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章 看我救火大队,初展神威
    ***************************************************************************************************

    大家都震惊于忽然出现的两头巨龙,只有早就明白神器法杖功能的我,在心惊于撒克隆的实力和魔法控制力,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他出手,时常给人一种矮瘦落魄的法师老头,因为资质天赋不佳所以只能埋头搞经济的形象,但是就在刚才,光是他露出的那一手,就远远不是蒂亚所能比拟,这家伙也是藏的深沉啊。

    我忽然发现,身边的神一般的演员竟然有那么多,面对这些老前辈,以后我还好意思让导演在饭盒里加鸡腿吗?

    回过神,两头巨龙估计是早已经得到调教指示,在天空上方骚包的绕了几圈,展示了巨龙之威后,就乖乖的落在马车面前,自个将拉绳套上,眼神恭顺,面目严肃,俨然将拉车这门行业看的十分神圣。

    那可不是么,得看看被拉的人是谁呀。

    “一切准备就绪,上车吧,两位主角。”

    克莱西纳在后面推了推我和蒂亚,然后客气的对阿卡拉和凯恩摆出请的手势,俨然一副易客为主的模样,让大出风头了一把的撒克隆看到,气的吹胡子瞪眼,却又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对方理论。

    我和蒂亚先上了马车。坐在头排,紧接着是阿卡拉,克莱西纳,撒克隆,凯恩,刚好六个位置,早有准备呀这是。

    根本不用车夫喝令,等人上齐以后,两头趴下的巨龙就慢悠悠站起来,拍打着已经有五六米宽的巨大翅膀。齐齐发出一声龙吼。拉动马车飞向天空。

    当然,马车也是有各种魔法阵加持,否则的话,单纯被两头巨龙的力量拉上半空。结局会变得很惨很惨。

    在两头威武巨龙的拉动下。华丽马车已经变成了一辆飞行的龙车。保持着约莫二十多米的高度,一路从人们的头顶上空掠过,遵照既定的路线。绕着整个赫拉迪克族足足转了三圈。

    这时候,我又发现了撒克隆的机智之处,倘若只是普通的马车,比如说在第二世界所用的六头角兽拉动的马车,就算人群中能让开一条宽阔道路,想要将赫拉迪克族整个绕转一圈得用多久?要知道第一世界的赫拉迪克族可要比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大十倍不止,换成两头巨龙就一点事都没有了,撒克隆这家伙,简直可以改名叫诸葛隆了。

    在这一点上面,撒克隆又压过了克莱西纳不止几筹,坐在前排的我,似乎能想象得到撒克隆此时内心的暗爽。

    绕了赫拉迪克族三圈,来到中央广场上空,两头巨龙吼着,在广场上方盘旋起来,数分钟之后才张大翅膀,仿佛一架飞机似的,缓缓滑行降落,最后将马车稳稳的停落在了地面上。

    真是辛苦小蓝和小红了,为了练这一手,它们肯定下了不少苦功吧。

    我牵着蒂亚下车,嘉奖的拍了拍巨龙们的脑袋,它们显然还认得我这个前主人,意思意思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做出讨好的样子,然后化作两道光芒凝聚,重新变成忏悔之杖,落在蒂亚手中。

    抬头张望,周围依然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人海,在广场中心,我和蒂亚的结婚雕像也并没有落下,不过还好,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这座雕像并没有玩其他花样,和第二世界的一样,是我和蒂亚执手相望的甜蜜姿态。

    不过等等,我们降落的位置好像有点不对。

    中央广场离着我们还有数百米的距离,我们降落在了一条和广场连接着的宽阔大路上。

    但是你要说降落失败嘛,又不像,这条宽阔大路本来应该早就被人海所占据,此时却偏偏清理出来,上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像是早有准备。

    我回过头,疑惑的目光落到撒克隆身上。

    “吴,别紧张,接下来的不走,是你和蒂亚携手步行走过这条大路,到达中央广场。”

    撒克隆神秘笑着解释,原来如此,就跟在教堂里,新婚夫妻踩着红地毯走到台上一样,但是我说老大,你昨晚和我唠叨各种礼仪流程的时候,可没说过有这个步奏啊,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我又看了蒂亚一眼,发现她的眼睛里也包含着不解,看来和我一样都被隐瞒了些神秘,不过这丫头天性率直开朗,虽然对自己爷爷的安排不明觉厉,但眼神里更多的是兴奋和期待。

    没办法,只好照办了,反正很快就会知道他们在搞什么花样了。

    我伸手牵住蒂亚的纤纤小手,冲她一笑,两人默契的迈出步伐,踏出了第一步。

    没有任何变化,我再走!

