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血的最适合者
    ***************************************************************************************************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的梦之境界也产生了变异,变成了超越我这个主人的人工智能型生命体?

    怎么可能呢混蛋,艾芙丽娜你这捣蛋鬼给我出来!

    以本德鲁伊可怕的智慧,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凶手的身影,那藏头露尾,整天把脑袋埋在地里,将自己的尾巴模仿成一把剑柄,企图用剑的外形来掩饰自己羞耻的咸鱼真身的奇怪物种。

    艾芙丽娜,这货有一阵子没有出现过了,没想到一上来就给我捣乱,让我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3p之苦,也只有这家伙才有这种恶趣味了。

    “真是失礼,你不是要难度吗?你不是想要感受一下久违的致命危机感吗?我可是好心帮你调高了难度,你不但不感恩还在心里诽谤我,这可不像是救世主的所作所为。”

    果然,艾芙丽娜那讨人厌的性别不明的中性声音慢悠悠的在脑海里响起,似乎在为华丽的阴了我一记而心满意足,声音充满了让我火大的暗爽感。

    “哼,像你这样的不可名状物种,又怎么能知道本德鲁伊内心深处对生与死的分界线的那份细腻追寻。”

    “说人话。”

    “混蛋,难度调太高了!”我怒吼一声。足足掀翻十张心灵茶几。

    “好像是有点高,不过你误会我了,在让你感受到致命危机感之前,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一阵子不见,你的抖m属性又严重了几分而已。”

    艾芙丽娜用一副老朋友的口吻,仿佛很了解我,仿佛在为我着想似的说道。

    “才没有严重……不对,根本就没有抖m属性!”机智的我察觉到了这咸鱼剑语言里的陷阱,连忙纠正。

    不行,不能陷入这家伙的步调。得反击。

    “说起来。艾芙丽娜,好一段时间没见,你跑哪里去了?难道是忙着将自己埋到新的地方?这次又是什么,莫非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中?不是我说你呀。山寨别人不好。你又不是没有自己的特点。何必模仿呢?对吧,想想看,天底下长得像咸鱼的也就你这独此一家而已。”

    “你才长得像咸鱼!你全家都长得像咸鱼!”

    果然。艾芙丽娜最近脸皮厚了,已经厚的我一口一声叫它艾芙丽娜也不疼不痒,懒得反驳,但是事关自己的【尾巴】问题,这货还是一触即发,立刻就无法淡定了。

    “抱歉抱歉,你看我这脑子,差点就忘记了,你是以搞笑艺人为终生目标的,有理想有志气的一把怪剑,怎么会满足于区区咸鱼剑的外号呢。”

    “你这家伙,今天是特地来和我吵嘴的吗?”

    就算看不到,我也能想象到艾芙丽娜说着这话的时候,头冒青筋的模样。

    “到底是谁先对谁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到是说说看?”

    “我没有做。”

    “说的也是,你这家伙本来就见不得人,对吧,不像本德鲁伊,虽然是长着一张凡人面孔,没什么特点,但至少能够勇敢的直面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藏头露尾过。”

    “小伙子,你还太年轻,不懂,要是有一天有谁能把我拔出来,当我出现在世人面前的那一刻,那世界必定将面临灭亡,或是重生,没有第三个选择。”

    “世界会不会灭亡或者重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该吃药了。”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说了实话,你就是不信呢?”

    “那你得先告诉我,你是没吃药的时候说实话,还是吃了药以后才说实话?”

    “那当然是……混蛋,我才不用吃药!你这吃了药也治不好脑子,挽回不了节操的傻蛋德鲁伊!”艾芙丽娜气急败坏,语无伦次了。

    “冷静,冷静,我亲爱的病人,你今天的情绪很不稳定,建议吃包辣条先消消火,然后把这整瓶脑残片吞下去,一定会感觉好多了。”

    “我要杀了你这个断命庸医!”

    结果半空“biu~~biu~~”的落下雨点一般的盖亚能量炮,砸的我东躲西藏。

    君子动口不动手,艾芙丽娜这混蛋果然不是个男人,话说回来,这是我的梦之境界吧,这里我才是主宰吧,为什么这货能够肆无忌惮?我就不能来点像样的主角架势,灵机一动,虎躯一震,返身将这把嚣张的咸鱼剑给审判了吗?

