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八章 恋爱有害智商
    ***************************************************************************************************

    我们提前一天到达了赫拉迪克族,我们是指阿卡拉,凯恩,以及少不了一群围观的人,包括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菲妮她们三个,也提前几天来到了营地,一伙人又吵又闹,反正有老马,有菲妮,有高特这些人在的地方,是绝对安静不下来的。

    来到赫拉迪克族后,蒂亚惯例的被带走了,去做她的新娘准备,我嘛……我已经认命了,反正第二天早上将那套土豪式的阿拉伯长袍往身上一穿,就可以立刻出发了,男人要什么打扮,纯爷们就是这么利落。

    其实偶尔,我也想穿点帅气的衣服,比如说当年和阿尔托莉雅结婚的时候那套绅士礼服就很不错。

    撒克隆神秘兮兮的,只是来和我见了一面,吩咐了些前两次结婚的时候我早就背熟了的基本礼仪后,就闪人不见了,看他匆匆忙忙的背影,莫非是一个星期的时间,还不够他捣鼓好对付泰恩和克莱西纳的秘密武器?

    也罢,让他操心去吧,反正明天就是他们三人撕逼大战的最后一次较量,过了明天,我就不用再受他们奇奇怪怪的摆布了。

    想到这里,我心安理得的开始等待明天到来。不过渐渐的,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

    人太多了。

    我原本估计这一次来参观婚礼的客人,应该和精灵族那次婚典差不多,毕竟沉寂已久的赫拉迪克族的名头,还是不如精灵族响亮,人口也少了许多,再加上这里地处沙漠中心,并不是精灵王城那种四季皆春的森林仙境,就算有空调魔法,还是会有人不喜欢。不适应。

    可是我发现。我太天真,太低估暗黑大陆人对凑热闹的兴趣了,当年精灵婚典人不够多,是因为远程传送阵的问题。现在问题基本解决了。对于缺少娱乐活动的暗黑大陆人来说。这样的盛事怎么能错过,凡事可以来的,几乎都来了。

    往窗外一看。我吓的缩脖子,第一世界的赫拉迪克族给撒克隆经营的够大够繁华了,逐渐有了小鲁高因之称,但此时此刻,还是像当初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时一般,几乎到处都是人头涌涌。

    旅馆?旅馆早就住满了,因为提前了一个星期定下日子,许多有空的人并不是今天才匆匆赶来,而是早个两三天,三四天,甚至一个星期前,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就赶来了。

    所以偌大的赫拉迪克城,据说在三天前旅馆就已经爆满,剩下的人开始扎帐篷,躺屋顶,占树梢,睡草丛,各种花式过夜,偏偏还没有一点怨气,看着来的人越来越多,赫拉迪克城越来越热闹个拥挤,都觉得不虚此行,就算没有接下来的盛大婚礼,能够看到如此多人同聚一处,也是回票了。

    然后是冒险者,一眼望去,随意都能见到三三两两的冒险者,具体的数字我不清楚,但是总觉得第一世界的五大区域,除了尚历练在外的人以外,十有七八都可能聚集在了这里,再加上精灵族的,矮人族的,狐人狼人族的,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甚至还有少数不知道是来凑热闹还是来干啥的天使,以及可能还有许多神秘的,不为人知的种族悄悄混在人群之中,简直就像一场百族盛宴。

    哎哟糟糕。

    望着窗外感慨的我忽然把脖子一缩,躲了起来。

    几个狐人族的战士正面无表情的从下面经过,脸上一点其他客人的热闹喜庆色彩都看不到。

    将心比心,我似乎能够体会到这些狐人心里的恼火,虽然恼怒于我拐走了他们的天狐圣女,但其实不少狐人心里都已经无奈的接受了现实,只不过是还气不过,所以对我怨念有加而已。

    现在可好,我这个拐走了他们的天狐圣女的花花公子,竟然乘着他们的天狐圣女接受第二次考验,而且是在考验过程不甚乐观的情况下,转眼间就和赫拉迪克族的公主殿下大婚了。

    我要是狐人战士,我一尾巴抽死这禽兽王八蛋。

    显然,我在这些面无表情心藏猛虎的狐人战士眼中,就是那个禽兽王八蛋,甚至可能更加恶劣。

    壮士有话好说啊,等我回老家结了婚……呸呸呸,我是说,等我和蒂亚完了婚,我就立刻去狐人族还不成?再说了,我也是有点冤枉,我早就和小狐狸提过两人的婚事了,那只小狐狸不愿意而已,说的好像我已经抛弃了她是的。

    心里有些委屈的嘀咕着,但是现在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下去和这些正气在心头的狐人战士理论。

