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三章 解剖
    ***************************************************************************************************

    被微光包裹的身体,传来一阵暖洋洋的感觉,就好像有一条暖溪融入血脉之中,从我的身上流到蒂亚身上,再从蒂亚身上流淌回我的身上,如是循环,颇似武侠小说里的双修。

    呃,别误会,我说的是那种很正经的双修,比如说在雾气氤氲的花海里开开森森的掌对掌,你拍一我拍一什么的……那啥,于掌柜的,我刚才点的小笼包外加两只鸡腿还没做好吗?

    说俗点,就和大冷天的泡温泉差不多,舒服的想发出呻吟,类似这种感觉。

    我微微眯眼,打量着自己的变化,反正法师们也没有不许我睁开眼睛东张西望,就算发生个万一,难道还能biu一声爆炸不成?

    身上笼罩的微光,被我看在眼里,寻思着,莫非这就是所谓的仪式?有点简单朴素啊教练,我还以为是更繁杂,更声势浩大的场面,结果只是一座祭坛外加一群法师在吟唱和转圈圈?

    等等,不能小窥赫拉迪克族的能力,或许在我走神的一瞬间,就会有奇怪的光柱轰然冲天而起,光华四射,七彩云聚,天使降临。仙女散花,群魔乱舞什么的,不在话下。

    我等啊等,等啊等,结果等到超级血肉复生者身上泛出的微光消失,等到法师们停下吟唱,等到笼罩在我们身上的白光也跟着消失,始终还是没有任何天花乱坠的异象诞生,莫非仪式失败了?我又要像许多搞恶的变身文一样,遭受失败惩罚变成奇怪的东西?

    我大惊失色。随即一想。不对呀,为什么要说“又”呢,搞的好像以前发生过类似的一幕似的,我可是个正经的直男。绝对不接受变身嫁人文这类邪魔歪道的剧本。

    见蒂亚已经完全睁开了眼。正在伸展腰肢。笑眯眯的看着乱紧张一把的我,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结束了?”我试着问道。

    “嗯,结束了哦。”蒂亚用力点头。

    “就那么简单?”

    “是哦。就这么简单。”

    “什么呀,我还以为会有多隆重。”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早告诉我这样呆站一会就行了多好,害我瞎紧张。

    “凡凡错了,虽然很简单,但是却一点都不简单哦。”蒂亚忽然露出郑重之色。

    “什么叫虽然简单却不简单……嗯?”

    蒂亚的目光似在做解释,引导着我朝刚才那些主持仪式的赫拉迪克法师看去,我这才忽然发现,祭坛下面的七名法师,以及刚才绕着超级血肉复生者转圈圈的上百名法师,此时都脸色苍白,汗水滴滴答答,就似三年未出房门的宅男被迫做了一次三千米长跑,累的随时都可能倒下。

    “他们这是怎么了?”我有些心虚,好像的确不怎么简单的样子。

    “在仪式里消耗了大部分力量。”

    “不……不会吧,只不过是吟唱了一会而已。”

    “所以说啊,我刚才的意思是说,外人看起来简单,实际上一点都不简单。”

    “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简单在哪里?你们非得神秘兮兮的保密,早告诉我不就好了?”

    “诶嘿嘿,这样才有惊喜嘛,凡凡看一看自己的属性。”蒂亚冲我娇憨的笑道。

    “属性?”我下意识看了一眼,忽然发现力量属性和体质属性上,莫名的多了一个+3字样。

    揉了揉眼,没错,不是我眼花,的确是忽然多了这样奇怪的东西。

    “喔喔喔,难道说仪式能够增加属性?”

    “叮咚,猜对了。”蒂亚笑盈盈的看着我,似在说,怎么样,够惊喜吧。

    “我们一族的狩猎仪式,可不光是外表形式上的东西哦,凡凡莫非忘记了,我们的口号可是实用至上。”

    抱歉,蒂亚,我还真不知道赫拉迪克族有这样的口号,从现在开始记也不迟吧,总之我知道赫拉迪克人是一群很务实的人就对了。

    “通过狩猎仪式的祝福,将猎物的力量引导出来,加持在新婚夫妇身上,让仪式变得既有意义,又有实际作用,这就是我们赫拉迪克一族的狩猎仪式的真正妙用。”

    “蒂亚。”我摆出国字脸,双眼熠熠生辉的看着眼前的公主丫头,紧握住她的小手,深情说道。

    “我们多结几次婚吧。”

    只要多结几次婚,多进行几次狩猎仪式,我也能成为阿尔托莉雅那样的四围水桶腰了。

    “凡凡在想什么我知道,但是很可惜,每个人只能获得一次仪式的祝福,第二次不会有效了。”

    “这样啊……”我叹了一声,却也没怎么失望,早就猜到会有限制了,否则为了刷爆属性值,赫拉迪克族早就从魔法一族变成狩猎一族、结婚一族了,每天狩猎结婚增加属性萌萌哒。

    “至于增加的属性是哪种,有多少,会受到狩猎猎物的强弱,以及夫妻之间的感情,默契,天赋的影响。”

    说完,蒂亚脸红红的看着我,有些羞喜难耐:“凡凡狩猎回来的猎物那么强大,我和凡凡的感情那么好,又是……又是心灵相通,所以才能加那么多。”

    “等等,请容我先问一个问题。”听到天赋这两个字眼,我立刻无法淡定,摆出一个暂停比赛的手势。

    “蒂亚,认真的告诉我,你增加了多少属性?”