    足足跑了半个小时,头顶上的能量炮才消停下来,如果脚下的是暗黑大陆,现在已经在艾芙丽娜的怒火中生灵涂炭了,这家伙,绝对是个危险人物,恐怖份子。

    “啧,浪费我的时间。”

    喘了几口大气,我还要强装不屑,拍拍衣袖,风轻云淡的切了一口,输人不输阵,被揍先护脸,这可是本德鲁伊的座右铭。

    “完了?你这家伙,就给我安安静静地消失吧,看本德鲁伊苦练神功,终有一天,什么魔王魔神,不在话下,你这把咸鱼剑,我更是要拔出来,到是要看看你怎么灭亡或重生,说大话也不怕把牙齿给蹦了。”

    “你不会期待那一刻到来的,相信我。”艾芙丽娜狠狠玩了一把深沉,然后就潜水消失不见了。

    装,你就继续装吧,我对天空竖了一记中指,正想专下心来继续修炼,忽然想到一件事。

    “哎呀,艾弗里亚老大。”

    没有反应。

    我不放弃。连叫三声,一声比一声谄媚。

    “呲~~~~你这混蛋,忽然一副讨好的语气,好恶心啊。”果然,艾芙丽娜受不了了,抖着浑身鸡皮疙瘩不得已浮水。

    “你只有三分钟时间,我很忙的。”见我有求于它,这货立刻就把尾巴翘起来了,一副领导做派,就差腆着个大腹便便的肚子了。

    “我想问问。你应该知道我最近入手了一瓶红龙精血吧?”

    “嗯哼。当然知道。”这货很神气的应道。

    “你这混蛋,果然老是偷窥我的一举一动吧。”我顿时大怒,不能忍。

    “这……”艾芙丽娜讪笑几声。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想想看。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能和我说话。你要是不小心挂了。我该有多寂寞啊。”

    “这简单。”我愉快打了一个响指:“你就随随便便的给我一些快速提升力量的办法,我的要求也不高,半年内混了八翼六翼就成了。”

    “我忽然怀念寂寞的日子了所以你还是去死吧。”艾芙丽娜面无表情声音冷淡的说道。啧,这家伙,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不对,总觉得偷窥这个话题被它阴险的一笔带过,忽悠过去了。

    算了,现在有求于它,我暂时先不计较,记在小本子上,以后再找这家伙算总账。

    “既然你知道了,给我点建议如何?这总该不会违背你的原则吧?”

    “会到不会,但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看在上帝的份上。”

    “上帝当初没有把你扔到抽水马桶里抽走是它一辈子的失策。”

    好吧,老是吐槽上帝的恶果来了。

    “你说还是不说。”我忽然将脸一板。

    “哎哟,还打算威胁我。”

    “不说的话,我就给你取个新外号。”

    艾弗里亚:“……”

    我:“……”

    “好吧,你赢了。”最后,咸鱼剑投降了,我果然很强大,不愧是命名帝。

    “快说吧,到底还能不能喝,这玩意。”我心满意足的将红龙女王的精血拿出来,冲着天空晃了晃。

    “到是不会出人命,你喝的话。”

    “有点松一口气的感觉但是还不够,能不能再具体一点,再详细一点。”我眼前一亮,继续问道。

    “比如说呢?”

    “比如说喝下去就算不会要命,会不会让我变成奇怪的东西。”

    “你就怕这个?你觉得自己现在还不够奇怪吗?”

    “……”

    虽然很想反驳,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布偶熊变身,一想到女性体的圣月贤狼变身,我就失意体前屈,再起不能。

    它说的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愣了许久,我才莫名悲愤的一拍桌子,也不知道该去怨恨谁:“但是,我不想变得更加奇怪啊!”

    “不不不,你得来点逆向思维,说不定这瓶精血不但不会让你变得更加奇怪,反而能治疗你一些奇怪的毛病呢?”

