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 悲剧的高特和机智的老马
    ***************************************************************************************************

    不仅是汉斯他们,连我都快要感动的流泪了,不容易啊,阿琉斯终于交到朋友了。

    “这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我们一个个的夸张反应,贝雅咋舌,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陷阱之中。

    是在对我说话吗?阿琉斯歪了歪头,仔细想了想,忽然脱口而出:“搞毛啊!”

    激动欢呼中的我们,再次一头栽倒在地。

    “错不了了,你绝对是笨蛋吴指示过来戏弄我的,对吧。”贝雅咬牙切齿,气急而笑。

    “不是这样的。”我连连罢手,这不过这次无论怎么解释,贝雅都不愿意听进去,好像被我作弄的多了,提防心特别强。

    到最后,我咬咬牙,没办法了,祭出杀手锏吧。

    “总之,你看吧,阿琉斯虽然不怎么会说话,但她是个很有趣的人。”

    这样做了一番奇怪的介绍后,我若无其事的将阿琉斯头上的斗篷帽子掀开,一刹那间,这个言行迟钝的小腐女立刻变成了火红长发飞舞,眼眸气势锐利的刺客少女。

    再把斗篷帽子重新戴上的话……

    转眼间,阿琉斯又变成了那个畏畏缩缩的小腐女阿琉斯。

    “喔喔喔!”贝雅惊了个呆。圆圆的眼睛睁得贼大,一副看到外星人的模样表情。

    也怪不得她,阿琉斯的一键换脸能力实在掉渣天,戴上帽子和掀开帽子时的气质表情完全就是两个人,我一开始的时候也因为这样而玩的很开心……咳咳,不对,是因为这样而惊讶的很。

    “你看,她自己却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果然是个呆子吧,现在你相信她刚才的话都是无意的了吧?”

    “嗯。有点信了。”在我有理有据的言辞面前。贝雅彻底拜服了,说有点只不过是下意识的傲娇行为罢了。

    “能……能让我试一试吗?”

    “随便。”

    于是贝雅小心翼翼的凑上来,将阿琉斯的帽子掀下,戴上。掀下。戴上。如是反复,越玩越惊讶,越玩越开心。和当初的我一样……咳咳,不对,我的意思是说,和当初的我一样那么惊讶。

    阿琉斯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只是一个劲的在疑惑,这些人怎么那么爱玩自己的帽子,好吧,觉得好玩就让她们玩个够,真是一群怪人,和老师一样是个怪人,她的表情分明透露着这样的意思。

    等等,我什么时候是怪人了?!

    “对不起了,汉斯,逼不得已我只能用这招了。”回过头,我向阿琉斯的哥哥负荆请罪,临表涕零,不能自已。

    “我知道,我知道吴老弟你已经尽力了,不会怪你的。”汉斯也是哭的不行,拼命擦着泪水鼻涕。

    “除了变脸的本事以外,还有什么擅长的事情吗?”

    那边,贝雅和阿琉斯的关系似乎正在升温,或许因为是笨蛋的缘故,贝雅既然隐约能够理解阿琉斯的四字真言以及许多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

    “哼哼哼,阿琉斯,有乐队。”闻言,小腐女自豪挺胸,因为穿着斗篷的关系看起来是贫乳属性,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更让贝雅认同。

    但是我只能说,贝雅你小看了她那身斗篷的遮掩能力,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和阿琉斯交好的话你以后绝对会哭的,阿琉斯的战斗力可是非同凡响,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哦哦,乐队?”

    贝雅眼前一亮,身为精灵,她必然对于诗歌乐曲这些凡是高雅的玩意,十分的感兴趣,当然,自己行不行就不知道了,说起来我好像没怎么见过这丫头弹奏乐器或者唱歌,莫非其实很烂,不敢在我这个银河歌姬……不对,是银河歌神面前拿出手?嗯哼,可能性十分大。

    “没错,乐队,阿琉斯是,萨克斯,手琴。”阿琉斯也有些兴奋,将自己的喜爱之物和他人分享,并得到对方的认同,是人最普遍不过的心态。

    对对,就是这样,一口气用你的灵魂琴音镇住贝雅,将她俘虏!

    “阿琉斯,要上了。”眼看阿琉斯架上萨克斯手琴,就要行动了,我露出欣慰鼓励的目光,但是这一刻,汉斯他们却以泪奔的悲壮姿势,惨叫着齐齐扑了上去,七手八脚的制止了阿琉斯。

    “不行啊,汉娜,就算朋友做不成,也不能心生歹念要杀掉对方啊。”身为哥哥的汉斯,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什么和什么呀这是……

    “没办法,但是,阿琉斯,还有其他,擅长的,东西。”萨克斯手琴被哥哥夺走了,阿琉斯很不愉快,但是为了成功交到朋友,她也是蛮拼的,想了想,立刻又拿出一样东西。

    “我,写的书,很擅长,要看吗?”

