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暗算无处不在
    ***************************************************************************************************

    十几米高的结婚雕像,由纯铜一体铸成,外表光滑圆润,毫无瑕疵,并且栩栩如生,不说蒂亚,就连我这张路上撞脸撞到哭晕在厕所里的凡人脸,都能清晰辨认出来,让人一看就知道,哦,这就是那个斗篷男长老呀。

    雕像的姿势为我和蒂亚双双站立,近距离面对着面,双手相执,因为蒂亚矮我一分,所以下巴轻微仰起,目光对视,仅此一个细微的动作,便仿佛能让人看到她目光中透露出的思慕之情,再仔细一看,两人站立的身体其实并非笔直,而是微微向彼此倾斜,倾斜的角度可能不到1度,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而这又一个细微的动作,在看出来的人眼中,便成了两人似乎在逐渐的靠拢,想要亲吻的举动,配合上蒂亚微微上仰的思慕目光,简直是再完美不过了。

    这些由最顶尖的艺术家所铸造出来的雕像细节,加上这座雕像所代表的意义,能够让人一眼看到就在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信息——这是我和蒂亚在婚礼的时候,在见证人的宣读下,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之中,手牵着手。签下誓约之吻的前一刻。

    完美,简直太完美了,虽然这座雕像是我和蒂亚从上百张图纸中选出来的,它的模样造型我早就知道了,但是实际的效果,是无论多么精美详细的设计图都无法展现出来的。

    我就不说造纸厂和天空部落里那两座黑历史雕像了,甚至,眼前这座雕像要比婚纱镇上我和阿尔托莉雅的雕像还要更加完美,这种比较并非是精致美观的方面,而是它赋予人的一种想象美。

    估计不止撒克隆要抓狂。那些精灵大师们也要抓狂了。他们引以为傲的艺术品,代表着至高无上荣耀的女王陛下和亲王殿下(?)的结婚雕像,既然被赫拉迪克一族的给比了下去,这一点也不魔法。

    仰望着这座代表我和蒂亚的雕像。我下意识的看了身边的蒂亚一眼。仿佛心有灵犀。她也正好看过来,目光对视良久,我们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幸福满足。

    “凡凡。以后每天都要像这座雕像一样哦。”蒂亚丫头小声的对我撒娇道。

    “你确定?”我戏弄心起,故意用古怪神色看着她。

    “每天的早安吻,像这座雕像一样,在即将吻下去的时候停顿,然后结束,这样也没关系。”

    “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凡凡又在欺负人了。”

    蒂亚丫头生气了,不顾文静典雅的新娘装扮,伸出小拳头在我身上打了几下,紧接露出阳光灿烂笑容,果真是个生气不过三秒的元气少女。

    想了想,她果断反悔:“更改,每天都要比这座雕像更进一步。”

    “哦,只是这样就够了吗?每天一个早安吻就行了?原来我家的蒂亚那么好养啊。”我用更加促狭的目光看着她。

    “哼,欺负人,不和凡凡说话了。”

    小丫头知道这番话里有陷阱,要是反驳的话,肯定会被追问“除了接吻以外还要做更深一步的事情吗”、“到底是什么事情”之类的奇怪话题,于是机智的她,果断选择了掐断话题,饶是如此,那绝美的俏脸上还是忍不住浮现出了两朵粉云。

    “聪明。”我凑上去,捏了捏蒂亚的害羞脸蛋。

    “嗯哼。”小丫头得意的轻哼一声,忽然,她的目光变得更加害羞,并且迅速蒙上一层妩媚水光,用甜腻酥软的让我骨髓打颤,仿佛幼猫一般的诱人声音柔柔叫了一声。

    “凡凡~~~”

    嗯?我和蒂亚的目光对上,秒懂了她的意思。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再加上一旁雕像的气氛加成,小丫头已经忘记了围观的人群,陷入了忘我的甜蜜世界里,现在正撒娇的要索吻呢。