    走了十几步,正当我内心疑惑越盛之时,脚步落下,魔法的光芒骤然暴起。

    来了!!!

    我心里暗叫一声,下意识的看向地面,忽然愣住了。

    原本应该是青石铺成的大路,竟然变成了草丛,再看看四周,这哪里是位处沙漠中心的赫拉迪克族,分明就是建立在翠绿草原上的赫拉迪克族。

    只见赫拉迪克族已经被无穷无尽的碧绿草原包围起来,天空上方,也是澄清怡人的碧蓝天空,带着丝丝水气,一阵风吹拂而来,清爽扑鼻,花草芬香,对于我这种在草原为家的人再熟悉不过,这正是充满草原气息的凉风。

    这……这这这……

    不仅是我,这种覆盖了整个赫拉迪克族的忽然变化。让所有参加婚礼的客人都呆住了,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有些人在拼命揉眼,傻傻的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还是在做梦。

    但是紧接着,传到每一个人耳中的声音,让大家意识到婚礼还在继续进行。

    “春天,象征着生机,祝福我们的新人,愿两人的爱情在此生根发芽,成为坚不可摧的参天大树。”

    这声音是……这是……卧槽!!!

    竟然是娜娜公主的声音。我一定是在做梦。这货竟然也能说出如此正经八百,充满感情和正能量的话。

    露出比看到周围的环境变成草原更加惊讶的表情,我差点吓的两腿一抖,摔倒在地。

    今天是怎么了。我结个婚而已。你用不着性情大变那么夸张吧。

    无论我怎么吐槽。本子娜也听不到,婚礼还在继续,当我们走完四分之一的路程。踏入下一步的时候,春意盎然的草原忽然一变,变成了沙漠绿洲,远处是望不到头的双子海。

    “夏天,代表着力量,祝福我们的新人,愿两人的身心不断的成长壮大,引领他们的人民保卫家园。”

    不出所料,既然春天来了,那么接下来肯定还有夏天,说不定是一年四季的祝福,到了这里,大家心里逐渐有底了,这并不算是多大的创意,关键是里面所展现的魔法技术,有谁能够用魔法将赫拉迪克族变成一个草原部落?没有其他人,只有号称法师一族的赫拉迪克族能做到。

    有钱,就是那么任性,有技术,也可以这么任性,比创意,赫拉迪克人比不上精灵族,于是他们果断用技术碾压一切,这叫扬长避短,就像美剧大片,可以没有剧情,但是不能没有特效,顺便一说这绝对不是在吐槽变四。

    二分之一的路程走过,绿洲双子海的景色一变,满地的火红枫叶映衬着尚带活力的夕阳,我和蒂亚走进一片景色怡人的森林,树上挂满果实,林中的轻风拂过,带来扑鼻的果香四溢。

    “秋天,迎接着收获,祝福我们的新人,愿两人的爱情能够开花结果,开枝散叶,子孙世代昌荣。”

    最后四分之一的路程,景色一变,大雪纷飞,天空阴沉灰暗,仿佛随时要塌下来,给人一种极度压抑的,仿佛即将要发生什么可怕事情的感觉……我原本是这么想的。

    可是在一团魔法光芒笼罩下,景色却迟迟不变。

    这……我呆住了,莫非是撒克隆也意识到了创意不足,想要在最后给大家一点出人意料的惊喜?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撒克隆呆住了,额头冒汗,目光急的不得了,嘴里念念有词。

    虽然我不大懂唇语,但是撒克隆一直在重复,所以看了几眼,差不多就知道他在念叨些什么了。

    “魔法之神保佑,千万别出岔子,千万别出岔子”,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也就是说……

    出问题了啊啊啊!!!

    “糟糕,一个星期的准备果然是太仓促了吗?”蒂亚比我更了解撒克隆,也更早察觉到不妙。

    这可是在数十万人眼前,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岔乱,不仅仅是赫拉迪克族的耻辱,联盟,乃至我和蒂亚将来也会因为这场婚礼而被津津乐道,毕竟人的本性,还是喜闻乐见他人的糗事。

    我脸皮厚,也没什么,但是看不得蒂亚受委屈,该怎么办才好,撒克隆啊,你怎么就那么老糊涂,再怎么和克莱西纳以及泰恩勾心斗角,也不能在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情况下,拿出这种手段啊。

    我急的两眼发干,一颗心噗通噗通剧烈跳动,恨不得此刻时间能够停止下来,让我好好的,仔细的想一想应对之策。

    但是,身边毕竟有个比我聪明百倍的蒂亚,我刚刚转动脑筋的时候,她就已经灵光一闪,忽然间小手会出,洒下出一团冰雾,将我和她笼罩在朦胧的雾气之中。

    “凡凡,凡凡,快点。”淡定做完这一切,遮挡了别人的视线,蒂亚的声音才急促催促起来。

    “快点什么?”

