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 中二是病,得治
    ***************************************************************************************************

    将黄段子侍女胡来的右手封印了,我回过头,想起蒂亚的珍重请求,对未婚妻大人使了个心有灵犀的眼色后,毅然踏上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道路。

    怎么能让这本子娜躲起来,逃避血肉复生者肉汤的惩罚呢?善良正义的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发生。

    赫拉迪克村落刚刚建成,也就那么点面积,比起罗格营地十分之一都不如,只要本子娜没有离开村子的范围,找到她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很快,我就在荒凉黑暗的村子角落里头,发现了她那略显孤独寂寞的背影。

    “哟,一个人?”我心里瞬间闪过一万句打招呼的台词,结果却选了最逊的一个。

    这嚣张的人偶公主,连转过身来和我正面招呼一句的功夫都欠奉,只是面庞微侧,给了我一记眼角余光,那弧度优美柔和的侧面轮廓,正对着升起的红月,栗色长发如缎带般轻柔飞扬,同是栗色的瞳孔,淡漠无神中带着隐藏的黯然,让眼前的少女比平时多了几分出尘的凄美。

    就好像……就好像站在悬崖边,迎风凛立。看破红尘,随时准备跳下去的自杀少女。

    等等啊喂,别想不开!

    我上前一步,见本子娜露出警惕目光,才发现又是自己放荡不羁的脑洞多想了,这货怎么可能想不开,就算真的真的想不开,她估计也找不到自杀的办法,因为这具人偶身体太结实了,比如说刚才我想象的跳崖吧。她就算跳上一百次一千次。身体也不会有丝毫损伤,反倒下面的礁石会全部被砸碎。

    “是蒂亚让你来的?”余光打量了我片刻,本子娜终于幽幽开口,声音少了几分平时对我毒舌时的气势。

    “这个嘛。她说你今天没什么精神……”面对【性情大变】的人偶公主。我反倒有些生疏不适。不大习惯的应了一句。

    奇……奇怪了,莫非我已经在这家伙面前养成了不被毒舌不舒服斯基的属性?

    “所以呢?”

    “所以让我来给你发……咳咳,不对。让我来和你聊一聊。”

    差点就说漏嘴了,虽说是冲着当本子娜的出气筒而来,做好了觉悟,但是我可不是抖m,会大声说来把尽情的毒舌我侮辱我践踏我抽干我的节操引爆我的羞耻玩弄我的尊严让我的身心彻底进入到那个奇妙而瑰丽的世界中吧!!!

    混蛋,我怎么可能说的那么顺口?!

    “是这样么?”这货终于肯转过身来,或许是因为今天内心分外柔弱的关系,她的面庞看起来很柔和,目光也十分的恬静,丝毫没有平时面对我的锐利。

    不过等等,在我的印象之中,她现在的模样并不陌生,在对待其他人的时候时而露出,只有在两个人面前会显得有些特殊,第一个自然的蒂亚,和蒂亚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表情目光会更加柔和放松,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只刚学会飞的雏鸟,终于从陌生危险的外面回到巢中。

    另外一个也没什么悬念,是我,只不过和对待蒂亚的态度截然相反,似乎一刻不对我毒舌吐槽,她就会失去生命的动力,啊啊啊,我果然也是本子娜心目中特殊的唯一,真是太高兴,我好开森啊哈~哈~哈~

    心中漠无感情音调毫无起伏的大笑三声,我怒掀一记茶几,混蛋,请给我普通的待遇!

    “我现在的心情确实不好,想必你的新婚贴心妻子,应该也华丽的把我出卖了,和你解释了原因。”

    我点点头,正如蒂亚了解娜娜公主一样,对方也十分了解蒂亚,这种时候撒谎维护蒂亚根本毫无意义。

    “那么,区区笨蛋猴子打算怎么样完成妻子的愿望,安慰我呢?”栗色眸子闪过一道无法读取的亮光,这本子娜竟然嘴角一勾,在我面前露出了笑容。

    这是挑衅的笑容,一定是这样没错,吼吼吼,我要用行动告诉她,小看我的人,现在都已经死了!

    我毫不相让的怒视着万年公主,撸起袖管,露出肌肉结实,封印已久的麒麟臂,大步向前,迅速逼近这家伙,在她面前,扳了扳指节,发出咔嚓咔嚓的骨骼脆响,再晃一晃胳膊,再次发出咔嚓咔嚓的骨骼脆响,最后扭了扭脖子,还是发出了咔嚓咔嚓的脆响。

    看到没有,我全身的骨头都会作响,这可是黑社会大哥才能做到的事情,就问你怕不怕!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露出狰狞的笑容,一眨不眨的用险恶目光盯着万年公主,就仿佛是一条饥饿的毒蛇,在锁定一只肥美青蛙。