    怎么办?在数万人的炯炯目光注视下接吻,这羞耻度可非同一般呀,但是我又怎么能让蒂亚失望。

    只是顿了零点一秒不到,我就微微低头,轻柔的吻上了蒂亚的樱唇。

    原本喧闹的广场忽然被施展了时间静止魔法般,整整寂静了一两秒钟,似乎谁也没想到我和蒂亚会忽然做出这种亲昵的举动。

    但是紧接着,比之前还要响亮数倍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在婚礼的当天,在正要进行誓约之吻的结婚雕像脚下,这对男女主角的拥吻,成了这座雕像的最完美诠释,似赋予了它鲜活的生命。

    这一幕是如此完美,动人,深深烙印在了每一个人的脑海深处,永生难忘。

    海啸般的欢呼将陷入二人世界的我和蒂亚惊醒,这小丫头才知道害羞,躲到我怀里不敢出来,让大家一阵好笑。

    当然,最开心的还是克莱西纳,笑看着这一幕,她不断欣慰点头。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创造更多的难忘回忆,让这一次婚礼深深刻印在每个人的心中吧。

    虽然在历史意义上,是永远没办法和第三世界的那场婚礼相比,但并不代表不可以在其他方面超越,比如说克莱西纳现在,就想赋予这场婚礼以及这座雕像更多的代表意义,让这座雕像将来成为见证爱情的象征。

    简单点说,她这是要抢婚纱镇的生意了。

    婚礼仪式在我和蒂亚的一次完美拥吻下结束,紧接下来是庆祝活动。本来我以为克莱西纳会准备一场盛大的欢庆表演,让所有观众都见识到赫拉迪克族婚礼的独特风情。

    没想到,克莱西纳选择的还是类似第三世界那样的自由表演和庆祝,以第二世界赫拉迪克族的能力,应该不止做到这样,我想这应该是克莱西纳的一种妥协吧,怎么说也要给撒克隆留下一点余地,毕竟大家的本意都是为了赫拉迪克族的繁荣着想,看似竞争,实则共赢。

    而后到日落时分。是国际惯例的晚宴。这一次我的运气可没那么好了,第三世界我认识的人不多,那些前辈们,除了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以外。也不会欺负我一个小德鲁伊。对。我说的就是你们,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就你们两个总惦记着把我灌醉了。

    在第二世界。熟人那可就多了,而且他们没有第三世界冒险者那种前辈心态和节操,尤其是里肯汉斯老马高特他们,正所谓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这越是熟识,就越发放肆,总之一个字形容就是苦,两个字形容就是很苦,三个字形容就是非常的苦。

    除了这些熟人以外,还有来自赫拉迪克族的威胁,把他们的公主殿下给娶了,怎么也得来三大碗,这一点都不过分吧?

    虽然很多人敬畏于我的各种不明觉厉实则说白就是个打杂长老的身份,没敢上前,但也有些壮着胆,或者借着酒意而来的,要应付这些人也是一个字,十分苦。

    然后……然后蒂亚就站出来,英姿飒爽的帮我一口气把酒都喝了,让所有人都惊了个呆。

    蒂亚的酒量算不上千杯不醉,和吾王那是没法比,但绝对不差,至少比我要强多了,但是无奈敌人太多,展现了一番巾帼不让须眉的沙漠少女气概以后,这小丫头就醉态可掬的倒在了我怀里,蹭着不肯离开了。

    说好的帮我顶到晚宴结束呢?

