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第二次婚礼仪式
    ***************************************************************************************************

    见我一脸的不安愧疚,老马忽然露出成熟的一面,目光温暖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凡老大,你也别太难过,觉得对不起维拉丝她们,要知道,你现在的婚礼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联盟,为了让赫拉迪克族和我们更加紧密的团结,我相信拉尔也是讲道理的。”

    “谢谢你,老马。”我擦了擦眼角的感动泪水,抬起头,忽然面无表情快速问了一句。

    “真心话呢?”

    “可恶啊啊啊混蛋啊啊啊我也想为了联盟为了让哪个族落和我们更加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娶个绝色贤惠热情开朗的公主殿下啊啊啊!!!”老马立刻满地打滚痛哭流涕起来。

    我就知道……

    这时候,一直默不吭声的白狼走上来,也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转身就走,由始至终没有说过一个字,酷的掉渣。

    “白狼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目送他离去的背影,我不大肯定的小声对库特问道。

    “是有点生气。”身为白狼队友的库特,肯定了我的猜测。

    “为了什么?”我又是有些心虚。

    “是啊,到底为了什么呢?或许是为露西亚大姐感到不忿。或许是因为……妹妹的关系?”库特带着微妙的表情自言自语。

    为小狐狸感到不忿我能理解,但是为莱娜而生气是闹哪样?白狼这死妹控,性格越来越怪了,我继续缩了缩脖子,暗自嘀咕。

    ……

    继老马他们之后,来的熟人越来越多,有些是很眼熟,但我这捉急的大脑却没办法叫出名字的,已经渐渐开始应付不过来了。

    为了避免更多的尴尬,我只能以准备婚礼为由躲到屋子里。一切让里肯汉斯老马他们去招呼。反正这些家伙都属于广交好友类型的人,一会儿就能和大家混熟,然后把我这个主角彻底忘记掉,对。把我忘掉吧。让我一个人隐藏在无人知晓的黑暗角落。和孤独寂静为伴,我就是这样的孤僻死宅。

    莫名的自豪了一把,眼看天色已经将近黄昏。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从传送阵里涌出来,赫拉迪克传送站今天已经是超负荷运行,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幸好克莱西纳机智,早有预料,临时搭建起了几个简易的传送阵分流,不然的话,几个小时前我们大概就能看到传送阵爆炸的礼花先我和蒂亚的婚礼一步绽放了。

    蒂亚在来到赫拉迪克族时,就已经被克莱西纳她们带走了,新娘子嘛,当然有许多事情要准备,不像我这个光棍新郎,把衣服一穿就能走马上任,化妆打扮什么的,反正也不能给我这张凡人脸加多少分。

    一天时间啊,是不是赶了点?

    趴在窗台边看着外面的街道,我心里发出感叹,眼前的一切都好像是点了x2的快进一般,节奏走的飞起,甚至让人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比如说眼下就有一群家伙,因为旅馆在下午的时候就已经住满了,而茫然四顾,好像被神抛弃的孩子。

    有一些机智的冒险者,已经在寻找类似广场之类的宽阔地方扎帐篷了,甚至有人想直接把帐篷扎在中央广场,明天一醒来就能坐等婚礼开始了。

    克莱西纳当然不能让这些人这样做,你以为是黑色星期五排队买肾6啊?明天要举行婚礼的神圣场所,岂能让这些凌乱的大大小小帐篷所占据,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些人眼看赫拉迪克士兵看的紧,没办法进入中央广场,于是干脆就在中央广场附近的屋顶上毛毯一裹,帐篷都不用搭了,以冒险者的体质,冻那肯定是冻不坏的。

