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三章 今天的日常任务又做完了
    ***************************************************************************************************

    第二世界赫拉迪克族的婚礼举行后,我们并没有久留,象征性的住了一天后,就跟随着快要被克莱西纳气炸的撒克隆一起回了第一世界。

    和我们一起上路的,除了原来的人马以外,还多了老马他们,我这才意识到,第二世界的婚礼仍然只是一次热身,真正的主戏还是在第一世界,到时候不仅有参与过的这些人,还有阿卡拉,法拉,凯恩,卡丽娜,菲妮三人组,以及更多的第一世界熟人会参与。

    并且,到时候客人也会比第二世界又翻几倍,想想我和阿尔托莉雅大婚时的盛事吧,精灵王城足足涌入了十多万的客人,再加上精灵自身庞大的围观……哦不,是观礼数量,那光景,想起就鸡皮疙瘩直冒。

    并且,当年远程传送站其实并不像现在那么方便快捷,还有不少的限制,这意味着,前往赫拉迪克族参观婚礼的客人,可能会比当年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婚礼时更多,至少不会少于这个数字。

    幸运的是,在撒克隆的大力发展下,现在的第一世界赫拉迪克族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类似鲁高因的大城市,撇开历史悠久和交通繁华这些因素不提。在面积大小规模上,已经不比鲁高因和精灵王城小太多,一半起码是有的,而且赫拉迪克族自身的人口数并不像精灵那么多,所以想要容纳像当年精灵婚典时那么多客人,到也不是不可能。

    瞎操心着这些有的没有的,我们一行又在咕噜咕噜的世界之石魔法阵传送下回到了第一世界赫拉迪克族。

    “亲王殿下啊。”这时候,一直板着脸的撒克隆脸色才缓和下来,回过头,笑眯眯的对我问候了一句。

    “别。撒克隆爷爷。你可千万别这样叫我。”

    听撒克隆这样叫,我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别说她是蒂亚的爷爷,就算不是。也是赫拉迪克族的族长兼大长老。比我这个徒有虚名的上门孙女婿便宜未来亲王大到不知哪去。这样叫我岂不是让我折寿?

    所以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您老有话就直说吧。

    “别怕,我可不像克莱西纳那老太婆那么急。”见我露出警惕目光,撒克隆呵呵一笑,上口就损了克莱西纳一句。

    “我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你和蒂亚接连两次婚礼,大概也有些累了,所以接下来这一次嘛,我打算推后点举行,大概在一个星期之后,你们看怎么样?”

    说完后,撒克隆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和蒂亚,身上迸发出高大温暖的光芒,将一个和蔼可亲的爷爷的角色发挥到淋漓尽致。

    至少在我的眼中看来是这样,此时此刻的撒克隆,比上帝还要伟大。

    赞美你,撒克隆爷爷。

    “蒂亚,你觉得怎么样?”我心里一喜,但还是得先问一问新婚妻子的意见。

    “嗯,我觉得爷爷的建议很好,虽然和凡凡结婚很开心,但是接连这样的确会有些累。”蒂亚温柔的看着我,善解人意,人妻气息满满的笑着点头。

    “很好,那你们两个就乘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会吧,一个星期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个惊喜。”见我们都没有意见,撒克隆笑不拢嘴,迫不及待的就想带着他的长老团回去仔细研究,忽然想起什么,他回过头。

    “一个星期的时间长了点,吴,你也不一定非得待在这里,可以回去,或者去做点其他事情。”

    说着后,他和一群白胡子老人,不顾这里是城市公共场所,禁止使用魔法的规定,直接就瞬移走了,这该是有多心急啊?

    看着撒克隆消失的地方,我感慨良久,终于从嘴里吐出一句话。

    “好人啊!!!”

    比起泰恩的扮猪吃老虎,比起克莱西纳的霸王硬上弓,撒克隆的温和做法让我感动的快要哭了,原本以为是坐看三个世界的赫拉迪克族负责人的年度撕逼大战,没想到最终我和蒂亚成了这场撕逼大战的受害者,本以为在第一世界会遭到更多的【非人待遇】,没想到撒克隆竟然来了这样一手,对比之下,克莱西纳和泰恩通通都是坏银。

    “因为是我的爷爷,不疼我疼谁?”小丫头蒂亚见我一脸的感激,有点小自豪。

    顿了顿,她的神色一豫,最后吞吞吐吐的告诉我,让我别太乐观了:“不过凡凡,这也并非完全是好事,本来已经准备了一个月,足够充分了,但是爷爷现在却还要拖延一个星期,肯定是想制定胜过克莱西纳婆婆和泰恩爷爷的手段。”

    “说的也是。”我一个激灵,深以为然的点头,撒克隆并不是完全看我和蒂亚劳累,才决定拖后一个星期,而是见识了克莱西纳和泰恩的手段以后,打算来点新花样,想在这一个星期内好好准备,可能这才是他给我们一个星期【假期】的主要原因。

    也罢,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赚到了,可以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好缓冲。