    “变身,圣月贤狼。笨蛋爷爷的布局看来是靠不住了,只能指望凡凡来弥补了。”

    变身圣月贤狼?

    我愣了半秒,而后终于懂了蒂亚的意思。

    圣月贤狼是冰冻属性,正好可以创造冬天,和主题相符合。

    而且,连该用什么招数我都已经想到了。

    冰花乱舞,当年在月狼变身的伪领域境界之时,便已经创造出来的招式,后来随着实力逐渐强大,而我花在狼人变身上的修炼时间几乎没有。这一招得不到优化改进。逐渐跟不上实力而变得有些华而不实,已经许久没有用过了。

    不愧是我,新入手的救火大队长外号名副其实,狼人变身也是当之无愧的关键先生。我怎么就偏偏要瞎眼摸黑走到底。一路对狼人变身采取无视态度呢?

    苦恼后悔的摇着头。圣月贤狼之姿在冰雾中闪现,尽力控制着精神力不让外泄,同时深深呼吸一口。高耸的胸部随之……混蛋,我的目光在看哪里?!

    话说,身为纯爷们的我,在自己的婚礼上,在新婚妻子面前变成女性体的圣月贤狼,这样的剧本真的好吗?合适吗?喜闻乐见吗?

    悲哀的叹了一声,我发出轻喝,无数面冰镜将整个赫拉迪克城包围起来,而后,宛如礼花一般绽放的冰凌,无中生有,四面八方,在半空形成一朵朵怒放的鲜花。

    整个赫拉迪克城迎来一阵寒意,虽不是想象中的大雪纷飞,满地积雪白茫茫景象,但是在头顶上空,那比鹅毛大雪还要密集的无数冰凌绽放的壮观景象,却更让大家叹为观止,忽然察觉,冬天部分好像比其他三季的画风有些不同,好像……要高了一个档次?

    与此同时,娜娜公主的声音也及时响起,打消了少数人内心的疑问。

    “冬天,暗示着困境,却孕育新的生机,愿他们能够冲破一切阻碍,战胜邪恶,给大陆带来和平。”

    “祝福我们的新人,能够携手跨越无数个四季,无论时间流转,季节变化,他们的爱,永恒不变!”

    本子娜估计也是被刚才的岔乱吓的够呛,还没等我来得结束冰花乱舞,她就把最后的台词一股脑给念出来了,不过也没什么大问题,我和蒂亚匆匆加快脚步,快速跨过最后的四分之一路程,一脚踩在广场上面,目光对视,同时松了一口大气,笑了起来。

    或许,这并算不是完美的婚礼,但是,对我们而言却是记忆最深刻的婚礼。

    出现在广场的时候,圣月贤狼变身自然也取消了,冰花乱舞在没有圣月贤狼的力量支持下,也逐渐化作一片繁星点点,宛如夜空的无数星辰般,不断上升,最后消失在无尽的蓝天之中。

    之所以上升而不是落下,那是因为如果落下,赫拉迪克城这数十万人就得变成冰雕了。

    但是,此时,人海中的某一个角落,却有人忽然抬起手,将一片较大的冰晶碎片吸落下来,握在手中轻轻一捏。

    拇指大小的冰晶碎片,像脆弱的玻璃般,被捏的粉碎,这一举动让周围人纷纷怒目,如此美丽的景色,你这人怎么就忍心破坏呢?

    不过看到对方是一对圣骑士夫妇加一个野蛮人的冒险者组合,尤其是圣骑士身边的,抱着一名可爱女孩,充满圣洁气息的美丽妇人,露出真诚的歉意目光,也就没有人再去计较野蛮人的煞风景举动了。

    等所有的目光都离开后,好面子的野蛮人才在圣骑士夫妇的瞪视下,讪笑着,将藏在背后的大手露出来,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他这只斗箕大的野蛮人大手,也就是刚才捏碎了想要化作天上星辰的冰晶的罪魁祸首,此时已经被冻结了,散发着丝丝恐怖寒意的冰冻之力,一直蔓延到他的手腕附近才停下来。

    向圣骑士夫妇展现了好奇心害死一百只猫的下场后,野蛮人才用力将手一抖,手上的冰封毫不费劲的就被他破碎掉。

    但是,别忘了,这只是一片小小的冰晶的力量。

    “西雅图克,你的抗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低了?是不是自然抵抗根本没有学?”圣骑士目带笑意的问道。

    没错,这两个人正是昨天刚赶回来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至于为什么今天才到,那就得问一问卡洛斯身边的安洁丽尔和卡洁儿了。