    艾芙丽娜忽然说了一句不得了的话,让我脑海闪过道道雷霆,呆愣当场。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听霍芬格里说精血可能出现问题,就一直往坏的方向想,变成了固定思维,却忘记了,细菌里面也是有好同志滴呀。

    “说的没错,艾芙丽娜,你提醒了我。”

    手握拳头,我踏前一步,双目炯炯,就仿佛是社会主义领导下得以奴隶翻身当家做主成为国家的新主人的新时代的充满希望充满激情充满动力的带着红领巾的无产阶级农民工……人。

    “就算真的发生了这样的好事,你也还是一个奇怪的家伙,这点变不了。”见不得我好的艾芙丽娜果断吐槽之,但是已经打击不了此时在镰刀和锤头的光辉照样下茁壮成长的我。

    “这……你真的有在听我说话吗?给了你希望很不好意思,但是说实话,那种概率不足万分之一。”

    “那又怎么样呢?”我信心十足,难道尔等已经忘记了吗?本德鲁伊可是有主角光环的人。

    “听我认真说,我的意思是。这个不足万分之一的概率,是没有计算上你的准悲剧帝属性情况下的普通数据。”

    自信抬头的我,当时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了。

    系……系马达,竟然忘记了在主角光环之前,我的准悲剧帝光环优先级更高,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混账世界,为什么要这样玩弄主角我幼小脆弱的心灵,我要是万一被玩坏了,我到要看看,那些混蛋导演编剧投资人。还能找谁可以代替我这种能够同时兼任最重要的主角和女主角以及龙套甲路人乙外加武打替身还要经常扮演吉祥物卖萌胜任捧哏逗哏逗比秀智商搞笑艺人打杂道具设计牺牲色相抛售节操烘托敌我双方智高力强的多功能皇牌演员。

    哈呼~~~哈呼~~~仔细一想。我还真他喵的伟大,决定了,以后午餐饭盒里没有三个鸡腿,我不干了。

    “说了那么多。你就给我总结总结。到底该拿这瓶精血怎么办吧?”最后。我一脸放弃治疗的垂头丧气问道。

    “你喝,没问题,无论是变得更加奇怪。还是说可以治疗一部分你的奇怪属性,都已经动摇不了你现在的基本设定了。”

    设定……我也想知道我的设定到底是什么呀。

    仿佛窥得了我的心思一样,艾芙丽娜补充道:“自我吐槽的傻气凡人悲剧德鲁伊卖肉卖萌无节操毁三观的设定。”

    呜呜呜,被让我知道,别让我知道啊混蛋!

    “要是让别人喝呢?”

    我念念不忘的阿卡拉的话,精血对我来说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我现在的实力提升速度已经够快了,导致很多技巧拉下,不得不在梦之境界里填补基础。

    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这样一瓶精血,并不能有助于我一下子提升到可以和四魔王三魔神抗衡的地步,我现在的情况比较诡异,实力算是半桶水,不上不下,面对其他怪物强者,就算赢不了也能逃跑,却完全无法和四魔王三魔神匹敌,只能说这七个家伙和地狱世界的怪物拉开的实力断层有点大,难怪能牢牢掌控瓜分整个地狱世界。

    既然不能让我一口气喝成超人的话,那么,提升身边小伙伴们的实力就意义重大了,俗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嘛,说明女朋友还是很重要……等等,我在说些什么呀莫名就带入了acer的角色。

    “我劝你最好还是打消这条心,奇怪的人变得更奇怪没什么所谓,但是正常人忽然变得奇怪那就糟糕了,而且你身边根本没有足以承受它的人吧?”

    艾芙丽娜一记好吐槽,让花了三秒钟才读懂它意思的我万箭穿心,痛苦难当。

    “这个问题问的好。”一拍手心,我就等着这句话了。

    “所以,艾弗利亚,能不能帮我稀释这份精血,稀释成一百份也没关系。”

    是的,只要能稀释,不仅能缓和精血引发的问题,说不定连女孩们都变得足以承受精血的威力,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她们能够突破到领域境界,或者伪领域境界也好。

    “你以为这是什么玩意,说稀释就稀释啊?”艾芙丽娜被我的请求逗乐了。

    “你做不到?”