    算了,动动嘴谁不会,我还是到时候用行动去证明我对小狐狸的心意吧,心里很怂的某德鲁伊,缩着脖子,心里暗暗想到。

    楼下面,菲妮老马他们正欢闹庆祝,喧哗声街道外面清晰可听,还好我有明天的婚礼作为借口,摆脱了他们的纠缠,否则的话明天不知道起不起得了床。

    想到这里,我决定早点休息,以最认真,最佳的状态应付明天的婚礼,应该算得上是最正式,最隆重的婚礼吧,反正来的客人是比精灵婚典还要多。

    正在这时,撒克隆派来的赫拉迪克法师忽然前来,将我带到中央法师塔。

    “族长有令,亲王殿下您今晚就直接在这里睡吧。”将我带到一个房间,赫拉迪克法师恭敬的说道。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目送法师离去。我回过头,四处打量房间,这明显是就临时空出来的住房,到处都还有类似于藏书房间一般的痕迹。

    撒克隆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初克莱西纳将迎接新娘的地方选择在中央法师塔,他可好,直接就让我和蒂亚在中央法师塔住下,以赫拉迪克族的圣地,象征着法师之魂的中央法师塔作为婚房,明显是要压克莱西纳一筹。

    只是以这种神圣的地方作为婚房。是不是让我和蒂亚压力有点太大了?

    算了。不管它,睡觉吧。

    就在我刚想躺下的时候,忽然,墙壁对面竟然传来一声敲响。

    “是凡凡吗?”隔着一面墙。传来蒂亚弱弱的。带着疑问和欢喜的声音。

    “是我。原来你就在隔壁。”我连忙应到。

    “诶嘿嘿,刚刚听到了动静,我就知道爷爷会来这么一手。猜到了可能是凡凡。”小丫头有些得意,不用看我也能想象得到她现在抬头挺胸的模样。

    “瞧把你得意的。”顿了顿,原本的一丝困意被蒂亚的声音打散,我下意识的贴近墙壁,似乎这样做就能感受到这小丫头的更多气息。

    “喂,蒂亚丫头,快点和我说说,你爷爷给你准备的婚服到底是什么模样?”

    “才不告诉凡凡,要在明天给凡凡一个惊喜。”

    “现在给不是一样吗?”

    “才不一样,而且用语言没办法很好的描述出来,得用看的才行。”

    “那我去你房间看好了。”

    “可以哦,凡凡随时过来都没问题。”静了几秒,蒂亚压低的声音传来,带着不胜娇羞的媚意。

    我咕噜的吞咽了一口,正想付诸行动,忽然动作停了下来。

    现在跑去小丫头的房间,孤男寡女的,也没有任何人打扰,我能把持得住吗?

    蒂亚肯定是千肯万肯,不会拒绝我的任何要求,但是眼看明天就是最重要的婚礼了,说她心里没有一点想在这个神圣仪式之中经历从少女变人妻的转变的想法,是骗人的,别说她,就算是我这种不懂风情的宅男,心里也是有一点点的浪漫细胞的。

    所以说,再三深思,我还是将抬起的屁股重新坐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你这丫头,竟然敢诱惑我,明天看我不打你屁股。”

    “妻子诱惑丈夫,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带着些许羞意,又是单纯率直,热情大胆,理直气壮的说出这话的蒂亚,让我再次感受到了小伙伴的忧伤。

    夭寿,看来这小丫头以后也会是个不比小狐狸差多少的诱人精,莫非我将来命中注定的宿命,不是倒在三魔神四魔王这样的强敌手上,而是枯萎的床上?

    “呐,凡凡,凡凡。”回过神,忽然听到蒂亚不断在呼喊我的名字。

    “怎么了,小丫头。”

    “凡凡,能把你的手贴在墙上吗?”

    “像这样吗?我已经贴上了,你想做什么?”

    “诶嘿嘿,凡凡看招。”

    墙对面传来蒂亚活泼淘气的娇喝,让我看招,我却没看到什么了不去的招数。

    “到底在玩什么,难道是开心过头了,脑袋发晕了?”

    “嗯,凡凡闭上眼睛,试着感觉一下?”

    “真拿你没办法。”嘴里唠叨着,我还是依言合上眼,既然让我将手贴在墙上,那么就是想让我感应到什么吧,所以我的集中力自然也放在了手心上面。

    前面几秒没什么感觉,但是渐渐的,却似乎能感觉到在墙壁对面,同样一个温暖的手心,也正贴在墙上,传来几不可察的丝丝温度。

    “这是……你的手?”

    “诶嘿嘿,感觉到了吗?我和凡凡果然是心心相印,天生一对。”蒂亚雀跃的低声传来。

    “这是哪里来的神推理?虽然我到是不反对结论。”

    “普通人感觉不到哦。”

    “那是因为我们不是普通人,感觉敏锐,而且还有灵魂连接在感应。”

    “凡凡是个没梦想的人。”小丫头不乐意了。

    “肯定没你多就是了。”我忍俊不禁,忽然也起了童心。挪动着贴在墙上的手。

    “怎么样怎么样,能感觉得到吗?现在该你来证明了。”

    “哼哼哼,凡凡竟然敢小看我对凡凡的感应,看招看招。”

    蒂亚得意的轻哼几声,墙壁对面上贴着的小手,也立刻挪了上来,和我的手心面面相对,一墙之隔。

    “太天真了,这只不过是初级模式,看我这招!”