    “你可以试一试?正好试一试你这段时间在第三世界混出了什么模样。”

    图拉科夫不愧是好战狂,一听卡洛斯的调侃,立刻就坐不住,婚礼也顾不上的发出挑衅。

    “放心吧,绝对没有瞒着你暗中练习杀手锏。”

    “真是巧,我也是。”

    师兄弟两人,便这样勾心斗角的互相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虚中有实。实中带虚。听的安洁丽尔连连摇头。

    西雅图克也就罢了,自己的丈夫别看是个谦谦君子,心里也争强好胜的很。

    不过面对吴师弟,他们两个应该再也没有脾气了吧。想到这里。安洁丽尔不禁偷偷一笑。似乎正在想象自己这心高气傲的丈夫垂头丧气的样子,那也是别有一番反差萌啊。

    明枪暗箭的嘴炮一番,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才回归正题。这两个人是老对手了,卡洛斯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西雅图克有没有学自然抵抗。

    “明明只是一片碎片,竟然能将你的整只手冻住,吴师弟的实力难道真的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

    卡洛斯一脸正色的问着,可惜现在冰晶已经全部消失,否则他也要不顾破坏唯美浪漫,强行弄下一片来试试。

    “里面蕴含的能量到不是很大,就是……就是有一种莫名的可怕属性,让我的手没办法无视这一丁点的力量,才被冰封冻结。”说起这事,西雅图克也是一脸凝重。

    “看来是真的,吴师弟的狼人变身已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

    “而且冰冻属性也越来越诡异了,真不想和这样的对手战斗啊。”

    西雅图克苦恼的抓了抓大光头,内心既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想和某德鲁伊战一场,看看两人的差距又被拉开了多少,但是对圣月贤狼的冰冻之力又顾忌万分。

    “吴师弟不是还有熊人变身吗?”卡洛斯笑撇了老友一眼。

    “你这混蛋,以前多正直的一个人,现在学了吴师弟,也变得越来越阴险了,你以为回来的时候我没听说么,萨绮丽大姐,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三个人,加在一起,面对吴师弟一个,竟然不战而败了,我们现在的实力充其量也就和图拉科夫沙希克相当。”

    西雅图克愤愤的瞪着怂恿他找死的卡洛斯,转头面向安洁丽尔:“你看,卡洛斯已经不是当年的卡洛斯了,你还是再考虑考虑,现在甩掉他还来得及,我知道精灵族里可有不少优雅多才的美男子对你意动。”

    “是吗?”安洁丽尔温柔而狡黠的眨了眨眼:“但是,问题是精灵族里,有比卡洛斯更帅的精灵吗?如果有,我到是可以考虑考虑。”

    “我看错你了,原来你也是看脸的!”

    西雅图克惨叫一声,虽然他有着野蛮人的【正常】审美观,但也知道,按照一般人的眼光,卡洛斯的颜值就相当于是莎拉的美,在暗黑大陆难以找到可以和他匹敌的男性,顿时间,就对这个看颜值的世界绝望了,想他西雅图克在野蛮人一族里也是个美男子啊。

    “是啊,当初看上卡洛斯,可不就是被他这张脸给骗了。”安洁丽尔忍不住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让卡洛斯啼笑皆非,很配合的做出一副伤心表情。

    “安洁丽尔,你喜欢的是我的外表,而不是我的人,我的灵魂吗?”

    “从帅气的家伙嘴里说出这种话,感觉特别欠打。”西雅图克挖了挖耳朵,面露鄙视。

    “我难得赞同西雅图克一次。”安洁丽尔附议。

    “别说我,也别说西雅图克,我发现安洁丽尔你好像也被吴师弟带坏了。”卡洛斯悲叹一声,对这个充满吐槽的世界绝望了。

    “说正经的,吴师弟的熊人变身我是不指望了,到是狼人变身有点趣,我想弄明白,他的冰冻属性里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诡异力量,怎么样,卡洛斯,要不要试一试挑战?”

    脸色一变,西雅图克又露出了好战的狂热。

    “我正有此意……我说,安洁丽尔,你在偷笑什么?”

    “我觉得吴师弟不会接受你们的挑战,至少短时间内不会。”

    “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吴师弟要拒绝?难道他的狼人变身更强,已经不屑和我们一战了吗?”

    “抱歉,我答应了吴师弟,不能告诉你们原因,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现在,都给我好好观看婚礼吧,这可是吴师弟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刻……呃,之一。”

    “安洁丽尔,我发现你越来越残忍了。”

    西雅图克嘀咕一句后,这对隐藏在角落里的组合便再次安静,一眨不眨的观看接下来的婚礼仪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