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四章 来自熊人族的消息
    ***************************************************************************************************

    第二天,我被阿卡拉叫了过去。

    “亲爱的吴,坐吧。”

    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光顾阿卡拉的小帐篷了,竟忽然有点怀念,再品尝阿卡拉端来的清神水,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

    还是第一世界好啊,在第三世界,若是换成拉斐尔给我的清神水,我已经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该怎么跑路了。

    “阿卡拉奶奶,把我叫来有什么事情吗?”坐定之后,我好奇问道。

    “是有件事想和你说,不过不急,可以浪费点时间,先和我这个老婆子说一说你这段时间的经历吗?”阿卡拉面目慈和的呵呵笑着,泛白的眼睛露出悠然神色。

    “当然可以了,不过拉斐尔大人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吗?”我正了正身子,有些不解。

    “她的确是和我说了,但纸上的东西终究没有你亲口说那么详细,而且她呀。”仿佛想到了什么,阿卡拉笑着无奈摇头。

    “我这个老朋友,如果是一些无关紧要,不涉及联盟的事情,她可是会隐瞒我的,这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原来如此,让拉斐尔隐瞒不说的事情。不正是她那丁点的糗事吗?阿卡拉想从我的口中套出来,看来这对闺蜜之间也没少勾心斗角呀,这个世界真是太糟糕了。

    我心里一乐,拉斐尔这会儿是疏忽了,看我不在阿卡拉面前将她曝光,撒绮丽可是偷偷告诉了我不少她我行我素的魔女作风。

    眼珠子一转,我开始考虑从哪一件说起,顺便将这次去第三世界的经历也说一说,在三个世界的赫拉迪克负责人的撕逼大战中,我着实受了不少难言之苦。这些苦正好需要向谁诉苦一下。

    于是我一改平时沉默冷裤斗篷男的作风。不用阿卡拉提问,嘴巴就唧唧歪歪说个不听,一回过神来,糟糕。好像自己的糗事也说了不少。也罢。反正我糗惯了,阿卡拉还能不知道我那猪突猛进的风格?

    “原来如此,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想到你又经历了如此曲折精彩的事情,听的我这个老太婆心旌摇曳,若是再年轻个三五十岁,都想也学你去冒一冒险了。”

    阿卡拉微笑的点点头,话是这样说,脸色还是很平静,因为这里面的大多数事情,她都已经从拉斐尔那得知。

    “阿卡拉奶奶,你觉得鲁科加斯大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想了想,小心的求问道,或许睿智的阿卡拉会给我一个更加准确的答案。

    “我也说不准,不过现在看来,它和西希之王一起消失,已成定局,自那以后,第一和第二世界的混沌避难所里,西希之王已经再也没有出现过,大魔神迪亚波罗的三大爪牙,已去其一。”

    说到这里,阿卡拉顿了一顿,沉思片刻,继续说道:“至于这两个人是不是一同……我无法肯定,如果让我猜测可能性的话,我觉得,鲁科加斯大人没死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巨人一族是个古老而神秘的种族,他们的文明历史比我们人类还要久得多,几乎是暗黑三世界创始以来就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和智慧,要说比不上谁,那也只有天使恶魔和巨龙。”

    斟酌着台词,阿卡拉食指轻点扶手,有些不大肯定。

    “据说,有这样的一个传说,巨人族好像有一个属于自己种族的神秘空间,叫巨人之塚,类似于龙墓一样的存在,是每一个巨人最终的归所,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我想,即便当时鲁科加斯大人再怎么疲弱不济,至少回到巨人之塚的能力还是有的,不是可以借此躲避西希之王的追杀吗?”

    “这样说来,说不定我们以后还有和鲁科加斯大人见到的机会了?”

    我眼前一亮,虽然阿卡拉再三强调这只是个不靠谱的传说,但还是让我得到了信心上的鼓舞,忽然就觉得,鲁科加斯一定还活着。

    “或许能,或许不能。”阿卡拉犹豫了一下,有种不忍心告诉我事情真相的面色。

    “吴,你知道鲁科加斯大人让你选择传承的背后意义吗?”

    “背后的意义?是什么?”

