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寂寞的贝雅
    ***************************************************************************************************

    “恩?”刺眼的太阳,毫无顾忌的从窗外照进来,让想多赖一会儿床的我忍不住朦胧睁开眼。

    现在是……早上了?

    逐渐醒过来的大脑,开始记忆起昨晚找回本子娜后发生的一幕幕。

    先是……对了,先是我和贝雅和本子娜三人卯上了,不服输的一碗一碗血肉复生者肉汤喝下肚,似乎在不知不觉之间,谁先吐出来,或者谁先喝不下去,就算输了,形成了这样的共识。

    结果,苦了我们三个,高兴了赫拉迪克人以及蒂亚,将血肉复生者拿来做炖肉汤,泰恩他们也是承受了一定的压力,虽然自己族人是无所谓,可以发挥贝爷属性,只要是活的都吃给你看。

    都是这并不代表其他远道而来观看仪式的客人会喜欢,这点常识泰恩他们还是有的,所以除了血肉复生者,沙虫蜥蜴蝎子之类,也购入了大量的正常食材,以备不时之需。

    身为这场婚礼仪式的主角,并不属于赫拉迪克一族,不具备贝爷属性的我,怎么看待他们拿出手的这些食物,成了关键。

    同时,代表精灵族的贝雅丫头。以及另外一名尊贵的万年前的赫拉迪克公主本子娜,这两个人,可以说是这次仪式最重要的客人之一。

    看到我们三个拼了命的吃,宛如饿死鬼投胎一般,泰恩以及其他赫拉迪克人投来的温暖目光,让我三个压力山大,感觉就算没有和贝雅本子娜的较劲,也没办法停下嘴巴了,怎么说也不能让蒂亚和她的族人失望啊。

    最后,个头最小。肚子也最小的贝雅丫头。先抱着肚子倒下,然后是……是我,可恶,可恶。人偶之躯明明是犯规。有本事就用你万年前的真正躯体和我一较高下。我看你连贝雅也赢不了。

    面对本子娜投来的得意和讽刺的胜利目光,我气的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抱着快要撑破的圆滚滚肚皮,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现在回忆起来,都感觉有一股血肉复生者炖肉汤的味道要从喉咙里涌出来,呕!

    不过,说实话味道还不赖,虽然说不上有多好,但就味道而言,绝对不是难吃的东西,如果能忘掉它的材料是血肉复生者,想必我会吃的更开心,吃的更多。

    之后,看到拉斐尔,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他们,面不改色的一口肉汤,一口炸粉沙虫,一口香烤蜥蜴串,一口蘸酱生蝎肉,一口爆炒蚂蚁,我当时就肃然起敬,只觉得自己的境界尚且太低,完全配不上当一个合格的第三世界冒险者。

    后来……后来发生什么来着?好像也没什么了,总之到了仪式结束,我和蒂亚被起哄的人群送入到白天时去接她的房间里,额……然后,再然后的话,我就让蒂亚一个人睡着,自己跑去隔壁的房间睡了。

    正常情况下,我这种行为百分之一百二十要注定孤独一生,不过我也是迫不得已,谁让身上的腥臭味如此浓重,就算抢了黄段子侍女特制的消除(偷腥)气味的香水拿来喷也不顶用,至少还得两三天才能完全散去。

    所以,今天虽然是我和蒂亚在第三世界的婚礼,但我也只能在冰冷孤独的被窝里过上一晚,不着急,还是等在第一世界的婚礼再说吧,毕竟那才是主场。

    现在,首先要做的第一件重要事情就是……呃,起床。

    刚想做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我察觉不妙,有外人的气息!

    猛转头,以差点把脖子扭了的气势向那边一看,我无语望天,这两个家伙,还真是无处不在。

    “别介意,把我当成人偶摆设就行了。”万年公主冷淡的朝我招呼解释,似乎以此来掩饰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也对,这家伙本来就是个人偶,房间里摆个人偶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很有女孩子气息的事情么——你以为我会这么想吗混蛋!!!

    再看看贝雅,被我发现,她一个慌张,就想抬脚跑人,可是我回头的速度太快了,她脚尖才刚刚提上半空,就被我一个猛回头锁定,吓的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呆立当场,听了本子娜的解释以后,这笨蛋公主似乎也想有样学样,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固定不动,强装自己是一个娃娃。

    老板,这么精致的充气娃娃给我来一千个!

    我先不理会傻乎乎的精灵公主,目光打量着比较男对付的万年公主。

    “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忽然喜欢上了笨蛋猴子的睡相,想多看几眼,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等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站在这里了。”

    这货露出一个仿佛被胶水固定住的笑容,说多假就有多假,而且毫不掩饰。

    “你以为你盗用爱情小说里面的台词随便改改就能蒙混过去吗?”

    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太甜了,在我这个玩过五百部以上的galgame,攻略过数千名女性的攻略之神面前,这样的理由单薄的就像一张纸,一捅就穿。

    “明明已经很给面子,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你不打算接受我也没办法。”

    见我不上当,本子娜脸上的笑容啪嚓医生,似玻璃般破碎,重新露出她那标志性的针对我的冷冰冰面容。

    “随便给我一点面子还真是太感谢了,说出你的理由然后滚出去!”