    保持着这份狰狞笑容以及险恶目光,我缓缓的蹲下,宛如最顶尖的相扑手,摆出冲撞架势,眼神闪过一道锐利光芒,似乎随时要要化作愤怒的巨熊扑上去,一个推手将眼前的家伙推出圈外,推出村落,推出暗黑大陆。

    但是,这显然不能满足我的极恶性格,于是,我又顺势坐了下去,目光神色忽然变得平淡,古井不波,宛如得道高僧,实则这是一场更加凶险的谋杀,在我祥和的气息掩盖下,恐怖的精神冲击正蓄势待发,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将眼前的敌人吞噬,让她变成一具**空壳,灵魂被我带到狱火之中受尽折磨,桀桀桀桀。

    不对,俗。太俗,恶俗之极,身为一个新次元新世纪新时代的穷凶极恶份子,我怎么能模仿前辈们的老一套招数,这样还能展现出我放荡不羁的特性吗?整个宇宙,还能记住我无恶不作的名字吗?

    深沉的想了想,忽然,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原本和地面呈九十度角的上半身,缓缓地。缓缓地躺了下去。两腿伸直,变成了一个笔直仰躺式面无表情远古剧毒飞机杯……啊呸,是微波炉。

    别看我只是简简单单的躺着,闭目养神。其实。我的大脑正发出深层次的光波。以光的亿万倍速度扩散传播,企图召唤大宇宙的意志,和咨询统合思念体以及时空管理局组成的宇宙邪恶联盟取得联系。让她们从无数个宇宙位面,抹杀无数个平行世界的眼前的敌人,让其真正意义上的从整个大统一无限宇宙里消失。

    可怕,我这个人的作恶手段,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不愧是最恶之人。

    可是,就在这时,我这个宇宙最恶之人,却被眼前的敌人用一根不知从哪变出来的棍子捅来捅去,竟敢乘我躺着,毫无抵抗之力的时候,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原来如此,这就是天意么?

    我缓缓睁眼,视线正对着的,是那浩瀚飘渺,星光罗布的高洁夜空。

    这就是宇宙邪恶联盟给我回应么?这个世间根本没有最强最恶,一山还有一山高,眼前这个人,我对付不了。

    哼,天杀的命运,也罢,我可不是输不起的男人,既然失败了,就接受轰轰烈烈的审判吧,生或死,罪与孽,这些对我来说,早已经是过眼云烟了。

    然而,本子娜早就看穿了一切。

    “你这家伙啊,只不过是躺下来摆出任人宰割的样子,想让我随便怎么样消消气对吧,干嘛非得露出一副阴险作恶,然后又是慷慨就义的表情,这还让我能好好消气么?”

    我:“……”

    这种事情心知肚明就好了,为什么非得拆穿不可,我们还能愉快的继续相处下去吗?

    和本子娜对视了几眼,她依然是神色淡漠,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眼眸里好像多了几分活力。

    这份忽然冒出来的活力,绝对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折腾我对吧混蛋!你对我的怨念就那么深,深的一想到可以尽情折腾我,内心的兴奋感甚至可以掩盖那股强烈负罪感么?

    不行,虽然我是在坐以待毙,不能反抗,但怎么也得恶心恶心这货。

    “你,就不怕我身上的臭味么?”

    想了想,我带着恶意的提醒了本子娜,作为最杰出最顶尖的魔法机关结晶作品,和人类几乎无二的这具身体,应该不可能没有嗅觉,甚至嗅觉要比普通人更灵敏十倍百倍才对,不可能没有闻到我身上的腥臭味吧,怎么样怎么样,很臭吧,怕了吧,怕的话就快点麻利的把气消了跟我回去交差,大家都可以少受点罪。

    “你不说我还没有注意到。”这万年公主,才注意到一般的耸了耸鼻尖,让我的目光下意识落到上面。

    啧,光看鼻尖的话,到是挺可爱的,为什么性格那么恶劣呢?

    “的确有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是吧。”我嗯嗯点头,所以快点吧,你好,我也好。

    “但是无所谓,和以前的猴子没什么两样。”

    咦?

    这话咋一听,我挺感动的,这家伙竟然不介意我身上的腥臭味?而不是乘机毒舌好好讽刺我一番?

    但是仔细琢磨,我当时就掀桌了,可恶,结果还是吐槽了,为什么叫和以前没什么两样,是说以前的我身上也散发着这么难闻的恶臭味吗?

    正当我气冲心头,忍不住熊熊燃烧的怒火,打算说点什么反抗一下的时候,忽然,在身上不断捅来捅去的棍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在自己的肚子上,本子娜的小手嫌脏一般的拍来拍去,仔细确认过后,终于勉为其难的放心点头,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我,嘿呦一声坐了下去。

    那小屁股刚好坐在我的肚皮上面,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依然能感觉到充实的细腻光滑肉感和弹性。

    我想象了千百种她可能折腾我的办法。没想到,竟然是把我当成凳子!