    “能是能做到,但是太麻烦了,难度等于是你让我直接帮你打败三魔神四魔王一样,所以驳回。”

    “小气鬼。”

    “哼哈,随便你怎么骂。”

    “抠脚咸鱼剑。”

    “混蛋,我要生气了!”

    “……”

    这货欺负起来还蛮有意思的。

    “总之这瓶精血,目前为止只有你喝最合适,就你身边的人而言……呃,其实还有比你合适的,但是我不会提醒你,对方估计也不会喝。”

    “到底是谁,你这样一说不是让我更加介意了吗混蛋!”

    “哈哈哈,在困扰无知中死去吧,弱小的虫子。”

    “是埃里雅对吧?”

    “……”然而,咸鱼剑早已看穿了一切。

    啧,竟然真的守口如瓶了。

    “其实你喝下去也好,多少还是能提升一些卑微的实力,让你更快能和你那些渺小的敌人刷一刷。”

    顿了顿,艾芙丽娜戏谑的声音传来。

    “这不是正好吗?乱七八糟的红龙精血。配合上你这具乱七八糟的身体,简直就是天作之合,不用客气,尽情的折腾你这具身体吧,玩坏了也无所谓。”

    “说的我还有备用身体可以换似的,莫名其妙的家伙。”

    “嘿嘿嘿。”艾芙丽娜神秘兮兮的笑了几声,声音渐渐行远,逐渐消失。

    “那家伙应该没骗我吧,我喝下去的话,真不会有事?”晃了晃手中的精血瓶子。我大脑一片空白。呆愣起来,忽然有种拔开盖口一口喝下去看看效果如何的冲动。

    想了想,还是将它收了起来,艾芙丽娜也说了。稀释精血这种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以联盟目前的能力无法胜任而已。我姑且再放一放,看能不能遇到个把的隐士高人,比如说鲁科加斯那样的。biu一声就能给我稀释好。

    还有,艾芙丽娜刚才说的,我身边还有比我更合适喝这瓶精血,似乎也能承受精血反噬的人,到底是谁?我想来想去也搞不清楚,承受精血必须拥有至少世界巅峰级的实力,我身边有隐藏这样的强者吗?还是说身份体质比较特殊的人,比如说人鱼公主埃里雅?比如说昔日的大陆第一强者小亚瑟王?或者是拥有幽灵和圣女双重身份的小幽灵?

    搞不懂,继续放着吧,修炼要紧。

    对着天空大地孤独的挥出王八拳……不,什么王八拳,是乱披风神拳,约莫半小时后,我喘着粗气停下来。

    就算是……就算是cosplay熊的恢复能力,这样连续不断的使用三重击,乃至四重焰拳,也是会……会累毙的。

    稍微坐下来休息一阵子,我乘机思索接下来的修炼路线,没错,修炼又到了瓶颈,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了。

    梦之境界中,我现在已经将狂犬病,震波,撞槌这几个变形系的良品技能统统修炼到三重技巧,加上空间能量斩,空气压缩拳,能够使用的三重技能变得更多,可以轮流着一刻不停的使用了。

    加上普通攻击,也稍微的琢磨了一下,现在已经有一定的概率能够使用出三重普通攻击了,这算是个不小的收获吧,毕竟刚才看到了,连续不停的使用三重技能消耗实在太大,半个小时下来就已经累的不行了,所以平时还是需要三重普通攻击来撑一撑场面,缓口气。

    原本给自己定下的修炼目标,大多数都已经完成了,就只剩下一个狂怒,依然进步缓慢,时灵时不灵的,二重狂怒我现在到是已经琢磨出来了,但是,别说指望能通过它叠加出恐怖的五重炎拳威力,就是将三重炎拳融入到普通狂怒一击之中,也驾驭不了,更别说将四重炎拳融入到二重狂怒里,暂时还拿不出手,得继续修炼才行。

    现在,问题来了,只剩下一个狂怒技巧没有达到目标,以现在的进度看来,它也不是短期能够完成的目标,我不可能将所有梦之境界的时间都花在它身上。

    所以说,剩余的时间该怎么分配好呢?摆在我眼前有三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是继续强化狂犬病,震波以及撞槌,将它们磨练到和焰拳一样的四重技巧程度,届时cosplay熊的攻击力和控制能力都将大大提升,妈妈再也不怕我遇到火焰免疫的敌人了。

    第二种选择是琢磨这几个技能的衍生技巧,让自己的攻击套路更加丰富,让敌人防不胜防,何为衍生技巧?比如说空间能量斩和空气压缩拳,其实都是从焰拳技能中衍生出来的技巧。

    第三种选择比较天马行空,那就是直接让cosplay熊的修炼告一段落,转而修炼圣月贤狼变身。

    第四种……混蛋,你以为我算数真的不好啊!

