上,无数彩色的礼花撒下,将整个赫拉迪克族带入到仪式后的庆祝狂欢之中,泰恩因为第三世界赫拉迪克人口稀少,无法举办像样的庆祝表演,克莱西纳是要给撒克隆留一分余地,也没有举办,到了撒克隆这里,他可就不客气了。

    在仪式进行后,撒克隆又利用了某些很不魔法的神奇手段,瞬间就在中央广场的四周建立起了八座巨型舞台。将赫拉迪克族所有拿得出的表演全部献上,不仅如此,精灵族的十大歌姬也被她请来了好几位,还有野蛮人一族,矮人一族,亚马逊族,狼人族,狐人族等等,作为举世知名的魔法一族,无论是心高气傲的亚马逊。还是心怀怨念的狐人族。都不会泼冷水,不给面子,拒绝撒克隆的表演邀请。

    撒克隆这一手,可就比当年的精灵婚典更有种海纳百川的大手笔了。当年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大婚。自持艺术一族的精灵族。觉得根本不需要请别的种族来表演,自己凑个百十个舞台绝对没有问题,当然。事实上的确是没有问题,只是这样做却少了百族争流的大气,自始至终,精灵族都是个趋向于保守排外的种族,想要改变这一点,可不光是雅兰德兰和阿尔托莉雅一句话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盛况,我自然也是想拉着蒂亚,找个舞台和大家一起众乐乐,将各族的表演看个遍,尤其是精灵族的十大歌姬,好像还有几个我从未见过,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在这里。

    等我跑到精灵族的舞台一看,刚好和舞台上咪啪骑士充满成熟妩媚端庄风情的笑意目光对上,顿时缩起了脖子,拉着蒂亚跑了。

    怎么就忘记了,咪啪骑士也是十大歌姬之一呢,曾经还想拐我家的小黑炭当学生呢,还是跑为上策。

    没关系,还有其他舞台,哦哦哦,那边的野蛮人舞台似乎不错,跳起了极具野蛮人特色的战舞,隔着远远的距离,就能感受到一股粗犷豪迈的气势扑面而来。

    隔壁家的矮人舞台似乎也不错,那带着火焰的战锤之舞,充满了力量和勇气,让人看的热血沸腾,恨不得也上台去抡一手。

    我看的目不暇接,正要问一问蒂亚的意见,却发现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带着阴险的笑容。

    “马拉格比,高特大猩猩,还有菲妮,你们几个想要做什么?”我声色俱厉的大喝一声,寻找突围的破绽。

    “凡老大难得的大婚之日,当然是不醉不归了。”马拉格比狰狞的舔着嘴唇,强装反面角色,我说你再怎么装,那也得在前面加个逗比二字。

    “吴老弟啊,难道你已经忘记了我们那天面对着母亲河许下的誓言了吗?”

    高特大猩猩一脸的痛心疾首,煞有其事,我现在要是问他一句,那到底是什么誓言,和现在有什么关系,他保准答不出来,没错,这就是所谓的猩猩智慧。

    “表哥喵,菲妮是代表正义来制裁表哥的喵。”菲妮挥舞着马猴烧酒杖,卖了个萌,心里补充了一句,代表碧丝来制裁表哥的喵。

    “混账,区区表妹,难道也想下克上?”我虎躯一震,顿时就不能忍了,吩咐蒂亚一句快逃,而后抡起袖子就要冲想菲妮。

    “救……救命喵,表哥兽性大发了喵。”见我打算寻找最薄弱的防线突破,菲妮大惊失色,下意识惊叫起来。

    “菲妮殿下,我等亲卫队前来是也!!!”她的声音刚落下,一群大汉挥舞着旗帜,整齐排列的菲妮身后,没错,就是在绿林酒吧自甘堕落的菲妮粉丝团。

    “就算是凡长老阁下,胆敢欺负我们最爱的菲妮殿下,也绝对不会饶了你。”这群大汉挥舞着胳膊的肌肉,齐声发出威胁。

    “闭嘴你们这群死基佬,闲着无聊就给我去玩摔跤,别在这里妨碍我!”我企图抖出一丝王霸之气,镇住这些人,可是他们却魏然挡在菲妮面前,不为所动。

    “嗯哼,看到了喵,表哥,我也是有支援的喵。”菲妮很神气的抬头挺胸,表示要她逆袭我了。

    我正想将这群死基佬送去见马克思,正在这时,天空一暗,明显是有重要角色要登场的征兆。

    抬头一看,那涌涌的人群之中,一道不可忽视,孤傲不群,卓越不凡,背后仿佛在散发出霸王色气的高大身影,正一步一步,沉稳有力的走过来。

    “说到菲妮殿下的亲卫队,又怎么能少得了我呢?”来者发出低沉雄厚的声音,忽然将身上的衣服撕扯破裂。露出满是肌肉腱子的雄壮上半身,尤其是胸前黑乎乎的一片,仿佛是一团篮球大小的海藻般,特别让人瞩目。