    “我吗?因为血肉复生者的属性偏向关系。所以力量和体质各加了20点。”

    噗————!!!

    我内心一口老血喷出,再看看自己的+3字样,决定默默将这个数字当成自己一生的秘密,不就是少了30多点属性值么,我才不会在乎区区半件暗金就能换来的这点属性呢,嗯哼。

    名为傲娇的血泪,正缓缓从某德鲁伊心中渗出。

    最为神秘的狩猎仪式结束后,接下来就是我和蒂亚的婚礼仪式了,这个好办,各地的风俗礼仪其实都差不了太多。最忙乎的反倒不是我们。而是男女双方的代表,也就是泰恩和拉斐尔。

    于是,我和蒂亚颇有笑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悠闲姿态,尤其是我。怎么说也是经验丰富了。在和阿尔托莉雅联姻的时候。被十多万人盯着都没腿软,这点小场面更不在话下。

    泰恩大概也知道今天的一番慷慨言辞,让我和蒂亚的婚礼仪式。被强行冠上了见证和创造历史的伟大一天,已经招惹众怒,因此,在接下来的流程上,他是能精简则精简,简单快速的让我和蒂亚感觉不像在举办庄严肃穆的婚礼,而是一场跳跃式发展的舞台剧,似乎想以这种方式向撒克隆和克莱西纳证明,他泰恩可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你看,你们要的一切从简,我做的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好。

    虽然我和蒂亚,乃至所有观看婚礼仪式的人,都有种莫名其妙,不明觉厉的感觉,仿佛看到勇者才刚拔出剑,对面的强大恶龙就立刻将公主完好无损的送回来,然后“嘎哦”一声发出惊天惨叫,露出“这辈子能遇到你这样的强大对手我的生涯一片无悔”的圆梦表情,痛苦捂着心脏倒了下去。

    不过,经历了“历史见证人”这样的激昂一刻,大家到也没抱怨接下来的雷声大雨点小,观看完整个仪式后纷纷表示一本满足,不虚此行,回去以后一定要向伙伴损友妻子儿女吹嘘一番——我以后说不定也会被当成见证者载入重要的史书当中哦。

    最后,才是正题,至少在我看来是真【正】的难【题】。

    所有的仪式结束后,太阳也快下山了,从早上一直观看到现在,鲜有没心没肺的家伙可以做到完全无视他人的斜视鄙夷,一边看一边掏出干粮吧唧吧唧的胡吃海喝,食物残渣掉了一地,那吃的不是干粮,是人品,掉的不是残渣,是节操呀。

    所以说,大家的肚子都饿了。

    本来,泰恩他们为整个仪式准备了那么多天,其实最艰难,量最大的工作,还是当天的晚宴问题,本族上万人,外加前来观看的观众加起来,怎么也得有个两三万数量吧,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人是穷,食物是稀缺,但是再穷再缺,也不能在未来亲王殿下和未来女族长的婚礼仪式这样的重要日子里,招待不周,这可是事关一族的尊严。

    某德鲁伊狩猎回了一头巨大的血肉复生者,打乱了原本已经准备好了一半的食材收集计划,这么庞大的个头,虽说可以一直封存起来,不让其腐烂,但是放久了始终不好,倒不如……

    泰恩脑子机灵一转,就已经想到了该如何处理,至于用血肉复生者的尸体代替原本的食材,会不会显得有些突兀,客人们会不会满意,这个嘛……反正他们原本准备的食材,大多数也是一些蝎子蜥蜴沙虫之类的食物,还是那句话,贝爷一族的三观你不懂。

    于是,在仪式结束以后,广场就上演了少儿不宜的一幕,五六十米高的庞大血肉复生者,体重那真是无法衡量,数百名法师飞在半空,忙活了一会儿,终于把它的一条腿拆卸下来,这些法师身上也都鲜血淋漓,活像一名忙了一整日的屠夫。

    但是他们却丝毫不在意,仿佛已经习惯了做这种事,看的冒险者们小心肝直颤,对赫拉迪克族法师的强大又有了新一层认识。

    如此不顾斯文和形象的彪悍法师,绝对不希望是自己的敌人。

    其实赫拉迪克族的法师也是挺冤枉的,想当年在未被三魔神围困沙漠中央的时候,他们也和大多数法师一样。斯斯文文,常日埋首于法师塔的书堆知识海洋之中,哪可能去做庖丁之事。

    只是,一千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太多的东西,面对食物的难题,法师们不仅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沙漠猎人,还得做厨夫厨娘,至少掌握十八种沙虫的烹制方法,说多了都是泪啊。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慢了?”看看太阳下沉的越来越厉害,再看看那条孤独的血肉复生者异形大腿。我担心问道。

