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艾肯,哎呀
    ***************************************************************************************************

    “这里是哪里?你怎么忽然冒出来了?”想到就问有话直说是我最大的优点,当然,偶尔也会有嘴巴比脑子快的时候,作死不是一次两次了。

    “小凡,你的脑子真的快不行了。”

    小幽灵目露怜悯的温柔摸着我的头,背后散发着圣洁温暖的光芒,似化作一双雪白翅膀,宛如悲天悯人的圣女……不对,这货就是圣女,虽然从来没有做过圣女该做的事情反而那些圣女不该做的都做了。

    “同一天重复两次相同的话题,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好玩。”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但是本圣女觉得小凡的智商下降情况已经严重到必须再三强调了。”小幽灵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很神气的说道。

    “……”为什么我走到哪都得被吐槽,这个崩坏的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好了,你已经再三强调过了,现在能告诉我这是哪,你怎么会忽然出现,如何?我记得是在和蒂亚的婚礼上,被本子娜给算计了。”

    揉了揉太阳穴,我慢慢回忆起醉倒之前的最后一幕,本子娜那可恶的胜利笑容到现在还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让我一想起就咬牙切齿。

    “哦?那笨蛋人偶竟然敢如此嚣张。未经本圣女允许就欺负我的佣人小凡?”小幽灵很是高傲嚣张的将下巴一抬,言语中一点也没把万年公主放在眼里。

    “别以为她还要受你欺负,人家现在已经是咸鱼翻身,不再是那条被你啃的可怜项链了,那具人偶身体,啧啧啧,那防御,那恢复能力,我觉得你的牙齿在她面前已经没什么用了。”

    我眼珠子一转,计从心起。干脆挑拨小幽灵和本子娜斗好了。我在一旁看戏,嗑点瓜子,喝口茶什么的,好不惬意。

    当年万年公主刚被救出来的时候。因为没有身体。只能寄居在项链里头。那段时间,万年公主以及本子娜的外号还没有,我叫她项链公主。那段时间,她还在企图模仿人工智能的口吻,以此掩饰内心对时隔三万年后的极度陌生世界的不安、寂寞和恐惧,那段时间,她还处于小幽灵的食物链之下,备受小幽灵的压迫。

    最重要的是,那段时间她还没有这么毒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物理化学裂变聚变突变情殇堕落黑化黑暗进化或者是其他不可预知的变化,才会让这货性情大变,抛弃了人工智能的口吻,进化成了步步高人偶毒舌机。

    太可怕了,一个人竟然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变成这个模样,这简直就是走了小幽灵的成长路线并追加了丧心病狂模式。

    “啊呜~~~(我咬)!”

    “嗷嗷嗷!你这家伙,为什么忽然咬人?”咬合力带来的剧烈疼痛让我一蹦而起,将挂在肩膀上的小幽灵抱在怀里,生气的拍了拍她的挺翘臀部。

    “因为小凡不理人。”顿了顿,这小圣女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而且,好像还在心里说我的坏话。”

    “……”这是何等的敏锐直觉,第六感方面小幽灵的确是圣女级的。

    “刚才说到哪里了?对了,就是那人偶公主,还记得以前她在你面前惨兮兮的样子吗?现在找到身体后可嚣张了,必须得给她点教训才行。”

    我想起了一开始的目的,继续煽风点火。

    “不要。”小幽灵干脆了当的拒绝了。

    “为什么?”我跪了,让我秀一把智商当一回幕后黑手会死啊?

    “从闪闪发亮的好吃的项链,变成了那副模样,本圣女已经没有胃口咬了。”小幽灵给出了她的正当理由。

    啧,已经没胃口了吗?的确是无法反驳的理由,话说是闪闪发亮的项链你就打算吃了吗?

    “等等,不对,我你到是咬的很开心。”

    “那是因为天底下,本圣女除了闪闪发亮的宝石以外,就只喜欢咬小凡一个了,怎么样,感到荣幸吧,感动的哭出来也没关系哦。”

    我真的哭了。

    看来是不能指望这咬人幽灵利用食物链的恐怖压制帮我报仇雪恨了,也罢,真男人纯爷们从来不依赖他人,还是自己亲自打败强敌的成绩感更足一些,等等,貌似我好像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根本性的问题。

    “这里是哪里?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啊啊!!!”怒掀一记心灵茶几,话题转了个圈回到最开始。

    “同一天重复两次相同的话题,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好玩。”小幽灵直接就复制粘贴了我的话。

    “别管好不好玩了快点回答我求求你了圣女大人。”我被吐槽的快要流下血泪。

    “这个问题,本圣女还想问小凡呢,莫非真的是酒后失忆,什么都记不得了?这里不是小凡你自己的梦之境界吗?”

    咦,梦之境界?

    我下意识张望,可不是吗?周围白茫茫一片,犹如世界之初,不正是自己还未张开脑洞前的梦之境界初始形态?

    原来如此,是在梦之境界,那么小幽灵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会进入到梦之境界状态?

