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七星之节操流失大阵
    ***************************************************************************************************

    今天是我和蒂亚的大婚日子,很遗憾没办法和这小圣女做晨操了,在充满睡意的不满嘀咕中,将她送回项链后,没过多久阿卡拉和凯恩就结伴而来了。

    “亲爱的吴,昨晚睡的可好?”

    老狐狸一大早就笑眯起了眼,我不知道我昨晚到底算是睡的好还是没睡好,但是我知道,阿卡拉一定睡的很好,做梦都在盘算着联盟和赫拉迪克族的关系更加亲密后,该怎么将这个法师种族的潜在能量利用起来。

    “好,不过阿卡拉奶奶和凯恩爷爷的面色更佳。”我嘿嘿笑着揶揄了一句。

    “是啊,本以为沙漠环境会不习惯,没想到转眼间,撒克隆大长老已经将赫拉迪克族发展成这个样子,法师一族果真名不虚传。”凯恩掉书袋的摸着白胡子,微微晃头道。

    “克莱西纳那边发展的也不错,可以和撒克隆这边优势互补,改天说不得我们也得去请教一两招才行。”阿卡拉一唱一和的献上赞赏。

    我可不想和这两个人讨论这些问题,好奇的东张西望,眼睛不断往凯恩身后瞄去。

    “亲爱的吴,你要找的莫非是这个?”

    明知道我在好奇什么。这两只阴险的老狐狸还是吊足了我的胃口后,才由阿卡拉将一叠豆腐块般整齐崭新的衣服递出来。

    从豆腐块的外表上看,我眉头一皱,哎,果真又是中东土豪版?大不了也就换个颜色,增加点料子,我早该对赫拉迪克男人的审美观死心了。

    见我失望的样子,阿卡拉和凯恩相视一笑,笑而不语,不知道心里又在转什么小九九。我心里一边疑惑着。一边等他们两个离开后,迅速梳洗,换上了衣服?

    哎呀?

    穿上以后,我才发现和想象中的貌似有点不一样。虽然还是长袍。却不是那种满满的阿拉伯大胡子的风味。而是更像一种……呃,首先原型是天蓝色的法师袍,而后由法师袍改款。本该宽松的上半身裁剪成直线型,衣领和胸襟部位增加了翻边,袍子的下摆也增加了开叉口,稍微多了那么一些礼服的感觉。

    而后,天蓝的颜色也身份符合我的高尚品味(?),不再是千篇一律的通身白,太阳底下一照,加上阴影,把我健康的肤色衬托的像个黑叔叔般。

    出了门,只见阿卡拉和凯恩正笑的很开心,似乎又摆了我一道。

    “怎么样,吴,还合适吧?”

    “合适,合适。”我猛点头,虽然还是比不上和阿尔托莉雅结婚时穿的那一套行头,但是幸福都是比较出来的,和前面两次的阿拉伯大袍相比,现在的我帅气值已经biu一下上涨了百点了,顺便一说依然是千分制。

    “撒克隆爷爷。”邻近的门也站着人,是撒克隆他们,我连忙打招呼,此时他也将目光落到我身上,满意点头,似在说,嗯,小伙子长的不咋样,至少身子还算健实。

    “蒂亚这边可能还要稍等一会儿,不介意吧。”

    “当然不了。”我们三人笑着走了过去,阿卡拉凯恩和撒克隆就聊了起来,聊经济,聊发展,聊民生,听的我额头冒汗,好像又回到了原来世界的大学时代。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后,蒂亚在……呃,在克莱西纳?她什么时候来了?又是什么时候被撒克隆允许参和进来?想一想也不奇怪,两人并没有仇怨,都是为了赫拉迪克族着想,克莱西纳心里其实也是希望这一次婚礼能够超越她举办的那次,让赫拉迪克族名声更加远播吧。

    在克莱西纳的引领下,门终于打开,小丫头牵着裙摆两边走出来,把头低的很低,一副很害羞的模样。

    再看看她的打扮,我略有些惊艳,别看只是用“略”这个字眼形容,想一想,我已经是见识过埃里雅那样的容貌,天底下能让我惊艳的女孩已经不多了。

    蒂亚身上的婚纱礼服,主体同样是女性法师袍,以淡黄色为基底,在袖口,腕袖,臂肩,胸口,衣领,腰带,以及袍摆等等地方上增加花结,花边,蕾丝,缎带,薄纱,假花以及金属饰品为装饰,原本自然垂落的法师袍摆,被构以a字型,衬托出一股庄重的,壮丽的感觉。

    头顶上,一串串珍珠流苏垂落直肩,遮住了她的背后长发和两侧,只露出一张毫无瑕疵的绝美面庞,但是这张面庞也被若隐若现的三角薄纱巾蒙住一半,突出了她那双流露出来的冰蓝而灼红的妖艳眼眸。

    傻呆呆的看了几秒,我不知怎么的,宛如初恋的大男孩般,忽然不好意思,难为情的挠了挠头,下意识问了一句。

    “你这丫头,害羞个什么劲?”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打扮,就是有点害羞。”被我这样一说,蒂亚脸更红,隔着薄纱巾都能隐约看到一团淡淡的胭红。

    真拿她没办法,明明在第三世界结婚时,穿那种性感妖娆热情的抹胸装,都不觉得害羞,现在到好,穿着这样保守端庄的法师袍婚纱,却羞红了脸,莫非这丫头的羞耻点真的有异于常人?