    “噢噢噢————!!!”这一次是我以和汉斯他们同样悲壮的姿势惨叫扑上来,一把将阿琉斯的书夺了过来。

    “老师,迫不及待,想看?”瞅见我的举动,阿琉斯双手合十,眼睛闪闪发亮,身上洋溢着一股莫名的幸福感。

    看看阿琉斯,又看看贝雅,我含泪的把头一点。

    “那就,给老师吧,但是,除此之外,阿琉斯,已经,拿不出,其他,东西了。”阿琉斯很开心,但是又有些困扰的说道。

    “汉斯,我觉得阿琉斯并不合适交朋友。”另外一边。我otz跪倒在地,和摆出同样姿势的汉斯一干人,以泪洗脸,血泪不止,仿佛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就历经了世间沧海桑田。

    “我……我也这么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勉强汉娜好了。”

    “附议。”

    “放心吧,就算汉娜交不到朋友,不是还有我们照顾吗?”

    “没错,只要我们再努力一些,说不定能将汉娜对友情的渴望这一空缺弥补回来。”

    “怎么弥补?要不。干脆我牺牲一下。男扮女装当阿琉斯的朋友?”巴尔认真的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大家在脑海中脑补了一番巴尔穿上女裙搔首弄姿的模样,同时喷饭,立刻就将这厮给揍翻了。

    “滚。我宁愿汉娜交不到朋友。也不希望让她看到变态!”汉斯咬牙切齿。

    不。我觉得阿琉斯已经是个变态了……看到汉斯一脸狰狞的妹控表情,这句话我只敢放在心里冒泡。

    大家七嘴八舌,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阿琉斯的找一百个小朋友的计划,暂时中止。

    而后,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人,比如说高特领衔的羊骡鸡小队,大咧咧的闯进来,结果因为高特只穿着一条兽皮内裤而被赫拉迪克法师抓起来关了,罪名是有伤风化。

    老实说,真想让他在里面好好呆几天,不想轻易将这货放出来。

    ”哈哈哈哈,真是意外,意外。”特地跑了监牢一趟,将他保释出来,这头大猩猩还在一个劲爽朗的笑着,仿佛又体验到了一次全新的人生。

    “我不是听说吴老弟你说,赫拉迪克族因为千年的围困,缺少布料,只能用兽皮制衣吗?所以才特地穿上这样的打扮,以为会让赫拉迪克人更加亲近认同,没想到他们二话不说就将我抓起来了。”

    “问题是,他们已经脱困几年了?”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阿勒?这个嘛,忘记了。”想了想,这头大猩猩很干脆的放弃了治疗。

    “好吧,就当你是忘记了。”我顿了顿,指着一脸严肃的东张西望,似正在寻找解手地方的米山,和不断做着小学生第八套广播体操的可汗。

    “至少也穿的他们那么多如何?”

    米山穿着一身紧密的兽皮锁甲,可汗身上穿着兽皮战裙,露出半个胸膛,再看看高特,只穿着一条兽皮内裤。

    怎么看,前面的是中二,中间的是笨蛋,后面的是变态。

    “你在说什么呀吴老弟,难道已经忘记了我们共同的在河边无拘无束的飞奔的梦想了吗?衣服这种东西,只是束缚我们的灵魂和思想的枷锁而已!”

    高特忽然一把鼻涕一把泪,高声宣泄着他变态的三观。

    那个……卫兵,我反悔了,还是将这家伙送回监牢里去,一直关到婚礼结束为止吧。

    深呼吸好几口气,我才忍住将这货拎回牢房的冲动,用力的拍了拍高特的肩膀,皮笑肉不笑道:“那么,请好好束缚你的灵魂和思想,务必给它戴上枷锁。”

    大概是被我的表情吓着了,高特大猩猩噤若寒蝉,愣愣的点了点头。

    真是的,丽娜大姐不在,这头猩猩没人管,就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了。

    “对了,丽娜大姐呢?”

    “她这些天忙,来不了了,吩咐我过来。”高特似乎终于想起了自家的母老虎,缩了缩脖子,不敢再放肆了。

    “顺便,还有阿卡拉,凯恩他们,大概也来不了了,不过尽量会赶在吴老弟在第一世界赫拉迪克族的婚礼前来。”

    “这样么……等等,那谁来做联盟的代表人。”我忽然察觉不对。

    “我啊,怎么,不行吗?”恰在这时,一道清脆的熟悉声音从背后传来,回头一看,是第二世界的联盟负责人哈加丝。

    “原来是哈加丝长老,当然可以了。”我愣了一下,然后连忙点头,这家伙是阿卡拉的学生,换言之是大狐狸一只,可不能轻易得罪。

    “笨蛋高特,丽娜还好么?在第一世界做士兵统领,对她来说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一点?哈加丝一脸笑意盈盈的上前,和高特打了声招呼。似乎熟识的样子,然后回过头,波光流转的美目细细看着我。

    “说实话,我也挺意外的,没想到克莱西纳那么着急,听说是你在第三世界又干了什么好事,是这样么?”

    “什么叫我又干了好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不好?”我大声叫冤,这话要是传出去,我跳双子海都洗不清啊。

    “我也听丽娜说了。说吴老弟你又在第三世界大出风头。快点仔细说一说。”高特也来劲了。

    “原因是……快看,天上飞着羊!”