    并不是我讨厌和蒂亚结婚,如果她喜欢,且我能做到的话,天天和她举办婚礼都没问题,只不过因为彼此的身份关系,这并不是我们两个单纯的婚礼,爱情的开花结果,而是涉及到方方面面,这是我们现在的身份所必须肩负的责任,身心的疲惫感,正是来自这里。

    “忽然有些期待维拉丝她们给我们准备的婚礼了。”蒂亚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牵着我的手。小声说道。

    我看了看略带疲色的小丫头,捏了捏她的小手,温柔一笑。

    是啊,只有回到营地,那个小小的家,由维拉丝她们给我们准备的第四次小小的婚礼,没有多余的客人,没有多余的目光,没有多余的喧嚣,可以真正放开身心的进行。那才是没有任何负担的真正婚礼。

    “既然爷爷给了我们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我们还是回营地吧。”想了想,蒂亚善解人意的说道。

    “嗯,谢谢你,蒂亚。”

    “我和凡凡可是夫妻哦。”小丫头狡黠一笑。似在说。夫妻之间。还用得着说什么谢谢。

    “就算是夫妻,也不能目无旁人的打情骂俏好不好?”贝雅气急败坏的稚嫩声音,忽然在我们两个身后响起。强行从我和蒂亚中间钻了进来,把我们两个牵着的手分开,这公主丫头气呼呼的瞪着我们。

    “作为同行,我都为你们感到害羞了,难道你们就一点顾忌旁人目光的想法都没有?”

    下意识看了周围一眼,可不是吗?路人的目光正直直瞧过来,很快就聚集起了人群,眼看又要陷入被围观的境地了,我连忙拉上蒂亚回到传送阵。

    在回罗格营地之前,我想起了还有一件事要做,得去哈洛加斯一趟,和拉苏克夫妇见个面,虽说拉斐尔和阿卡拉那边,肯定已经细心的考虑到了这一点,早就通知了拉苏克夫妇恰西的情况,但是作为将恰西带到第三世界的领路人,我有那么一点点监护人的责任感在里面,觉得必须亲自去和拉苏克夫妇打个招呼。

    拉苏克这个傲娇父亲,从我的口中得知恰西已经成功继承了鲁科加斯的传承后——尽管他早已经从阿卡拉那得知,但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一声不吭的放下铁锤回到房间里,独自品尝内心的激动,到是拉苏克大婶感情洋溢于外,激动的二话不说就去再次祭奠先祖之灵了。

    从哈洛加斯离开后,我们才算真正回到罗格营地,看到维拉丝温柔驯良的小狗狗模样,看到天使绝色贫乳萝莉的沙拉,以及胸怀【深邃】的邻家美少女琳娅,那一点点小疲惫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我的宝贝女儿们,西露丝艾柯露这对漂亮可爱的双子公主也在,以及小黑炭,三人似乎刚刚经历了一次小历练回来。

    到是莱娜,现在依然还在精灵族没有回来,一边接受雅兰德兰的教导,一边帮助阿尔托莉雅处理国务,通过第二次亚瑟王考验,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吾王,现在急需一场历练来掌握自身的新力量,但是身为王的责任感,又让她没办法抛下积累的事情不管。

    正因为如此,莱娜才被雅兰德兰一半教导一半帮忙的挽留在精灵族,让阿尔托莉雅能够尽快拜托国务的纠缠,经过阿卡拉和雅兰德兰这两位可能是暗黑大陆最伟大的领导者的同时教导,再加上已经在积累了数年的经验,现在的莱娜已经不容小视,能力方面虽不敢说可以比拟阿卡拉雅兰德兰或是凯恩这些老一辈,但是在新一辈里已经无人能及。

    这一点,从莱娜和琳娅的日常工作角色转变就可以看出一二,在处理联盟的事务上,刚开始的时候,琳娅和莱娜是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补不足,甚至莱娜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向琳娅这个前爱德华家族继承人请教。

    现在呢,琳娅已经在扮演类似于莱娜的副手的角色,咋一看,就和阿卡拉与凯恩的关系类似。

    嘛,看到昔日只能卧病在床,用那双空灵的美目,瞭望着窗外看不见的雪山的莱娜,成长到现在的程度,我这个做哥哥的,试图和白狼争夺天下第一妹控的,心里当然是欣慰之极。

    但是,心里也不可避免的涌出一些原本被自己护在手心里百般呵护的雏鸟,此刻已然展翅高飞的寂寞感,变得越来越能干的莱娜,会不会因此疏远我这个无能的哥哥呢?就算不疏远,也会因为大量的工作,而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总是对我撒娇,我和一起躺在床上。依偎着我聊天了吧?

    关于这个问题,我深沉的想了想,仔细回忆了一下前段时间我和宝贝妹妹的相处情况,发现并没有出现我的顾虑,反而……莱娜好像变得更爱撒娇了,补充妹之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话说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数年了,或许是我自己捣鼓出来的但是我现在真的不懂。

    妹之力,那到底是什么玩意?莫非莱娜也有隐性宅女的属性,才会相信这种奇奇怪怪的说法?