    结果,中央广场周围的房顶上,仿佛成了晾咸鱼的地方,反正从地面往上看像是这样,一条条五颜六色的裹着毯子的【咸鱼】密集摆在屋顶上,偶尔翻个身,谓之咸鱼翻身。

    据说克莱西纳看到这一幕,差点气坏了,冲动之下想过取消掉笼罩整个赫拉迪克城镇的空调魔法,让这些厚脸皮的家伙体验一下什么叫沙漠中心的夜晚,什么叫曙光女神的拥抱,等第二天早上醒来,肯定能在屋顶上看到一条条结霜的硬邦邦冻咸鱼,从倾斜的屋顶滑下来,冻成狗,摔成驴。

    等到了夜晚时分,我窗外下面的街道也被大大小小的帐篷占据了,这时候,我才明白克莱西纳的深谋远虑,第二世界的人口是第三世界的十倍百倍,冒险者数量也要翻几番,克莱西纳急着办我和蒂亚的婚礼,除了和撒克隆勾心斗角以外,也是防止只有城镇大小的第二世界赫拉迪克族被涌入的客人撑爆啊。

    哦呀,说曹操,曹操就到。

    忽然,我伸出窗外的脖子一缩,将身体完全遮掩在墙壁里面。

    窗外下的街道一头,忽然出现惊人的气势,人影未见,就已经有了火牛阵一般的滚滚气浪袭来,可怜那些扎在路中央的帐篷,直接就被碾压过去了。

    这些摆成坦克阵一样来势汹汹的家伙是谁,想必是个人都能猜到,正是来自第一世界赫拉迪克族,在听到消息以后,好不容易放下手头上的要紧事情跑来问罪的撒克隆和他的一众打手团……哦不,是小伙伴。

    眼看一场撕逼大战在所难免,在撒克隆法师团后面,冒险者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尾行而去,一个个脸色兴奋的。仿佛接下来的一幕比我和蒂亚的婚礼还要精彩,已经有不少人在打腹稿,为接下来的酒吧头条而努力了。

    可惜这些人注定要失望了,撒克隆和克莱西纳就算再怎么闹,前提条件也是为了赫拉迪克族的繁荣,怎么能拿一族的名声出来挥霍,这些冒险者一路跟到赫拉迪克长老驻点,外面的隔音结界唰唰一开,十多名士兵堵在门口,虎视眈眈。杜绝一切非法闯入者。

    愚蠢的人类哟。

    我淡淡猫了一眼。就打着哈欠滚上床,准备休息,明天是婚礼仪式,还是留点精神吧。今晚就不变身圣月贤狼修炼了。

    结果眼睛刚合上。窗檐上就传来失望洋溢的气息。隐藏结界破开,一道雪白的身影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发现的情况下无声消失。

    我被吓的不轻,这变态天使果然在外面虎视眈眈。还好我机智没有变身,否则今晚光是应付爱娃儿就得心力憔悴。

    重新安心的合上双眼,窗外继续传来喧嚣声,似乎还有源源不断的人从各个地方赶来,打算一睹这场奇特的婚礼。

    在吵闹声中,我的心却是一片安静,就如同黑夜暴雨时,躲在牢固的屋子里温暖的被窝中,十分有安全感。

    在这份安心中,美美的一觉睡到天亮,迎来了婚礼当天。

    房外传来咚咚咚的局促声将我吵醒,还在睡意朦胧中,一帮混蛋就不顾斯文扫地,破门而入,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将我从床上拉下来,七手八脚的举在头顶,宛如抬着祭品一样。

    “你们想做什么?”我一边挣扎,一边声色俱厉的怒喝,希望能将这些家伙镇住,低头一看,老马,库特,里肯,汉斯,还有高特大猩猩,这些最熟悉的人都成了作案凶手。

    话说这头笨蛋猩猩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混蛋,快点把他关到笼子里,弄回动物园去!

    “凡老大,你都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睡大觉,要让新娘等到什么时候?”老马总算还有点良知,提醒了我一句。

    现在已经很晚了吗?