    “咳咳,还好,还好,那个,怎么说呢,很……很华丽,很合适你。”我又是挠了挠头,在有撒克隆他们围观着的情况下,尽量用保守含蓄的语言夸了一句。

    “谢……谢谢,凡凡也……也很帅气哦。”这小丫头。昨晚隔着墙壁和我说话的勇气不知道跑哪去了,被我夸了一句就乐的找不着东南西北,夸我一句也是害羞的不行。

    “咳咳咳,我们,我们走吧,不能让大家等急了。”重重咳嗽几声,我牵上了蒂亚那只带着白纱手套的柔软小手,匆匆迈出脚步。

    不行,再在这里呆着只会让这群老家伙看笑话,赶紧开始吧。

    在阿卡拉。凯恩。撒克隆,克莱西纳的跟随下,我们两个缓缓走出法师塔,雪白的天空取代了略为橘黄色调的过道长廊。骤然落下的刺眼目光。不禁让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就像以前从黑暗的洞窟里用回城卷轴直接回到蓝色天空下的罗格营地。

    等眼睛适应了光亮后,我才开始打量周围,这一看就惊呆了。

    法师塔的四面八方。围满了人群,水泄不通,已经不了里三层外三层这种小儿科的程度,放眼望去,这片人海一直蔓延到各条街道尽头,换言之,就是根本看不到边。

    这……这人数有点太夸张了吧,而且等会我们该怎么出去?强行在这种人海之中开一条道路,难度可不比撕开一个稳定空间直接穿越低啊。

    然而,更让我狗眼一亮……不对,是一瞎的是,在法师塔前的广场中央位置一圈上,一座崭新的铜像高高矗立,这是千年前的赫拉迪克族英雄塔拉夏。

    虽然他的所作所为带给了赫拉迪克族千年之困,灭顶之灾,但是没有任何一个赫拉迪克人埋怨他,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暗黑大陆,不能因为邪恶的力量太过强大,而将过错归咎于反抗邪恶的正义一方。

    塔拉夏的铜像出现在这里,到是没什么,因为撒克隆早就和我们商量过,广场的位置建立我和蒂亚的铜像,但是中央法师塔这种地方,还是建立更具法师风格一些的塔拉夏的铜像比较好,要惊讶,那也是惊讶为什么昨天来的时候没有,一个晚上铜像就冒出来了。

    但是,请注意我刚才的形容,塔拉夏的雕像,是建立在法师塔门前的广场中央一圈的地方,而不是正中央的位置,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可能这一个圈里,可以再对称的建立其他雕像。

    没错,第二座铜像也出来了,是身穿法师袍的我,和同样身穿法师袍的蒂亚,亲密的背靠着,手中各自捧着一本厚重的书籍,摆出一副恋爱之余,还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姿态。

    我内心立刻就otz了,撒克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竟然多挖了一个坑填埋我的节操!

    原本经过我的精密计算,有了三个世界赫拉迪克族的三座铜像在源源不断吸收我的节操,我只要以后精打细算一些,每年新增的节操还是勉强够用的,现在可好,偷偷摸摸多了一座,直接就打碎了我研究了三天三夜的计算结果,又得算过了。

    不对,这是我一点节操都不丢也是年年为负的节奏啊!

    撒克隆似乎看不到我发自内心的悲哀,笑容满脸的上前,面对着眼前的人海,大声宣布。

    “相信大家都看到忽然出现在这里的两座雕像,相信不少靠近的,细心的人也发现了,除了这两座雕像以外,还有五个位置空着,我更相信,大家心里可能已经猜到了,没错,这五个位置,将来会留给每一个时代我赫拉迪克族最伟大的英雄。”

    说着,撒克隆的声音高昂起来,仿佛让我看到了泰恩的身影:“第一座雕像,给予塔拉夏大人,大家有什么异议吗?还需要解释吗?”

    “没有!”所有的赫拉迪克人发出内心呐喊,不少其他族人也跟着起哄,所以声音响亮。

    “第二座雕像,给予我们未来的亲王殿下,相信大家对于他更不会陌生,作为联盟公认的救世主,他已经为整个暗黑大陆立下赫赫功劳,在绝大多数的区域以及种族里,都留下了英雄的身姿,并且在将来,他将依然带领我们,阻抗地狱一族,值此大婚,将他以及他的新婚妻子的雕像立于此处,大家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这一次,更加响亮整齐的震天呼声。响了起来。

    赫拉迪克族宣布这七个位置的雕像,现定于赫拉迪克族人,这没有什么不对,也没人会有不满,毕竟位置只有这么多,要是将范围扩大到整个暗黑大陆,那么光摆七英雄就满了,再说了,有些英雄也未必愿意自己的雕像被摆在赫拉迪克族的法师塔广场上,尤其是玩物理近战的。因为赫拉迪克族的特色太突出了。你说我一个近战英雄摆在你们法师种族的圣地门前是什么鬼?