    “其他我不知道,但是其中一个,我觉得可能性很大,鲁科加斯选择传承者,已经是一种变相的说明,他因为某些理由,并不想被卷入暗黑大陆和地狱一族的战场泥潭之中,在消失之前帮我们带走西希之王,已经是他对我们的最后一次恩泽,所以,就算他现在还活着,会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那也很难说。”

    “是这样么?不管怎么说,鲁科加斯大人很有可能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大的好消息了。”我耷拉肩膀,有些失望。

    不过,阿卡拉还真是厉害,能从第一世界那么遥远的地方,根据拉斐尔传来的文字信息,就猜测到那么东西,比起拉斐尔厉害不是一点两点,果然那个老去企图作弄我的百族公主比较适合去搞外交,嗯嗯。

    对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龙血呢,或许阿卡拉也会有办法?

    我立刻将拉斐尔临走前交还给我的红龙女王精血拿了出来:“阿卡拉奶奶,你看,我说的精血就是这玩意,我们联盟可以拿它仔细研究一下吗?我可不想喝下去,贸然变成奇怪的东西。”

    “这就是那位红龙女王的精血吗?不愧是她,哪怕时隔数十万年。依然能从她的血液里感受到那份无以伦比的强大。”

    阿卡拉接过精美华丽的水晶瓶子,轻轻荡漾着里面嫣红的血液,用苍老的手心抚摸着,声音有些颤抖。

    是吗?反正我是只能从这瓶子里的血液中,感受到蛋蛋的忧伤,就像在大海里历经千辛万苦,艰难险阻,终于找到了堆满洞穴的海贼宝藏,却发现上面冒着一股诅咒的黑气,一看就知道是不祥之物。

    “在当年。亚瑟王最依仗的三利器。其一,是她身上的神器套装,其二,是她手下的十二骑士。其三。就是这位红龙女王。”

    抚摸着瓶子。阿卡拉似沉浸在那段历史之中一般,自言自语说道。

    “特雷西有那么强?”我大吃一惊,这条百合红龙竟然能够和十二骑士相提并论?

    “那是当然。根据精灵族的史书记载,当年的亚瑟王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打败奥芬格莱姆特蕾西大人,而奥芬格莱姆特蕾西大人,也是因为亚瑟王的人格魅力才敬服于她,自愿成为她的坐骑。”

    不,那是因为爱。

    我在心里摸摸吐槽了一句,仔细一想,记得霍芬格里的确是说过,当年的特蕾西在成为亚瑟王的坐骑以后,遭到整个红龙一族的摒弃,结果这位彪悍的女王直接杀回族里,将什么长老不长老的统统痛揍了一顿,要知道红龙可是以善战而闻名,能做到这一点,特蕾西的战斗力那真是一点不需要怀疑。

    可恶,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这不是让我对这瓶精血更加纠结吗?

    “抱歉,吴,关于这瓶精血我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如果不是那位红龙女王的精血,只是一头普通红龙的,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阿卡拉的话,让我遭受到了二度打击,严重程度不亚于亚当的第二次冲击。

    “我知道了,那我该怎么办,怎么处理这瓶精血?”我垂头丧气的问道。

    “我同样没办法给你任何的答复,只不过,吴,你现在的实力提升速度已经非常快了,我觉得,你并不需要冒险去喝下这瓶精血。”

    “嗯,我知道了,那就暂时放着吧。”想了想,我精血收藏起来,深深的藏到物品栏一角,决定来个眼不见为干净。

    “对了,阿卡拉奶奶,你对亚瑟王那把传说中的剑鞘,有什么想法?”

    “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去问雅兰德兰老师更加清楚吗?”阿卡拉笑看着我。

    “这个嘛……我是集思广益,集思广益。”挠了挠头,我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已经习惯性的依赖阿卡拉了,没办法,谁让我是凡人智商呢?

