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八章 阿琉斯,新朋友
    ***************************************************************************************************

    我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吧,安其拉小队刚凯旋归来,想必早已经身心俱疲,让她们好好休息一觉吧,想见面的话,以后有的是时间。”

    “这样也好,等会我去通知她们一声好了。”

    图拉科夫无所谓的耸肩,冒险者这种生物,对时间的流逝真的不是那么敏感,等多个一年半载,相当于是一两次的历练时间,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嗯,那我们下午就要回去了。”

    “那么快?”大家讶然。

    “这次早一天回去,下次早一天过来嘛。”我咧嘴一笑,随便糊弄了个借口,实则是怕撒克隆那边等急了,派人杀过来催促。

    “这样做也对,你和蒂亚的婚事,还是快点完成比较好,我可是听说了,人家小公主等小弟等了足足十多年。”

    身为女人的萨绮丽,自然更了解女人,虽然这个消息可能只是道听途说,但如果是真的,那那位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可谓是情深意重了。

    “哦,真的真的?快点说来听一听,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沙希克和图拉科夫的八卦之魂燃烧起来了。

    “这个……咳咳,该这么说呢。我要说是,你们该说我在炫耀了,我要说不是,好像又有点对不起蒂亚,不,不管这么说,是我对不起蒂亚。”

    回想起小丫头这十年来明里暗里的主动,我那不堪重用的大脑,既然清晰无比的闪过一幅又一幅重要的画面,从第一次见到蒂亚开始。一直定格到前几天的婚礼仪式。每一幅都让我感动和内疚。

    “噢噢噢,你这混蛋,这不是已经炫耀了吗?”听我这样一说,图拉科夫顿时鬼哭狼嚎起来。和沙希克一起联手。代表广大男人对我实施了制裁。

    “我也想像新人小弟一样。能有个苦苦等待我十多年的痴情恋人啊,可恶,为什么好事都让新人小弟给占尽了。”

    尤其是还打光棍的图拉科夫。更是几乎流出了心酸泪水。

    “必须是八块腹肌的。”沙希克在一旁提醒。

    “对对对,必须是八块腹肌的对我苦苦痴恋的野蛮人美少女……等等,不对,我图拉科夫的要求什么时候那么底了,你这家伙别误导我,至少也得是十二块腹肌的!”图拉科夫转眼一想,不对,这是敌人的歹毒阴谋。

    “你上次不是说至少要十四块腹肌的么?”沙希克戏谑道。

    “你管我,我降低要求了不行?”图拉科夫怒火中烧,曾经联手对付我的男人同盟一下子瓦解,开始内讧了。

    十二块腹肌的野蛮人美少女……抱歉,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想到野蛮人奇怪的审美观,我打了一个冷战,心里连忙默念莎拉小萝莉沙拉小天使沙拉小可爱一千遍,才算洗脑成功,忘掉脑海里渐渐呼之欲出的猎奇画面。

    不管怎么说,这次走的有点随便,临时决定下来,幸好自己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东西,贝雅和蒂亚那边也早就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动身。

    就是恰西,因为胆小谨慎的个性,被我抛在第三世界孤身一人,虽然有拉斐尔对她热情有加,但怎么看都更像是羊入狼窝。

    得知我离开的消失,这善解人意的野蛮人美少女——因为上午的事情,我必须郑重解释,这是代表广大男性眼中的真正意义上的美少女,并非图拉科夫以及广大野蛮人眼中的十四块腹肌的野蛮人美少女。

    这善解人意的野蛮人美少女,虽然没有挽留,但送别时偶尔露出的彷徨无助,仿佛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一般的表情目光,还是让我很不忍,不过,这既然是她选择的路,那谁也无法帮她,就如同她当年第一次离开哈洛加斯,踏上罗格营地成为一名菜鸟铁匠的时候。

    叮嘱了恰西好一阵子,又保证下次来一定捎上拉苏克夫妇的话,恰西才渐渐安心,她是个坚强有毅力的女孩,无论条件再怎么艰苦,只要内心的铁匠之魂不灭,都能咬着牙挨过去,况且第三世界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这里有那么多人照顾关心她。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下次再见吧。”启动定位传送时,我向送别的众人招了招手,心里充满暖意,下一次见面的时间,不会太久,第三世界将会渐渐成为自己新的行动据点。

    “一路小心,可千万别又被卷到奇怪的地方……呜呜呜~~~”大嘴巴图拉科夫哈哈笑道,一脸豪爽的没把话说完,就被其他人怒视着摁道在地,拳打脚踢,让他乌鸦嘴。

    最后看到这一幕的我,肚子都快笑抽了。

    光芒一闪,下一刻,我们出现在了罗格营地,没错,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虽说对改良过的定位卷轴有信心,上次寻找小亚瑟王也成功的来回,但毕竟有那次例子在先,每次回来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心惊胆战,嗯,真的是一点点。

    我兴奋的张望,却没有发现,看到我们的出现,几个浑身笼罩在斗篷里面的神秘法师也露出兴奋目光,匆匆消失。

    结果,还没等我回到家,和女孩们见见面,就已经被人半路拦截。

    “克莱西纳奶奶。”看到眼前忽然出现的人,我和蒂亚都惊讶的叫出了她的名字,可不是第二世界赫拉迪克族的负责人克莱西纳么?