    梦之境界的开启,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目前为止,别说我的本体形态,就连战斗力达到世界巅峰的cosplay熊,因为走的路线不同都没办法开启梦之境界。领域境界的妖月狼巫也不行。

    说了那么多,其实我想表达的就一个意思,只有圣月贤狼形态下才能开启梦之境界。

    换言之……也就是说……在喝醉倒下以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我竟然变身了圣月贤狼?

    想到这种可能性……不对,不是可能性,是必然性的情况,我羞耻的连将自己捆起来沉到双子海底的心思都有了。

    不行啊,我还不能自暴自弃,还不到放弃治疗的时候。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我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变身的,有没有被其他人看到?

    屁股似在冒烟,我再也坐不住了,就想离开梦之境界看个究竟。

    “冷静。冷静。小凡。你现在出去不是也无济于事吗?反而有被围观之险。”这时候,小幽灵以局外者的心态,悠然自得的劝慰道。

    说的也是。万一已经暴露了,我现在离开梦之境界醒过来,身边刚好一大群人啧啧称奇的围观,那酸爽,那羞耻度,光是在脑海里想象一下我就恨不得立刻回老家结婚。

    如果没有暴露,我现在也不着急着出去,总之立刻醒过来已经无法挽回任何事态,反而有可能将自己陷于【抓奸在床】一般的羞耻困境当中。

    冷静下来思考几番,我叹了一口气,刚抬起来的屁股重新坐下。

    “那我该怎么办?”

    “凉拌,好好陪本圣女说话。”小幽灵似我本就该这样做一般,理所当然道。

    “是是是,只要圣女大人口下留情即可。”

    想到这段时间的确有些冷落了小幽灵,除了在梦之境界,其他时候几乎没怎么陪她了,我心里有些愧疚,不过,这也和小幽灵忙着捣鼓她的新玩具有关,那啥来着,神圣什么什么……总之就是跟魔方一样的玩意,在天使族属于量产级神器,看五爷赠送时的大方态度,我猜这种魔方神器在天使族应该有不下于十件,改天去问问爱娃儿……不行,这会让她回忆起被我撕裂分尸的黑历史。

    “本来就是小凡的错,只要小凡说的话毫无破绽,本圣女又怎么会吐槽?”

    小幽灵嘴硬的说着,圣洁的身体轻飘飘飞了过来,人未到,就已经撒娇的向我伸出了手求抱抱,犹如咿呀学语的小孩,步伐蹒跚的扑向父母怀抱。

    “那说话得多累?”我翻了个白眼,还是盘起了腿,伸手将小幽灵拉入怀抱,用这小圣女平时喜欢的姿势,宛如猩猩妈妈般的将她娇小轻软的身子整个舒服抱在怀中。

    首先让我看看这小圣女有没有穿内裤……结果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被咬了。

    “偷窥内心禁止!”我连忙大呼。

    小幽灵冲我努了努嘴:“是小凡的表情太明显了,色眯眯的。”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看,有哪个女孩不穿内裤的。”

    彪悍的圣女大人彪悍的甩了一句:“明明欺负本圣女的时候,知道本圣女没有穿内裤反而更加兴奋。”

    我:“……”

    咳咳咳,这个问题太深入了,不好说,不好说,让我们换一个继续。

    小幽灵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和我撒娇过了,一钻到怀里,那小嘴就忙着说个不听,一会儿说到她的神器魔方玩的怎么样了,想要等神功大成的时候阴谁一把。

    一会而提起她控制的从者圣钻数量又增加了,实力又变强了,扬言小狐狸就算从第二次天狐考验里出来,也要让她知道谁才是正牌圣女老大,什么天狐圣女,那是邪门歪道。

    一会儿又怪我这个圣女专属仆人这段时间不够忠诚,没有给她斟茶倒水暖被窝,轻轻的,像小猫舔舐一般的在我手臂脖子上含几口,诸如此类。

    或许是因为太高兴了,这小圣女反而比平时更耐不住困意,说着说着就犯困,一会儿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说话声成了轻柔的酣睡声。

    我更加轻柔的将熟睡的小幽灵抱在怀里,心中一片暖意,渐渐的,似乎也被小幽灵的睡意传染,打起了盹,眼睛不知不觉的合了起来。

    竟然在梦里睡觉,我也算是破天荒的第一人了。

    一觉起来。感觉更累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梦之境界可是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来维持,在梦之境界里睡觉,就跟开着飞机上高速公路一样奢侈。

    不好,不小心睡着了,小幽灵呢?蒂亚呢?

    小幽灵还在怀里,像熟睡的小猫一样蜷在我的怀里睡的正沉,这小圣女,一觉睡个三五天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可没办法陪她在梦之境界里睡觉。好说歹说。才将睡眼朦胧的小幽灵哄了回去,而后立刻取消了梦之境界,小心的醒过来。

    “呜呼呼~~~凡凡……好大……好软……好舒服……”五感刚刚苏醒,耳边就传来这样的。让我受到不明aoe打击的梦呓声。

    睁开眼。抬起头。第一眼看到了蒂亚丫头,正趴在我的怀里,准确的说。是圣月贤狼的怀里,枕着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不想看到的**,睡的正香,脸蛋还时不时在那上面下意识的舒服蹭蹭,刚才的梦呓声正是自她口中发出。

    为什么刚醒就要遭受这样的打击,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动了动身体,我忽然一僵,惊呆了。

    貌似……好像……大概……床上竟然还不止蒂亚一个?有什么东西正压在我的腿上。

    这是闹哪样,我和蒂亚的新婚房间,到底是谁那么大胆闯进来?