    我被气乐了。身体在被子里像毛毛虫一样蠕动,准备随时扑出去,给本子娜一个怀中抱妹杀,让她体会贝雅昨天所受的苦。

    “简单来说,就是想确认一下,猴子到底有没有兽性大发,不顾蒂亚的感受强行做出奇怪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样的奇怪事情,你到是说清楚点。”

    “这个……”万年公主难得的脸蛋红了一下,有些难以启齿。

    “说清楚啊,你到是说呀。到底是什么样的奇怪事情。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奇怪的事情到底是指什么,哪里奇怪了,为什么要奇怪,具体奇怪在哪里。奇怪又指的是什么?”

    见本子娜露出黄花大闺女那般的羞涩表情。我得寸进尺。变本加厉,不断用肆意的,犹如实质一样的调戏目光。对着她的身体上上下下【抚摸】个遍。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这色情猴子!!!”

    结果下一刻,本子娜就教我做人了,赫拉迪克方块被她抱在手里,用尖锐的其中一角砸在我满是戏谑的大脸上,眼一黑,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花田里的奶奶在慈祥招手。

    这混蛋……说不过就动手,还真是仗着女人的身份,没把自己当君子。

    对于这种蛮不讲理岂有此理的家伙,我决定……暂时忍了。

    “总之让你失望了蒂亚不在我这所以你可以快点滚出去吗我要换衣服了。”将还镶在脸上的微波炉拨开,我对本子娜做出驱赶手势,去去去,玩泥巴去。

    “是吗?可是蒂亚明明不在房间。”见我不似说谎,万年公主露出惑色。

    “大概一早上就跑出去了把,这丫头总是不安分……呃?”估摸着猜测,忽然,被里传来一阵蠕动。

    我:“……”

    娜娜公主:“……”

    “这个……是我在蠕动哦,你看,你看。”我在被子里扭着屁股,做毛毛虫状,一边额头冒汗的悄悄用手往被窝里面一探。

    噗“miu~~”的一下,大手摸到了一团丰满的软肉,下意识捏了捏,手感好的让我想哭。

    “嗯啊~~~”在我捏下去的同时,被窝里再次传出一声娇滴滴的,仿佛能拧出一池春水的轻吟。

    “这个……这个……”

    额头上的几滴微汗,忽然就变成了瀑布汗,我另外一手猛地将被窝整个掀开,果然,穿着单薄睡衣的蒂亚,竟然悄悄的缩在里面,肌肤如玉,修长性感的身段似虫子般的蜷起,隔着被窝看起来并不显眼,我也是因为早就和这丫头灵魂链接,熟悉了她的气息,所以刚起来的时候反倒是没有察觉到。

    香甜的睡梦中,这丫头似乎因为被子被掀开,感到了些许凉意,蜷缩着的身子忽然往我怀里凑了凑,小手摸索过来,拉住我的睡衣胸襟,梦中一笑,轻颤着的睫毛再次满足的合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回过头,就看到本子娜紧握拳头,一头栗发无风自动。

    “等等,先听我说。”我想要摆个暂停的手势,却发现一只手正握在蒂亚丰满的半边酥胸上,似磁铁一般把我的五指牢牢吸住,无法松开。

    以大无畏的毅力,终于从上面挣开手,我刚想说点什么,眼前一花,贝雅丫头不知什么时候从娃娃状态中恢复过来,整个人一跳,半空鞋子一脱,然后就重重踩在了我身上。

    哎哟卧槽,你能像个淑女一点么?

    “不许无视我!”做了娃娃许久的贝雅,发现某德鲁伊一个劲的和娜娜公主说话,完全无视她的存在,不乐意了。

    “你不是装娃娃装的很开心吗?”我呲牙咧嘴的瞪着她,快快,从我身上下来,我快给你踩的膀胱爆炸了,本来昨天喝了许多肉汤,就憋着了。

    “才……才不是呢,本殿下只是……对了,只是用沉默的方式谴责笨蛋吴的兽性罢了。”小丫头强行找理由的手段,一如既往的笨拙。

    “呜哈哈~~~早安……咦,贝雅,娜娜,你们也在啊。”我们的吵吵嚷嚷,终于将蒂亚给吵醒了,她揉着睡眼。半睡半醒,憨态可掬的冲我们笑了笑。

    “快点给这两个家伙解释一下,你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我的被窝里,不是说了这几天不行吗?”眼看就要蒙受不白之冤的我,扳着蒂亚的肩膀不断摇晃。

    “是……是乘着凡凡不注意溜进来的。”被我晃了几下的蒂亚,终于清醒过来,吐着香舌调而害羞的笑了笑。

    “因为,毕竟是……毕竟是新婚嘛,我和凡凡已经是夫妇了哦,怎么能不睡在一起。”

    “你这笨蛋丫头。就不怕在睡梦中被熏死吗?”蒂亚一番话让我感动又困扰。

    “才不会呢。无论凡凡是什么味道我都喜欢。”发出标志性的诶嘿嘿笑容,蒂亚丫头忽然抱上来,尚带着懒洋洋睡意的脸蛋在我怀里满足蹭了蹭。

    “笨蛋,快放手。”

    “对对对。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能做这种不知廉耻的行为。”贝雅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生气。也连连在我身上踩着。

    我说你的行为也很过分好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但是,我和凡凡已经是夫妻了哦。”蒂亚歪着头,眼神里带着一丝平静笑意的看着贝雅。

    “而且。这里是我和凡凡的床哦,说起来,贝雅你出现在这里,才有点奇怪吧?”