    “大家都已经忘了吗?我,男子汉汉斯,才是菲妮殿下的第一人亲卫队队长啊啊啊!!!”这个长满胸毛的不明来者,终于仰天怒吼,自爆身份。

    “噢噢噢,我听说过他。”亲卫队也沸腾了,一个个热泪满盈。宛如见到了不远万里赶来的同志。

    “咦……咦咦咦?”与之相反的。是菲妮发出一声惨叫,她的克星,胸毛王汉斯终于登场了。

    在亲卫队们和胸毛王汉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人重逢中。菲妮满脸惊恐。再也顾不得逆袭我。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小心退后,想要逃跑。

    就在这时。胸毛王汉斯胸前那根最长的毛,忽然似发出哔哔哔的警报声般笔直竖起,胸毛王汉斯猛回头,看到了菲妮正要渐渐没入人群之中的身影。

    “菲妮殿下,等等,让我们先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吧。”再也顾不得和亲卫队交流传授经验,胸毛王汉斯张开双臂,热情的迎向菲妮。

    “不要啊啊啊喵,表哥救命啊啊啊喵!”菲妮像受惊的猫一样蹦起,转身就跑,一路传来她的惨叫声。

    对此,我下定一个结论,变态自有变态磨。

    “接下来就是你了,高特大猩猩。”我满脸杀气的转过头,干掉了菲妮,其他人还会遥远吗?

    “吴老弟,我终于记起来了。”高特却擅自进入了回忆模式,一脸兴奋。

    “我终于记起来了,当年我们在母亲河边许下的誓言。”

    感情你发呆了好几分钟,就是一直在回想……不对,鬼才和这大猩猩在河边许下过什么誓言,应该说是花了几分钟在虚构谎言。

    “那是在一个温馨的夕阳时刻……”高特充满感情的低吟起来。

    “高特光着大屁股。”我跟着呼应。

    “没错,我光着大屁股,然后……呃,然后在河边尽情的,无拘无束的奔跑……”感觉剧本有点不对的高特大猩猩,还是继续跟进。

    “忽然遇到了一个花姑娘。”我继续给高特的剧本添枝加叶。

    “我亲切的上前,问她要不要一起摆脱**和心灵的束缚,我和一起尽情的在夕阳下的河边奔跑。”

    “那位花姑娘告诉高特,在河的尽头,向左拐个弯前进三百米,有一群和你志同道合的人。”

    “我欣喜若狂,加快速度,在河的尽头拐向左,前进了三百米。”

    “终于,高特看到了一个女澡堂,里面果然都是摆脱了**和灵魂束缚的同道中人。”

    “我惊喜极了,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从此以后,高特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对,我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高特陶醉的合上双眼,似乎在脑海中想象着那一副美满的画面,不知不觉间,两条鼻血就哧溜一下窜了出来,笑容也渐渐变得猥琐淫荡,脑子里想的东西好像越来越不堪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刚才要做什么来着?

    高特摇摇头,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发现一股可怕的杀意出现在背后,他僵硬的回过头,看到了满脸寒霜的卡丽娜。

    “亲!爱!的!”卡丽娜额头冒着青筋,每一个字眼,都仿佛化作一道冰尖柱打在高特身上,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瑟瑟发抖。

    “我们似乎有很多话题,必须私下的,好好的谈一谈,不是吗?”用着询问的语气,卡丽娜的手却已经拎住了高特的后衣领,拖死猪一般将他强行拖走了。

    “等等,卡丽娜,不是这样的,我是真心的,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啊啊啊!!!”

    和菲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高特的惨叫声,远远的传了过来,我在胸口默默划了一个十字,高特,祝你早日安息。

    接下来是……

    “嘿嘿嘿,凡老大,你以为我会像菲妮和高特那么好对付,那就大错特错了。”被我的目光准确命中的马拉格比,露出“我可是四魔王里面最强的一个”的嘴脸。

    但是他却忘记了,四魔王里面最强的那个,戏份一般是最少的,反倒的最弱的那个各种花样作死上镜。

    所以,我打了个响指,冲那边骚乱的人群大喊了一声。

    “马拉格比说菲妮的亲卫队都是一群死基佬,活该单身一辈子!”

    “什么?!”霎时间,数十名壮汉将马拉格比团团围了起来,面露悲愤,那一身从智商里夺取了养分的多余肌肉,膨胀的咯吱咯吱作响。

    “凡长老也就罢了,老马你这死光棍竟然也有脸说我们?”

    “等等,这是误会,是凡老大……”

    “说多无语,兄弟们,给他个痛快!”

    于是一群肌肉死基佬不由分说的抓住了马拉格比的四肢,将他台了起来,吆喝着离去,看样子是准备在名为fff团的祭坛上将老马献祭掉。

    哼,三个最麻(逗)烦(比)的家伙终于被收拾掉了。

    我面有余裕的拍拍手,目光落到剩余一群战五渣身上,你们也要阻碍本王的大业,承受命运的齿轮的转动碾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