    然后,将某德鲁伊的雕像摆上也没什么不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不说他的其他功劳。光是他是帮助赫拉迪克族摆脱千年之困的首席功臣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最后。将蒂亚顺带雕刻上去依然没什么不对,因为有蒂亚,某德鲁伊才算得上是半个赫拉迪克人。才具备摆上这里的条件,再说了,有撒克隆和克莱西纳做的铺垫,蒂亚这个未来的女族长成为世人传颂英雄的几率很大。

    不过,虽然大家都没有异议,某德鲁伊的异议却是大了。

    哎呀卧槽,这羞耻度老大了,在无数欢呼声中,在无数灼灼目光中,我嘴角僵硬的扯了扯笑容,内心无奈扶额。

    不过这呼声的高度,到是出乎我的意料,平时这些家伙可是对我咬牙切齿,一个个恨不得将我剥光了游街示威,然后将生活在我的【魔爪】下的她们的女神给救回来,其构思之详细,人手之充沛,计划之绝妙,足以写上百十篇关于勇者从魔王手中救出公主题材的大长篇史诗级小说。

    总之这很不科学,更不魔法,难道是先扬后抑的把戏?

    满意的看着所有人的反应,撒克隆内心笑开了花,撇了克莱西纳一眼,怎么样,老夫这一手还算可以吧?

    但是看到克莱西纳同样满意高兴的笑容,他心里就没气了,这狡猾的老太婆,做做样子也好,让我有点逆袭的成就感啊。

    “现在,请我们的新人移步广场,正式举行婚礼吧。”被克莱西纳搞的没脾气了,撒克隆的嗓门也冷静了许多,在众人好奇的目光注视中大手一挥。

    大家都很好奇,在此时人山人海的围绕中,新婚夫妇该怎么移步?

    莫非是从空中直接飞到中心广场?这种事情并非做不到,对于官方认证的实力已经列入暗黑大陆前十的某德鲁伊,以及已经是伪领域法师的蒂亚来说,就跟呼吸这么简单。

    但是这也未免太简单无趣了些吧,一点都不像之前三位赫拉迪克族长老在撕逼大战中所展现出来的各种让人惊讶赞叹的花式手段。

    接下来,萨克隆用行动给了大家答案,的确是用飞的,但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飞。

    首先,一辆三排六座八轮的华丽马车,出现在大家眼前,马车有了,却没有拉车的家伙,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只见撒克隆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根法杖,看到这根比人还高的长法杖,大家都还迷糊的时候,我立刻就明白了。

    “这是我们的亲王殿下,赠予她心爱的妻子的礼物,神器忏悔之杖,想必绝大多数族人,乃至其他族人,都已经知道了这根法杖的来历,在那之前,说起这根法杖的主人的名字,我们每一个赫拉迪克人都会咬牙切齿,因为他正是负责把手囚禁之门,将我们困住千年的赫拉森前辈。”

    “但是。”撒克隆的语气再次高昂起来,眼眶中伴随着泪花:“但是,我们赫拉迪克族的英雄,我们未来的亲王殿下,帮他解开了千年之冤,帮他解开了千年之苦,并将他亲手所制,充满了忏悔之心的法杖流传下来,在这里,我,撒克隆,想代表所有赫拉迪克人对赫拉森前辈说一句,赫拉森前辈,您并不需要忏悔,是我们错怪你了!”

    气氛忽然之间肃穆起来,就连我也忍不住将腰身挺直了直,撒克隆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彻底帮赫拉森洗白呀,虽然之前赫拉迪克族和联盟已经这么做了,但哪比得上在此时此刻说出来效果好,想必过了今天,大陆上不知道赫拉森是冤枉的,依然认为他是敌人的人就没几个了。

    “现在,就由我这个不肖后代,将我们亲王殿下的礼物,将赫拉森前辈赐予的祝福,展现出来!”

    在接近一分钟的肃穆哀悼后,撒克隆再次出声,将法杖高高举起。

    忏悔之杖没有任何等级属性要求,唯一一个要求是就必须使用者拥有灵魂魔法,身为一族之长的撒克隆岂会不符合要求?

    只见他的手用力一举,神器法杖直接就被他抛上了半空,在大家的惊呼声中,这位赫拉迪克族的族长怒目而瞪,强大的魔法之力从身上爆发,凝聚为一股,直接传递到半空的法杖上面,法杖顿时化作红蓝两道光芒,最后变成两头翱翔的巨龙。

    ***************************************************************************************************

    第一更,小七正在努力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