    “什么什么?哪里?”羊骡鸡小队猛抬头张望,我乘机一溜烟跑了。

    “等等,吴老弟。你今天不说清楚。我就追着你不放。”高特大呼上当。连忙带着他的动物小队撒腿追赶,但是没跑几步又被赫拉迪克士兵拦下来。

    “你,对。就是你,亲王殿下才刚刚把你放出来,怎么转眼又只穿着一条内裤,这次还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裸奔,走,这次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你了。”

    几把长枪,几根法杖牢牢锁定着高特,让他欲哭无泪,糟糕,忘记穿衣服了。

    还好,高特总算不笨,国字脸一摆,真有那么几分(局长)的威势。

    “这是一场误会,赫拉迪克族的兄弟们,不信的话,第二世界联盟负责人哈加丝长老可以为我作证。”

    被高特大猩猩的威严国字脸镇住,士兵们转头一看,可不是吗?在他旁边微笑着,有着成熟美妇风情的修女,正是哈加丝长老。

    正当士兵们想放下手中的武器时,哈加丝的笑脸却忽然一板。

    “抱歉,我不认识这家伙,只是恰巧路过。”

    “你这家伙啊,竟然还敢骗我们,这次就算是亲王殿下也休想轻易将你保释出来了!”士兵们顿时大怒黑化,几柄长枪不断若即若离的捅着高特的菊花,将他压走。

    “哈加丝,你坑我!!!”远远的,传来高特的惨叫声。

    “不好意思,这可是丽娜吩咐的,如果你又有作怪的迹象,就毫不犹豫的将你送到牢房里面,这下可轻松了。”拍拍手,哈加丝冲可汗和米山两人温柔一笑,笑的两人毛骨悚然。

    “明天早上去接高特吧,让他好好在牢房里反省一晚。”

    说完,这位身披朴素修女服的美妇人,迈着轻盈而端庄的步伐离去。

    咦,高特大猩猩呢?他可不像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亏我还想了好几个方案将他甩掉。

    回过头一看,高特似忽然神隐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困惑的想了想,也罢,反正这头大猩猩的生命力及其顽强,不用去理他。

    “吴老大,吴老大!!!”

    咦,这声音是……”转头一看,我脸色大喜。

    这不是马拉格比几个吗?

    “哟,你们也来了?”我招了招手,笑着迎了上去。

    “那是当然,吴老大的婚礼怎么能不来,听说在第三世界闹的很大,传的沸沸扬扬,可惜我们不能一同前去,亲眼目睹。”老马一上来就噼里啪啦一阵好说。

    “都已经传开了?”我吓了一跳,阿卡拉知道,丽娜大姐和高特大猩猩知道,哈加丝知道,我一点也不出奇,毕竟是联盟高层,但是老马他们竟然也知道了,才多少天啊?第三世界的消息,什么时候流传的那么快了?

    “这几年关于第三世界的事情,渐渐多了起来。”见我一脸不解,库特在旁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

    我稍微一想,就明白阿卡拉她们的意图了,随着定位卷轴的研究渐入佳境,联盟大概是想逐步放开第三世界的消息,让它变得不再那么神秘,说不定等哪一天,【传说中的】第三世界冒险者就能回到第一第二世界了。

    “我们从其他人那里听说了凡老大你的事情后,立刻就从历练中赶了回来,一直在等,生怕错过你的在第一第二世界的婚礼仪式,果不其然让我们等到了,怎么样,机智吧。”

    老马说着,搓了搓鼻子,有些小得意。

    “机智,就你最机智。”我哈哈一笑,拍着老马和库特的肩膀。

    “对了,凡老大,最近有没有露西亚大姐的消息。”顿了顿,老马忽然小心的开口问道,不仅是库特,连一直沉默的白狼都竖起了耳朵。

    “没有,她应该还在考验里面。”

    “我还以为凡老大会有更可靠的消息呢,这都已经半年时间了,露西亚大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还不出来?”见我摇头,三人脸上的沮丧掩饰不住。

    “这样吧,等我和蒂亚的婚礼仪式结束以后,若是没有其他任务,我就去狐人族一趟。”想了想,我坚定说道。

    “也带上我们一起!”老马三人立刻说道。

    “好吧,到时候大家一起去。”我想了想,第一世界狐人族,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带上他们也无所谓,不对,对我来说好像是龙潭虎穴,想起那些狐人男性苦大仇深的脸,我就心里打颤。

    “对了,拉尔有话让我传给你。”决定好这事后,老马忽然吞吞吐吐说道。

    “什么话?”我一愣,有些心虚。

    “他还差一步,没法来第二世界,亲自过来看看,让我传话给你,小心点,要是对不起莎拉,揍你丫的。”说着,为了形象生动,老马还做了一个咬人的动作。

    “放心吧,怎么会呢,啊哈哈……”我缩着脖子笑道。

    平心而论,我很理解拉尔内心的复杂和愤怒,作为一个女儿控,要是我看到自己的女儿的丈夫,三天两头的跑去和其他女人结婚,我不宰了他才怪,不,在这之前,敢勾引我的宝贝女儿的男人都该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