    不行啊吴凡,你可是肩负着蒂亚的郑重托付,不能在这种时候冲动,前功尽弃。

    我不断说服自己,好不容易才忍耐下来,准备应付本子娜的第二波,出乎意料,她坐下来之后,就没有其他动作了。完全把我当成了椅子。两只手撑着膝盖,托着下巴,愣愣的看着星空。

    难道是在酝酿着折腾我的办法?不行,我不能松懈。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她还是没什么动静。我终于忍不住了。吸口气,肚皮动了动。

    “喂,我说……”

    “猴子别说话。我在发呆。”

    “……”

    连发呆也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还不让人说话打扰,这家伙的个性果然非同凡响。

    没办法,不能说话,又不能动弹,我只好随便找点什么打发打发时间,比如说和这家伙一起看看美丽的星空啊,再比如说,嗯,偶尔看一眼这家伙什么的……

    安安静静的话,到是不逊色于蒂亚琳娅她们的大美人一个,尤其是侧面轮廓,给人一种格外的柔美知性和贤惠感,可惜,这个前提条件有点太苛刻了,或许可能是这一辈子的唯一一次。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这万年公主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还躺着做什么?”刚刚站直身子,她翻脸就不认人,回过头,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我,仿佛在说,你这猴子,难道终于认识到自己连做一只猴子都做不到,打算继续退化成毛毛虫,在地上蠕动一辈子了?

    可恶,我看宇宙之极恶的外号应该给这本子娜才对。

    站了起来,我用充满不屈的眼神看着她,还有什么招数,放马过来吧,本德鲁伊今天豁出去了。

    没想到我这英勇不屈的目光,还没有传达到对方眼中,万年公主就迈出了大步,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还愣着做什么?难道说你准备逃婚?”

    一边快走,她的脆冷声音一边传来,带着着一种淡淡的……呃,大概是跟她此时轻快的步伐一样的心情吧?

    我不大确认,下意识的跟了上去,随即反应过来。

    “这样就完了?”

    “莫非笨蛋猴子的受虐属性已经无可救药了?想从我这里获得快感到不是不可以,改天吧,今天可是蒂亚的大喜日子,姑且放过你。”

    恢复到往常的毒舌属性,这样说完一句,她的脚步又加快了几分,就是不让我跟上来,看到她的表情。

    “真是个怪人。”我小声嘀咕了一句,今天的本子娜,处处都透露出古怪,竟然没有乘着我愿意乖乖受死的机会,大肆毒舌戏弄我,反而比平时……比平时更加柔和,算了,我想那么多干嘛,这不是很好吗?

    不紧不慢的跟着,做摇头晃脑动作的某德鲁伊,显然没有机会看到,此时在娜娜公主脸上绽放的明媚笑容,就跟此时的夜空一样璀璨动人。

    “凡凡,这边,这边!”回到广场,人头涌涌,热气蒸腾的场面,让我就算有着灵魂联接,也难以找到蒂亚的具体位置,好不容易穿过人群,终于,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大喜,顺着声音方向努力挤了过去,可不是蒂亚她们?

    这小丫头,只是刚刚一会儿不见,思念似乎就满溢出来了,一看到我的身影,立刻迫不及待的小跑上来。

    真是个让人没办法的小丫头,算了,看在今个儿是我们的婚礼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一次你这份天真无邪活泼朝气的热情吧。

    “娜娜,太好了,我就知道凡凡一定能做到。”一阵香风扑过,蒂亚抱上了旁边的娜娜公主,让旁边做出拥抱姿势的某德鲁伊石化当场,感觉不会再爱了。

    还好,蒂亚并没有冷落她的新婚丈夫,热情的抱了抱她的挚友后,站在两人中间,手挽着手,拉着我们两个走向宴席。

    “你们两个回来的正好哦,肉汤刚刚炖好,大家正准备吃呢。”

    我当时就菊花一紧,欲哭无泪,回来的早了,回来的早了啊!

    结果目光一撇,正好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乘着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我和本子娜身上,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我大喝一声,怒冲上去,一手就将身影整个拎了起来。

    “放开我,笨蛋吴,快点放开我,本殿下跟你没完!”

    没错,同样不愿意和血肉复生者炖肉汤,正准备跑路的身影,正是贝雅无疑。

    “说什么呀,我们不是一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走过来的战友吗?”我故作友好的搂着贝雅丫头的肩膀,亲切的将她【带】了回来,让旁人看不出一丁点的破绽。

    来,干了这碗热肉汤,来世再做赫拉迪克人。

    “你这混蛋猴子,这么热情急切的将我叫回来,该不会就是为了……”本子娜也端着一碗热汤,此时压低声音,面色吓人的对我质问道。

    我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闪亮牙齿,然后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正解。

    ***************************************************************************************************

    昨天早更,本来想多更一章的,天气冷,不想再压秒了,可惜电脑忽然坏了,蓝屏外加不断重启,小七当时就钱包一紧,果然,拆开内存条一条条测试,有一条出问题了,混蛋,现在内存条贵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