    尤其是我。因为泰恩在第三世界做的那些事情,虽错不在我,但是每想到克莱西纳和撒克隆,还是会有些心惊胆战,不知道这两个热笑呵呵的外表下隐藏着怎么样的怒火。

    “是我,孩子们。”克莱西纳和蔼的冲我们笑着,但我似乎从她的目光里看到了刀光剑影。

    “阿卡拉奶奶,你怎么也在?难道说……”

    和克莱西纳一起出现的,既然是老狐狸阿卡拉,一声不吭的。差点没发现她的存在。这两个人凑在一起,更是让我小心肝噗通噗通直跳。

    阿卡拉似看穿了我的想法,拥有着无需质疑的奥斯卡演技的脸上,露出了无奈表情。

    “亲爱的吴。可不是我出卖你。是克莱西纳长老早就在这里埋伏好了你。”

    想起刚才几个匆匆离去的神秘法师。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克莱西纳早就布好了黑手。但是阿卡拉你那么恰巧出现在这里,跟我说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鬼才信呢。

    “原本我就和撒克隆商量好了,先在第二世界举办像样一点的婚礼,等最后在第一世界举办最隆重的婚礼,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吗?”

    克莱西纳一脸装傻的无辜,笑的比我还人畜无害,仿佛真的只是适逢其时。

    如果是在泰恩举办我和蒂亚的婚礼仪式之前,跟我说这番话,我百分之百相信,因为这的确是商量好的原定事项,但是被泰恩那样一搅和,你和撒克隆心里没有小九九,那才叫怪呢。

    我心里暗道,但是被克莱西纳笑呵呵的和蔼目光盯着,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个……我知道克莱西纳奶奶你的意思了,但是,至少让我回个家,见一见女孩们吧。”

    “凡长老,不,是亲王殿下。”这个外号不知何时从第三世界流传出来,被克莱西纳叫的朗朗上口,却让我打了一个冷战。

    “良辰吉日,时不我待,我已经算好了日子,明天就是举行你和蒂亚的婚礼的最佳时机,虽然我知道亲王殿下您和其他几位妻子的感情极深,但也不差这两天的时间吧,等举行完了再说也不迟,可以吗?”

    克莱西纳露出可怜哀求的目光,我心道骗鬼呢,要是我们再迟一两天回来,那岂不是错过良辰吉日了?

    虽然明知道这是她的演技,但我还是没办法狠下心来拒绝这样一位老人,想了想,如果是明天举行婚礼的话,也花不了几天时间,于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办吧,阿卡拉大长老,您的爱将就先借我一用了。”

    在我点头的一瞬间,克莱西纳一改苦愁之色,眉开眼笑,对阿卡拉招呼了一句,在这只老狐狸笑眯眯的首肯下,拍拍手,一帮法师宛如黑社会般忽然出现,将我和蒂亚团团包围,【护送】着我们掉头走向传送阵的方向。

    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克莱西纳和撒克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和蒂亚面面相窥,一头雾水,但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这两个人斗来斗去,总归我和蒂亚的婚礼是不会改变,出现意外,其他就随克莱西纳和撒克隆怎么勾心斗角吧。

    在阿卡拉的【温暖】目光送别下,我们接连坐着传送阵来到了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不用说,贝雅她们自然也一路跟了过来。

    当我们出现在赫拉迪克族的传送阵时,平台下方顿时响彻起了震天的欢呼声,低头一看,人头涌涌的赫拉迪克人,正用热情的眼神欢迎着我们两个,欢迎着未来的女族长和亲王殿下到来。

    克莱西纳好心计呀,这是想发动群众的力量,造成既定事实,生米煮成熟饭,不给撒克隆任何翻盘的机会呀。

    我心里暗道,不过与我何关?还是继续装傻,让两人斗去吧。

    我和蒂亚刚到第二世界赫拉迪克族不久,消息就传开了,最先跑来凑热闹的,是就在第二世界历练,恰好又回到了城镇休整,立刻就得知这个消息的肯德基和汉巴格小队。

    “哟,长老大阁下,好久不见了,最近日子可滋润着呀。”这群人笑嘻嘻的。带着男人都懂的ai昧目光,一见着我就立刻团团围上,勾肩搭背。

    “你们就是特地过来调侃我的吗?”我无语拍开这群家伙的手臂,忽然看到小动物一般的阿琉斯转身,想悄悄溜走,立刻一个闪身将她拎住。

    “阿琉斯,见到我这个老师不打招呼,想去哪呢?”

    “放开,阿琉斯,老师已经。不再是。阿琉斯的,那个,老师了。”这小家伙,手舞足蹈的挣扎着。这一边嚷嚷道。

    “这话怎讲?”我大奇。是不是卷纸筒拍多了。阿琉斯已经忘了我这个老师了?

    “我的老师,才不会,和女人。结婚。”

    我差点没被一口气呛死,原来这家伙闹别扭,既然是为了这个,我竟成了腐女党的叛徒?