    我迷糊的往窗外一看,可不是吗?太阳都已经完全冒出头了,换做是平常,这是个很正常的清爽早晨时间,但是放在婚礼当天,这个时间可就晚了。

    “我知道了,我自己走,你们把我放下!”虽说睡过头是我的错,但是这些乘机起哄的家伙也不能饶恕,让我下来,我让你们知道今天的太阳为什么会那么红。

    “已经来不及了!”仿佛窥出了我的心思,这些人无论我怎么挣扎威胁,就是不肯放手,就这样像抬着祭品,将我当成是一头烤乳猪的抬出房间,抬下楼梯,抬到浴室,然后齐齐喊一二三,用力将我整个人扔了进去。

    哎哟卧槽!

    这些混蛋,像甩糖油似的,用力一抛,我在半空连打三个滚,还是没来得及调整身姿,随着一阵噼啪哐啷的声响,和脸盆水桶等等一起滚倒在地。

    “还不快点把身子洗白了,小心今晚蒂亚不让你上床。”他们调侃了一句,就迫不及待的将门关上,一哄而散。

    混蛋,混蛋,你们这些家伙的恶行我都记在小本子上了,来日方长,哼哼哼。

    我哼哼唧唧的爬起来,看看狼藉的浴室,算了,既然都已经被扔来了,干脆就这么洗吧。

    而后,作为代表的哈加丝送来礼服,还是那一身白袍,只不过是款式有所变化,总感觉很随便的样子,让我大叹男人在衣装打扮方面没有人权。

    换上之后,感觉还行,似乎比第三世界那套更精致裁体一些,总之本德鲁伊的帅气值又向上浮动了个十点八点。

    顺便一说是千分满分制。

    出到门外,哈加丝和克莱西纳已经在笑脸等候着我,一辆马车刚好停摆在门前,仔细一看,不是我和蒂亚上次来的时候被强行安排巡礼所坐的那辆吗?

    “请吧,亲王殿下,可不要让蒂亚公主久等了。”克莱西纳热情的牵着我的手,看样子我要是站着不动,她就要把我硬拉上马车了,果然是个作风强硬的女人。

    不知道她昨天和撒克隆是怎么吵的。又是怎么说服撒克隆的?

    我忽然冒出了好奇心,现在婚礼能够正常举行,说明昨晚气势汹汹跑来问罪的撒克隆和他的小伙伴已经被安抚下来了,不知道克莱西纳用的是什么理由和手段。

    上了宽大的马车,我一个人坐在后面,哈加丝和克莱西纳坐在前排,六匹似马一般的健壮角兽,迈出强而有力的蹄子开始漫步,拉动着马车徐徐前行,保持在一个缓行的速度。此时街道两边已经挤满了围观的人。

    换句话说。又到了被强势围观的羞耻play时间。

    还好,哈加丝和克莱西纳都知道我的性格,一路上时不时回过头和我聊上几句,不知不觉间。十分钟的车程一晃就到。到也没让我感觉多难受。

    马车停落下来的地方。竟然是中央法师塔大门前,让我惊了个呆,在哈加丝暗中拉扯下才下了车。心里暗暗担忧,克莱西纳老大,你这样做没问题吧,这是商量好的既定步奏吗?撒克隆真的不会被气疯?

    总之这时候,我只能当好一个扯线木偶,跟着仪式走了,在中央法师塔的房间里,我终于见到了离开我不到一天的蒂亚,这小丫头,一天未见,似乎又漂亮了几分,和第三世界的打扮不同,这一次她穿的是中规中矩的连衣长裙,衣领部分宛如水手服一般披向身后,直到腰间,如同一袭迷你可爱的小披风,连衣裙风格和袍有些相似,透露出几分法师的沉稳安静,儒雅睿智。

    我看呆了一会儿,才伸出手,牵住满心欢喜,在我面前害羞低下头的小丫头,这一次可没有贝雅捣乱了。

    “走吧。”

    “嗯。”温顺的低声应了一句,蒂亚轻轻迈出步伐,但是下一步就被我抱在怀里。

    “在这之前,因为今天的蒂亚太漂亮了,我先迫不及待的尝上一口再说。”话说完,不等蒂亚反应过来,便微微低头,轻柔吻上了她的香唇。

    不算短,也不算长的温馨之吻过后,蒂亚宜嗔宜喜的冲我努了努嘴,说出了几乎每个少女都说过的话。

    “只有今天才这么漂亮么?”