    思考几番,我决定选择第一种,继续修炼那几个技能直至四重技巧地步,cosplay熊走的就是暴力输出路线,至于衍生技巧,有空间能量斩和空气压缩拳就差不多了,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我懂,况且,第一选择和第二选择其实并不冲突,作为研究四重击的时候,说不定也能顺便摸索出它们的一些衍生技巧,所谓熟能生【巧】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圣月贤狼,我只能挥泪给它道一声歉,总感觉狼人变身一直都是后娘养的,虽然经常能发挥出巨大的,关键性的作用,比如说开启梦之境界就缺少不了它,但狼人变身却一直没有受到我的重视,几乎没有花费太多的修炼时间在上面。

    但是,狼人变身也是蛮拼的,缺少了我这个后娘的疼爱,它依然能够自强不息,自力更生,并且好运连连,两次突破都有贵人相助,领域境界时是人妻骑士,世界之力境界时更夸张,竟然是受到联盟最大的敌人四魔王之一督瑞尔的永冻之力刺激。

    努力也好,运气也好,总之不知不觉中,它就在熊人变身后面紧紧咬住,并没有被落下太多,我也只能祈祷它能够继续自力更生了,咳咳咳。

    好吧,透露一点点内心的实话,其实是我不想变成女主角。

    决定了接下来的修炼道路,我又有动力了,正准备坐起来继续修炼,但是梦之境界中叮的一声脆响,听在耳朵里仿佛是那万年不变的系统声音。

    系统提示:你的好友小幽灵已经上线。

    紧接着,一道白光就扑了过来,将我抱住。

    “抓住小熊骑士一只。”小幽灵兴奋满满的扑入到cosplay熊的怀抱里,在毛茸茸软乎乎暖洋洋的熊皮上磨蹭。

    “小熊你个头。”面对这吐槽圣女要说的话太多了,我可不敢保持熊人变身状态拿宝贵的木牌挥霍,连忙取消变身,在这幽灵圣女额头上追加了一击手刀攻击。

    “刚见面就欺负本圣女,咬你哦。”困扰的眨了眨美眸,小幽灵抬头看着我,樱唇微开,露出威胁之意,似在选择从哪里下口。

    “谁让你乱叫,不许叫小熊,没大没小。”

    “那么叫小狼好了。”圣女大人眯起双眼,明目张胆的窥视我的表情。

    “绝对不允许,除了主人以外我什么都不接受。”又是一手刀落下,我小幽灵笑盈盈的温柔目光注视下,我尽量掩饰着因为这一声小狼而勾起的对人妻骑士的眷恋。

    “哇!主人?”

    “对的,主人,来,叫一声听听。”

    “什么?”小幽灵似发了一下呆,没听清楚。

    “我是说,主人,来,叫一声听听。”

    “哦,叫的好,不愧是小凡,摸摸头。”小幽灵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从我怀里抬起小手,强行摸头。

    等等,我好像上当了。

    仔细琢磨一番,我才知道小幽灵卑鄙的陷阱,不由大怒,吃亏吃到家了,竟然不小心连叫了她两声主人。

    “主人这个叫法虽然不错,但是太普通了,我还是更喜欢小凡叫我圣女大人,爱丽丝殿下,嗯哼,来,多叫几声,本圣女有赏。”

    “圣女大人,爱丽丝殿下。”

    “哇!竟然老老实实的叫了。”

    “因为有奖赏嘛,叫一声又不吃亏。”我露出得意笑容,忘记我是谁了?罗格第三吝啬是也。

    ***************************************************************************************************

    七千字第一章,第二章继续作业中,求月票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