    保持着躺姿不惊醒蒂亚,我努力的将头抬起,目光终于越过蒂亚的身体,看到了压在自己腿上的家伙,立刻无语。

    我就该猜到,除了这丫头以外还有谁能那么不知礼数,目中无人,肆无忌惮。

    卷起被子一角的贝雅丫头,歪斜着身子趴在我的大腿上睡的正香,嘴角边还流口水,在圣月贤狼雪白庄重的袍子上面留下了一小块湿痕。

    这笨蛋精灵公主哟。

    我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目光再次一转,这次是彻底吓尿了。

    本子娜,本子娜竟然趴在床边,像看护病人的家属一样,也是睡的天昏地暗,在她旁边同样趴着床边的还有爱娃儿,那张熟睡的天使脸蛋上似乎残留着一丝不甘,是因为没能抢得过蒂亚和贝雅的关系吗?

    夭寿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竟然糊里糊涂的实现了传说中的4p?

    内心的巨大疑惑让我无法平静的等待蒂亚自然清醒,想了想,果断还是先取消掉变身再说。

    噗通一声,蒂亚的脑袋一沉,超级柔软的【枕头】一下子变成硬邦邦的【床板】,这种剧烈变化将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嗯啊……凡凡,早安。”小丫头睡的迷迷糊糊,但脑子里似乎还记得昨天的话,下意识的就努起香唇,向我索要早安吻。

    我飞快的在她唇上一亲,然后将还半睡半醒的蒂亚抱了起身,指着身边的一连串“战绩”哭笑不得问道。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嗯……让我想一想?”看到这些不速之客,蒂亚比我想象中的要冷静……不,倒不如说她根本就没有惊讶好不好,迷迷糊糊的点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她一拍手心。

    “哦,我记起来了。”

    “嗯嗯,蒂亚最乖了,快点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起身边这些让我莫名背负上百合4p罪名的无知少女,我其实更在意的是昨晚自己的变身有没有暴露。

    “昨天凡凡先是喝醉了。”

    “然后呢?”

    “然后醒过来。”

    “接着呢?”我大喊一声要糟,因为脑子里根本没有这段记忆,肯定是还在酩酊大醉之中。

    “醒过来的凡凡,还是醉意十足,找到了阿琉斯,想和她合力给大伙表演一场。”

    “原来如此。”我深沉一笑,看来就算是喝醉的自己,也依然记得自己的歌神身份,记得自己一手创造的轻音部,记得轻音部里的资深成员——灵魂萨克斯手琴手阿琉斯。

    “然后,阿琉斯被秘密藏匿了。”

    被藏匿?也就是说被迫的?是谁,到底是谁在试图阻止我大轻音部的伟大表演!

    “找不到人的凡凡决定单枪匹马上台。”

    嘛,虽然少了阿琉斯少了几分色彩,但是我一个人也不差,毕竟大宇宙银河第一歌神。

    “眼看已经无法阻止凡凡,为了不暴露凡凡的身份,洁露卡决定给凡凡吃变身药,这样一来大家就不知道台上表演的人是谁了。”

    我脸色大变,是老匹夫法拉给我做的变身药?真是乱来,还有为什么不能暴露我的身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结果凡凡不干,说哪用得着变身药,自己就能变,口中叨念着一些奇怪的,连我们法师都听不懂的话,艾肯,哎呀什么的。”

    根据语境猜测,应该是i~can,i~up,我行,我上!

    我极度羞耻的捂脸,完蛋了,这次节操不保了。

    “不过我知道凡凡不想在大家面前暴露圣月贤狼变身,所以就把凡凡弄晕过去,阻止了凡凡。”

    “蒂亚,娶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巨大的转折,节操的挽歌,让我感动的一把抱住蒂亚。

    “诶嘿嘿。”蒂亚害羞娇憨的笑了笑。

    “顺便问一句,你是怎么弄晕我的?”

    “诶嘿嘿。”蒂亚害羞娇憨的笑了笑,只不过这一次的笑声中似乎隐藏着让我没办法深究下去的可怕气息。

    “但是后来我怎么又变身了呢?”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不对。

    “为了防止凡凡再次醒过来捣……咳咳,是表演,我就把凡凡送了回来,结果后来凡凡果然又醒了,变身了,在房间里喧闹了一场,爱娃儿,贝雅和娜娜都是为了制止凡凡而来的,洁露卡和小茉莉当时也在,大概已经先走了。”

    蒂亚一口气解释了全部,让我脑子有点发涨。

    总而言之,可以总结两件事,第一,我的节操保住了,第二,我这辈子再也不打算沾萨克水晶酒了,第三,这可能不是4p,是6p……(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