    “没想到。没想到它死了皮肉也那么硬。”泰恩有点汗颜,表示低估了这头血肉复生者的实力。

    “我也来帮忙吧。”旁边的威克森忽然笑呵呵站了出来,对付这种体型的食材,还是得相应体型的人来出手比较好。

    让大家退到安全的距离后。随着一声清脆龙啸。数十米长的绿龙忽然拍打翅膀。直冲天空,双翼挥出的烈风直打地面,四处扩散。犹如十级飓风。

    “好,是威克森大人出手了。”大家原本都等的有些无聊,忽然见威克森化身绿龙,不由眼前一亮,拍手叫好。

    威克森的巨龙形态,还是要比血肉复生者小一些,不过还凑合,只见它缓缓落地,伸出前爪,抓住血肉复生者的肢节用力一撕,在遍空飞溅的血液中,又撕下一条腿,比之前效率多了。

    看到这略为血腥残忍的一幕,大家齐声欢呼,没想到肢解猎物尸体的场面也能如此壮观精彩。

    紧接着,最后两条腿也被威克森撕下来,但是面对庞大的躯干,坚硬的头部和那条结实无比的尾巴,他也遇到了一点小难题,忙活片刻,只是将血肉复生者的肚子给剖开。

    “小弟,小弟,这不是你们师生两人一起合力协作的大好时机吗?”见威克森忙的满头大汗,萨绮丽她们开始怂恿我登场了。

    “不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变成那副模样,好丢脸。”我表示那份羞耻感太酸爽,无法承受。

    “反正迟早要知道的。”

    “那就迟点吧。”

    “你就忍心看到威克森大人,用他那苍老的身躯,一脸愁苦为难的干这种苦力活,而无动于衷?你还算是他的学生吗?”见直球不成,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这个……”我看了看正张嘴咧牙,状似愉快的忙活着的威克森老师,苍老的身躯?愁苦为难的面容?不像啊导演,我读书少你们不要骗我。

    “哦,大家在说什么呢?”拉斐尔这时候凑上来,不甘寂寞的插话。

    “想让小弟帮忙,小弟却赖死赖活不肯。”

    “小小吴,你这样可不行,那可是你的老师啊,能帮怎么不去帮。”拉斐尔也拿出了长辈的架势开始训劝我。

    看了看蒂亚,那双如画美目,露出稍许期待的目光,我无奈点了点头,真是败给这些家伙了,明明威克森老师一副玩的很快心的样子,我这样贸然去抢生意真的好吗?

    没办法,变身吧。

    转眼间,威武雄壮的cosplay熊登场,在不明真相的一群人注视中,我抽出鲑鱼剑,一边大口大口的吃起,一边走向屠宰场中心。

    一步,两步……cosplay熊的体型越来越大,渐渐的,每一步落下,整个被许多重魔法阵加持过的广场,都开始轻微颤抖起来。

    所有人讶然的抬头看着这头忽然出现的超巨型布偶熊,看着它在自己的眼前一步一步巨大化,震惊莫名。

    “哦哦哦,这就是小小吴晋升后的姿态吗?不错不错。”拉斐尔拼命抬着头,惊叹不已,眼目放光,就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级的兽人苦力升级为十级的兽人苦力,每次能多背十倍的黄金,跟开了作弊器似的。

    “如果真是布偶熊装,里面藏着人的话,岂不是会很辛苦?”

    耳尖听到这句话的cosplay熊,差点一个踉跄摔倒,这都多少万年前的老梗了,拜托别再拿出来调侃人好么,要我重复多少次都可以,无论是地狱格斗熊还是cosplay熊,背!后!都!绝!对!没!有!奇!怪!的!拉!链!

    “是吗?我到是觉得,要是能拔一小撮毛的话,说不定能做件不错的衣服。”萨绮丽发表了她的另类观点。

    我再次打了一个冷战,全身无数根熊毛都在战栗,拒绝出售,本德鲁伊的熊毛熊皮一律拒绝出售!

    这两个营地魔女,我得离远一些。

    噌噌的加快几步来到威克森老师面前,此时,化身巨龙的威克森老师,正在用好奇的眼神打量我,他的巨龙之躯,和我巨大化布偶熊身躯的大小相比,可谓半斤八两,只不过一个是横向发展,一个是纵向生长。

    露出欣慰满意的神色,威克森老师将满是鲜血的爪子抬起,将他的位置让了出来,这一个动作似乎代表很多意义,让我颇感内疚,抱歉了威克森老师,都是萨绮丽和拉斐尔怂恿我,让我打扰了你的兴致。

    地面已经被超级血肉复生者的鲜血浸湿,要不是赫拉迪克法师在全力运作,收集源源不断流下的血水,恐怕整个广场此时都要被血染成另外一层色调。

    来到威克森刚才站的位置,我打量几眼,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四肢部位已经被撕下,只剩下躯干、头部和尾巴相连,肚子也被破开了,里面的内脏流了一地,散发出一股浓重的腥臭味,还是那些吃苦耐劳的法师们在消除味道,否则光是这股味就能熏倒普通人。

    。。。(未完待续。。)