    没办法,这时候又得召唤出碧丝给我准备的秘密武器了,看了一眼目光阴险的老马他们,我心里冷笑连连,愚蠢的人类哟,看我如何用智商碾压完胜你们这群渣渣。

    悄悄弄来一个空酒瓶,藏在背后,背着众人,我熟练的用十分隐蔽的手法偷偷将碧丝酿的不会喝醉的酒倒入到这个酒瓶里面。

    正在实施阴谋的某德鲁伊,却忘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血的教训,早有人猜到了他的意图,一道小小的黑影悄悄来到他的身后,貌似没有发现某德鲁伊的小动作,实则偷偷拿出了两个酒瓶,一空一满。

    空的,接住了某德鲁伊秘密倒下的酒,满的,代替倒下的酒倒入到某德鲁伊手中的空瓶里。

    如是一番精巧控制,当某德鲁伊手中的酒倒完后,黑影也在同一时刻将手中的酒倒完,另外一只手捧着接满的酒瓶若无其事离去。

    丝毫不知道背后的酒瓶已经被狸猫换太子了,我阴谋得逞,志得意满,虎躯一震,目光睥睨,露出一种揽九州,望河山,顾天下,谁敢与之争锋的王霸气势。

    正好,本子娜一头撞进了本王的天罗地网之中,嘴角冷冷一笑,目光淡淡一撇,手臂轻轻一拂,脚步龙虎生威一迈,我挡在了本子娜面前。

    “这位壮士,可敢与寡人举杯邀月,共饮一壶?”

    吼吼吼,本子娜,让我们战个痛快!

    “……”

    娜娜公主被这愚蠢自大的德鲁伊的傻气给镇住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本职吐槽。

    这笨蛋猴子今天绝对是没有吃药,见过找死的,但是没见过谁这样理直气壮,洋洋得意的送上门找死。

    目光余光一瞄,某德鲁伊背后,刚才那道娇小黑影正朝她打手势,传达了某种神秘信息,娜娜公主微不可察的轻点点头,将不知什么时候放在她旁边的一瓶酒拿起。

    “陪笨蛋猴子喝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警惕的看着本子娜,紧紧护住手中的酒瓶,这瓶酒就是我最大的依仗,就如同龙袍一般,脱了这身龙袍,我就是个一杯倒的路人甲,所以想打我的酒的主意可没门。

    “……”

    如此明显的动作,不是分明告诉别人这瓶酒有问题么?娜娜公主再次无语。

    “放心。不会打你的酒的主意,只要让你捏住鼻子喝下去。”

    “真那么简单?”我疑神疑鬼。

    “不来就算。”

    “等等,我来,我来就是了,说起来好像未曾和你一起单独喝过,来,让我们一杯泯恩仇。”

    怎么想也想不到捏着鼻子会有什么坏处,我连忙拦住作势欲走的本子娜,豪气的把酒一举,心里阴沉沉的笑起。

    哼。一杯泯恩仇?我和你这万年人偶的仇大着了。就算双子海的海水化作美酒,喝干了也消不了我内心被你无数次毒舌吐槽已经将近体无完肤的仇。

    背负着这份深仇大恨的我,还能这样面带和煦笑容的和本子娜举杯共饮,仿佛真的已经化解了心中的恨意。我真是个心机深沉。罪孽深重的谋士呀。

    一手举着酒瓶。一手捏着鼻子,我冲本子娜露了一记最人畜无害的笑容,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将酒瓶往嘴里一送,狠狠将瓶底抬高,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就将整瓶酒灌了下去。

    哈哈哈哈,喝不醉,完全喝不醉,老板再来一瓶,今天的我可是要逆天了。

    咦,等等,这味道貌似有点不对。

    虽然碧丝在酿酒方面的最大梦想,就是超越有天下第一美酒之称的精灵族的萨克水晶酒,为了超越必然要先进行模仿,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碧丝酿的酒味道都和萨克水晶酒有些类似,这一点我懂。

    但是完全不对呀,这根本就不是味道相似,根本就是萨克水晶酒的味道和口感啊啊啊!!!