    “我说。”我强行将阿琉斯转过身,面对着自己,目光直视,片刻后才无奈的说明。

    “就算除开这次和蒂亚的婚礼,我也早就结婚了,你的反应弧是不是有点略长?”

    “竟是,这样!”阿琉斯一副刚刚察觉到事实的真相,很震惊的样子,火红色的漂亮眼眸扑闪扑闪的,晶莹闪烁,似乎想哭了,拜托,想哭的人是我才对吧。

    “这种事情早该察觉到了吧。”

    “原来,老师早就,已经,秘密的,背叛了,组织。”

    老子是光明正大结婚好不好!你他喵的回营地见过维拉丝莎拉琳娅她们几次了?哪来的秘密背叛?还有组织到底是什么玩意?我什么时候加入过奇怪的关于腐女的组织了?

    我龙颜大怒,拎着阿琉斯将她一把固定住,掏出对阿琉斯神器卷纸筒跃跃欲试。

    ”呜呜呜,不要,不要,老师,欺负人。”阿琉斯一看卷纸筒,顿时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摆出抱头蹲防的大小姐姿势。

    “还敢不敢说莫名其妙的话了?”我拍着卷纸筒,露出威胁之色,对付这思想天马行空小腐女,就得用一点暴力才行。

    “搞毛啊!”

    “……”啪嚓啪嚓,十字型的青筋自额头上冒了出来,这小腐女,还敢顶嘴。

    “你再说一遍试试?”

    “你是好人!”

    “混蛋,欺师灭祖的家伙,看我不拍光你十年份的记忆!”乱吼吼着,里肯和汉斯他们连忙拉住我,让我别冲动。

    “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人安静了?”就在这时,贝雅丫头嚣张的声音传来,回过头一看,可不是这笨蛋公主带着她的笨蛋侍女过来了。

    “我在我的屋子里,爱怎么吵嚷就怎么吵嚷,去去去,你管不着。”我无奈的挥斥着手,忽然一顿,仿佛想到了什么。

    “阿琉斯,你认识吧。”将还对我露出气呼呼之色的阿琉斯硬是扳到贝雅面前,我笑眯眯的介绍道。

    “在营地见过几次,是那个整天叫你老师的人对吧。”贝雅想了想,有点印象,毕竟里肯汉斯的小队已经是我家里的常客了。

    “所以说,能和她交个朋友吗?”我脸色一肃,用有史以来对贝雅最认真的表情发出好友申请……帮阿琉斯。

    “干……干嘛忽然一本正经的,就算你这样说,这种事情又不是动动嘴就可以的……好吧,看在笨蛋吴你诚心诚意的份上,本殿下就试一试好了。”

    贝雅被我一脸正经的样子给镇住了,顿了片刻后,终于勉强点头同意。

    “噢噢噢,汉娜终于能交上朋友了?”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感动了,尤其是汉斯,泪水一下子就汹涌的从眼里滚滚而出,仿佛终于看到不成器的妹妹考上了名牌大学。

    “干什么啊……这些人……”贝雅被这样的场面吓到了,一脸的莫名其妙。

    “别理这些奇怪的家伙,来,阿琉斯,有朋友了哦,从最基本的开始做起吧,先打个招呼。”

    “可是……可是……”阿琉斯有些彷徨不安的回头看我一眼,在我满眼的鼓励当中,终于鼓起了勇气,向贝雅踏前一步,深呼吸了一口,忽然抬起小手指着对方。

    “你……你是好人!”

    噗通一声,我们集体摔倒在地。

    阿琉斯你这笨蛋啊啊啊!!!

    “怎……怎么回事,这家伙,说出的话让人莫名不爽,难道是打着交朋友的幌子,来戏弄本殿下吗?”贸然被发了一张好人卡的贝雅,满脸不爽。

    “不是这样的,只是这家伙的口癖,口癖对吧,阿琉斯。”我使劲的捏着阿琉斯的小手,贝雅丫头虽然是个笨蛋傲娇,但作为朋友而言,我觉得很合适。

    “没错,这是,阿琉斯的,口癖。”阿琉斯慌忙点头,为了证明这一点,我转过身指着我。

    “你是老人。”

    又是一记好人卡送上,偏偏目光还是那么的纯真无邪,让这句话的杀伤力十倍增加。

    我捂着胸口,为了阿琉斯的未来,痛苦的点了点头,我是好人,我全家都是好人总行了吧混蛋!

    “是这样么?”贝雅也是笨蛋,轻易就被这这种漏洞百出的借口说服了,她轻咳一声,微笑的上来伸出手。

    “我是贝雅,很高兴认识你。”

    哦哦,这不是很优雅,很和善的笑容么?总是能保持现在的笑容该有多好,为什么面对我和蒂亚的时候就那么傲娇?

    “嗯。”阿琉斯有些怕生的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两只小手最终握到了一起。

    喔喔喔!!!历史性的一刻!

    ***************************************************************************************************

    最近的订阅有些低迷呢,希望大家都能支持一下订阅,小七会试着加快剧情进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