    “婚纱下的少女最漂亮,我的公主殿下。”捏了捏小丫头的俏脸,让她不许调皮,我将她的小手挽在自己的手臂上,两人相视一笑。

    “第二次咯,凡凡。”

    “嗯,还有一次。”

    “不对,还有两次呢。”蒂亚纠正我。

    “是是是,还有两次,那我问你,你最看重哪一次?”

    “这样的问题太难回答了。”

    “是吧,就跟你刚才问我的问题一样难以回答。”

    “凡凡又欺负人了。”

    “不欺负你我欺负谁去?”

    说着甜腻的让人牙齿发软的悄悄话,我和蒂亚齐步走出房间,走出法师塔,迎来万众瞩目,我们下意识的抬手挥了挥,霎时间,震天的欢呼声响起,漫天的彩带飞扬。

    克莱西纳老大,你就老实交代吧,到底请了多少群众演员?不对,或许还有哈加丝入股。

    牵着蒂亚的小手,在哈加丝和克莱西纳的陪伴下,我们一起上了马车,调走向中央广场驶去,这一刻,意味着婚礼仪式正式开始,不绝于耳的礼炮响起,却压不下两边人头涌涌的人群的震天欢呼,仿佛下雨一般的彩带一路飘落,铺满街道,让马车一路经过的地方变得五彩缤纷。

    此时的赫拉迪克族,就像刷了一层喜庆的彩虹染料般,变得明亮,欢快。

    “有点像马戏团……”我小声低估道。

    “凡凡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连忙缄口,以防祸从口出,哈加丝找我秋后算账。

    约莫一个多小时过后,马车总算绕着整个赫拉迪克转了一圈,最后驶入中心大道,一路向着中央广场直线前进,这条路线和上次巡礼仪式时一模一样,我特有印象。

    然而,那时候的人数远远不及此刻,目光所及到处都是人头,除了马车行驶的道路以外,每一寸空间都似被挤满了,特别是这一次克莱西纳还禁了空,不允许法师再飞起来进行三百六十度无缝围观,这下可苦了这些法师,和身强体壮的冒险者挤在一起,差点成了沙丁鱼罐头。

    算上广场那边的人,起码应该有五万人吧,是第三世界婚礼仪式的两倍人数,别看只是区区两倍,那是因为消息昨天才传开,还有许多人或者没有得知,或者没办法赶过来,如果再推迟个一两天举行,这个数字可能要再翻一倍。

    五万人这个数字,已经是只有城镇规模的第二世界赫拉迪克族所能容纳的极限,再次赞克莱西纳一个,这位老人简直就是控血帝呀。

    等来到中央广场,迎接我们的是更多人头,更多目光,稍微有点密集恐惧症的人站在这种地方,恐怕就要吓的两腿发软了。

    和第三世界的仪式相比,这一次没有了狩猎仪式,让克莱西纳和哈加丝少了许多发挥的空间,克莱西纳也是个果断之人,明知在同样的地方已经没法和第三世界的仪式相比,她选择了反其道而行,没有任何回顾兴衰,忆苦思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激昂煽情言辞,匆匆带过这个环节后,终于拿出了蓄谋已久的杀手锏。

    在没有人察觉到的时候,面带微笑的克莱西纳,轻轻将手中的拐杖一顿,就在杖尖落地的一瞬间,中央广场的正中心位置,透明的空气宛如被剥了一层下来似的,原本空无一物,在拥挤的广场显得特别突兀的地方,凭空多出了一座雕像。

    我和蒂亚的结婚雕像。

    “噗————!!!”

    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在某个不知名角落用阴险目光注视着克莱西纳一举一动的撒克隆,口中喷血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