    “那种东西并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甚至可能连天使和巨龙都无法完全掌控,对于现在的暗黑大陆而言,我觉得是一个灾祸,虽然有些对不起亚瑟王大人,但是我还是得祈祷她找不到最好。”

    “是吗?我还幻想着要是小亚瑟王能够找到它,一口气把地狱一族全给斩杀了,那该有多好。”傻笑几声,我目露希望的说道。

    “要是真有那么容易,这场战斗就不会僵持上万年了。”阿卡拉叹了一口气,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讨论下去了,转而又说到了我和蒂亚的婚礼,沉稳如她,也被赫拉迪克族的三位负责人的勾心斗角给逗乐了。

    最后,她才说出这一次把我叫过来要交代的事情。

    “其实,是熊人一族那边传来的消息。”

    “哦?”我精神一振,是熊人族?难道说塔莫娅出现了什么问题?

    “你猜的没错,是那位熊人公主出现了一点小小的状况,只是……”

    “只是什么?”见阿卡拉忽然迟疑起来,我着急问道。

    “只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因为这是塔莫娅殿下的两位随从,内塔和外塔传来的求助,而并非来自熊人一族的正式求助。”

    “是内塔和外塔他们私自的求助?”我皱起了眉头,顾不得吐槽这两位熊人根本的奇葩名字了。

    “换言之,他们两个觉得有必要寻求我们的帮忙,但是熊人族那边却觉得不需要,是这个道理吗?”用着凡人级的智商。我小心的揣测道。

    “简单来说,应该就是这样,正因为如此,我才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万一一个弄不好,很有可能会出现反作用,伤害到我们和熊人一族的感情。”

    阿卡拉细细啜着清神水,少有的举棋不定说道。

    “我们和熊人一族有什么感情吗?”

    我一脸黑线,貌似正是因为熊人族对我们人类当年的所作所为心有怨恨,信不过我们。才不愿意向我们发出求助吧?

    “这个嘛。以前没有,现在不是有了吗?难道说你和塔莫娅殿下的关系还不够?”阿卡拉笑的贼像一头老狐狸,让人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我和塔莫娅的关系是一回事,联盟和熊人族的关系又是一回事。仅凭我们两个人很难让熊人族消解对我们的芥蒂。”我摇了摇头。

    “这番话说的很在理。吴。你也越来越像个长老的样子了。”阿卡拉笑眯眯的打量着我,仿佛重新认识了一次般。

    “您就别打趣了,现在该怎么办。阿卡拉奶奶到是给个说法呀。”我翻了翻白眼,头疼问道,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好呢?

    “不急,不急,我们不能自乱阵脚,熊人族那边不着急,我们更不应该着急,得好好分析一下,或许这会是一个拉近联盟和熊人族关系的契机。”

    阿卡拉脸上的调侃笑容一淡,言语之中,带着深深的筹谋睿智。

    “我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又问道。

    “当然是先把你和蒂亚的婚礼完成再说,难道说你敢放整个赫拉迪克族的鸽子?”阿卡拉无奈。

    “我和你说这件事,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同时不要着急,你和塔莫娅殿下之间不是存在某种灵魂联系吗?应该能感应得到,她现在并没有危险吧。”

    “嗯,是的。”

    “内塔和外塔的求助,以我看来,也是太担心塔莫娅殿下的安危了,他们应该是想通过你和塔莫娅的关系,让你把塔莫娅殿下给召唤出来,这样一来塔莫娅殿下的危机自然而然就解除了。”

    “是的,很有可能。”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内塔和外塔这两个憨大个,心思还真好猜。

    “但是,很有可能塔莫娅殿下,正在进行某种重要的,关系整个熊人族的事情,这也是熊人族为什么不向我们发出求助的愿意之一,加入我们贸然答应内塔外塔的请求,那岂不是害了整个熊人族?所以必须等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

    想了想,阿卡拉安慰我道:“这样吧,吴,你先安心完成和蒂亚的婚礼,我让人和内塔外塔去一趟熊人族,看能不能让熊人族接受我们的好意,熊人族隐居在亚瑞特山脉的深处,这一来一回,起码也得花费十天八天,时间刚刚好。”

    加入塔莫娅并没有处于危机之中,这个办法的确是很周到,我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了,只能点头同意,让阿卡拉去安排。

    ************************************************************************************************************************************************************************************************************************************************************************************************************************************************************************************************************************************************************************************************************************************************************************************************************************************************************************************************************************************************************************************************************************

    有点重要事情需要外出一会儿,先上传,等回来再补完,忘大家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