    两个宝贝女儿公主。见我们回来。很是热情,扑到我的怀里撒娇一番之后,又向蒂亚凑过去,不断好奇的问东问西。比如说现在到底该叫你蒂亚妈妈好。还是像以前一样继续叫蒂亚姐姐?

    一个个的问题。弄的蒂亚很是害羞,但俏脸上却是忍不住笑颜灿烂如花,这些问题可比直接的恭维更让这个藏不住心事的小丫头开心。

    “终于回来了。好感动,来,维拉丝,抱一个。”我的目光却瞄向了小狗狗维拉丝,一个多月没有调戏她了,对她害羞的模样怪想念的。

    本来摇着小狗尾巴迎上来的维拉丝,一见我的举动,立刻发出悲鸣,熟练的哧溜一下躲到了琳娅的身后,探出一双黑宝石般漂亮纯净的眼眸,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我,似在发出“大人你又想欺负我了”的温柔抗议。

    “没办法,那就两个人一起抱吧。”我嘿嘿一笑,将双臂展开,作势要将琳娅和维拉丝一起抱上的样子。

    然后忽然一个转折,将在旁笑盈盈看着这一幕的莎拉小萝莉抱在怀里,微微一抬,这粉可爱粉温柔的小萝莉就脚尖离地的被我抱了起来。

    “大哥哥怎么能偷袭!”莎拉措不及防,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我得手,只能气鼓鼓的在怀里抬起头,笑看着我。

    这小萝莉外表娇小,内心却已经人妻属性满点,并不像维拉丝那样害羞,明明早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在大家面前被我一抱,还是会立刻脸红冒烟。

    此时,她那稚嫩绝美的脸蛋只有些微微泛红,而且这分吹弹可破的红晕,更多来自见到我的喜悦而并非被抱住的害羞,那双绯红色的眸子,注视着我的目光更是毫不掩饰的似水情深,简直能把我的心融化掉,恨不得一辈子抱着这萝莉妻子不放。

    “想来想去,还是只有我家的沙拉最乖巧听话,所以先抱你。”我无辜的眨了眨眼,哄道。

    “是吗?就算大哥哥是在撒谎,我也喜欢听。”莎拉笑逐颜开,纤细手臂主动搂上我的脖子,微微用力,将娇躯向上一拉,那张毫无瑕疵的脸蛋便凑近过来,在我的脸蛋上啾的亲了一口。

    于是我悲哀的发现,我已经完全没办法抵抗莎拉的魅力了。

    亲昵一番之后,我正了正色,抬头挺胸,摆出大男人的气势,对琳娅努了努嘴。

    “维拉丝不着急,迟早的事,小妮子,你是自己来,还是逼我用不得已为之的可怕手段。”说到最后,我故作险(淫)恶(笑)。

    “虽然有些想见识一下吴大哥的可怕手段到底是什么,不过还是算了,快点看到维拉丝害羞的样子才是正事。”

    机智的琳娅,说了一番让大家深以为然的话,便主动抱上来,和我拥抱在一起。

    然后,我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无处可躲的维拉丝,搓揉着手,一步一步向她逼近:“我的小狗狗,放弃挣扎吧,你已经被包围了。”

    “呜呜呜,琳娅,你怎么能出卖我?”被我逼到角落的维拉丝,泪眼汪汪的看着将她无情抛弃的琳娅,充满不解,似在问天,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冰冷残酷?

    “什么叫出卖,这叫审时度势,站在了正义一方。”

    “咦……咦咦?欺负我是正义行为吗?”缩在角落里的小狗狗,用微微上仰的迷茫无助抗议目光的看着我,光是看上一眼她现在的样子,就能将人内心的怜爱之情引发大爆炸。

    “正义必胜,德玛西亚!”我高喊一句,就不顾维拉丝的悲鸣,将她抱在怀里,并且低下头,轻柔的,温柔的,在她脸颊上轻轻问了一口,呵着她白皙敏感的耳根,说了一句。

    “我回来了,维拉丝。”

    这小狗狗带着幸福的面容,对我温柔的点了点头,轻应一声,欢迎回来,然后额头噗一声冒烟晕倒过去了。

    很好,今天的日常任务完成了。

    接下来还有谁,我今天要以一当百,逆天给你们看!

    目光豪气的转了一圈,最后落到小黑炭身上,这不是还有我家的小黑炭没有打招呼抱抱吗?

    但是,可恶的敌人,万恶的黄段子侍女却已经先我一步将小黑炭占为己有,用温柔妈妈的虚伪面具,掩饰了她那颗放荡不羁嚣张肆意的黄段子灵魂,正在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嘘寒问暖,这笨蛋侍女敏锐察觉到了我的狩猎目光,忽然警惕的向我一瞪,抱紧了女儿。

    哈哈哈哈,没用的,没用的,你那单薄的身体,又怎么能护得住小黑炭?既然这样,我干脆将你们两个一起抱上,来个母女双杀……呃,等等,不对,这台词怎么看只要我一说出口,明年份的节操都能预支掉。

    混蛋,到底是谁又在企图窥视我的宝贵节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