    我将手飞快的挪来挪去。最后悄悄一蹦。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墙角落,将手心贴在那里。

    “呜哇,凡凡太狡猾了,但是我是不会认输的。”

    蒂亚的小手也挪动起来。很快就感应到了。也飞快的挪到了墙角落里头。发出得意欢呼。

    “天真天真,这只不过是初级中阶模式,接下来才开始有一点点难度。看我这招。”

    “不公平,怎么老是凡凡,该轮到我了。”

    “等完成我的全部考验再说吧。”

    “我是不会输的,凡凡放马过来吧。”

    结果,我们竟然乐在其中,玩着这种五岁以上的小孩根本不屑玩的幼稚游戏,足足有大半个小时。

    墙壁对面的小丫头有些微微喘气,因为最后几次我的手段实在太赖皮了,就算如此,还是被这这小丫头破关成功,看来我们两个的羁绊果然很深,是天生一对,我信服了,嗯。

    “怎么样,凡凡还有什么招数?”

    “没有了,恭喜你成功通关。”

    “万岁。”蒂亚欢呼三声,不容易啊,明明是如此幼稚的游戏,最后的难度却不逊色于和强敌战斗,这是殴打小朋友系列的游戏吗?

    “感觉好傻。”

    坐下来,回忆刚才做的事情,我羞耻捂脸,天啊,堂堂的伪救世主在新婚的前一晚陪妻子玩过家家游戏,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酒吧里又该传出我的多少八卦谣言?

    “是有点傻。”蒂亚也察觉到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但是啊,书上不是说,热恋中的恋人,都会做类似这样的傻事吗?这是我和凡凡热恋的证据。”

    “是是是,蒂亚大人言之有理。”

    “因为害羞而故意用一副敷衍语气掩饰心情的凡凡,很可爱哦。”

    “你这丫头,明天我真的要打你屁股了。”我恼羞成怒。

    “诶?反正都要被打屁股了,既然这样,我干脆多叫几次吧,凡凡万岁,凡凡最勇敢,凡凡最帅气,凡凡最漂亮。”

    “笨蛋丫头,我真的要打你屁股了,现在就过去打怕不怕,还有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我当时就血冲大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对面的蒂亚静了一会,忽然发出细弱蚊吟。

    “现在……也可以哦,但是,可不可以……凡凡打我的屁股的时候……轻一点……温柔一点……”

    那忽然从热情大胆转变为害羞带怯的反差萌,加上极度妩媚和诱惑的声线,让我捂住小伙伴,痛苦的在床上打起了滚。

    这丫头,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她那么会勾引人呢?

    “不说话了,明天让你知道厉害。”我怕再说下去,真的忍不住破墙将这小丫头给吃了,于是悲愤的嚷了一句,被子一卷躺下,准备无视蒂亚的【哔】骚扰,做我的春秋大梦去。

    “呐,凡凡。”片刻后,蒂亚那边似乎也睡着了,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她的轻柔声音再次传来。

    “干什么,再诱惑我我可真的要生气咯?”我没好气的应道。

    “手,能不能贴在墙上?”

    “可以是可以……”我从被子里伸出手,像之前一样手心贴墙,很快就感应到了蒂亚的小手也贴了过来。

    她的床,和我的床似乎摆在了一起,位置也是对称,此时躺下,小手在对面寻着,轻而易举就感应到我的手心温度,隔着墙贴了过来。

    “这样就好了,可以感觉到凡凡的体温,在梦里,一定也会和凡凡见面。”小丫头幸福满足的低语,发出让我无法抵挡,爱意汹涌的呢喃。

    深呼吸了好几口,我才压下这份感情,目光看着墙壁,仿佛透过墙壁看到了躺在我对面的蒂亚。

    “小丫头,时间不早了,睡觉吧,小心明天起不了床。”

    “讨厌,不许再把我当小孩子了,我是说真的。”蒂亚的撒娇声传来,越来越低,逐渐陷入了梦乡之中。

    不知道,在她的梦里,我到底有没有出现?

    手心握了握,此时此刻,阻碍在我们之间的墙壁仿佛消失,手心直接贴在了蒂亚的手心上,那份温暖越发清晰,越发温柔,让我在梦中,梦到了和蒂亚幸福的在一起,然后生下许多许多女儿的光景。

    许多许多,许多许多,多到像雨点一样从天而降,直至将我和蒂亚淹没……

    “呼哈!!!”猛然地,我惊醒过来,坐起身子,大口大口喘着气。

    好难受,我们的女儿太多了,将我们淹没了,压的喘不过气来了,这到底算是美梦还是噩梦?

    低头一看,我当时就气乐了,我说怎么好好的梦最后会变成这样,原来是睡梦途中,小幽灵不知道何时从项链里跑出来,大概是见大深夜的,我睡的正香,于是就没有打扰,但也没回去,而是压在我身上,八爪鱼似的抱着我一起睡着了。

    感情是【鬼】压床了,这让人又气又爱的小圣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