    “我……我我……我……”贝雅哑口无言,就算再怎么擅长强行找理由,此时此刻,她依然无法辩驳。

    是的,从今天开始……不,从昨天的某一刻开始,眼前这个自己宿命中的对手,整天阳光灿烂的笑着露出一副天真活泼表情,实则腹黑的蒂亚丫头,以及这个可恶的,笨蛋的,变态的,明明是阿尔托姐姐的丈夫却四处招花惹草的笨蛋吴,已经是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有那么一瞬间,贝雅感觉自己快要被寂寞给淹的窒息了,出现了短暂的恍惚。

    这种感觉,就像是原本肩并肩奔跑的三人,忽然其中两个手拉着手,欢声笑语的逐渐将贝雅一个人甩开,距离越拉越远,越发落后的贝雅,感觉自己就要被身后名为寂寞的无底洞给吞噬了。

    而且,这份寂寞之中,或许还掺杂着一些贝雅自己也不知道的其他感情。

    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小手在她头上抚摸起来:“贝雅乖乖,不哭,不哭。”

    抬起头,入目的是蒂亚温柔的,仿佛看穿了她的内心的笑容。

    “真是拿这小丫头没办法,来,今天份的羊奶,喝下去吧,快快长大,长大了才不会哭鼻子。”另外一只粗糙的大手,也将带着温度的玻璃瓶塞到她手上。

    “才……才没有哭。”贝雅用力的擦了擦眼,感觉快要被寂寞吞噬的内心,又迎来了几点光明。

    为了掩饰柔弱的内心,她慌忙拔开手中的玻璃瓶口,和往常一样,一手叉腰,仰起下巴,带着“我要快点长高长大”的气势,咕噜咕噜一口气就将整个玻璃瓶的羊奶喝了下去。

    然后噗一口,喷了某德鲁伊一脸。

    “这是……这是……”她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手中的瓶子,里面残留的淡棕色液体告诉她,这绝对不是什么羊奶。

    “这味道……难道是昨天的血肉复生者炖汤?”

    “正解。”被喷了个狗血淋头的某人,竖起大拇指,明明是落得个两败俱伤却还要装作大获全胜。

    “我要杀了你!”两条光滑柔顺的黑马尾,随着主人的怒气值爆发,笔直冲天,如同两杆竖起的长枪,紧接着,屋子里响起了震天的闹喊。

    “真是拿这群人没办法。”看到这一幕的本子娜,原本想还想说点什么,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气,无奈扶额。

    她的目光落到同样露出快乐笑容的蒂亚脸上,凝视片刻,又是叹了一口气。

    蒂亚啊,你还是太善良,心太软了,这样做真的好吗?

    数天过后,我们终于告别了满脸不舍的泰恩和一众赫拉迪克人,踏上了回营地的传送阵。

    拉斐尔她们在婚礼的第二天就离开了,毕竟是第三世界的负责人,有许多事情要忙,其他冒险者也走的七七八八,让已经习惯了热闹的赫拉迪克人,感觉到曾经熟悉的村落变得有些冷清了。

    这种冷清感,似乎更加激发了他们建立村落的动力,同时也激发了他们造人的动力,客人再多也是客人,自己多生点,赫拉迪克族才会真正繁盛,这种想法,无疑是结合了撒克隆以及克莱西纳的想法,只不过在第三世界这种地方,想真正发展起来,不先将地狱一族赶跑是行不通的。

    这些都太遥远了,我想说的是,因为造人的动力被激发出来,所以这几天,我和蒂亚承受了许多赫拉迪克人或**或鼓励的目光,那毫不掩饰的眼神,直直在说,你们就别在这乱晃了,快点回屋子抓紧时间啪啪啪,生它十个八个再说吧。

    或许,我和蒂亚的孩子,无论是在身份上,还是在血统上,都被赫拉迪克人寄托了深深的厚望,希望我们的后代,能够成为超越父亲和母亲的赫拉迪克族新领袖。

    好吧,这一点我明白,可以理解,只不过拜托了,你们的眼神别那么赤果果行么。

    所以说,自婚礼过后,在赫拉迪克族呆的这几天别提有多狼狈了,族里去气氛,好像我不和蒂亚抓紧时间去啪啪啪生孩子,就是天理难容的事情似的,还是尽早跑路为妙……

    ***************************************************************************************************

    内存坏了之后,顺便将电脑重装了一次,累毙了,果然是好人修电脑的节奏么?

    ps:大家应该都记得月底的双倍月票,给小七留了吧,老实说现在的月票情况很不妙,要是没有留的话小七可是要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