    刹那间,我神色恍惚,大脑混沌,仿佛此时此刻,灵魂穿越回了数年前和阿尔托莉雅的婚礼,和同样是一口气灌下了整瓶萨克水晶酒的那个自己产生了军曹式共鸣。

    同样是在婚礼当中,同样的酒,同样的事件,两者仿佛重叠到了一起,让我开始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不对,到底让我分不清现实虚幻的是同样的经历,还是因为这瓶酒?我已经分不清楚了,我只知道,眼前的本子娜以及所见的所有事物,忽然拉出了重重的残影,视线模糊,天和地像滚轮一样,不断咕噜噜的,咕噜噜的旋转颠倒,头重脚轻,身体完全丧失了重心。

    在视线彻底模糊的前一刻,我看到了这样一幕。

    眼前无数个本子娜,都在面带胜利笑容的看着我,微微仰起她那白天鹅似的美项,优雅从容的轻抿了一口,然后以史无前例,我从未见过的俏皮表情,冲我轻眨了眨眼,吐了吐香舌,说了一句话。

    “喝不醉的,在这里哦。”

    本该被她表现出的极大反差萌萌一脸的我,此时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悲愤的念头。

    我又被暗算了!

    阿勒,为什么要说“又”呢?

    紧接着,大脑一阵剧烈天旋地转,我再也忍不住,在众多惊呼声中两眼一黑晕倒过去,比蒂亚苦了无数倍。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剧烈的头疼所惊醒。

    “疼疼疼……混蛋,本子娜那混蛋,竟然暗算我,不对,她一个人不可能做到,绝对是有同谋,到底是谁?我知道了,一定是贝雅那死丫头。”

    剧烈头疼反倒让我清醒了几分,一下子就猜测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禁怒火高涨。

    这死丫头,我和她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要屡屡暗算我,不就是脱了她两次内裤……呃,这样一想,好像我们的仇怨是有一点点大。

    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我的酒换成萨克水晶酒的?可恶,等等,不对,萨克水晶酒我知道,虽然对于我这种酒量而言,几乎是一闻就倒,这也是为什么本子娜要让我捏着鼻子喝的原因。

    但这酒最大的优点是喝醉以后,绝对不会宿醉头晕,我这剧烈的头疼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意识的伸手一摸脑袋,却摸到了另外一个光滑的,圆溜溜的脑袋,我当时就毛骨悚然,从躺着的状态一蹦三尺高。

    “鬼啊啊啊!!!”

    “来路日累,日漏零!”

    然后,脑勺上挂着的脑袋,发出了含糊的,我再熟悉不过的带着圣洁旋律的优美声线。

    我心里当时就有一百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

    “你这笨蛋幽灵!”怒吼一声,我将咬头幽灵从脑袋上扯下来,伸手在她的脸蛋上好一阵揉搓。

    “告诉过你多少遍了,不要乘着我睡着的时候咬我,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但是,小凡睡的很熟哦。”小幽灵头轻轻一歪,呆萌呆萌的。

    “正因为睡的熟才不能咬啊笨蛋!”

    “但是,看到睡的很熟的小凡,就情不自禁的想咬。”

    “你这是病,得治!来来来,你忠诚的仆人骑士我先给你上一个电疗的疗程。”

    见我作恶的大手又往她的脸蛋伸上去,小幽灵吓的连忙后退,银色美眸轻眨,用困扰的目光看着我。

    “不好了,难道是因为咬头咬多了,小凡的智商又被咬掉了,才会尽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也知道咬头会掉智商啊混蛋,我这些年来的逗比值就像苹果股一样飙升你知道不知道?!”

    说起自己的变化,我一把血一把泪,这要么就是小幽灵的错,要么就是导演编剧的错,反正错的绝对不是我……

    等等,我的智商这种旁枝末节暂且不提,为什么小幽灵会出现,我这是在哪里?!

    ***************************************************************************************************

    感谢【s瞬】酱的万赏,么么哒,小七现在都不敢去看分类月票排行了,只希望能在双倍月票时间排名有所逆转,活动开始时间是29号凌晨,大家先把月票留着,到29号再投吧。

    ps:祝大家圣诞快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